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3日
More

    香港47人案開審 民主派受窮追猛打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泛民初選47人案」終於在2月6日開審。這是《港區國安法》通過以來,當局最大規模的審判,被捕者涵蓋整個反對派的所有光譜。他們被控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徒刑為終身監禁。

    泛民的所謂「顛覆國家」,只是在2020年為協調參加立法會選舉而舉辦初選。當局指控初選是要實行戴耀廷所主張的《攬炒十部曲》,終極目標是要推翻政權。然而,所謂的攬炒計畫,實際上是在香港既有體制內去進行的:民主派透過選舉獲得過半數(35+)的立法會議席,而反對派在議會中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香港政府運作。

    「攬炒」 

    香港的民主運動在2019年發展到歷史性的高點,當時有百萬計的民眾上街抗議。這形勢向傳統的泛民主派施加了巨大壓力,要求他們為鬥爭提出策略。同時,越來越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對泛民已經完全失去信心。《攬炒十部曲》計畫就是泛民領導嘗試對這些壓力作出的回應。但社會主義者認為,這個計畫打從一開始就存有嚴重缺陷,將其局限在香港極度有限且不民主的「議會」制度內,會使群眾運動被解散。

    香港未曾實行普選,而在舊制下立法會選舉有一半議席是屬於特權階級才可投票的「功能組別」。因此,單是第一步民主派奪得議會的控制權已經幾乎是天方夜譚。

    無論是參加選舉奪取議會控制權,抑或是在議會內否決預算案(香港立法會本來就不具備「立法」權,僅能夠審議或否決政府議案和預算),都是憲制內本來賦予的權利。而否決預算案迫使特首下台,亦是《基本法》內所清楚訂明的。泛民的計畫既非暴力,且不是非法手段。然而,控方針對民主派初選的「動機」來指控他們有意顛覆政權。

    選舉本來就是為了合法地實現政府輪替,然而當局現在的說法就是,就算是利用法定權利「意圖」使政府下台也是犯法!

    另外,儘管當局在2020年6月立法時一再保證《國安法》沒有追溯期,但是在審訊過程中不乏審問有關發生於立法之前的事件,包括初選的協調會議、飯局等等。可見,當局可以利用過去無限遠的事情,作為證據入罪。而當局直接指派法官處理案件,也取消了過往高等法院案件的陪審團制度,廢除過去相對獨立的司法制度。

    未審先囚 

    自2021年1月的大搜捕,大部分被捕者(34人)至今被拒絕保釋,實際上已經被囚禁了兩年多。在長期的禁錮下,加上終身監禁的威脅,可以理解為甚麼有不少人選擇認罪(31人)。不過,有四人(林景楠、區諾軒、趙家賢和鍾錦麟)進一步背叛運動,成為控方的污點證人。而事實上,各污點證人至今的供詞也沒有爆出甚麼驚人的大秘密。但他們為審判提供了法理效力(儘管效果很薄弱),也幫助分化整個民主運動、製造猜忌。

    我們也可以留意到四名污點證人都是來自泛民陣營中最溫和保守的部分,其中區諾軒曾為民主黨的副主席,趙家賢也是民主黨成員,而鍾錦麟則屬於親本土派的新民主同盟,至於林景楠更是連鎖超市「阿布泰國生活百貨」的老闆,是個混得不錯的資本家。

    在作供期間,不知是否口誤,區諾軒表示「驚背漏」,頓時引起庭內譁然,主審法官也急忙地提醒補救。要知道,為避免作假證供,供詞理論上是只能靠記憶而不可以背誦的。這引起了廣泛質疑區諾軒的供詞是否只是別人給他的「講稿」。

    無論如何,香港進入反革命時代已經是既成事實,所有反對派組織及政黨都被粉碎了。「泛民初選47人案」是當局對於撼動港府並驚動中共的2019年抗爭之回應。這個鬥爭展現出非凡的韌性和無懼精神,並得到群眾的廣大支持(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慘敗反映到其民意支持)。不過,運動不幸地缺乏前進的策略與清晰的政治綱領。

    我們社會主義者積極參與所有的群眾民主鬥爭。但我們也告誡,只有由下而上民主建立起來的群眾運動,並建基於有組織的工人階級,才能夠在專制制度下贏得真正的民主權利。這是歷史上所有成功民運的教訓。我們亦指出,資產階級極大程度地是獨裁統治的受益者,因此無法充當民主改變的載體。這在香港尤為明顯,各大財團都跟中共密切往來。泛民領導和自由派的路線與我們截然不同──他們並不信任群眾,多年來充當了群眾運動的煞車器。他們盲目相信資本主義等同於民主,即使現實一再否定這點。且看看香港的資本家一直支持《國安法》。泛民的策略是要押注在與中共獨裁談判妥協,認為只要實現香港的民主就可以了,而中共可以繼續獨裁統治全中國。

    鬥爭不能限於一地

    後來,對於溫和泛民失望而崛起的本土主義,也一直沒有理解到為甚麼溫和泛民成為運動障礙的根本教訓。事實上本土派組織仍然繼承了泛民的親資立場,以及中港「河水不犯井水」的思想,他們只是比泛民更加訴諸行動主義以及排外的香港民族主義情感。這使得部分溫和泛民也開始複製本土派的反大陸人修辭來贏得選票,而這只降低而非提高了群眾的政治意識。

    社會主義者一再強調除非有將鬥爭蔓延到全中國的眼光,否則民主運動將不能勝利。這必須要有清晰的政治綱領,並爭取積極的支持,作為在中港兩地建立聯合工人階級運動的策略之一部分。地域主義、民族主義的運動,將運動只視作「自己的本地問題」,無助於鼓動其他地區的群眾支持,因為要實現某樣東西,你必須渴求它,並且也要理解它。不幸地,無論溫和泛民或本土派都完全無視了上述觀點。

    要團結起中港的工人階級鬥爭,需要將民主權利、言論自由、結束國家鎮壓、(關鍵的)組建獨立工會的權利等訴求,連結到終結資本主義壓迫、提高工資、40小時工作周並消除過勞工作、大量投資公共廉租屋來終結房屋危機、投入大量公帑來終結醫療和教育危機。這些社會改革的鬥爭能夠團結起中港兩地的群眾,但這也需要建立一個矢志於廢除資本主義獨裁的群眾性工人政黨。

    去年11月全國遍地開花的「白紙運動」,標誌了中國群眾意識覺醒歷史性的轉捩點。這是大風暴的前奏。抗議雖然暫時退潮了,但同時這迫使中共政權急忙地作出退讓。這些抗議反映了社會上對於獨裁當局的巨大不滿。隨著中國社會經濟政治危機惡化,可以預見未來將爆發更重大的社會鬥爭,而這也反過來將會是復興香港民主鬥爭的關鍵。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