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5日
More

    台灣會否是下一個烏克蘭?

    中國會入侵台灣嗎?

    隨著中美帝國主義間衝突的升級,台灣成為當中最危險的爆炸點。台海戰爭恐將比烏克蘭戰爭更具災難性,這會集結美國、日本、澳洲、幾支北約國家的軍隊,可能還有印度,來對抗中國。長期以來,中共獨裁想要「統一」台灣。中共復辟資本主義後,越來越被迫要使用更多的民族主義取代空洞的「社會主義」修辭。

    習近平特別依賴軍國主義、民族主義和威脅奪取台灣的恫嚇,來維持其獨裁統治的合法性。中國空軍侵入台灣防空識別區的次數在2022年達到了新的記錄——1727架次,相比2021年則為960架次。但習近平在中國的極端高壓統治和對香港有限民主權利的粉碎,把台灣人民推向更遠,使中共手上的牌更弱。軍事攻擊對習近平來說是非常高風險的。一旦失敗,中共政權可能會土崩瓦解。社會主義者並不低估台海戰爭的危險,而是要看到雙方言詞背後的真實情況。在現階段,實際的力量平衡使中國方面更加謹慎。

    一個中國政策

    此前的40年來,中美關係一直建基於華盛頓的「一中政策」。這可以追溯到1979年,時任美國總統任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與北京正式建交。美國悉知中國「只有一個中國政府」的主張。這是對中共的一個讓步,因為美國公司希望強行打開中國的經濟大門。台灣的地位下降了,但美國一直刻意採取模糊的立場,繼續保持與台灣的「非官方關係」。現在這個共識正在瓦解。

    美方正在擴大其與台灣的「非官方」關係,並使該島軍事化。美國部分政客甚至公開主張廢除一中政策。現在是美國方面正在這場衝突上加註。拜登政府希望對習近平施加更大壓力,並在印太地區傳遞出「美國回朝」的信息。美國最新的軍事支出法案《國防授權法》為台灣提供了100億美元的武器,這是美國政府首次為台灣資助武器。此前,台灣在獲得美國政府批准後才支付其武器費用。11月份中期選舉,共和黨人在選舉中獲勝,以微弱之勢控制美國眾議院,這可能會帶來更強硬的親台、反華路線。

    目前,中國經濟的極度疲軟助長了大規模的社會抗議,這讓習近平十分憂心。習近平沒有對美國明顯的挑釁性舉動作出積極回應,而是採取了柔和、迴避的態度。但這種不穩定的間歇期隨時可能爆發新的、急劇的升級。

    晶片成為了「新石油」

    台灣在全球微晶片生產市場上的壓倒性份額(大約65%),因此有時被稱為「晶片版的沙地阿拉伯」。全球經濟依賴於微晶片,它是現代電子產品的「大腦」,用於通信、飛機、汽車、醫療以及計算機。正如在烏克蘭戰爭中所顯示的那樣,晶片在現代戰爭中發揮著決定性的作用。台積電生產全球約55%的合同晶片、90%的最先進晶片。可靠的外洩消息顯示,美國軍方備有應急計劃,一旦中國奪取台灣,將摧毀台積電在台灣的工廠並撤離其工程師。

    好與壞的民族主義?

    社會主義者將帝國主義國家的沙文主義民族主義和受壓迫民族的民族主義區分開來,後者例子包括蘇格蘭、烏克蘭和西藏。在台灣,爭取獨立具有社會進步的成分。但這並不意味著(受親資本主義思想主導的)台灣民族主義者發揮了進步的作用。社會主義者反對所有的民族、語言和宗教壓迫,並為自決權而鬥爭。但我們作為國際社會主義者行動,反對資產階級民族主義者的狹隘民族主義(往往使他們成為某個帝國主義列強的「哈巴狗」)。社會主義和工人階級跨國界的團結才是結束壓迫的正確途徑。

    工人階級和民主權利 

    台灣的工時長度世界第四。工人權利一再被削弱,這是全球逐底競爭的一個結果,而這正是資本主義全球化的一個主要特徵。1995年,台灣受僱者工資佔GDP的比例是50%,但今天這一數值已經下降到43%,而GDP中作為資本回報的佔比則從40%躍升到52%。從1945-96年的國民黨獨裁時代,有許多反工會限制留存了下來。自從「民主化」以來,「支持民主」的民進黨和國民黨的政府都對工人權利施加了新的限制。工會涵蓋率已從1996年的33%下降到2018年的28.3%。

    爭取民主權利的鬥爭與工人鬥爭和民主組織密不可分。社會主義者告誡,資本家頌揚台灣的資本主義制度是「民主的燈塔」、中共獨裁資本主義截然相反的論述,不過是掩蓋資本主義殘酷剝削的煙幕彈而已。過去30多年來,台美資本家都在中國大量投資,正是由於中國當局禁止工會和殘暴鎮壓工人鬥爭。工人永遠不能相信資本家會保障民主權利,只能依靠群眾鬥爭和組織,來結束資本主義。

    美帝國主義和「民主價值」

    上面是台灣(也是1949年前中國的)獨裁者蔣介石1960年在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對台灣進行國事訪問時接待他的照片。美國總統讚揚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反抗毛澤東的「暴政」,表示他與蔣介石的會談是「我們發展自由世界安全的真正力量來源」。這一影像概括展現了美帝所謂捍衛「民主全球」和「人權」的虛偽。畢竟,蔣介石是個聲名狼藉的嗜血統治者。

    但這對華盛頓來說不是問題,因為就像今天拜登所展現的一樣,它的首要任務是確保美國資本主義的地緣政治力量和利益。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蔣介石政權在台灣屠殺了28000名抗議民眾。在國民黨政權長達40年的「白色恐怖」時期,左翼政黨被禁制、少數民族被迫害、超過10萬人因政治異議被囚監禁。超過1000人被處決。今天,美國右翼政客談論捍衛台灣,將其作為華語世界的「民主燈塔」。他們的歷史卻顯示,美帝國主義與「民主」根本沒有任何關係。

    馬克思主義和自決權

    中國民族主義者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民族」。他們否認中共對台灣的領土主張是帝國主義性質的,因為他們聲稱台灣在歷史上和民族上是中國的一部分。大多數支持台獨的台灣人之所以抱有這個立場,是因為他們不希望被獨裁政權統治。他們認為獨立是他們的權利。但也有部分的右翼台灣民族主義者使用種族主義和受冷戰影響的論點,聲稱台灣人的「價值觀」與中國大陸的人不同,將民主和獨裁等問題簡化為「文化差異」。

    中美衝突使台灣民主問題變得更加兩極化和複雜化。中美兩國的資本主義都把台灣看作是主宰亞洲的更大地緣政治棋局中的一顆棋子。只要資本主義存在,台海戰爭的危險就不會解除。而馬克思主義者堅持列寧和馬克思主義對於民族問題的立場,支持台灣人民的自決權,包括獨立權。

    在廢除資本主義和君主專制的基礎上,1917年的俄國革命解放了前沙俄帝國版圖內的被壓迫民族,給予他們權利選擇是否要獨立建國,還是自願加入社會主義聯盟。為了建立團結的工人階級鬥爭——這是打敗資本主義和獨裁統治的唯一途徑——工人組織的言行必須獨立於「本」國的資產階級。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