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1日
More

    中國:習近平的清零政策土崩瓦解

    強硬的防疫措施突然以混亂的方式終止,導致全國各地新冠病例爆炸性地激增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因應11月下旬的反政府抗議浪潮,中共政權突然改變了神憎鬼厭的清零政策。但對於中國大眾來說,這完全是才出龍潭又入虎穴。由於缺乏可靠的數據,以及有跡象顯示當局故意少報死亡病例,我們相信北京、上海和廣州等主要城市正出現奧密克戎(Omicron)變種病毒的爆炸性激增,而中國其他地區將在未來幾週內面臨同樣嚴峻的命運。

    官方數據稱,全國每天新增感染病例在2000例左右,這數字低得離譜。根據一些非官方估計,北京2200萬人口中有一半已經感染了奧密克戎。就連《環球時報》前主編胡錫進也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斥責:「讓數字回歸真實面貌,或者乾脆不報了。」

    中國現在或在經歷新冠疫情史上最快速的一波感染。中國專家預測,未來幾個月內可能會有8.4億人感染。這次爆發的速度和規模之可怕,一方面源於現在在中國傳播的是傳播極快的奧密克戎變種,再加上過去嚴格的清零政策(封城、出行限制、大規模核酸檢測)導致3年來大部分人未曾感染新冠病毒,因而缺乏群體免疫。但如今,在全國許多地方,所有這些嚴格的防疫政策一夕之間被取消。

    奧密克戎對大部分人來說相對溫和,但傳染性很強。目前在中國流行的BF.7變種的傳染數(R值,即每個陽性病例平均感染的他人數)為16,而去年冬天在美國爆發奧密克戎時,這一數值還是10-11。中國首席流行病學家鐘南山在 12月11日接受官媒採訪時表示,奧密克戎的R值在中國更高,意味著一個人可以感染另外22人。香港大學的流行病學家高本恩(Ben Cowling)則在12月15日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 (NPR)採訪時表示,去年冬天美國的病例每2-3天翻一番,「而現在在中國,病例翻一番只需幾個小時」。鑑於中國老年人的疫苗接種率較低,只有 40%的80歲以上老人完全接種疫苗,預計在接下來的幾波疫情中將有50萬至200萬人死亡。

    政治危機

    11月下旬,約20座城市、80多所高校爆發抗議,反對清零政策和無止境的封鎖和核酸檢測的嚴格限制。這些抗議具有歷史性意義,打破了過去30年抗議的模式——因為這次抗議是全國性的,並明確提出了爭取民主權利、甚至要求「習近平下台」的政治訴求。

    中共投入巨資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監控科技最高的警察國家。目的正是為了讓這樣的抗議不可能爆發。當然,正如我們所預料的那樣,這個企圖注定要失敗。儘管抗議的人數相對較少,但僅是抗議的爆發就使習近平政權陷入了危機狀態。

    中共政權放棄其清零政策的時機和方式違背了一切常理,因此我們只能認為這是當局對這些抗議而作出的臨時恐慌反應,擔心如果什麼都不做則會引發更多抗議。放棄清零政策的時間點,不但是在冬天,而且距離中國農曆新年(伴隨著「春運」這一全球最大的年度人口遷徙)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而且當政府態度大逆轉時,中國已經出現了最大規模的感染激增。

    在實施過清零政策的諸多國家中,沒有哪個以如此毫無準備、突如其來的方式,在不恰當的時機撤銷這一政策。在中國,關鍵的替代性防疫政策 (如推動加強疫苗接種,以及加強公共醫療系統,尤其是深切治療部[ICU]容量)都沒有提前準備好,現在只能倉促、臨時地應對。

    在沒有經歷過渡階段下,舊的防疫措施突然土崩瓦解。除了臨陣湊出一套方案外,當局沒有其他的計劃。中共過去3年的宣傳,將清零政策與習近平本人這一疫情防控「人民戰爭」的「總司令」緊密聯繫在一起,強調這是全球最佳的防疫政策,與混亂的西方「民主」相比,中國「制度優越性」得以展現。西方政府災難性的疫情政策,源於數十年來新自由主義政策對社會福利的破壞,反而將習近平作法上處於另一端、但同樣反工人階級的政策襯托了起來。

