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6日
More

    ISA第13屆世界大會:為「失序時代」的新轉折做準備

    ISA世界大會報告

    Danny Byrne ISA國際執行委員會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2月15日)

    從1月30日到2月5日,超過100名代表和列席者參加了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第13屆世界大會。參與者來自超過30個國家,橫跨所有大洲。

    大部分代表親身到比利時參加會議。另外一些代表只得在網上參加大會,有些人由於我們的死敵(也就是全世界的資本家和帝國主義)的種族主義政策而被拒簽,有些人則由於戰爭和帝國主義影響而無法出行。最重要的是,我們從這次大會中強化自身,將我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國際範圍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和被壓迫者的群眾運動,從而推翻這些腐朽的政權們。

    世界大會是ISA的最高決策機構。所有支部的選舉出來的代表們一同討論、辯論和決定ISA的政治綱領、組織計劃和方向等大方針,並選舉其領導機關。世界大會是一個比世界上各色親資、社民或改良主義政黨事先預定好一切的會議更為民主的活動。即將離任的領導層在程序中沒有投票權、只能進行諮詢性投票,大會可以在任何時候召開,讓領導機關對選舉自己的架構負責。

    這次大會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集體領導活動。36位同志在會議上作了主講或總結髮言,這一數字超過了即將離任的國際委員會全權委員的總人數。在為期七天的會議中,由於大家討論和辯論的慾望,會議多次延長到晚上,氣氛活躍。

    失序時代——磨利我們的分析

    而在全球事件以資本主義的多重、互相交疊的歷史性危機為標誌的新的「失序時代」,激烈的討論和辯論正是馬克思主義者所需要的,以此我們可以瞭解我們所處局勢、以及局勢為我們建設社會主義的鬥爭所帶來的任務。在開場環節,Vincent Kolo和Sonja Grusch作了主講,Serge Jordan進行回應。會議中同志們引用了《金融時報》特約編輯Adam Tooze的話說:「歡迎來到多重危機的世界」。

    對於在國家、地區和全球層面上的戲劇性轉折,如果不在更深層次的過程中加以理解、闡明正在發生的事情和原因,我們就會迷失方向。ISA將我們發展這種理解的嘗試稱為「世界展望」,世界大會正是以對這一主題進行為期兩天的討論而開始。即將離任的領導層在大會前提交的兩份文件草案——一份關於全球國際趨勢和進程,另一份關於這些趨勢和進程在不同地區的表現——在獲得一致通過之前,代表們進行了激烈的討論和修改。各委員會對全體會議進行了補充,更深入地討論了歐洲、拉丁美洲、中國和非洲的事件。

    自我們2020年的上一次世界大會以來,ISA開始制定一個框架,嘗試將資本主義危機的多種線索,和所有這些線索在政治和階級鬥爭中的表現聯繫起來。在文件、文章和討論中,我們嘗試勾勒出一個取代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時代的新的無序時代的輪廓,其中有幾個關鍵特徵。這些特徵包括:去全球化和民族國家的回歸、以中美新冷戰為核心,由地緣政治(又稱帝國主義之間)競爭所主導的新時代、「中間派」政治勢力崩潰且政治高度兩極化為標誌的嚴重政治危機、以及革命潛力與反革命危險交織的新世代。

    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志們在討論中的發言,決定性地證實了現在發生的事件繼續加強了這一框架。雖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預測全球經濟危機不若之前的預測嚴重,但在任何資產階級的國家和地區都找不到對這個制度短期內的樂觀態度。同志們評論了世界經濟的前景,提到「停滯性通脹」的危機繼續佔主導地位,現在正如中港台支部的Vincent Kolo所說,又伴隨著中國「從清零政策到全面放開」的災難性影響所帶來的新一輪混亂。

    來自巴西的Marcus和來自尼日利亞的Dagga和Daniel談到了一些最重要的事件,這些事件凸顯了已經蔓延到全世界的政治動蕩和不穩定。就在前往世界大會的兩周前,巴西的同志們不得不走上街頭,反對博索納羅支持者的政變企圖。在尼日利亞,今年2月的關鍵總統選舉將在破壞性的貨幣政策和能源危機的背景下進行,這使得不同的親資本主義政治匪幫之間的競爭升溫。百萬富翁、曾任州長和執政黨副總統候選人的工黨候選人奧比(Peter Obi),現在以「新人」的姿態出現,目前在民調中處於領先地位,但該國脆弱的資產階級「民主」機關能否抵御聚攏在該國的猛烈危機,還有待觀察——因為這一系列重大危機重創其長期受苦受難的人民,而儘管苦難惡劣程度難以言喻、前景黯淡,但人民最近表現出非凡的戰鬥意願。

