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乌克兰战争的转折点?

    战争的性质是否因为乌克兰进攻哈尔科夫周边及南部地区而改变?普京及俄军受到多大的压力?世界经济和政治格局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Per-Åke Westerlund

    (本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9月21日)

    相信没有人能预料到,乌克兰军队能在短短几日内夺回重镇伊久姆,并把俄罗斯军队赶出整个哈尔科夫地区,且在顿巴斯战线施加压力。一些分析家没有预料到乌克兰会在这里发动进攻,他们认为乌方的主力是要夺回赫尔松和南部地区。

    乌克兰最大规模的军队部署了在南部,在第聂伯河西侧与赫尔松的2万俄军隔江对峙。但同时在东北部、规模较小的部队却产生惊人的战果。从进攻开始的9月5日到接下来的几周内,多达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乌克兰军队从俄罗斯占领夺回,俄军几乎惊慌失措地逃离,留下了大量武器、弹药、车辆,甚至热食。

    基辅方面正在和西方讨论乌克兰胜利的可能性。乌克兰夺取的领土比俄罗斯在过去5个月间占领的土地还多。总统泽连斯基的顾问阿列斯托维奇(Oleksiy Arestovych)评论称:“俄罗斯是乌克兰军队仅次于美国的最大车辆供应者。”

    乱葬岗

    在伊久姆,超过400名被受以酷刑的受害者被埋葬其中的乱葬岗被发现。在俄军被迫撤退后,这些所谓“解放者”的残暴再次被揭露出来,如同他们之前在基辅北部所作所为。相信会有更多的屠杀和乱葬岗将被世人所知。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从2月24日俄罗斯侵略行动开始至今,已经导致5827名平民被杀害,8421名平民受伤。这些数字很可能被低估,特别是在占领区。

    在伊久姆行动之后,乌军的行动放缓,尽管他们打开了通往在7月上旬被俄军占领的利西昌斯克(Lysychansk)和北顿涅茨克(Severodonetsk)的大门。这两个城市让整个卢甘斯克地区置于俄军控制下 ,从那以后,俄军的推进速度极其缓慢,并没有实现普京宣称的控制整个顿巴斯(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目标。

    西方军事分析家认为这是一个转折点,但警告称切勿设想战争已经结束。 瑞典《每日新闻》9月20日援引被谘询最广泛的瑞典专家的话称:“最近几天,乌克兰各地都有关于持续战斗的报导。 但帕斯基维(Joakim Paasikivi,国防大学的中校兼军事战略老师)认为,目前很难就顿巴斯的情况形成意见。”在顿巴斯,也有部分人口站在俄罗斯一边,正如《经济学人》报导的那样,当地人抗议泽连斯基9月14日访问伊久姆已经表明了这一点。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已经对基础设施和民用目标进行了火箭弹袭击,并在巴赫穆特镇周围的顿涅茨克继续炮击和企图推进。正当乌克兰军队的目标是切断俄罗斯的维修线时,俄罗斯在赫尔松周围和卢甘斯克的防线已经得到加强。

    俄罗斯的鹰派

    在俄罗斯,哈尔科夫的挫折引发了媒体的公开讨论,俄罗斯联邦“共产”党领导人久加诺夫等鹰派主战分子主张进行全面动员,并称战争应该被正名为战争而不是“特别军事行动”。 到目前为止,普京一直反对这种主张,其可能有几个原因。总动员将等于是承认“战争将是短暂的”这一判断是错误的。 而这将不受欢迎、代价高昂,并且被征召入伍者将没有足够的训练。

    当乌克兰军队为了抵御外敌与保卫家园奋战时,俄军却是为了金钱利益。战争研究所在其一份每日报告和分析中写道:“俄罗斯总统普京越来越依赖非正规志愿军和代理部队,而不是俄罗斯联邦军队的常规单位和编队。”

    据瑞典电视台称,由普京的朋友、寡头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领导的臭名昭著的“瓦格纳组织”的部队最近在乌克兰招募了3,000名囚犯。俄罗斯鹰派分子将普里戈任形容作能够扭转战局的人。另外日益增长的需求是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共和国”正式并入俄罗斯,就像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那样。在乌克兰发动攻势后,在赫尔松和其他地区举行“公投”的计划一度被搁置。俄方称,俄罗斯并没有放弃控制整个乌克兰的目标,尽管自4月以来,俄罗斯一直在顿巴斯和黑海沿岸重点活动。现在,在初秋,俄罗斯从伊朗和朝鲜购买了新的武器。

    诱因和武器

    进攻是如何实现的?从第一天起,乌克兰方面的士气和动力就强大得多。

    俄罗斯士兵甚至军官都作证说,他们事前甚至没有被告知他们被送往战争的路上。

    在战争开始时,俄罗斯军事纵队是公开的目标。而现在,他们在装备上已经 不比乌克兰方面现代化。

    在夏季和秋季,乌克兰有更多的士兵参加了战斗。

    俄罗斯开战的20万士兵中,大约伤亡三分之一,而乌克兰在动员和招募军队方面没有问题,其战斗士气迄今为止一直很高,现在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这场战争也是帝国主义强权间全球权力斗争的一部分,这一事实是对最新军事发展的重要解释。

