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8日
More

    港府大力鎮壓教育界 當局害怕青年抗爭的幽靈

    中國勞工論壇

    2019群眾運動後,中共控制的香港傀儡政府實行了全天候的反革命鎮壓,當中包括大規模搜捕反對派和抗爭者、立法《國安法》、實行「愛國者治港」、打壓新聞自由。過去2年,總共有58個泛民組織、工會和NGO因為「白色恐怖」和觸犯 《國安法》的威脅而解散。在2019年群眾運動期間成立的「醫管局員工陣線」,最高峰時期有多達9000名成員。而反革命的另一針對目標,就是學界與教育界。當中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扭轉年輕人政治激進化的局面。

    清算所有學生

    2019並非香港年輕人的首次抗爭,早在2012年反國教運動、2014年雨傘運動等,學生與年輕人都是抗爭主力之一。2019年被捕的過萬抗爭者當中,就有超過4000名學生。因此,當局視年輕人為眼中釘,並認為是過去教育制度太偏向於「西方」自由思想,才產生出這些「不愛國」的學生。

    鎮壓學生運動首先就要向學生組織開刀。2021年7月發生行刺警察的襲擊,香港大學學生評議會通過動議「深切哀悼」施襲者。校方隨即利用機會,以學生會「美化暴力」為由,停止承認學生會,並懲處參與決議的學生。雖然學生方面事後撤回議案並道歉,但校方依然將學生會趕出大學校園。

    城大、中大、理大校方也先後宣佈停止代學生會收取會費,並收回會室,這變相扼殺了學生組織的運作資源,而原因不外乎學生會「財務管理持續欠佳」、代表成員發表「違法」言論、「影響校譽」等等。理大校方甚至指其學生會未有授權使用大學名稱,而學生會現被迫改名成為「紅磚社」,並凍結運作。

    除了打壓學生,學校教師也是被打壓的目標。去年,有近半世紀歷史、親泛民的教協在當局的威脅下自行解散。縱然,教協領導層在過去的抗爭中擔當了窒礙運動的角色,而非作為推動抗爭的「激進」力量。這也顯示連那些所謂的溫和反對派也會遭到鎮壓,而這亦是為了向教師及其他行業殺雞儆猴,使未來組織工會更加困難。

    當局更鼓勵對學校教師進行投訴,根據教育局資料,2019至2020年間當局受到了269宗針對教師的投訴,最後取消了5個教師註冊,向50人發譴責信,向52人發警告信。同樣,這是為了散播恐懼。教育局亦要求作為公務員的公立學校教師作出宣誓,效忠香港特區、對港府負責。這限令最近連外籍的母語英語教師也不放過,拒絕簽署效忠聲明將被革職。而當局也要求所有新聘教師需要考核《基本法》、《國安法》。根據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總計有129名公務員及535名其他政府僱員因為拒絕宣誓而被革職或辭職。

    在這種審查的氣氛下,教師感到巨大壓力,根據教協在去年5月的調查,40%的教師由於「政治壓力」萌生去意。而在今新個學年,公營和直資學校合共流失超過4000名教師。曾任教統局局長的李國章卻對此表示「每個行業都有敗類」!

    洗腦國民教育進入校園

    此外,當局還整頓過去的教育制度及課程,包括閹割通識科、全面推行向中國國旗敬禮、「愛國教育」和使用中國式新話的學校洗腦教育。中共獨裁政權害怕年輕人在群眾運動中的角色,誤以為可以通過學校內鋪天蓋地的宣傳來防止廣大年輕人走上街頭。

    然而,就如在中國大陸行之多年的愛國教育,在現實的社會經濟危機的背景下,也未能阻止大陸青年激進化,並於近年出現「躺平」、「潤學」思潮,甚至爆發各地大學生「喊樓」抗爭、內蒙學生家長抗議取締蒙古語教育等。今年,全國各地大學數以百計的學生參與抗議,反對當局嚴苛的「清零」封城限令。

    因此,香港那些「愛國者」官僚的企圖也最終必然會是徒然。

    香港在社會、政治、教育越來越「大陸化」的大趨勢下(未來鎮壓將惡化),中港兩地的學生、青年與工人抗爭更應互相連結,共同團結鬥爭,掃除腐敗的中共資本主義獨裁。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