    來自英威蘇(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支部和比利時的一些同志,就關於國際上工人鬥爭顯著升溫的情形進行了報告,如今罷工浪潮乃至大罷工又回到了今天的日程中。來自比利時的Nico也談到了法國馬克龍的養老金改惡引發了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間的大決戰,這將產生國際性的影響。幾位同志在發言中還探討了秘魯正進行的人民起義。

    雖然規模或許沒那麼大,但最近一個時期最重要的抗議運動出現在中國,在那裡,勇敢的工人、女性和青年在短暫的抗議浪潮中讓中共資本主義暴政顫抖,而這抗議正是反對清零政策為表現的國家暴力。

    這一周在會議室外同時發生的事件豐富了我們對世界局勢的理解。星期六(大會的倒數第二天),美國軍方擊落了一個中國間諜氣球【在撰寫本報告時,這是美加軍方擊落的4個「不明」物體中的第一個】,引發了新冷戰當中新的外交升級,並使中美關係破冰的虛幻希望破滅。

    氣候危機在整周的討論中佔有重要份量,在大會召開期間,智利的山火肆虐,造成數十人死亡。

    來自愛爾蘭的Kevin McLoughlin報告了一連串的反難民抗議,這凸顯了極其令人擔憂的事態發展,種族主義的極右勢力開始在南愛爾蘭更加自信地抬頭。在這個混亂的新時代,反動的威脅與進步方向的激進化和社會主義變革的潛力並存,在大會討論這些發展時,社會黨(ISA愛爾蘭支部)的同志們正在當地組織反擊行動,建立抗議,訴求工人階級團結,為全體民眾爭取住房,反對種族主義。

    來自拉丁美洲的同志和來自美國的Erin Brightwell報告了在資本主義深層危機的背景下,各色左翼改良主義所面臨的危機。就美國而言,共和黨右翼「自由黨團」在眾議院更有效地發揮其影響力,這進一步凸顯了民主黨左翼「小隊(Squad)」挑戰其黨內建制派之嚴重無能。

    烏克蘭戰爭

    當然,隨著如今帝國主義衝突仍在繼續、不斷升級,在這一周里有許多炸彈丟向了烏克蘭,各方都有許多人喪生。為期一天的關於這場戰爭的特別會議,反映了這事件在全球中至關重要的性質——這是繼新冠之後的另一個巨大的全球轉折點,並著重強調了無序時代的主要特徵。

    我們反對俄羅斯入侵的反戰綱領的出發點是,戰爭的主要受害者——烏克蘭各地的工人、窮人和被壓迫者——他們的利益並沒有為那些相互爭鬥的帝國主義集團中的任何「一方」所代表,因為這些帝國主義集團只是將烏克蘭作為其全球爭霸的戰場。大會重申了我們對一貫的國際主義、反帝國主義政策的堅守,並支持獨立的工人階級在國際範圍內對戰爭的抵抗。

    這包括支持獨立的工人階級武裝抵抗俄羅斯對烏克蘭入侵,而這必須獨立於親帝國主義的澤連斯基政權。這樣一支力量可以進一步破壞入侵的俄羅斯軍隊的凝聚力,以國際主義的階級呼籲,讓工人階級士兵聯合起來反對戰爭販子,為更好的、社會主義的社會而戰。一些同志在發言中談到了這樣的力量將面臨的不同綱領性問題,包括需要一個明確支持烏克蘭作為一個國家/民族,及其境內所有少數民族決定自己未來的自決權的綱領。

    來自德國的Sebastian Rave談到,在席捲全球的日益增長的軍國主義浪潮中,支持向烏克蘭提供武器的呼聲越來越高。瑞典的同志們報告了主流政客為進一步加強軍事力量和加入北約而採取「震撼主義」的作法、利用戰爭作為軍事化及加入北約的。這一進程的最新轉折點是向烏克蘭運送坦克的決定,而在大會之後的幾天里,已經出現了將這一決定升級的勢頭,澤連斯基在訪問倫敦時,有模糊跡象顯示西方可能很快將會提供戰鬥機。

