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More

    烏克蘭戰爭的轉折點?

    戰爭的性質是否因為烏克蘭進攻哈爾科夫周邊及南部地區而改變?普京及俄軍受到多大的壓力?世界經濟和政治格局將會受到怎樣的影響?

    Per-Åke Westerlund

    (本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9月21日)

    相信沒有人能預料到,烏克蘭軍隊能在短短幾日內奪回重鎮伊久姆,並把俄羅斯軍隊趕出整個哈爾科夫地區,且在頓巴斯戰線施加壓力。一些分析家沒有預料到烏克蘭會在這裡發動進攻,他們認為烏方的主力是要奪回赫爾松和南部地區。

    烏克蘭最大規模的軍隊部署了在南部,在第聶伯河西側與赫爾松的2萬俄軍隔江對峙。但同時在東北部、規模較小的部隊卻產生驚人的戰果。從進攻開始的9月5日到接下來的幾週內,多達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烏克蘭軍隊從俄羅斯佔領奪回,俄軍幾乎驚慌失措地逃離,留下了大量武器、彈藥、車輛,甚至熱食。

    基輔方面正在和西方討論烏克蘭勝利的可能性。烏克蘭奪取的領土比俄羅斯在過去5個月間佔領的土地還多。總統澤連斯基的顧問阿列斯托維奇(Oleksiy Arestovych)評論稱:「俄羅斯是烏克蘭軍隊僅次於美國的最大車輛供應者。」

    亂葬崗

    在伊久姆,超過400名被受以酷刑的受害者被埋葬其中的亂葬崗被發現。在俄軍被迫撤退後,這些所謂「解放者」的殘暴再次被揭露出來,如同他們之前在基輔北部所作所為。相信會有更多的屠殺和亂葬崗將被世人所知。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從2月24日俄羅斯侵略行動開始至今,已經導致5827名平民被殺害,8421名平民受傷。這些數字很可能被低估,特別是在佔領區。

    在伊久姆行動之後,烏軍的行動放緩,儘管他們打開了通往在7月上旬被俄軍佔領的利西昌斯克(Lysychansk)和北頓涅茨克(Severodonetsk)的大門。這兩個城市讓整個盧甘斯克地區置於俄軍控制下 ,從那以後,俄軍的推進速度極其緩慢,並沒有實現普京宣稱的控制整個頓巴斯(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的目標。

    西方軍事分析家認為這是一個轉折點,但警告稱切勿設想戰爭已經結束。 瑞典《每日新聞》9月20日援引被諮詢最廣泛的瑞典專家的話稱:「最近幾天,烏克蘭各地都有關於持續戰鬥的報導。 但帕斯基維(Joakim Paasikivi,國防大學的中校兼軍事戰略老師)認為,目前很難就頓巴斯的情況形成意見。」在頓巴斯,也有部分人口站在俄羅斯一邊,正如《經濟學人》報導的那樣,當地人抗議澤連斯基9月14日訪問伊久姆已經表明瞭這一點。

    到目前為止,俄羅斯已經對基礎設施和民用目標進行了火箭彈襲擊,並在巴赫穆特鎮周圍的頓涅茨克繼續砲擊和企圖推進。正當烏克蘭軍隊的目標是切斷俄羅斯的維修線時,俄羅斯在赫爾松周圍和盧甘斯克的防線已經得到加強。

    俄羅斯的鷹派

    在俄羅斯,哈爾科夫的挫折引發了媒體的公開討論,俄羅斯聯邦「共產」黨領導人久加諾夫等鷹派主戰分子主張進行全面動員,並稱戰爭應該被正名為戰爭而不是「特別軍事行動」。 到目前為止,普京一直反對這種主張,其可能有幾個原因。總動員將等於是承認「戰爭將是短暫的」這一判斷是錯誤的。 而這將不受歡迎、代價高昂,並且被徵召入伍者將沒有足夠的訓練。