    現在,用中共政權自己的說法,中國的防疫政策正在進行所謂「優化」。清零政策並沒有正式走向終結,但官方通報中不再提及它。在中國歷史上,這不是第一次為避免讓國家領導人蒙羞,一項政治運動在實質結束後很長一段時間內,還在名義上存續。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直到他1976年去世才正式結束,但它在1969年就已經實質結束了。

    當局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

    習近平現在沉默了,但他已經明確准許了這一政策上的轉變。走出清零政策的責任已被下放給地方政府,部分原因是為了不讓習帝的權威受到影響。這一突然的180度大轉向,顯然主要是由於中共政權對群眾廣泛憤怒的恐懼。但這也有挾怨報復的成分——為了懲罰敢於挑戰習近平的群眾。

    中共政權明白,可以利用新冠病毒平息民眾、遏制新一波抗議。中共在2020年重新控制香港的纏鬥中,新冠疫情相關限制措施發揮了重要作用,而當時群眾反獨裁鬥爭已經在走下坡。數個月後,港版國安法便實施。在許多西方國家,疫情初期,病例激增,社會陷入混亂,群眾鬥爭也隨之停止或急劇走入低迷。

    解除封城後的中國大城市卻沒有萬人空巷,居民不願享受剛恢復的出行便利,而是很大程度上因害怕感染新冠、或已經被感染,而避免上街冒險。上週的北京被一位網友形容為「鬼城」。在北京和中國其他幾個主要城市,地鐵乘客人數比取消清零政策之前還來得少,而當時還需要核酸檢測陰性報告才能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據報導,首都的醫院人滿為患,患者被迫在醫院停車場排隊等候的場景,令人想起今年早些時候的香港。醫務人員感染規模大到令人震驚。據報導,儘管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北京的醫護仍被命令繼續上班。撲熱息痛和布洛芬等常見退燒藥以及自測試劑盒在許多城市已售罄,這是中共政權毫無計劃且下意識地變更政策的另一個表現。據報導,血庫也出現短缺。

    北京的火葬場全天候運轉,越來越多的人猜測政府正在掩蓋新冠死亡數。在武漢,在2020年初的最初爆發期間,人們普遍認為官方低報了死亡人數。據官方統計,自12月3日以來,北京已有兩人死於新冠。有關兩人死亡的標籤成為社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許多人對此表示難以置信。

    中國官方通報的死亡人數,不僅與其他國家解除防疫限制後的經歷不相符,而且還受到親歷者說法的挑戰。路透社 12月19日報導說:「路透社記者目睹靈車在北京指定的新冠火葬場外排隊,身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在火葬場內抬著死者。」北京市民對「殯儀館」一詞的網絡搜索量達到疫情開始以來的最高水平。

    中共內部權鬥

    習近平政權一直承受著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撤銷清零政策,以應對趨於嚴重的經濟衰退,並遏制西方公司加速脫鉤的趨勢。維護執行清零政策設施的巨大成本,尤其是對全面大規模核酸檢測的需求,使許多地方政府瀕臨破產邊緣。東吳證券估計,一年的大規模核酸檢測可能使中國地方政府損失總計1.7萬億元人民幣,相當於中國GDP大約1.5%。

    這種經濟壓力加劇了中共內部的權鬥,以及中央與地方之間的矛盾。對習近平來說,清零政策的一大關鍵優勢,在於能夠在中共內部權鬥中用來清洗反對者、獎賞表忠者。

    破紀錄的青年失業率(官方數據接近20%)、實際工資的下降,以及房地產市場崩潰,都是11月爆發的抗議背後的重要因素。中共政權的媒體和宣傳機構當然沒有報導抗議。就官方說辭來看,抗議沒有發生。如果當局承認它的政策調整是迫於群眾壓力,那將是極其危險的。

    在這場鬥爭爆發前僅6週的中共二十大上,習近平才再次重申需要堅持清零政策。大會宣布,中國的核酸檢測能力已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每天10億次的水平。由於現在草草地取消大規模核酸檢測,大家就有理由質疑,這項大規模投資的真實目的到底為何。

