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4日
More

    矽谷銀行的破產:一場新的全球性銀行業危機?

    在美國矽谷銀行破產以後,銀行業危機的威脅籠罩著世界經濟。這次破產是美國歷史上第二大的銀行破產事件。

    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黨報《進攻報(Offensiv)》社論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314日)

    在美國矽谷銀行破產以後後,銀行業危機的威脅籠罩著世界經濟。這次破產是美國歷史上第二大的銀行破產事件。許多泡沫膨脹的市場已經陷入了動蕩。股票市場受到了「全球銀行業狂潮」的衝擊。今年華爾街股票上升勢頭已去,公司債券的交易也戛然而止。

    15年的「廉價資金」來源——低利率或零利率時代的終結,也是矽谷銀行終結的開始。大量廉價資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使資產、利潤和股票價格膨脹,並成為投機性交易的潤滑劑,但去年捲土重來的通貨膨脹結束了這個時代。廉價貨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利率(貨幣的價格)隨著通脹惡化而上升,並增加了金融和債務危機的可能性。自2022年初以來,美聯儲已將其關鍵利率從0.25-0.50%提高到4.50-4.75%,增幅超過1000%

     一些所謂的「利基銀行(niche bank)」在高利率和資產價值下跌的重壓下率先崩潰,這只是金融部門一連串崩潰的開始。下一次很可能出現在過度槓桿化的房地產行業。或者正如美國經濟學家羅格夫(Kenneth Rogoff15日在《衛報》上寫的那樣:「例如,不斷上升的利率給那些大量舉債購買房地產的私人股本公司帶來了巨大壓力。現在,隨著住房和商業房地產處於持續大幅下跌的邊緣,其中一些公司可能會破產。」

    上周矽谷銀行的倒閉,兩天後「加密銀行」簽名銀行(Signature Bank,又譯作「標誌銀行」)的倒閉,使其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三個大銀行倒閉事件。這兩家銀行都已經被美國當局接管,等待著潛在的買家。

    本週伊始,又一家美國銀行——第一共和銀行(First Republic Bank)的股價在313日一天內下跌了近60%,瀕臨倒閉。

    瑞典《每日新聞報》在313日寫到:「矽谷銀行曾在(疫情期間)債券價格的高峰期進行了巨額投資。自疫情爆發以來,美國的利率上升得非常快——而債券價格則暴跌。因此,最終帶來的是巨大的損失。」

    矽谷銀行遠不是唯一一家在類似交易中蒙受巨大損失的銀行或公司。甚至連瑞典中央銀行在疫情期間也在債券投資上蒙受巨大的虧損,納稅人恐將要為此付出500-700億瑞典克朗。

    48小時內,瑞典養老基金Alecta所擁有兩家倒閉的美國銀行中的股票變得一文不值,損失了原本在未來用作養老金的120億克朗(11億美元)。據瑞典報刊《SvD Näringsliv313日報導,那些出生在1979年或以後在Alecta領取職業養老金的人,都會受到Alecta的投資的崩潰的影響。我們需要一個全新的養老金體系,養老金不應該由股票市場和投機者所左右。

    這是否是新一波全球銀行業危機的開始,還有待觀察。但銀行倒閉的發生已顯示出金融系統是多麽脆弱。美國的銀行倒閉也並非首個提醒人們注意迫在眉睫的金融危機的事務。去年9月,英國債券市場和養老金系統幾乎崩潰的邊緣。由於中央銀行大量補貼購買政府債券,這場危機的爆發才得以避免。

    過去幾天的銀行倒閉並非巧合,而是資本主義停滯性通脹危機(通貨膨脹加上經濟停滯甚至負增長)的直接後果,即使央行暫時放緩加息步伐,新的危機也不會遠去。全球的基層民眾和工人將為此承擔代價。

    在資本主義制度的框架內是沒有出路的;我們必須廢除資本主義,為社會主義世界和民主計劃經濟開闢道路,從而保護我們共同所需以及地球的未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