    當烏克蘭軍隊為了抵禦外敵與保衛家園奮戰時,俄軍卻是為了金錢利益。戰爭研究所在其一份每日報告和分析中寫道:「俄羅斯總統普京越來越依賴非正規志願軍和代理部隊,而不是俄羅斯聯邦軍隊的常規單位和編隊。」

    據瑞典電視台稱,由普京的朋友、寡頭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領導的臭名昭著的「瓦格納組織」的部隊最近在烏克蘭招募了3,000名囚犯。俄羅斯鷹派分子將普里戈任形容作能夠扭轉戰局的人。另外日益增長的需求是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的「共和國」正式併入俄羅斯,就像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那樣。在烏克蘭發動攻勢後,在赫爾松和其他地區舉行「公投」的計劃一度被擱置。俄方稱,俄羅斯並沒有放棄控制整個烏克蘭的目標,儘管自4月以來,俄羅斯一直在頓巴斯和黑海沿岸重點活動。現在,在初秋,俄羅斯從伊朗和朝鮮購買了新的武器。

    誘因和武器

    進攻是如何實現的?從第一天起,烏克蘭方面的士氣和動力就強大得多。

    俄羅斯士兵甚至軍官都作證說,他們事前甚至沒有被告知他們被送往戰爭的路上。

    在戰爭開始時,俄羅斯軍事縱隊是公開的目標。而現在,他們在裝備上已經 不比烏克蘭方面現代化。

    在夏季和秋季,烏克蘭有更多的士兵參加了戰鬥。

    俄羅斯開戰的20萬士兵中,大約傷亡三分之一,而烏克蘭在動員和招募軍隊方面沒有問題,其戰鬥士氣迄今為止一直很高,現在得到了進一步加強。

    這場戰爭也是帝國主義強權間全球權力鬥爭的一部分,這一事實是對最新軍事發展的重要解釋。

    對於美帝國主義及其小夥伴歐盟來說,發動這場戰爭的直接目的是為了磨滅、擊敗俄羅斯帝國主義,並作為對中國的強烈警告。

    至於中國則採取親俄的「中立」立場,而中美帝國主義之間的第二次冷戰,仍然是雙方的主要戰場。

    西方帝國主義的主要喉舌之一《經濟學人》宣稱:「美國和其他友好國家已經送來了射程和精度都足以改變戰鬥條件的火箭彈。

    烏克蘭可以看到並可靠地打擊遠在前線後方的敵人彈藥庫、指揮中心和後勤中心,而俄羅斯卻不能。

    俄羅斯所謂的空中優勢已經被移動式防空系統所壓制。當俄羅斯正在減少其武器儲備時,烏克蘭的武器儲備正變得更加充足和強大,因為優良的北約裝備取代了老舊的華約裝備。」

    《每日新聞》(Dagens Nyheter)總結說:「週四晚些時候,據宣佈美國將向烏克蘭追加投資6億美元的軍事援助。除其他外,東部的烏克蘭部隊將獲得更多彈藥。

    這是自2月戰爭爆發以來,華盛頓向基輔提供的第21個武器包。根據美國國務院的數據,美國現在已經向烏克蘭提供了158億美元的軍事援助。而且,自8月初以來,白宮已經大大地加註。」

    《每日新聞》的文章將此與美國最大的「正常」軍事援助金額進行了比較:向以色列提供了的金額是33億美元。

    美國、北約和歐盟

    烏克蘭戰爭也是美國、北約和歐盟的戰爭,這一事實越來越被資本主義制度所強調。

    《華盛頓郵報》著名專欄作家狄歐尼(EJ Dionne Jr.)寫道,最近幾週烏克蘭的成功是「拜登外交政策的勝利」。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向歐洲議會發表的年度「國情咨文」中,大部分時間都在談論這場戰爭。

    「從第一天起,歐洲就站在烏克蘭一邊——用武器、用手段、用對難民的款待、用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嚴厲的制裁。到目前為止,歐洲團隊已經提供了超過190億歐元的財政援助。而這還不算我們的軍事支持。」

