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2日
More

    五名青年一名失業: 中國資本主義下失落的一代

    溫小雅 中國勞工論壇

    相當一段時間以來,青年失業率的增高不下已成為國內最熱門的話題。2023年3月,16-24歲城鎮青年人失業率高達19.6%,這也是有記錄以來的次高數字。在進一步考慮到學生被視為非就業人口,農村統計信息存疑,政府可靠性的情況,恐怕真實數據會更高。這意味着青年失業率已經有一整年時間超過16%。而在青年就業前景爭論不休的背後,實則暴露出中國資本主義統治日漸失控的危機。

    冰封三尺

    中國青年的就業危機不是偶然出現的,而是作為社會現象早已存在,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非但沒有解決反而愈發嚴重。如今青年失業率相比習近平剛上台時幾乎翻倍(2012年這一數字為11%),這與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政府政策息息相關。自習近平時代以來,中國的製造業便受國際市場影響,一直不景氣,長期呈現衰退態勢;而近幾年,政府通過種種管制,對科技企業和民辦教育進行了打壓;新冠疫情的爆發,使得具有支柱地位的房地產行業和娛樂業陷入蕭條。這些對科技企業和其他行業的打壓旨在加強中共的控制,因為當局擔心「資本無序擴張」會破壞自身獨裁統治對於權力的控制。但資本主義本質上就是無序的,中共終究是沒有辦法擺脫這個矛盾。種種狀況,彼此作用,加劇了資源的緊張和崗位競爭的壓力。(請見我們對中國的總體經濟分析

    除此之外,中國的勞動力市場也難以跟上大學生湧入的步伐。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中國的大學畢業生人數增加了七倍。預計今年畢業季將會迎來1160萬求職高校生。

    中共正在採用虛假「解決方案」,只是為了掩蓋就業危機之規模。復甦「上山下鄉」便是其中一項政策。本月,廣東省政府發布一項方案,號召30萬失業青年下鄉、為期2至3年。此前,習近平在去年12月一次講話中,敦促年輕人下鄉務工「推進鄉村振興」。與20世紀60年代毛時期一樣,該政策還有一個目標:將有不滿情緒的青年分散派到中國農村偏遠地區,防止城市爆發抗議。近幾周,官媒加大宣傳力度,大意是受過教育的年輕人應該做好「擼起袖子」乾粗活的準備,不要對從事哪些工作過於「挑剔」。這些官媒暗示,只要年輕人放低眼光,就不會有失業問題。不出所料,這在社交媒體上激起了憤怒的回應。

    「躺平」

    現實情況是,崗位的不斷減少與需求的持續增加直接導致了對勞動者不利的就業現狀。根據中國求職網站智聯招聘的一項調查顯示,2022年找到工作的大學畢業生的平均月薪比2021年畢業生低12%。但是另一方面,「996」或者「007」式的加班卻成為工作常態。

    在前幾年,「躺平」口號曾一度甚囂塵上,反映出青年群體試圖消極抵抗資本剝削和家庭壓迫的願景。但在市場擺布的惡劣就業環境下,「內卷」顯然才是更多青年人無可奈何的選擇。這個教訓警醒了我們,不能幻想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能夠獨善其身,一切反抗統治階級的行動都需要在工人階級基礎上聯合起來才有出路可言。

    面對畢業即失業,求職「內卷」化,工作996,以及薪資福利待遇的不斷下降,中國的青年一代正在陷入困境。想要改變這一切,我們需要打造一場勞工運動。中國勞工要有組織獨立工會的權利,反對資本主義治下的低薪水及欠缺勞動合同保障。資本家為了牟利,需要越來越多的廉價勞動力,資本主義政權對此只會聽之任之。但是工人階級並非無能為力,他們是社會中最有潛在力量的群體,我們迫切需要建立一個以強大的工會和一個工人階級政黨為基礎的運動。

    愈發嚴重的就業危機將更有可能使群眾運動針對中央政府的政策和體制問題。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就是為這股不滿的情緒和鬥爭行動賦予一個對體制變革的可能性,一個社會主義的綱領。只有打倒資本主義,實施工人階級民主控制的計劃經濟,勞動者才能過上穩定有保障的生活。

    我們的主張:

    • 為青年提供全面失業補助
    • 要直聘合同,終結不穩定就業和零工經濟,不要外包
    • 落實八小時工作制,減工時不減薪;分攤工作量至全體勞動大軍、創工作崗位
    • 建立工人民主控制的獨立工會,團結工人鬥爭
    • 國有化一切宣布裁員的公司,交由工人民主控制及重組
    • 建立公有、民主管理的計劃經濟,打倒資本主義獨裁統治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