    在大會上,習近平清洗了政治局常委內的反對派勢力,並提拔了李強和蔡奇等自家人馬,而這兩人在他們曾主政的上海、北京都執行清零政策。作為中國最大城市上海的中共領導人,李強今年早些時候主導了對上海為期兩個月的殘酷封鎖,引發了公眾的廣泛不滿。在11月的抗議活動中,上海出現了一些最激進的反政府口號,包括高呼「共產黨下台」和「習近平下台」,並非巧合。

    與李強齊名的前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也在二十大晉升為常委,他曾在6月表示「未來5年,北京將堅持不懈抓好常態化疫情防控(即堅持清零政策)」。此言論在網上瘋傳,但並非以蔡奇想要的方式那樣,幾個小時後「未來五年」的提法就從新聞報導中被拿掉了。

    現在官方聲明中已經不再提及清零。習近平最後一次在公開評論中提及清零,還是在11月10日的政治局會議上,當時習近平向政治局委員們還聲稱要「堅定不移」堅持動態清零。國家衛健委和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於12月7日公佈的「新十條」中,一次也未提及清零政策。正如英國《金融時報》指出的那樣,這是一個「驚人的大轉變」。但同樣重要的是要注意,目前還沒有官方宣布清零政策已經結束。用中共的措辭中,清零政策反而被「優化」了。

    躺平

    習近平政權用一種災難性政策代替了另一災難性政策。如今政策看上去倒是很像中共先前宣傳所說的「躺平」——失敗的西方戰略。「躺平」一詞後來被用來詆毀那些敢於呼籲採用其他防疫措施的科學專家。官方聲明將當局突然、混亂的政策轉向,乘坐為基於所謂防疫「成功」作出的改進。官方媒體現在改口強調奧密克戎嚴重性有所降低——這完全不是新鮮事,但之前官方媒體報導所言卻恰恰相反。官方媒體吹噓所謂90%的疫苗接種率,但這是一年多前實現的,並且沒有計算到數千萬最脆弱的人群。

    目前被拿來合理化政策的突然轉變的因素,其實都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但習近平政權無論如何都堅持清零。這樣做,一部分是出於政治原因,包括尋求一種極端形式的社會控制,以及將清零用作習近平在二十大前權鬥議程中的武器(習近平尋求在二十大鞏固他終身統治計劃)。

    現在正在發生的是重大的政策失敗。社會主義者一直批評習近平的清零政策缺乏科學依據、方式殘暴、存在官僚高壓手段。封鎖並沒有用來為解決中國疫苗接種率過低的問題爭取時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中國3.75億15歲以上的人口尚未接種第三劑疫苗,其中包括超過9000萬60歲以上的人口。資源非但沒有解決公共醫療系統的危機,反而被錯置到核酸檢測、檢疫和執行封城的龐大機器上。因為習近平的反西方民族主義宣傳,最有效的外國疫苗在中國被禁止(除了在華的外國人!)。

    根據官方數據,截至11月19日,在14億人口中,只有190萬中國人感染了新冠病毒。疾控中心前副主任馮子健表示,他預計中國60%的人口將在最初一波感染浪潮中被感染——這相當於8.4億新增病例。馮子健稱,最終會有多達90%的中國人口感染病毒。

    未來幾週情勢看似十分不確定。儘管許多城市已經放棄了舊有政策,但仍然存在封鎖限制。上海宣布自12月19日起關閉所有學校和幼兒園。中國勞工論壇在不同城市採訪過的大學生報告說,許多限制措施仍然有效。

    中共防疫政策很可能仍將反覆無常、左搖右擺、充斥危機。其「躺平」的新政策衝擊最大的,正是廣大工人階級、工作無保障的3億農民工、醫護人員,以及公共醫療條件更差劣的農村人口。據《南華早報》2022年12月12日報導,在中國,農村地區每千人擁有1.48名醫生和2.1名護士,而每千名城市居民擁有3.96名醫生和5.4名護士。

    不排除當局在下一個時期會再一次在政策上大轉向。政治上的左搖右擺是刻在中共基因裡的行為。如果新冠病例死亡數達到最惡劣的情況,我們或將看到重回大規模封城的新契機,當然這也將遇到越來越多的困難。迄今為止,習近平對清零政策的退場保持完全沉默,這樣的做法或許讓他有扭轉現時政策的空間,同時將政策失敗歸咎於其他中共領導人和地方政府。

    可能發生的還有政治上的其他大更改,例如為老年人實施疫苗強制接種——中共政權則沒有去做這一件事,是因為擔心中國劣質疫苗的駭人記錄(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如此)會引起公眾強烈反彈。我們不能完全排除當局會解禁國外mRNA疫苗,這要視疫情狀況輕重而定。

    讓步的幅度會多大?