    由於雙方都被「鎖定」在這場高風險的衝突中,而且短期內沒有結束戰爭的希望,沒有理由預測局勢升級會很快結束。在ISA世界大會代表回到各自國家/地區時,聯合國秘書長古德禮(Antonio Guterres)在紐約對外交官們說:「我擔心世界不是睡著進入一場更廣泛的戰爭,我擔心它正睜大眼睛這樣做。」

    在任何戰爭時期,面對著各色民族主義、軍國主義、沙文主義充斥的環境,馬克思主義者往往被迫逆流而上,並抵抗在帝國主義衝突中選邊站的強大壓力。來自南非的Mametlwe Sebei提醒大會,這種壓力不僅存在於通過宣傳攻勢支持澤倫斯基和北約的西方。在新殖民世界中,許多群眾因為過去的經歷和對西方帝國主義的不信任而幻想中俄能夠充當進步的、制衡美國統治的替代力量,許多尋求加強與中國經濟聯繫的親資本主義改良主義政客也在鼓吹「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觀點。

    在俄烏戰爭和背後更大的冷戰中,馬克思主義者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本衝突中唯一的進步力量是國際工人階級,他們必須在全球範圍內組織起來,用社會主義革命綱領武裝起來,以避免更嚴重的血腥災難。

    本次會議還舉行了一場已經進行了幾個月的重要辯論,而這場辯論有助於加深我們對這場戰爭及其提出的問題的認識。大會討論了俄羅斯支部公開支持西方軍事「援助」並將其立場歸納為「勝利屬於烏克蘭!」的問題。大會堅決、果斷地否決了俄羅斯支部的立場(一票反對),同時同意繼續在國際內部與所有同志進行深入的、同志式的討論,以期圍繞一貫的國際主義和反帝國主義的綱領團結起來。

    社會主義女權主義

    瞭解對資本主義多種形式壓迫進行全球反抗的重要性、及其在廣泛的階級鬥爭中的角色,是近年來ISA政治方向的重要部分。正如來自愛爾蘭的Laura在為期一天的關於社會主義女權的熱烈全體討論中所解釋的那樣,聚集在「婦女、生命、自由」的旗幟下的英勇伊朗群眾在運動中顯著證實了這一點。

    儘管最近發生了美國推翻羅訴韋德案、厄瓜多爾試圖限制墮胎權等重大挫折,但全球女權主義鬥爭的浪潮沒有熄滅,而且依舊洶湧。它也體現在產業鬥爭的回暖中,女性為主的勞動者在醫療保健、教育等領域成為工人階級反擊通貨膨脹和疫情影響的先鋒。對於如安德魯·泰特(Andrew Tate)等試圖在21世紀將野蠻的厭女行為正常化的反動底層人士的義憤將使婦女、女孩和LGBTQ+成為新的社會浪潮的主角。

    對於ISA來說,對於這點的瞭解也關乎行動。美國、奧地利、南非、巴西等支部的同志們都談到了社會主義女權運動的工作,這是ISA及其所有支部生命線的一部分。來自美國的Keely報告了社會主義替代如何在幾個城市讓數千人走上街頭反對推翻羅訴韋德案,共同組織了迄今為止就此進行的最大抗議(紐約有超過2萬人參加)。來自比利時的同志們通過ROSA運動建立了社會主義女權主義的強大鬥爭,多次動員了成千上萬的年輕人,並在工人運動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記。

    幾位同志談到的ROSA國際(ROSA International)具有吸引這場全球鬥爭和激進化浪潮中最有意識、最具戰鬥性的分子的潛力。3月8日將有著進取的計劃,ISA和ROSA國際會在全世界範圍內聯合行動,並於3月18日至19日在維也納舉行備受期待的ROSA國際會議。

    來自英威蘇的Claire、來自比利時的Anja和其他幾位同志談到了我們社會主義女權工作的另一個重要方面:為建立基於馬克思主義、階級鬥爭立場,爭取新的群眾運動運用這一立場而進行的意識形態鬥爭。

    大會還通過了國際的「行為準則」。這份重要文件為我們定下了當在我們的隊伍中不幸發生虐待、暴力、性騷擾或侵犯等(或其他重大問題)的時候,清晰有效、政治性和具體的解決框架。大會還選舉了一個安全和投訴委員小組來協助實施該準則。

    新的階級鬥爭浪潮

    大會上報告最熱烈的議程之一是工會和職場工作委員會。同志們報告了ISA支部和同志們在國際勞工運動復興的背景下所扮演的角色。尤其令人激動的是美國同志的報告,在星巴克以及更重要的亞馬遜,工會化浪潮正在讓勞工組織大踏步前進。

