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2022年ISA國際幹部黨校:各地群眾反抗病態資本主義

    ISA幹部黨校上,同志們一齊討論世界事件

    Per Ake Westerlund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本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7月28日)

    「全球正在經歷各種動蕩事件——經濟和政治危機、戰爭以及大規模起義,而這些事件正以驚人的速度襲來。」

    這是Sonja Grusch同志在比利時舉行的ISA幹部黨校的世界展望開幕式全體會議的主講中,所總結的目前的全球進程。

    本週,來自20多個國家和各大洲的250多名ISA成員在經過兩年的新冠疫情後,終於可以面對面地進行為期一週的討論和交流。

    儘管ISA在2020年和2021年成功克服了新冠疫情帶來的障礙,舉辦了3次非常成功的線上馬克思主義大學,像這樣的面對面會議仍是非常寶貴的。不過,由於歐洲的入境限制以及疫情管控要求,部分國家的同志只能通過Zoom與世界各地的數百名其他成員一起參加這場盛會。

    全球展望

    關於全球展望的討論有兩個主講,分別由來自奧地利和巴西的ISA國際執行委員會成員Sonja Grusch和Andre Ferrari同志發表。本文將介紹這次內容豐富、範圍廣泛的討論中提出的一些觀點,如果想獲得更全面的分析,我們推薦去閱讀有關的文章和聲明。

    Sonja列舉了最近發生的、突顯這一時期特點的重要事件,如北約向烏克蘭提供更多武器、俄羅斯對奧迪沙(Odesa)發動導彈襲擊、斯里蘭卡的大規模起義以及目前試圖進行的政府鎮壓、歐洲央行11年來首次加息、突尼西亞的總罷工等等。

    她還討論了烏克蘭的戰爭,強調ISA支持烏克蘭的獨立自主,包括維護少數民族的權利,以及獨立的工人階級組織和政治的必要。這場戰爭是新冷戰和帝國主義間衝突的一部分。雖然戰爭會走向什麼結果還不清楚,但任何一方的勝利都意味著帝國主義反動集團的加強。

    伴隨著對更多的石油、天然氣和核能的需要,這場戰爭也對迫在眉睫的氣候危機產生了毀滅性的影響。

    Andre在他的主講中引用了意大利馬克思主義者葛蘭西的名言:「危機恰恰在於,舊的東西已經死亡,但新的東西尚不能誕生。在這種空白時期,會出現許多不同的病態現象。」

    Andre列舉了包括極右翼勢力的崛起、影響12億人的食品危機、能源和金融危機等症狀。隨後,他在主講中談到了愈演愈烈的鬥爭和反抗,重點關注了「全球危機震中」斯里蘭卡和厄瓜多爾最近發生的事件。在許多國家,工會鬥爭和罷工日益增多,在倫敦和布魯塞爾都有大型工會示威活動爆發。他還強調爭取墮胎權是一個關鍵的政治問題。

    在接下來的討論中,第一個貢獻發言由來自德國的Sammy做出,他指出綜觀全球,德國是氣候運動發展情況最好的國家之一。在2019年,數百萬人參加了「為了未來的星期五」組織的氣候罷課。在2021年9月21日,有70萬人上街參與訴求氣候正義的示威。氣候運動中有兩個派別,一個是反資本主義的,另一個則與加入德國執政聯盟的綠黨有聯繫。

    氣候鬥爭現在有兩個有趣的特點,一些國家的大學里正在組建「佔領」團體,他們計劃在11月在埃及舉行的COP27會議期間進行「佔領」活動;另一個是氣候正義運動人士選擇與工會接觸,讓他們參與到罷工和抗議活動中來,首先表現為由「為了未來的星期五」在9月宣佈的罷課日。

    墮胎權、社會主義女權主義和美國政治

    來自奧地利的Jasmime提到婦女的鬥爭和對婦女權利的攻擊。她談到土耳其反對該國退出《伊斯坦堡婦女權利公約》的群眾鬥爭,而該國當局退出前述公約的理由是其「使同性戀正常化」。Jasmime同志也提到智利20萬名婦女組織反對殺害婦女的示威。愛爾蘭、英國、以色列和其他國家也出現了對殺害婦女行為的強烈回應。波蘭爆發了幾波反對禁止墮胎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她還展示了婦女如何在許多重要的鬥爭(比如在緬甸的鬥爭,及關鍵部門的工人鬥爭)中發揮領導作用。

    來自美國的Kailyn強調了最高法院決定廢除羅訴韋德案的嚴重性,以及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支部)所採取的舉措。全美有22個州制定了法律和提案,準備廢除墮胎權,在某些州立法機關還打算取締提供墮胎方面的援助甚至是信息的服務。右翼已經通過他們的議程來反對公眾輿論,幾十年來,對羅訴韋德案的支持率一直在50%左右,反對率則為20-30%。

    抗議浪潮首先是在推翻羅訴韋德案提案被洩露時爆發,然後是在最高法院作出決定時,約數十萬抗議者集結在街頭,但這些都是只短暫維持的抗議。民主黨人,但也包括「官方」婦女權利組織和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Planned Parenthood)組織都把重點放在11月的選舉上,想以此捍衛墮胎權利。

    社會主義替代在美國各地發起眾多示威和抗議活動。與民主黨人相反,社會主義替代要求現在就制定聯邦法律,並建立聯邦墮胎診所。在西雅圖,社會主義者市議員Kshama Sawant提議將該市變成墮胎權利的庇護城市,警察無權代表其他州採取行動。這些支出將由增加的亞馬遜稅來資助。在這次討論的兩天後,西雅圖的法律得以通過!

