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2022年ISA国际干部党校:各地群众反抗病态资本主义

    ISA干部党校上,同志们一齐讨论世界事件

    Per Ake Westerlund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本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7月28日)

    “全球正在经历各种动荡事件——经济和政治危机、战争以及大规模起义,而这些事件正以惊人的速度袭来。”

    这是Sonja Grusch同志在比利时举行的ISA干部党校的世界展望开幕式全体会议的主讲中,所总结的目前的全球进程。

    本周,来自20多个国家和各大洲的250多名ISA成员在经过两年的新冠疫情后,终于可以面对面地进行为期一周的讨论和交流。

    尽管ISA在2020年和2021年成功克服了新冠疫情带来的障碍,举办了3次非常成功的线上马克思主义大学,像这样的面对面会议仍是非常宝贵的。不过,由于欧洲的入境限制以及疫情管控要求,部分国家的同志只能通过Zoom与世界各地的数百名其他成员一起参加这场盛会。

    全球展望

    关于全球展望的讨论有两个主讲,分别由来自奥地利和巴西的ISA国际执行委员会成员Sonja Grusch和Andre Ferrari同志发表。本文将介绍这次内容丰富、范围广泛的讨论中提出的一些观点,如果想获得更全面的分析,我们推荐去阅读有关的文章和声明。

    Sonja列举了最近发生的、突显这一时期特点的重要事件,如北约向乌克兰提供更多武器、俄罗斯对敖德萨(Odesa)发动导弹袭击、斯里兰卡的大规模起义以及目前试图进行的政府镇压、欧洲央行11年来首次加息、突尼斯的总罢工等等。

    她还讨论了乌克兰的战争,强调ISA支持乌克兰的独立自主,包括维护少数民族的权利,以及独立的工人阶级组织和政治的必要。这场战争是新冷战和帝国主义间冲突的一部分。虽然战争会走向什么结果还不清楚,但任何一方的胜利都意味着帝国主义反动集团的加强。

    伴随着对更多的石油、天然气和核能的需要,这场战争也对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

    Andre在他的主讲中引用了意大利马克思主义者葛兰西的名言:“危机恰恰在于,旧的东西已经死亡,但新的东西尚不能诞生。在这种空白时期,会出现许多不同的病态现象。”

    Andre列举了包括极右翼势力的崛起、影响12亿人的食品危机、能源和金融危机等症状。随后,他在主讲中谈到了愈演愈烈的斗争和反抗,重点关注了“全球危机震中”斯里兰卡和厄瓜多尔最近发生的事件。在许多国家,工会斗争和罢工日益增多,在伦敦和布鲁塞尔都有大型工会示威活动爆发。他还强调争取堕胎权是一个关键的政治问题。

    在接下来的讨论中,第一个贡献发言由来自德国的Sammy做出,他指出综观全球,德国是气候运动发展情况最好的国家之一。在2019年,数百万人参加了“为了未来的星期五”组织的气候罢课。在2021年9月21日,有70万人上街参与诉求气候正义的示威。气候运动中有两个派别,一个是反资本主义的,另一个则与加入德国执政联盟的绿党有联系。

    气候斗争现在有两个有趣的特点,一些国家的大学里正在组建“占领”团体,他们计划在11月在埃及举行的COP27会议期间进行“占领”活动;另一个是气候正义运动人士选择与工会接触,让他们参与到罢工和抗议活动中来,首先表现为由“为了未来的星期五”在9月宣布的罢课日。

    堕胎权、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和美国政治

    来自奥地利的Jasmime提到妇女的斗争和对妇女权利的攻击。她谈到土耳其反对该国退出《伊斯坦布尔妇女权利公约》的群众斗争,而该国当局退出前述公约的理由是其“使同性恋正常化”。Jasmime同志也提到智利20万名妇女组织反对杀害妇女的示威。爱尔兰、英国、以色列和其他国家也出现了对杀害妇女行为的强烈回应。波兰爆发了几波反对禁止堕胎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她还展示了妇女如何在许多重要的斗争(比如在缅甸的斗争,及关键部门的工人斗争)中发挥领导作用。

    来自美国的Kailyn强调了最高法院决定废除罗诉韦德案的严重性,以及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支部)所采取的举措。全美有22个州制定了法律和提案,准备废除堕胎权,在某些州立法机关还打算取缔提供堕胎方面的援助甚至是信息的服务。右翼已经通过他们的议程来反对公众舆论,几十年来,对罗诉韦德案的支持率一直在50%左右,反对率则为20-30%。

    抗议浪潮首先是在推翻罗诉韦德案提案被泄露时爆发,然后是在最高法院作出决定时,约数十万抗议者集结在街头,但这些都是只短暂维持的抗议。民主党人,但也包括“官方”妇女权利组织和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组织都把重点放在11月的选举上,想以此捍卫堕胎权利。

    社会主义替代在美国各地发起众多示威和抗议活动。与民主党人相反,社会主义替代要求现在就制定联邦法律,并建立联邦堕胎诊所。在西雅图,社会主义者市议员Kshama Sawant提议将该市变成堕胎权利的庇护城市,警察无权代表其他州采取行动。这些支出将由增加的亚马逊税来资助。在这次讨论的两天后,西雅图的法律得以通过!

