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0日
More

    關於中國群眾起義的會議遭遇疑似「小粉紅」的破壞

    中國勞工論壇報導

    12月13日,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及其中國支部在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UCL)舉行了題為「中國群眾反抗:我們如何才能擊敗獨裁統治」的公開會議。這是我們對於中國群眾抗議政府的清零政策、反抗專制統治表達支持的其中一個聲援行動。

    疑似「小粉紅」的攻擊

    然而,在會場上,我們懷疑我們遭受到了四名疑似「小粉紅」的攻擊。「小粉紅」這個術語,主要指那些在線上線下猛烈攻擊一切反中共觀點和活動的中共支持者(青年群體為主)。中共當局的這些支持者們發揮著雙重作用——作為監視反政府活動人士的告密者,同時也是右翼民族主義者,公開煽動他們的民族主義仇恨,反對他們想要打壓的異見人士。

    這四名學生就會議程序問題爭論不休,辯稱ISA在會議上做主講是在「說教」。我們的會議以30分鐘的主講開始,然後開始自由討論。會議開始時就已經解釋了程序,當時沒有人反對。

    我們非常歡迎不同意見的參與者在會上積極的討論,但是將任何個人或者組織清楚發表自己的意見都說是「不民主」的,是極其荒謬的行為。因為實際上,這就意味著ISA不應該在會議上發表我們自己的觀點。

    通過無端指責ISA試圖控制討論的方式,他們將自己包裝成「民主」和「挑戰權威」的形象———這些言論在學生群體中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這四人不停地打斷會議,不停地無視主持人並且不間斷地講話。他們想要主導整個會議,散播恐懼和混亂,並剝奪其他參與者的發言權。這就是他們的「民主」!

    這四名學生在整場會議過程中都沒有提出過任何推動群眾運動和反對獨裁統治的方法。他們一直在質疑ISA主辦會議有著「隱藏議程」。他們發表的對抗議的看法,也只有將抗議縮減到最少。他們說,中國的抗議運動只是反對清零政策,而「托洛茨基主義」的ISA違背群眾的意願向運動注入了民主和反資本主義的訴求。他們說,當局已經結束了清零政策,抗議也因此必須停止。

    這樣的策略與騙術,與中共間諜們潛入不同的政治組織時所用的手法如出一轍。這幾名疑似「小粉紅」對別人的觀點並不感興趣,他們一直只會說「你的演講是空洞的。」、「你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們是否有隱藏的議程。」這時候,我們可以得出結論,他們是具有一定組織的、是來破壞會議的。

    疑似中共間諜的有組織學生團伙質疑我們的安全措施

    為了與會者的自身安全,我們強烈建議與會者佩戴口罩與帽子,來掩蓋自己面部與身份特徵。中國大使館作為中共國家機器的一分子,通過組織海外留學生,監視海外中國公民的政治活動。任何參與反中共活動的海外留學生及其家人都可能面臨鎮壓。

    會議期間,我們向參會者建議的三項保證其身份安全的措施有:

    1)與會者需戴口罩

    2)與會者不要互相交換個人資料

    3)在會議期間,我們集中保管與會者的手機

    疑似受中共派遣的「小粉紅」公開質疑我們的安全措施。

    他們拒絕戴口罩,聲稱他們「不害怕鎮壓」。雖然這是他們的權利,但我們認為這也是中共警察與間諜的一個典型策略。特別要指出,這也是我們在2019年香港群眾鬥爭中看到的場景——一名沒有戴口罩的警察混入一群戴口罩的抗議者中,鼓勵其他人摘下口罩。

    社會主義者並不總是贊成戴口罩來保護自身安全。我們知道,戴口罩可能會成為抗議者之間溝通和組織的障礙。但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一旦身份暴露,政治活動參與人士及其家人的安全就會受到直接威脅,因此在實際政治活動的參與中,沒有其他保護自身安全的可行方案。

    主持人被迫提前結束了會議。會後,有幾個與會者向我們表示,「很遺憾沒有更多的時間來更清楚地討論這個運動」。

    工人自由聯盟的行為,顯示一知半解很是危險

    不幸的是,參加會議的左翼組織工人自由聯盟(Alliance for Workers’ Liberty,AWL)的一位代表站在了破壞者和疑似「小粉紅」的學生一邊。我們認為此人的言行與觀點源於對中共鎮壓殘酷程度的無知,以及危險的政治上天真。

    她誤以為「小粉紅」們的反對聲音是出於真心發出。她說,我們的安全防範措施雖然是「善意與負責的體現」,但過於嚴格,應該更加寬鬆。其次,她認為「對鎮壓的恐懼往往比鎮壓本身對運動的危害更大」。這種立場在中國以及對即將回國的中國學生來說是完全不切實際的,也是錯誤的。

    她贊同會議會議的學生團伙的觀點,稱ISA的會議並不民主,並且認為政治組織不應該提出明確的社會主義思想綱領,而只是「讓大家集中各自的想法」。她提議在我們的會議結束後舉行所謂的圓桌會議。這樣一來,AWL的成員就為小粉紅提供了掩護。在她的發言中,小粉紅點頭表示同意。

    我們相信AWL無意對於疑似中共支持者提供支持。但是,對中國的政治現實缺乏足夠的瞭解,意味著他們天真、混亂,以至於不自覺地把自己放在反動的一方。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例如,AWL與「工運聲援香港(Labour Movement Solidarity with Hong Kong)」這一泛民聲援運動合作。為了吸引工黨政治人物以及流亡港人團體(主要是自由派或本土派)的「廣泛」支持,這一聲援運動採取了一些親西方帝國主義的立場,包括支持歐盟對香港政府的制裁。ISA反對資產階級政府和機構提出的制裁,這些制裁無濟於事,反而會使得群眾鬥爭迷失方向。對此,我們提出有必要進行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團結聲援。

    2021年6月4日,即1989年北京大屠殺的週年紀念日,「工運聲援香港」在位於倫敦的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組織了一次抗議,邀請了與美國極右翼政客班農(Steven Bannon)合作過的親美香港商人袁弓夷。袁弓夷在抗議中發表講話,贊揚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打敗了納粹德國。進行這樣的發言,顯然是為了在新冷戰的背景下中支持美方勢力對抗中國。

    對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以及所有想組織起來與世界上最強大的獨裁政權作鬥爭的左翼來說,這次會議提供了寶貴的教訓。中共間諜的滲透和破壞策略,無法阻擋馬克思主義者在中國和國際上組織鬥爭。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