    她強調,烏克蘭軍隊是為歐盟而戰,是為「民主反對專制」而戰。

    但歐盟同時向卡塔爾和沙地阿拉伯的獨裁政權求購天然氣和石油,這凸顯了其虛偽性。

    對於西方國家來說,這不是關乎民主的問題,而是遏制俄羅斯帝國主義的問題。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也再次強調了該軍事聯盟的優先性:「通過確保俄羅斯總統普京不在烏克蘭戰爭中勝利,我們也增加了我們自己的安全,並加強了聯盟。」

    在德國,向烏克蘭派遣坦克的壓力越來越大,美國也在考慮這個問題。

    美國也有可能向烏克蘭提供戰鬥機的計劃,而在戰爭開始時,美國是反對這樣做的。

    同時,美國和北約堅持烏克蘭不可以攻擊俄羅斯境內的目標。

    基輔也否認參與了在俄羅斯以及在克里米亞的襲擊。在俄羅斯控制的頓巴斯地區,游擊隊用炸彈和地雷進行的襲擊也在進行,這些襲擊也會殺害平民。

    西方帝國主義希望看到俄羅斯在烏克蘭戰敗,但要避免將戰外溢出到其邊界之外。

    人們關注普京將如何回應,擔心戰爭有升級為化學武器甚至核武器戰爭的風險,儘管這不是現在最可能的結果。

    西方的鷹派分子,如波蘭和波羅的海地區的右翼政府,則支持升級軍事行動。

    戰爭仍遠未結束

    在俄羅斯,主戰派主導了輿論,但沒有嚴重威脅到普京的權力。

    也許,反對戰爭的抗議活動最終會再次抬頭。聖彼得堡的一個地方區議會因要求將普京送上軍事法庭進行審判而引起關注。

    「我幾乎只收到了積極的反應。我完全沒有想到這一點。我以為我會收到很多來自支持所謂特別行動的人的威脅⋯⋯人們想和我在街上合影,」發起人帕盧加(Dmitry Paluga)對《每日新聞》說。

    他們的呼籲主要是提出俄羅斯如何受到戰爭的嚴重負面影響。

    在烏克蘭,目前戰場上的成功很可能意味著澤連斯基的政府擁有更大的支持。

    對軍事勝利和結束戰爭的希望與日俱增。但烏克蘭的工人和窮人不能依靠澤倫斯基和他在西方帝國主義的盟友。

    歐盟承諾加強緊密關係,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出了新的所謂援助計劃和要求,這將把戰爭的沈重代價轉嫁給烏克蘭人民。

    根據國際工會聯合會ITUC的數據,烏克蘭政府已經廢除了94%的工人的勞動權利,並實施了私有化政策。

    工人階級和左翼必須獨立地組織起來,制定鬥爭、國際主義和工人統治的方案,包括所有少數民族的權利。

    全球資本主義的危機在戰前就已經對烏克蘭的勞動人民造成了毀滅性的後果。這次烏克蘭戰爭像2014年的協議一樣,戰爭的威脅不會在未來簽訂的任何協議後消失。

    在全球範圍內,戰爭大大加劇了帝國主義的對立,以及政府的民族主義和軍國主義。隨著經濟危機和能源資源爭奪戰的加深,新的衝突熱點即將產生。

    在最近的烏茲別克峰會上,普京被迫提到,儘管中國的習近平稱普京為他的「老朋友」,但習近平對烏克蘭戰爭有「疑問和擔心」。

    對於北京,特別是習近平的一人獨裁政權來說,俄羅斯的失敗將是個重大挫折,而中國的獨裁政權不想招致西方的制裁,因此避免了軍事支持。

    烏克蘭的戰爭是21世紀20年代資本主義制度非常嚴重和深層次危機的一部分。除了通過工人階級反對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和軍國主義的共同鬥爭,來爭取建立一個完全不同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社會制度外,別無他法。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