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2日
More

    習近平清洗黨內高層

    在中共二十大上,獨裁者習近平對包括曾有很強大權力的常委會在內的黨國機關進行了大清洗,但是這次清洗是否會帶來習近平更強大的力量或是政局的穩定?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對於習近平在10月舉行的中共黨大會上實質稱帝,一直以來都是毫無懸念的。現在,他展開了作為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的第三個任期,並且可以隨他意願無限延長。在明年3月的全國人大上,他將再次被確定為國家主席——一個虛位。二十大除了作為橡皮圖章外,還為習近平提供了一個展現他擁有無比強大國家權力的舞台。

    習近平是「自毛澤東以來中國最強有力統治者」,自然是二十大的既定主題,這個說法也獲得全球媒體的多次重復。但是我們要指出事實並非如此。雖然習近平對於中共的掌控和對現在政敵的清洗是前所未有的,但是現今面對著極大規模危機的中國,他能真正獲得多少額外權力,仍然很難說。

    被金融泡沫的通縮式崩潰所拖累,中國經濟進入了日本式的緩慢增長階段。高盛估計,明年的GDP增長量將比中國政府在今年一月份預測的少2萬億美元。全國人大在3月份提出的30年來最低的GDP5.5%增長的目標已經被拋棄,但是這數字卻會被以無望的不切實際的名義,釘在恥辱柱上銘記。

    多重危機

    在2021年中期出現的房地產危機,並沒有展現出觸底跡象。據估計,仍有70億平方米的住宅地仍在建造中,且尚未出售。而在崩盤前的2020年,高峰期銷售量達到了17.6億平方米。與此同時,結婚宗數——與房產銷售息息相關的一個指標——從習近平剛上任那一年的1350萬對下降到去年的760萬對。經濟學家謝國忠(Andy Xie)在9月22日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說:「如果每一對新人都要購置一套房產,並且結婚數不再下降的話,也需要十年來消化已經建設的房屋。」

    3年的清零政策讓社會和經濟猶如電影《土撥鼠之日》的現實版——不斷重復的循環。 自二十大以來,封城措施已蔓延至28個城市,目前影響著2.07億人。久歷衝突的新疆首府烏魯木齊自8月以來一直處於封鎖狀態。來自新疆的一份的調查報告稱,有13人死於防疫人員(大白)在家中噴灑的消毒劑。 另外,貴州公交車事故造成27名乘客死亡,引發網上強烈抗議。3000名乘客在凌晨兩點(!)被強行從貴陽通過危險的道路運送到遙遠的隔離設施去。

    「我們都在車上」成為流行的網上抗議口號。自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貴州省只有兩人死於疫情。中共黨代會後,西藏拉薩爆發了罕見的示威。而很重要地,這次抗議疫情管控的人是漢族移民而非藏人。

    同樣,在大會結束後,富士康位於鄭州的中國最大工廠(擁有20萬名員工)有大批農民工逃離封鎖。網上分享的視頻顯示,數千人背著袋子和床上用品從工廠逃走,穿越荒地,打算回到他們的家鄉。有未經證實的報導稱,武警被派往富士康廠房。另一個大規模逃難事件發生在上海迪士尼樂園,該樂園已經是今年第二次被緊急封鎖,大量遊客嘗試逃亡。

    二十大內部的權力鬥爭與外部苦難和不滿的積累有何關係?從2012年開始,習近平的使命就是要「拯救中共」。他集中權力,將一種委員會式集體領導的專制統治,轉變為一種更類似中國帝王時代(而非毛澤東式)的個人獨裁。通過加強鎮壓和超奧威爾式的數字監控國家,再加上軍國民族主義和「西方威脅」宣傳,習近平試圖抵御已經出現的許多社會、經濟、政治和地緣政治危機。但下一個時期將帶來更嚴峻的考驗。

