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3日
More

    資本主義釀成北京奪命醫院大火

    北京長峰醫院慘案再次揭露私人醫院「謀財害命」的本質

    金川 中國勞工論壇

    4月18日,北京長峰醫院發生大火。根據官方消息,火災導致了最少29人死亡,其中26人是住院長者,1名患者家屬,以及2名院方工人。這是北京20多年來傷亡最慘重的事故之一,而這個死亡人數也備受質疑,這主要是因為根據中國的《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死亡人數達到30人或以上就會被定義為最嚴重的特別重大事故,需由國務院成立調查組進行調查追責。同時,在事故發生後整整一天北京市政府才發出官方新聞通告,網上相關消息也被全面刪除,讓人懷疑中共方面是否擔心令人聯想到去年十一月底觸發全國性民眾反抗的烏魯木齊大火。即使以習近平「新時代」的標準來看,如此的媒體消息封鎖也相當罕見。此事展現當今中共獨裁對可能危及「穩定」的事件的極度緊張情緒——在2022年底,致命的烏魯木齊大火引發了前所未有的全國抗議浪潮,在那次群眾抗議後尤其如此。

    據查證,長峰醫院是一家牟利的私人醫療集團,2017年上市,在火災發生後被停牌。發生火災的北京長峰醫院前身是由北京市衛生局管理的北京豐台長峰醫院,2009年後被私有化併購改組為北京長峰醫院。除北京外,上海、廣州、成都、長沙等地都有開設有20家私人醫院。然而自2020年起,與許多其他醫院集團一樣,這家私人醫院集團就陷入了財政危機之中,連續多年虧損。2022年上半年虧損了3264萬元人民幣,較前年同期擴大了約2.5倍,累計債務達人民幣4.62億元。

    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由於過去三年疫情期間,中共政府要求大部分私人醫院停業,就診人數急降。這本身就是一個弔詭的現象,證明了這些所謂的「醫院」在面對真正的社會公共衛生危機時毫無作用,甚至連被臨時徵用的價值都沒有,只能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當看客。

    據初步調查,事故起因源於醫院內部正在進行改建工程,在施工期間無視安全規定,產生火花引燃了現場易燃物料的揮發物。因此,有猜測認為,事故是由於院方為節省開支,僱用了不合安全規範的廉價工程公司偷工減料所致,承接該工程的工程公司老闆亦已被逮捕。然而即使沒有這一次事故,這家私人醫療集團本身就已經前科累累。今年2月,同一集團下的貴陽長峰醫院就因消防設備保養不良而被罰款。而自2016年起,事發的北京長峰醫院就因各項安全違規問題共被處罰過15次。2019年,這家醫療集團更被中共官媒中央電視台揭露涉及「醫托」騙局,胡亂診治及開藥予求診的病患,以詐騙巨額醫療費用。這些私人「醫療集團」事實上更像是一個詐騙犯罪團伙、寄生於患者和公眾來賺取利潤。

    在中國資本主義復辟後,醫療早已成為了一個利潤極其龐大的領域。中國的私人醫療資本臭名昭著,當中最為著名的「莆田系」掌握了全中國80%以上的私人醫療資源,而他們更多的服務對象是廣大的基層民眾,特別是那些教育程度稍低,信息獲取渠道單一的農民工及其親屬。而私人資本在中共各級官僚包庇下以私人醫療服務為名大肆儉財,甚至到達了謀財害命的地步。這些私人醫療集團幾乎不在乎病患的健康,每年最大的支出就是用於宣傳,2015年它們的廣告費用支出就接近200億元,當中120億用於購買百度的搜索結果,佔了百度的廣告總收入近一半。鍾南山就曾概嘆,當他問及一家私人醫院老闆發展情況時,老闆第一句話說的是營業額和利潤,而不是發展了什麼新技術或解決了哪些困難病例,但鍾南山本人其實也是這些私人醫療的「老闆」之一,在疫情期間牟取了不少利益。(可參閱《社會主義者》第66期文章《連花清瘟膠囊──神藥還是神棍?》

    在資本主義的規則下,謀取利潤就是主要目標。中共的資本主義體制正不斷推動醫療私有化,縱容私人資本以病人的健康謀利。那怕是所謂的公立醫院也由於撥款不足,要達到各項收入目標,讓病人進行大量不必要的檢查,開出不必要且昂貴的藥物。只有實現真正的醫療工作者、病患、更廣泛的工人階級的民主公有制和控制權,才能確保民眾能享受優質、廉價、以他們的健康而非利潤為出發點的醫療服務。社會主義者反對一切私有化和外包措施,並警告說資本主義致命破壞公共衛生。同樣,我們主張建立獨立的工人工會,捍衛工人權利、對工作場所的健康和安全進行日常的民主監督。否則,只靠中共惺惺作態地逮捕每一次事故的罪犯,只不過是個障眼法、同樣的事故根源還會持續存在並出現。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