    美國支部積極面向、介入這一進程,並在關鍵運動中發揮主導作用。最近在肯塔基州亞馬遜最大的「空中樞紐」發起的爭取工會認證和30美元最低時薪的運動,對整個勞工運動來說都極其重要。而且在這個對全球資本主義至關重要的公司中建立工人階級權力和組織的鬥爭不僅限於美國。來自英國和德國的同志們討論了亞馬遜工人在英、德、法的重要鬥爭。加深亞馬遜工人鬥爭的國際聯繫是一項至關重要的戰略任務,ISA希望協助完成這一任務,並提供了一個大膽的計劃來建立民主和戰鬥性的群眾組織,把未組織者組織起來。

    亞馬遜在7月11日至12日舉行的黃金日打折活動可以讓人們關注這些員工的重要國際鬥爭,ISA將討論對此採取的舉措。本著同樣的精神,我們討論了為5月12日國際護士節進行的準備,以突出這一處於國際勞工運動前沿的重要鬥爭,並將其國際化。

    來自比利時的同志們報告了當地罷工運動以及工人在鬥爭中所提出的訴求的激進化,特別是在社會主義者全力支持的能源工業國有化的時候,也提出了需要工人控制國有化進程和民主的社會主義經濟計劃。來自南非的Sebei報告了工人與社會主義黨(ISA南非支部)通過ISA及其支部建立的國際團結,在三葉草公司大罷工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大會還討論了Kshama Sawant和社會主義替代發起的「工人反擊(Workers’ Strike Back)」運動。這是一項在街頭和工作場所建立群眾運動的廣泛倡議,與爭取工人階級政治獨立的鬥爭相聯繫;也是Kshama和社會主義道路在西雅圖市議會取得巨大成就的十年之後,為通過大膽的社會主義政治和階級鬥爭贏得勝利創造的又一個鮮活例子。

    建設馬克思主義的力量——邁向更大更強的ISA之路!

    從當前時期的所有政治討論——包括主導大會的討論中,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一方面,我們迫切需要在世界範圍內建立更大更強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另一方面,世界局勢中使建立更大更強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更為可行。按照這個邏輯,大會閉幕時舉行了題為「邁向更大更強的ISA之路」的建黨全體會議,由比利時的Els Deschoemacker和美國的Elan Axelbank進行報告,並由Andy Moxley進行總結。全體會議由青年工作、工會和職場工作、金融、報紙和聯合委員會進行補充。

    自2020年世界大會以來,ISA幾個支部的成長令人矚目。來自英威蘇的Nof和來自美國的幾位同志都報告了他們國家的大規模招募浪潮。來自墨西哥的Cristian Tello報告了新的ISA墨西哥支部的建設,墨西哥支部在大會上首次被認可為完全的支部。自上次代表大會以來,該支部成員數量從一個增長到了數十人。南非、加拿大和以色列/巴勒斯坦的支部成員人數均有顯著增長。大會還報告了令人興奮的新突破,ISA在2020年尚未開展活動的幾個國家進行了組織工作,包括智利、哥倫比亞、阿根廷和印度。

    幾位同志提出,要在吸收黨員幹部後,認真做好黨員政治教育工作,鼓勵他們積極參加階級鬥爭,讓他們在黨內發揮重要作用,使他們的成長有一個堅實的基礎。政治教育以至所有黨建工作的關鍵是黨報,它是我們支部政治工作和活動的支柱。大會還討論了國際出版物的改進工作,包括internationalsocialist.net和《社會主義世界》黨刊。

    在積極評價我們的成就的同時,大會也清楚地認識到ISA過去的增長還未跟上接下來時期的潛力。我們滿懷信心地制定了在未來數月和數年內解決這一問題的目標,包括建立更緊密協調的國際努力,以最大限度地發揮我們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的增長潛力——尤其是在關鍵國家。對此至關重要的是,我們將更努力進行青年工作。來自青年工作委員會的同志們決心使這一轉變更為具體,成為ISA對女權、勞工、環境等鬥爭的介入的一個組成部分。

    大會閉幕時,所有與會者都堅定地聚焦未來,通過了一個雄心勃勃的時間表。這包括3月8日前後緊張而激動人心的社會主義女權工作、宏偉的國際工會新倡議、對氣候示威和重要罷工運動的國際動員,以及準備7月舉行的歷史性ISA世界幹部黨校。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