    在其他地方,例如在德克萨斯州的休斯敦,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要求其他城市的市议会和议员们效仿这一做法。争取堕胎权的斗争将会持续,也将与争取生活工资的社会与阶级诉求联系起来。

    国际委员会的Anja强调了反对压迫的斗争和工人斗争之间的联系。ISA必须继续并发展其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的思想。

    来自美国的Kelly谈到了一份耐人寻味的民意调查,该调查显示,每个主要机构(除了劳工组织)都失去了多数美国人的信任。拜登的支持率比特朗普担任总统同期还要低。由于医疗保健、住房和通货膨胀方面的危机,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可能会损失很多席次。他们可以在承诺扭转对堕胎权的攻击的基础上挽救一些席位。然而,他们的危机体现于,70%的民主党人不希望拜登参加2024年的选举。而共和党仍在特朗普的控制之下。

    新殖民主义世界

    在其详细的报告中,来自国际执行委员会的Serge Jordan谈到了新殖民国家极其重要的进程。当今世界有1亿难民,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这个数字是有史以来最高,其中80%在“发展中国家”。他举了几个例子说明目前危机的结果,如燃木壁炉在黎巴嫩被居民拿回来使用,以及斯里兰卡有19人因排队等待食物或燃料太久而死亡。

    去年,全球债务的增长幅度创下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新高。现在,当利率提高时,债务危机将加深。能源危机意味着断电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重,例如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此外,在南非和孟加拉国,政府最近声称该国已经完全通电。非洲被几个国家的军事政变所震荡,苏丹的将军们先是承诺建立文官政府,然后却将权力进一步集中在军政府手中。

    这也是为了控制较低级别的军官,在斯里兰卡,这一阶层的一些人加入了抗议。军事政变的发生,正是“民主制度”未能实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各国政府要求的紧缩政策的体现。在突尼斯,总统赛义德(Saeed)在去年8月的夺权行动中首次获得了支持,但现在却受到了一场大罢工的挑战。

    Serge还警告说,绝望和疏离感会让工人阶级和穷人群体相互对立,就像最近在海地和苏丹的青尼罗州发生的那样。这就强调需要有明确的社会主义诉求的阶级基础上的共同斗争。

    拉丁美洲

    在巴西,有3800万人处于就业不稳定状态。ISA巴西支部的Julia以这个例子来说明工人面临的危机和现实。她还强调了物价和暴力是如何剧增的。在这种情况下,在即将到来的选举的民意调查中处于领先地位的巴西劳工党领导人卢拉已经转向了右翼。巴西劳工党不想参与反对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斗争,更不想在这场危机中的抗议运动后夺取政权。

    同时,Julia和Andre都提到,博索纳罗已经宣布他不会接受败选,并为可能发动的政变做准备来继续执政。自由、社会主义与革命(ISA巴西)主张左翼政党社会主义与自由党(PSOL)在第一轮选举中提出自己的候选人,并主张将群众斗争作为抵抗博索纳罗、提出不同于卢拉的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的途径。

    来自墨西哥的Mauro对拉丁美洲的事件进行了概述。他详细介绍了2019年智利和厄瓜多尔的群众运动以及今年厄瓜多尔的情况。以左翼之姿的势力在运动的基础上赢得选举上台,但包括秘鲁的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在内,他们也很快右转。Mauro同样提到本周开始的墨西哥电信业罢工的情况。6万名工人参加了这家在该国首富斯利姆(Carlos Slim)名下的公司自1985年以来的首次罢工。

    通货膨胀和经济衰退

    不稳定的世界经济是今年干部党校的一个主要论题。来自英威苏支部的Claire提到,经合组织国家2007-2021年的平均通货膨胀率(以美元计)为2.8%,而现在通货膨胀率超过9%。她解释道物价飙涨爆炸如何揭露诸如“现代货币理论”等思想的错误,这个理论声称印钞票不是问题,而是一种解决方案。现在通货膨胀导致利率上升的局面将造成经济衰退。

    比利时的Boris非常清楚地展示,通货膨胀率的上升如何增加工人对工会采取行动的压力。比利时的工会合同中有一个关于补偿通货膨胀带来的损失的独特条款,而且该国工人参与工会的比率也很高。早在6月,就有7万人参加了布鲁塞尔的工会动员会,并宣布在11月举行罢工。这需要在每个工会和工作场所进行准备。在政治上,建制派有可能不得不以“阻止右翼民粹主义”为由,邀请左翼政党比利时工人党(PTB)进入政府。

