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中國:電影《隱入塵煙》遭禁

    李睿珺的藝術電影《隱入塵煙》在中國獲得了出乎意料的好評,卻在中共二十大開幕前被封殺。

    Adam N Lee 中國勞工論壇

    七月中旬,低成本藝術電影《隱入塵煙》在中國上映,並在電影院和串流平台都獲得了大量好評。在此之前,《隱入塵煙》還入圍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還參加了在意大利的遠東電影節。但在十一國慶節前夕,這部電影突然從中國消失。

    這部電影遭禁的時機,很大可能是與10月16日召開的中共二十大有關。每次大會期間都是中國政治特別敏感的時刻,隨之而來逮捕、審查和鎮壓各種反對的聲音都會加強。儘管中國還有上億人生活在「清零」政策所造成的封鎖之下,中國經濟陷入近三十年來最低谷,中共仍是不會讓任何東西破壞他們的大會。

    這篇評論有兩個主題:首先,我們會談談這部電影本身;然後,我們再分析它是怎樣激怒中共獨裁政權,導致其被突然下架。

    《隱入塵煙》講述了一個不同尋常的鄉村愛情故事。故事發生在極度貧困的甘肅農村,這裡也是導演李睿珺的老家。

    曹桂英和馬有鐵是一對包辦婚姻的中年農民夫婦。曹桂英身有殘疾,受過大半輩子的虐待。馬有鐵是個貧窮的農民,他的人生哲學是刻苦耐勞,不拖欠別人的債務,並且對於苦行僧式的生活條件毫無怨言。

    極端階級差異

    《隱入塵煙》講述了曹桂英和馬有鐵結婚後如何共同生活,相互依靠,卻沒有把故事講得過分煽情(畢竟這不是荷里活)。這個故事揭露了當代中國殘酷的階級現實。當地土地承包商張永福的兒子開著寶馬車自由穿梭,然而曹桂英和馬有鐵只能騎驢子上路。

    這對農民夫婦受到的剝削,比喻了當下中國農村的貧苦民眾遭遇。張永福生病的時候,需要有人給他捐血,而馬有鐵是全村唯一有匹配血型的人。因此,對資本家來說,馬有鐵有了特殊的價值。他兩次無償捐血,都拒絕接受報酬。與此同時,正是他拯救的張永福一家人,把他和曹桂英趕出他們的磚房,並從拆遷中牟利,賺得盆滿鉢溢。在社交媒體上,許多人轉發馬有鐵的一句話:「對鐮刀,麥子它能說個啥」。

    扮演曹桂英的是著名演員海清,飾演馬有鐵的是素人演員武仁林。他在現實是名農民,長年在田頭勞動使他雙手磨出厚繭。導演在很多角色里選用了素人演員,讓整部電影有了一種真實樸素的感覺。

    當局對這部電影的反彈

    這部電影為何會觸犯當局的審查機制?儘管沒有強烈的政治意味,《隱入塵煙》里描繪的赤貧與不公明顯影響到了中共獨裁的公共形象。去年,習近平宣稱中國取得了「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跡」,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而事實上,這一政治成就背後的統計數據充滿著各種操弄造假。2020年,總理李克強就曾表示,仍有超過四成中國人月收入不足一千元。

    一方面,《隱入塵煙》獲得了影迷的好評(比如成為豆瓣目前評分最高的華語電影),而另一方面,它也在網上受到了很多民族主義者的猛烈攻擊。他們說,這部電影展示的赤貧詆譭了中國在世界的形象。甚至有文章將其稱為「叛國」,並批評了批准這部電影的政府官員:「這樣辱罵我們的黨和人民,辱罵我們政府的片子從你們手裡出來,你們不感覺自己有愧有罪嗎?」

    今天,在中國牆內,人們已經看不到這部電影了。《隱入塵煙》這四個字也因此獲得了一重新的含義。電影審查機制的日益嚴苛,也反映了習近平的統治對中國社會的壓迫越來越強烈。去年,1990年代電影《搏擊會》(Fight Club)被中國政府換上了一個新的結局,並改以黑底白字字幕打出「經由泰勒提供的線索,警方迅速理清案情,一舉將他們抓獲,阻止了炸彈的爆炸」 。傳記片《波西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也遭到刪節,移除了描寫歌手Freddie Mercury同性戀性向的部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