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3日
More

    連花清瘟膠囊──神藥還是神棍?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上海在過去超過一個月的封城災難中,居民一直面臨被困在家中或小區內,不允許外出購物而導致食品、生活必需品、甚至藥品都嚴重不足的情況。由於將2800萬居民封鎖幾星期根本是荒謬且不可行,加上腐敗和官僚行政的低效,政府發放的物資對於上海居民而言不過杯水車薪,上海居民只能各自想方設法團購以緩解困境。然而,在整個封城的日子里,被官方所吹捧的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卻有著最充足的供應量,保證每家每戶都至少能有兩盒。民眾自然而然的質疑:這到底是「神藥」還是另一個為煽動民族主義而編織的「神話」?

    藥廠的辯解

    首先,對於這款中成藥,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它絕對不是針對新冠病毒所研發和生產的,而是由制藥企業「以嶺藥業」在2004年「花了15天時間研發」出來的一款中成藥。當新冠肺炎在2020年爆發之時,5月藥廠就在《植物醫學》(Phytomedicine)中發表報告指「連花清瘟」對新冠肺炎的「主要臨床症狀(發熱、乏力、咳嗽等)」具有改善作用,症壯持續時間有所縮短。因此,此藥隨即被國家衛建委列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中。同時藥廠也聲稱「研究報告」指「連花清瘟」可降低新冠肺炎陽性感染率達76%。這些基本上就是藥廠面對質疑自我辯解所提出的「證據」。

    而然仔細檢視,這些所謂的「證據」非常薄弱。這款中成藥事實上是2003年針對SARS非典型肺炎而開發的,而由於SARS非典型肺炎疫情相對短時間內就平息,因此在研發過程中根本沒有足夠的病患作為樣本,隨後的隨機對照試驗以及第四期臨床試驗也就不了了之。隨後在2009年,以嶺藥業再將此藥註冊研究用於H1N1流感的治療,報告的結果被認為未達統計學意義。

    直到2020年,「連花清瘟」乘著中共的民族主義宣傳東風,在被吹噓為「國士」的鐘南山背書下,成為了中國對抗疫情的神藥。《社會主義者》雜誌咨詢過一位香港註冊的中藥藥劑師的意見,她認為,以中醫體系的角度來看,「連花清瘟」的藥方僅僅是對於「症狀」有效,而並不代表對「疾病」本身有治癒作用,不可能有任何的「預防」作用。

    相比起藥效,更令人關心的是背後的利益輸送問題。2015年,鐘南山就與以嶺藥業的老闆吳以嶺簽訂了關於連花清瘟藥品的合作研究項目,並在2019年成立了「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因此,鐘南山本人與以嶺藥業有著明顯的利益關係,然而,這一層關係卻沒有在任何一篇論文或研究報告中公開披露。

    不僅以嶺藥業,同時被納入衛建委《診療方案》中的「血必淨」注射藥液,由紅日藥業生產,而紅日藥業正是鐘南山作為董事的天津紅日健達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股東之一(持股12.5%)。

    這樣直接而赤裸裸的利益瓜葛,在中共的官僚資本主義制度下卻堂而皇之地進行著。在被封控的城市,「連花清瘟」有著絕對充足的存貨,保證送到每家每戶手中。據統計,這樣的貨運量至少佔用了上海封城其間全部運力的三分之一。以嶺藥業從中獲得了巨額利潤,代價卻是由民眾承受著這些藥效不明以及安全性成疑的風險。

    又是民族主義

    中共顯然把這一場新冠疫情同時作為民族主義的表演舞台。習近平為了竪立他所認為的「民族自信」,甚至將中國傳統醫藥與現代醫學人為地對立起來,讓大批網絡水軍攻擊詆毀各種現代藥品的安全性和療效。這一點甚至連很多中國的傳統中醫師都感到費解。中共一直宣稱自己之所以要堅持清零政策是為了保護民眾的生命安全,而事實是從制藥企業到病毒檢測機構都在過程中賺取了難以想像的利潤。根據《福布斯》雜誌表示,中國百大富豪中有十分之一都來自醫療或醫藥產業的。中共專政官僚與中國資本主義體制下的資本家各得其所,而沒有任何選擇權和發言權的民眾卻只能成為被宰割的對象。因此,維護群眾的利益和健康,不僅僅要挑戰中共的官僚專制,更要打倒整個資本主義制度。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