    爱尔兰同志Kevin的也强调了生活成本增加是一个关键问题。他敦促同志们在更多国家为反对物价上涨与压迫的“社会爆炸”做准备。美国正在发生的事件表明,堕胎和压迫问题将成为抵抗和斗争的基础,而这些问题对ISA非常重要。准备工作包括建立我们的组织和政党,以及协助将工人和青年组织起来。

    来自ISA英威苏支部的Tom以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下台为例,来说明许多国家正存在的政治危机。他向大家展示,罢工和抗议是如何在这场危机中发挥巨大作用,例如,通信工人工会(CWU)的11.5万名成员进行了投票,他们以96.7%的投票参与率和投票人数的77%支持全国罢工行动。

    国际执委会成员Andy进一步举例说明,工人阶级斗争方法在现实斗争中使用的激增。即使在劳工运动传统薄弱或几乎不存在的国家,工人阶级也在最近的群众斗争(比如在缅甸和白罗斯的斗争)中展现了其在社会中的非凡分量和作用。

    中国

    两位同志谈到了中国的重要发展。中国这个国家正处于3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中。习近平的清零政策导致4亿人处于封城,不得离开他们的家。这样的做法是为了加强控制,以及如一位评论员形容的,“为战时经济和社会做准备”。

    房地产行业崩溃本来已经对经济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清零政策更是雪上加霜。中国今天有1300万套未完工的公寓房。10天前,中国开始出现了拒交抵押贷款行动,人们拒绝为无法入住的未完工房屋支付住房贷款,这些抗议可能会影响整个银行业。中国经济现在正走在经历数十年停滞的“日本病”道路上。

    在习近平成为终身执政者之前,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正变得更加公开,反习近平的派别对清零政策、与美帝国主义的对抗以及经济政策感到担忧。

    战争

    乌克兰战争也必然是讨论的另一个主要议题。作为中美帝国主义冷战的一部分,这场战争对全球事件都有影响。来自美国的Tom指出,ISA捍卫乌克兰工人阶级自卫的权利,同时也强调了美帝国主义在其中实际发挥的作用。泽连斯基要求提供更多的武器,而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正在运送大量的导弹和其他武器给乌克兰政府。Tom同志在他的发言中批评了诸如西班牙“我们能”(Podemos)之类,那些已经屈服于资产阶级压力、现在支持向乌克兰输送武器的左翼力量。

    瑞典的Vilgot谈到瑞典现在为了加入北约的计划,包括国会内的所有党都在未经过真正的辩论或公投的情况下纷纷支持将军费开支增加到GDP的2%,然而未有遭到强有力地、有组织地反对。瑞典政府还接受了埃尔多安提出主要意在打击库尔德人的民主权利的一系列要求,以作为同意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条件。北约多了瑞典和芬兰这两个成员国,意味着这个军事联盟的增强,其影响力不仅在于俄罗斯边界地区。

    结论

    国际执委会的Danny Byrne做了总结发言。他首先指出了这一时期全球和各国事件之间的紧密联系。帝国主义之间的冲突以及民族主义,是这个时期的核心议题。《金融时报》引用了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的这样一句话,说明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终结:“政治人物和将领们重新掌权,商界则陷入困境”。

    Danny说道,在过去三年,ISA关于世界展望的讨论,主要围绕着去全球化、地缘政治紧张化、新冷战,以及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终结。这些都是2021年ISA内部一些辩论涉及的争议性主题。马克思主义者必须从全球的发展进程出发,避免经验主义分析、孤立地看待事件。

    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在战争问题上采取阶级和国际主义的立场,将乌克兰战争理解为一场主要是帝国主义间的战争。我们强调了在乌克兰的工人自卫的必要性。

    Danny还讨论到政治危机,包括最近意大利政府辞职下台,而右翼政党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可能会增加席次。特朗普和博索纳罗所作所为向我们展示,右翼领导人为了保持权力会策划政变。重点是如何与他们作斗争。

    目前存在一种联合所有反对派的作法,在土耳其体现为“大家一起反对埃尔多安”,在匈牙利则体现为“大家一起反对欧尔班”,在印度和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现象。但集合所有反对党的阵线并不可能提出足以解决危机的纲领,因此也没有能力抵挡右翼。在玻利维亚和秘鲁等国的局势发展告诉我们,只有群众动员和反抗才能阻止右翼政变。

    工人阶级需要组织和明确的社会主义政治,而且必须建立新的领导。一波又一波的起义和抵抗显示了群众的力量。这需要政治指导,以在对抗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中赢得胜利。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