    在其他地方,例如在德克薩斯州的侯斯頓,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要求其他城市的市議會和議員們效仿這一做法。爭取墮胎權的鬥爭將會持續,也將與爭取生活工資的社會與階級訴求聯繫起來。

    國際委員會的Anja強調了反對壓迫的鬥爭和工人鬥爭之間的聯繫。ISA必須繼續並發展其社會主義女權主義的思想。

    來自美國的Kelly談到了一份耐人尋味的民意調查,該調查顯示,每個主要機構(除了勞工組織)都失去了多數美國人的信任。拜登的支持率比特朗普擔任總統同期還要低。由於醫療保健、住房和通貨膨脹方面的危機,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可能會損失很多席次。他們可以在承諾扭轉對墮胎權的攻擊的基礎上輓救一些席位。然而,他們的危機體現於,70%的民主黨人不希望拜登參加2024年的選舉。而共和黨仍在特朗普的控制之下。

    新殖民主義世界

    在其詳細的報告中,來自國際執行委員會的Serge Jordan談到了新殖民國家極其重要的進程。當今世界有1億難民,被迫離開自己的家園,這個數字是有史以來最高,其中80%在「發展中國家」。他舉了幾個例子說明目前危機的結果,如燃木壁爐在黎巴嫩被居民拿回來使用,以及斯里蘭卡有19人因排隊等待食物或燃料太久而死亡。

    去年,全球債務的增長幅度創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新高。現在,當利率提高時,債務危機將加深。能源危機意味著斷電情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嚴重,例如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此外,在南非和孟加拉,政府最近聲稱該國已經完全通電。非洲被幾個國家的軍事政變所震盪,蘇丹的將軍們先是承諾建立文官政府,然後卻將權力進一步集中在軍政府手中。

    這也是為了控制較低級別的軍官,在斯里蘭卡,這一階層的一些人加入了抗議。軍事政變的發生,正是「民主制度」未能實施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各國政府要求的緊縮政策的體現。在突尼西亞,總統賽義德(Saeed)在去年8月的奪權行動中首次獲得了支持,但現在卻受到了一場大罷工的挑戰。

    Serge還警告說,絕望和疏離感會讓工人階級和窮人群體相互對立,就像最近在海地和蘇丹的青尼羅州發生的那樣。這就強調需要有明確的社會主義訴求的階級基礎上的共同鬥爭。

    拉丁美洲

    在巴西,有3800萬人處於就業不穩定狀態。ISA巴西支部的Julia以這個例子來說明工人面臨的危機和現實。她還強調了物價和暴力是如何劇增的。在這種情況下,在即將到來的選舉的民意調查中處於領先地位的巴西勞工黨領導人盧拉已經轉向了右翼。巴西勞工黨不想參與反對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的鬥爭,更不想在這場危機中的抗議運動後奪取政權。

    同時,Julia和Andre都提到,博索納羅已經宣佈他不會接受敗選,並為可能發動的政變做準備來繼續執政。自由、社會主義與革命(ISA巴西)主張左翼政黨社會主義與自由黨(PSOL)在第一輪選舉中提出自己的候選人,並主張將群眾鬥爭作為抵抗博索納羅、提出不同於盧拉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的途徑。

    來自墨西哥的Mauro對拉丁美洲的事件進行了概述。他詳細介紹了2019年智利和厄瓜多爾的群眾運動以及今年厄瓜多爾的情況。以左翼之姿的勢力在運動的基礎上贏得選舉上台,但包括秘魯的卡斯迪路(Pedro Castillo)在內,他們也很快右轉。Mauro同樣提到本週開始的墨西哥電信業罷工的情況。6萬名工人參加了這家在該國首富斯利姆(Carlos Slim)名下的公司自1985年以來的首次罷工。

    通貨膨脹和經濟衰退

    不穩定的世界經濟是今年幹部黨校的一個主要論題。來自英威蘇支部的Claire提到,經合組織國家2007-2021年的平均通貨膨脹率(以美元計)為2.8%,而現在通貨膨脹率超過9%。她解釋道物價飆漲爆炸如何揭露諸如「現代貨幣理論」等思想的錯誤,這個理論聲稱印鈔票不是問題,而是一種解決方案。現在通貨膨脹導致利率上升的局面將造成經濟衰退。

    比利時的Boris非常清楚地展示,通貨膨脹率的上升如何增加工人對工會採取行動的壓力。比利時的工會合同中有一個關於補償通貨膨脹帶來的損失的獨特條款,而且該國工人參與工會的比率也很高。早在6月,就有7萬人參加了布魯塞爾的工會動員會,並宣佈在11月舉行罷工。這需要在每個工會和工作場所進行準備。在政治上,建制派有可能不得不以「阻止右翼民粹主義」為由,邀請左翼政黨比利時工人黨(PTB)進入政府。