    習近平政權在群眾壓力下被迫改變政策路線,但新政策在很多方面都比其先行者(世界上其他國家)來得更糟糕。從看得到的政策變更看,這不是真正的讓步,更談不上改良。社會上很重要一部分少數群眾知道發生了大規模抗議(大多數人不知道),而他們通過事件發展體會到,鬥爭可以迫使獨裁政權至少部分讓步。馬克思主義者指出,這一點十分重要、為未來鬥爭提供了重要教訓。但我們也說,鬥爭還需要做更多。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和中國勞工論壇解釋道,比起具有議會和(資本主義)政權輪替的的資產階級民主制,中國資本主義獨裁統治較缺乏政治上靈活性。一些不會自動危及西式「民主」政權的挑戰,例如政府權威的崩塌,則恐將會給獨裁政權帶來生存危機。

    例如,在過去的一年裡,英國發生了一系列的政府倒台、展現方式十分令人震驚,這反映了主流資產階級政黨保守黨的歷史性危機。但這卻沒有威脅到整個英國資本主義制度的存亡。

    還有其他一些例子表明,「民主」資本主義政府可以自由操作,而這種自由度在中國或目前的伊朗等嚴格的威權體制中是不可能達到的。這就是為什麼資產階級一般來說,除了在歷史上遲來的、有著極不穩定資本主義關係的中國這樣的特殊情況下,更青睞資產階級民主而不是資產階級專政。但即使是最「民主」的資本家,在他們的制度生存需要之時,也可以接受獨裁統治。

    民主訴求,例如對獨立工會的訴求,或爭取言論自由、廢除嚴厲審查的訴求,都遭到中共政權的堅決抵制,因為這些事情會危及其統治,或將引發失控的連鎖反應,使得獨裁統治走向解體和崩潰。因此,任何蜿蜒曲折的讓步都會伴隨著新的鎮壓。

    中共並不是一個真正的政黨,而是國家本身。因此,中共的垮台意味著國家政權的解體。這是習近平決定他別無選擇,只能鎮壓香港民主鬥爭的主要原因,因為他擔心民主鬥爭最終會蔓延到中國大陸。

    這並不意味著中共獨裁政權在群眾鬥爭的壓力下不能做出讓步。2010年,北京強制日本汽車公司給廣東汽車工人加薪30%,以終結一波罷工浪潮,而這波浪潮也開始引發建立獨立工會的訴求。2003年,面對當時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大規模抗議,北京向港府下令實施屈辱性的讓步,並收回其計劃中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安全法)。港府垮台了——這是可以犧牲掉的。在廣東,2011年,該省中共組織也對發生抗議的烏坎村進行了部分讓步。中共談判代表同意舉行村民選舉,並釋放被捕的抗議者。

    這些讓步有什麼共同點?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他們沒有從根本上威脅到中共獨裁政權的權力和控制。其次,這些例子中的讓步方不是中央政府,而是地方政府或第三方(未來出事時的替罪羊)。第三,所有這些讓步都可能(而且實際上已經)通過新的反革命攻勢被收回了。

    因此,在歷史上,中共的統治並非完全沒有政治上的彈性。但這種彈性比大多數「民主」資產階級政權要有限得多。而這種彈性在習近平的統治下急劇收縮。鎮壓的「大棒」變大了,讓步的「胡蘿蔔」變小了。在潛在的革命運動或危機的壓力下,中共政權可以做出永遠不可信的承諾和改革。他們不會做的是終結獨裁和資本主義——而要完成這項任務,則需要群眾性的工人運動,並制定革命民主和社會主義的綱領。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