    「安全」第一

    這在習近平近兩個小時的工作報告中得到了體現。他使用的詞語當中,最重要的是「安全」,被提及91次,幾乎是5年前習近平講話中提及次數的兩倍。這表明中共領導人對國內社會爆炸局面,以及外部威脅的擔憂。「台灣」被提及12次,比2017年略有增加,並引起了大會最熱烈的掌聲,但這是一種條件反射式的反應,我們從中難以瞭解習近平的真正盤算。值得留意是,習近平講話的語氣比5年前更加謹慎,沒有那麼轟動。這表明,在這番言論的背後,他的獨裁政權正感受到來自冷戰、以及正加劇中國經濟衰退的加速脫鈎的壓力。習近平希望努力緩和與拜登政府的緊張關係,至少讓冷戰升級的速度放緩一些。

    當二十大閉幕時,很明顯,新任24名政治局成員及7名常委全部都是習派人馬。這就是《外交政策》雜誌所談到的「習近平最大化」。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上海幫」或「太子黨」)和胡錦濤(團派)所領導的中共派別之前都有很強實力,但現在已經基本被瓦解,更已經在政治局和常委會被消滅。

    此前,許多評論人士預計習近平會特別對團派作出讓步,讓他們保有少數高層席位,甚至可能讓他們獲得總理一職。現任總理李克強出自團派,並將於2023年3月退下。李克強和其他主要的團派代表人物,將自己定位為鄧小平「改革開放」(也就是中國資本主義復辟)的門徒。

    以中共政治慣常的隱晦風格,李克強也對習近平的政策(比如殘酷的清零政策實施,以及習近平妄稱全面脫貧的說法)低調地提出了一些批評。

    然而,自習近平執政以來,總理的地位已經今非昔比。傳統上,總理掌控中國的經濟政策,但近幾年來越來越少是這種情況。政治局和常委會的情況也是如此,隨著習核心作用的擴大,他們也在逐漸變得不那麼重要。因此,究竟誰會擔任下一任總理,以及會否對反對派別作出小幅讓步,只具有象徵意義,不會從根本上影響習近平統治的政治方向。

    二十大前的傳言表明,習近平或許已經與團派達成了有限的協議,在進一步鞏固習近平權力的背景下,向他們拋出了橄欖枝。任何此類妥協背後的邏輯,絕非習近平需要這樣做,也不會是他的地位在現階段受到中共持續權力鬥爭的威脅。儘管在現實世界中,由於嚴峻的經濟形勢和冷戰中的挫敗,習近平的地位無疑被削弱了;但他在中共黨國內部的實力告訴我們,整個資本主義制度為維護自身利益,需要一個更加僵化的威權政府。

    正如我們指出,反習派別力量不夠,他們也缺乏任何貫徹的替代方案。他們的「反對」更多出於對經濟發展遭到破壞的驚恐。他們看到中國正越來越在國際上被孤立、經濟上也越來越倒退。因此,習近平對這些勢力做出任何讓步的邏輯,只是為了向金融市場和私營部門的資本家提供一些保證,即他準備調整他的一些民族主義政策,而這些民族主義政策已經讓資本家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按這種說法來看,團派被視作經濟「溫和派」,比習近平更致力於延續鄧小平的經濟「改革」,為私人資本提供更利好條件。因此,資產階級評論人士急切希望從二十大上,看到顯示習近平展開他的終身統治的同時,會允許一些哪怕很小的制衡的跡象。但事實並非如此。最後,習近平選擇了對政治局和常委會進行大清洗,甚至沒有給「反對」派別留下一個席位。習近平需要展示他的權力,因此選擇毫不留情消除異己,而非優先安撫市場而作出讓步。

    股市崩盤

    10月24日星期一,就在習近平帶領其他6名新一屆政治局常委亮相的第二天,股市大跌。在美國上市的十大中國公司,包括阿里巴巴和拼多多,一天之內就蒸發了680億美元市值。這十家公司在2021年2月的估值為1.6萬億美元,但現在只有4010億美元。當我們讀到阿里巴巴的馬雲在這一天內損失了9億美元時,很難不笑出來。