    愛爾蘭同志Kevin的也強調了生活成本增加是一個關鍵問題。他敦促同志們在更多國家為反對物價上漲與壓迫的「社會爆炸」做準備。美國正在發生的事件表明,墮胎和壓迫問題將成為抵抗和鬥爭的基礎,而這些問題對ISA非常重要。準備工作包括建立我們的組織和政黨,以及協助將工人和青年組織起來。

    來自ISA英威蘇支部的Tom以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下台為例,來說明許多國家正存在的政治危機。他向大家展示,罷工和抗議是如何在這場危機中發揮巨大作用,例如,通信工人工會(CWU)的11.5萬名成員進行了投票,他們以96.7%的投票參與率和投票人數的77%支持全國罷工行動。

    國際執委會成員Andy進一步舉例說明,工人階級鬥爭方法在現實鬥爭中使用的激增。即使在勞工運動傳統薄弱或幾乎不存在的國家,工人階級也在最近的群眾鬥爭(比如在緬甸和白羅斯的鬥爭)中展現了其在社會中的非凡分量和作用。

    中國

    兩位同志談到了中國的重要發展。中國這個國家正處於30年來最嚴重的危機之中。習近平的清零政策導致4億人處於封城,不得離開他們的家。這樣的做法是為了加強控制,以及如一位評論員形容的,「為戰時經濟和社會做準備」。

    房地產行業崩潰本來已經對經濟有很大的負面影響,清零政策更是雪上加霜。中國今天有1300萬套未完工的公寓房。10天前,中國開始出現了拒交抵押貸款行動,人們拒絕為無法入住的未完工房屋支付住房貸款,這些抗議可能會影響整個銀行業。中國經濟現在正走在經歷數十年停滯的「日本病」道路上。

    在習近平成為終身執政者之前,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正變得更加公開,反習近平的派別對清零政策、與美帝國主義的對抗以及經濟政策感到擔憂。

    戰爭

    烏克蘭戰爭也必然是討論的另一個主要議題。作為中美帝國主義冷戰的一部分,這場戰爭對全球事件都有影響。來自美國的Tom指出,ISA捍衛烏克蘭工人階級自衛的權利,同時也強調了美帝國主義在其中實際發揮的作用。澤連斯基要求提供更多的武器,而美國和其他西方大國正在運送大量的導彈和其他武器給烏克蘭政府。Tom同志在他的發言中批評了諸如西班牙「我們能」(Podemos)之類,那些已經屈服於資產階級壓力、現在支持向烏克蘭輸送武器的左翼力量。

    瑞典的Vilgot談到瑞典現在為了加入北約的計劃,包括國會內的所有黨都在未經過真正的辯論或公投的情況下紛紛支持將軍費開支增加到GDP的2%,然而未有遭到強有力地、有組織地反對。瑞典政府還接受了埃爾多安提出主要意在打擊庫爾德人的民主權利的一系列要求,以作為同意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的條件。北約多了瑞典和芬蘭這兩個成員國,意味著這個軍事聯盟的增強,其影響力不僅在於俄羅斯邊界地區。

    結論

    國際執委會的Danny Byrne做了總結發言。他首先指出了這一時期全球和各國事件之間的緊密聯繫。帝國主義之間的衝突以及民族主義,是這個時期的核心議題。《金融時報》引用了今年的達禾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的這樣一句話,說明瞭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終結:「政治人物和將領們重新掌權,商界則陷入困境」。

    Danny說道,在過去三年,ISA關於世界展望的討論,主要圍繞著去全球化、地緣政治緊張化、新冷戰,以及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終結。這些都是2021年ISA內部一些辯論涉及的爭議性主題。馬克思主義者必須從全球的發展進程出發,避免經驗主義分析、孤立地看待事件。

    馬克思主義者必須在戰爭問題上採取階級和國際主義的立場,將烏克蘭戰爭理解為一場主要是帝國主義間的戰爭。我們強調了在烏克蘭的工人自衛的必要性。

    Danny還討論到政治危機,包括最近意大利政府辭職下台,而右翼政黨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可能會增加席次。特朗普和博索納羅所作所為向我們展示,右翼領導人為了保持權力會策劃政變。重點是如何與他們作鬥爭。

    目前存在一種聯合所有反對派的作法,在土耳其體現為「大家一起反對埃爾多安」,在匈牙利則體現為「大家一起反對柯班」,在印度和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現象。但集合所有反對黨的陣線並不可能提出足以解決危機的綱領,因此也沒有能力抵擋右翼。在玻利維亞和秘魯等國的局勢發展告訴我們,只有群眾動員和反抗才能阻止右翼政變。

    工人階級需要組織和明確的社會主義政治,而且必須建立新的領導。一波又一波的起義和抵抗顯示了群眾的力量。這需要政治指導,以在對抗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鬥爭中贏得勝利。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