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30日
More

    湖南凱盛鞋業有限公司工人罷工——工人需要獨立工會

    安妮特/中國勞工論壇 報道

    據中國社交媒體“抖音”上流傳的一則短視頻顯示,2023年2月16日位於湖南省永州祁陽市的祁陽凱盛鞋業有限公司廠區內發生工人罷工。視頻中,數百名員工聚集在廠區內,同時現場亦有數名中共警員在場與罷工工人對峙。

    據該視頻發布者,亦即凱盛鞋業工人在社交媒體下的評論介紹,該廠老闆由於生產成本增加,而決定將該廠撤離內地往境外搬遷,同時該廠老闆在能夠支付工資的情況下拒絕支付工人工資。因而,工人們唯有拒絕工作,在廠區內聚集,要求企業主支付工資。

    “十佳企業”

    據公開資料顯示,湖南祁陽凱盛鞋業有限公司為台資企業,主要為世界級運動類商品品牌商NIKE生產運動鞋。另根據中共湖南省委台灣事務辦公室官方網站報道,該公司剛剛於罷工事件發生的十幾天前的1月31日被中共地方當局評為祁陽市十佳企業。當局說該公司“激勵全市上下”,但我們認為大部分凱盛工人對此不敢苟同。

    湖南凱盛工人的鬥爭是當今中國工人苦況的典型案例——過去一年幾乎所有的勞資糾紛都起因於工人沒有拿到薪水。凱盛員工中絕大多數(約3/4)是女工,公司大量聘用每月工資只有1000到2000元的“實習生”。相比之下,工廠普通員工的工資約為4000元(含加班費)。位於香港的非政府組織(NGO)中國勞工通訊報道說,罷工后,當地中共官員和官方的所謂工會多次訪問工廠,但沒有提及裁員和拖欠薪資的問題。中國勞工通訊形容,官方工會是“在平行時空運作”、組織工人代表開會討論“中共二十大精神”、但再次未提及工人的實際問題。

    中國勞工通訊在2023年3月28日提到:“今年國際婦女節,市工會組織了排球比賽和牙齒清潔活動。同時,凱盛的很多女工面臨減薪或失業,但當時沒人為她們發聲。”

    中國勞工通訊作出如此批評是有理的,而且很不尋常。中國勞工通訊,及其創始人、六四事件參與者韓東方,在發布有關工人鬥爭的翔實報道的同時,反對建立獨立工會、稱其“不現實”。他們的立場是,中國官方工會可以由工人階級改革、重新“奪回”。中國勞工通訊遵從中國勞工NGO的典型路線,拒絕一切“政治”性的方法或訴求(包括呼籲成立獨立工會),認為非政治、純“經濟”的活動是唯一“現實”的前進方向。但通過這樣的做法,這些NGO不由自主地成為中共獨裁額外的支持網絡,鞏固了工人不滿情緒只能在“體制內”解決的想法。中國勞工通訊採取自由派改良主義的NGO立場,但矛盾的是,一些毛派也反對獨立工會訴求,卻聲稱這是“左翼”的立場,認為獨立工會將是“反動”、親資的(說得好像中共官方工會不親資一樣!)。

    社會主義者和中國勞工論壇不認同這種觀點,認為中國勞工通訊的改革路線是“不切實際”的。凱盛工人遭遇粗暴的對待進一步證明,官方工會只是獨裁政權破壞罷工的工具,它從來沒有支持過工人的鬥爭,而且在許多情況下還積極支持資本家鎮壓罷工。我們需要的是真正由工人自己控制、完全不受公司和國家干預及控制的新的獨立工會。

    工人鬥爭

    隨着中國經濟危機深化,裁員和關廠的步伐加快,工人階級自我組織的問題變得更加緊迫。中共大肆宣傳的經濟復蘇(聲稱第一季度經濟增長4.5%)極其不穩,而且是建立在更多債務的基礎上。全球資本主義危機也嚴重打擊了中國的出口行業,其中最關鍵的是打擊了工人的工資水平和就業。以農民工為主的製造業工人極為依賴加班來維持生活。如今,出口行業的許多工人的工資,僅為疫情前的2/3甚至一半。

    中共政權害怕未來爆發的工人鬥爭會以“燎原”之勢蔓延全國,從一個行業和公司蔓延到許多其他行業、公司,而在這種情況下,對獨立工會的訴求,與提高薪酬、提供工作保障和改善工作條件等訴求聯繫起來,或將成為一場勢不可擋的運動。正是出於這個原因,習近平政權在去年12月迅速退讓,以平息群眾抗議。雖然不是工人的鬥爭、罷工,但2022年的運動開創了一個新的先例,抗議蔓延到40多個城市,也顯示工人鬥爭在下一個時期的潛力。■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