    對於港股來說,這是自2008年危機以來最糟糕的一天,下跌了6.4%。在黨大會之後的5天,香港上市的大陸公司股市指數遭遇史上最糟糕的結果。隨著金融投機者拋售中國貨幣,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進一步下跌,自今年年初以來人民幣匯率已經下跌了17%。

    政府選擇在這一天公佈其季度GDP數據,更使情況雪上加霜。在黨大會召開的那一周,政府神秘地推遲了其公佈數據。這增加了人們對中國政府再次造假數據的懷疑。據報道,7-9月的GDP增長為3.9%(4-6月為0.4%),雖然大大低於官方的5.5%的目標,但看起來當中仍然有很多水份。

    股市動蕩持續,經貨幣波動調整後,中國主要的滬深300指數自1月以來下跌了35%。以美元計算,滬深300指數下跌了51%。當然這毫不奇怪,反映了中國境內外的資本家對二十大的結果感到失望。

    北京經濟研究機構佳富龍洲(Gavekal Dragonomics)的加特利(Thomas Gatley)這樣總結道:「投資者想象的情景是,習近平基本上能夠隨心所欲,但中共內部仍然會有一些人進行某種親市場的反擊。但現在,中共內部不會有人說:『我們需要回撤一點』。如果中共內部每個人都只是同意習近平,就沒有什麼能阻止股價盡可能地下跌。」

    當然,對於工人階級和被壓迫群眾來說,二十大帶來的影響是非常不同的。讓資本家們為股市哭泣吧。新一屆人大的組成,充滿了習近平的應聲蟲,他的關鍵政策也會加倍執行,如清零政策——其社會控制和運用高科技強化鎮壓的程度達到空前水平。黨大會多次暗示,清零政策將持續到2023年,甚至還要再往後。

    被視作代表中共政權發聲的「仲音」撰寫的3篇文章說,中國必須堅持清零不動搖,並補充說,只有疫情得到控制,經濟才能得到穩定。大會期間宣佈,中國現在有能力每天進行10億次核酸檢測。上海在春季進行了為期2個月的封鎖,引起普遍不滿,現在已經開始招聘1000名新的檢測人員,合同期為兩年——這很難表明政策即將發生變化。

    清洗與升遷

    事實上,清零政策也是習近平在大會前的權力鬥爭中使用的政治工具。那些嚴格遵守這一政策的官員得到提拔,而那些猶豫不決的則被清洗。其中被提拔到常委的一個主要人物,是前上海市委書記李強。

    在上海粗暴的封城期間,李強成為一個令人厭惡的人物,多個醜聞揭露了管理不善、效率低下,當然還有各種暴行。但是,作為習近平「之江新軍」(習近平派系的名稱,主要由他以前在浙江和福建兩省的舊部組成)的一員,李強殘酷地實行清零方針,現在被提拔為中共政權二號人物,並被看好在明年3月接任總理。同樣被提拔到常委的還有前北京市委和廣東省委書記——蔡奇和李希。與李強一樣,他們被認為是習近平的親信。

    然而,引起一般民眾最大反應的事件,是在黨大會最後一天,前中共領導人胡錦濤被從會場架離,引發轟動。這位年邁的領導人顯然健康狀況不佳,看上去抗拒被架出,被兩名工作人員「攙扶」離開他的座位。

    這引發了廣泛猜測。胡錦濤是否以某種方式對政治局和常委會的最終名單表示異議?有一種說法是,胡錦濤在那一刻才發現他的團派代表胡春華被踢出常委會和政治局。在大會召開之前,59歲的胡春華還算是較為年輕的人物,被一些媒體猜測是總理的可能人選。現在我們知道這是不可能了。

    或者說,習近平是否利用這一事件故意公開羞辱胡錦濤,因為他是團派的主要人物(當然他已經退休了)?我們恐怕永遠不會知道真相,但這件事的真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事件引起的反彈,特別是在年輕人當中。有一種感覺是,這是蓄意為之,習近平這樣做是為了顯示他對中共和社會的完全掌控。然而,人民大會堂外正在加深的危機不會那麼容易消失。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