    对于美帝国主义及其小伙伴欧盟来说,发动这场战争的直接目的是为了磨灭、击败俄罗斯帝国主义,并作为对中国的强烈警告。

    至于中国则采取亲俄的“中立”立场,而中美帝国主义之间的第二次冷战,仍然是双方的主要战场。

    西方帝国主义的主要喉舌之一《经济学人》宣称:“美国和其他友好国家已经送来了射程和精度都足以改变战斗条件的火箭弹。

    乌克兰可以看到并可靠地打击远在前线后方的敌人弹药库、指挥中心和后勤中心,而俄罗斯却不能。

    俄罗斯所谓的空中优势已经被移动式防空系统所压制。当俄罗斯正在减少其武器储备时,乌克兰的武器储备正变得更加充足和强大,因为优良的北约装备取代了老旧的华约装备。”

    《每日新闻》(Dagens Nyheter)总结说:“周四晚些时候,据宣布美国将向乌克兰追加投资6亿美元的军事援助。除其他外,东部的乌克兰部队将获得更多弹药。

    这是自2月战争爆发以来,华盛顿向基辅提供的第21个武器包。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美国现在已经向乌克兰提供了158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而且,自8月初以来,白宫已经大大地加注。”

    《每日新闻》的文章将此与美国最大的“正常”军事援助金额进行了比较:向以色列提供了的金额是33亿美元。

    美国、北约和欧盟

    乌克兰战争也是美国、北约和欧盟的战争,这一事实越来越被资本主义制度所强调。

    《华盛顿邮报》著名专栏作家狄欧尼(EJ Dionne Jr.)写道,最近几周乌克兰的成功是“拜登外交政策的胜利”。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向欧洲议会发表的年度“国情咨文”中,大部分时间都在谈论这场战争。

    “从第一天起,欧洲就站在乌克兰一边——用武器、用手段、用对难民的款待、用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制裁。到目前为止,欧洲团队已经提供了超过190亿欧元的财政援助。而这还不算我们的军事支持。”

    她强调,乌克兰军队是为欧盟而战,是为“民主反对专制”而战。

    但欧盟同时向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的独裁政权求购天然气和石油,这凸显了其虚伪性。

    对于西方国家来说,这不是关乎民主的问题,而是遏制俄罗斯帝国主义的问题。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也再次强调了该军事联盟的优先性:“通过确保俄罗斯总统普京不在乌克兰战争中胜利,我们也增加了我们自己的安全,并加强了联盟。”

    在德国,向乌克兰派遣坦克的压力越来越大,美国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美国也有可能向乌克兰提供战斗机的计划,而在战争开始时,美国是反对这样做的。

    同时,美国和北约坚持乌克兰不可以攻击俄罗斯境内的目标。

    基辅也否认参与了在俄罗斯以及在克里米亚的袭击。在俄罗斯控制的顿巴斯地区,游击队用炸弹和地雷进行的袭击也在进行,这些袭击也会杀害平民。

    西方帝国主义希望看到俄罗斯在乌克兰战败,但要避免将战外溢出到其边界之外。

    人们关注普京将如何回应,担心战争有升级为化学武器甚至核武器战争的风险,尽管这不是现在最可能的结果。

    西方的鹰派分子,如波兰和波罗的海地区的右翼政府,则支持升级军事行动。

    战争仍远未结束

    在俄罗斯,主战派主导了舆论,但没有严重威胁到普京的权力。

    也许,反对战争的抗议活动最终会再次抬头。圣彼得堡的一个地方区议会因要求将普京送上军事法庭进行审判而引起关注。

    “我几乎只收到了积极的反应。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我以为我会收到很多来自支持所谓特别行动的人的威胁⋯⋯人们想和我在街上合影,”发起人帕卢加(Dmitry Paluga)对《每日新闻》说。

    他们的呼吁主要是提出俄罗斯如何受到战争的严重负面影响。

    在乌克兰,目前战场上的成功很可能意味着泽连斯基的政府拥有更大的支持。

    对军事胜利和结束战争的希望与日俱增。但乌克兰的工人和穷人不能依靠泽连斯基和他在西方帝国主义的盟友。

    欧盟承诺加强紧密关系,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了新的所谓援助计划和要求,这将把战争的沉重代价转嫁给乌克兰人民。

    根据国际工会联合会ITUC的数据,乌克兰政府已经废除了94%的工人的劳动权利,并实施了私有化政策。

    工人阶级和左翼必须独立地组织起来,制定斗争、国际主义和工人统治的方案,包括所有少数民族的权利。

    全球资本主义的危机在战前就已经对乌克兰的劳动人民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这次乌克兰战争像2014年的协议一样,战争的威胁不会在未来签订的任何协议后消失。

    在全球范围内,战争大大加剧了帝国主义的对立,以及政府的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随着经济危机和能源资源争夺战的加深,新的冲突热点即将产生。

    在最近的乌兹别克斯坦峰会上,普京被迫提到,尽管中国的习近平称普京为他的“老朋友”,但习近平对乌克兰战争有“疑问和担心”。

    对于北京,特别是习近平的一人独裁政权来说,俄罗斯的失败将是个重大挫折,而中国的独裁政权不想招致西方的制裁,因此避免了军事支持。

    乌克兰的战争是21世纪20年代资本主义制度非常严重和深层次危机的一部分。除了通过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的共同斗争,来争取建立一个完全不同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外,别无他法。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