2022年9月29日
More

    港府大力镇压教育界 当局害怕青年抗争的幽灵

    中国劳工论坛

    2019群众运动后,中共控制的香港傀儡政府实行了全天候的反革命镇压,当中包括大规模搜捕反对派和抗争者、立法《国安法》、实行“爱国者治港”、打压新闻自由。过去2年,总共有58个泛民组织、工会和NGO因为“白色恐怖”和触犯 《国安法》的威胁而解散。在2019年群众运动期间成立的“医管局员工阵线”,最高峰时期有多达9000名成员。而反革命的另一针对目标,就是学界与教育界。当中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扭转年轻人政治激进化的局面。

    清算所有学生

    2019并非香港年轻人的首次抗争,早在2012年反国教运动、2014年雨伞运动等,学生与年轻人都是抗争主力之一。2019年被捕的过万抗争者当中,就有超过4000名学生。因此,当局视年轻人为眼中钉,并认为是过去教育制度太偏向于“西方”自由思想,才产生出这些“不爱国”的学生。

    镇压学生运动首先就要向学生组织开刀。2021年7月发生行刺警察的袭击,香港大学学生评议会通过动议“深切哀悼”施袭者。校方随即利用机会,以学生会“美化暴力”为由,停止承认学生会,并惩处参与决议的学生。虽然学生方面事后撤回议案并道歉,但校方依然将学生会赶出大学校园。

    城大、中大、理大校方也先后宣布停止代学生会收取会费,并收回会室,这变相扼杀了学生组织的运作资源,而原因不外乎学生会“财务管理持续欠佳”、代表成员发表“违法”言论、“影响校誉”等等。理大校方甚至指其学生会未有授权使用大学名称,而学生会现被迫改名成为“红砖社”,并冻结运作。

    除了打压学生,学校教师也是被打压的目标。去年,有近半世纪历史、亲泛民的教协在当局的威胁下自行解散。纵然,教协领导层在过去的抗争中担当了窒碍运动的角色,而非作为推动抗争的“激进”力量。这也显示连那些所谓的温和反对派也会遭到镇压,而这亦是为了向教师及其他行业杀鸡儆猴,使未来组织工会更加困难。

    当局更鼓励对学校教师进行投诉,根据教育局资料,2019至2020年间当局受到了269宗针对教师的投诉,最后取消了5个教师注册,向50人发谴责信,向52人发警告信。同样,这是为了散播恐惧。教育局亦要求作为公务员的公立学校教师作出宣誓,效忠香港特区、对港府负责。这限令最近连外籍的母语英语教师也不放过,拒绝签署效忠声明将被革职。而当局也要求所有新聘教师需要考核《基本法》、《国安法》。根据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总计有129名公务员及535名其他政府雇员因为拒绝宣誓而被革职或辞职。

    在这种审查的气氛下,教师感到巨大压力,根据教协在去年5月的调查,40%的教师由于“政治压力”萌生去意。而在今新个学年,公营和直资学校合共流失超过4000名教师。曾任教统局局长的李国章却对此表示“每个行业都有败类”!

    洗脑国民教育进入校园

    此外,当局还整顿过去的教育制度及课程,包括阉割通识科、全面推行向中国国旗敬礼、“爱国教育”和使用中国式新话的学校洗脑教育。中共独裁政权害怕年轻人在群众运动中的角色,误以为可以通过学校内铺天盖地的宣传来防止广大年轻人走上街头。

    然而,就如在中国大陆行之多年的爱国教育,在现实的社会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也未能阻止大陆青年激进化,并于近年出现“躺平”、“润学”思潮,甚至爆发各地大学生“喊楼”抗争、内蒙学生家长抗议取缔蒙古语教育等。今年,全国各地大学数以百计的学生参与抗议,反对当局严苛的“清零”封城限令。

    因此,香港那些“爱国者”官僚的企图也最终必然会是徒然。

    香港在社会、政治、教育越来越“大陆化”的大趋势下(未来镇压将恶化),中港两地的学生、青年与工人抗争更应互相连结,共同团结斗争,扫除腐败的中共资本主义独裁。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