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30日
More

    工人階級回來了!英國的罷工潮

    經歷超過12個月的英國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罷工運動,讓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力量能夠與僱主及政府對抗的意識重新回來。這種如何能夠有力反抗的意識不會消失。

    社會主義替代(ISA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6月20日)

    經歷超過12個月的英國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罷工運動,讓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力量能夠與僱主及政府對抗的意識重新回來。對罷工的廣大支持,證明了這種情緒並不僅僅存在於行動的工人之中。它已經扎根於更廣泛的工人階級,特別是年青工人中。這種如何能夠有力反抗的意識不會消失。

    第一輪罷工浪潮已近尾聲,第二輪和第三輪勢必接踵而至。第一輪罷工始於私營部門的全國性糾紛,包括了皇家郵政、英國電訊集團Openreach、英國鐵路網公司、鐵路運營公司等。這同時也吸引了其他一系列地方性糾紛斗争一同聯合行動,並且贏得了一些重大的加薪成果,也激勵了有組織的工人爭取更多權益的行動。此後,涉及教育工作者、衛生工作者、公務員和其他大型公共部門的鬥爭也隨之而來。統治階級在眾目睽睽下顯得驚慌失措。

    罷工的力量有目共睹。現實證明,工人通過高調的糾察和示威行動來停止工作,能夠對僱主和政府有效地施加政治和經濟壓力。在公共部門中,衛生和教育部門的罷工則引發關於了安保人員的編制、服務的資金、教育課程的變更以及重建衛生服務等更廣泛的議題。而在私營部門,保守黨威脅要用外派工人來粉碎罷工,這計劃卻由於職業仲介的老闆們置身事外而胎死腹中──老闆們之所以退縮,無疑是擔心外派工人對抗堅定的罷工糾察線,會帶來難以收拾的後果。

    雖然當中的一些糾紛已經被解決,但諸如在學校的糾紛卻仍在繼續。第二輪可能涉及許多的私營部門橫跨整個夏季的罷工行動。在食品價格一路飆升,工人實際工資卻一路崩潰的情況下,這樣的罷工鬥爭是不可避免的。就像在亞馬遜倉庫所蔓延開來的鬥爭中,從前沒有被組織的工人現在繼續被組織起來。夏季過後,由於工人對2024-25年的薪酬要求與僱主的出資意願之間存在巨大衝突,因此秋季的第三輪罷工將再次涉及教育工作者,地方政府和其他部門的工人也會加入。

    我們能從第一輪罷工中學到什麼?

    首先,這是重建階級鬥爭工會主義理念的重大勝利。僱主和保守黨對待通脹危機的方或與其他的危機都如出一轍。他們要讓工人通過收入下降、工作零散化和失業來應對危機,而不是要資本家接受較少的利潤。

    幾十年來未曾出現的大規模罷工行動,成功迫使這些情況部分地得以扭轉。工人從地方資方那裡爭取到了一些重大加薪,而全國性的鬥爭也導致了一些「聊勝於無」的加薪提案。資方盤算裡頭的一些最惡劣的部分被推遲了,如英國鐵路網公司的大規模職位流失,和徹底將英國皇家郵政轉的全面合約工化。

    另一方面,大多數解決方案都遠不能滿足工人的需要,薪資增幅無法趕上通貨膨脹,也無法彌補多年來的實際工資下降。在一些爭議中,工人最終只能以更差的工作條款來換取加薪,也就是所謂的「附帶條款」。因此,第一回合可算是平分秋色,雙方都奈何不了對方。

    工人們會得出一個順理成章的結論:假如過去12個月的罷工行動的力量能帶來這些結果,那麼,更多的罷工行動自然就能帶來更大的成果!而資方也心知肚明工人會悟出這一道理,因此他們現在正在推動簽訂多年合約,以避免工人利用他們在2022年所學得的教訓,從而阻止工人在今年採取類似行動。

    為了勝利的罷工

    打從一開始,社會主義替代就主張協調並升級行動。我們提出可以從協調郵政和鐵路工人的聯合罷工開始,再通過地方示威來動員起罷工工人和更廣泛的工人階級,並通過公開主張鐵路、郵政和其他早已被私有化的服務和行業(如能源)的再國有化,以此在政治行動和工業行動上進行鬥爭。

    許多人認為,工會領導人在去年夏天所發表關於總罷工和協調行動的講話,正是呼應了我們的主張。而這也獲得了巨大的支持,促使2022年末皇家郵政的罷工行動升級,同時也促進了鐵路、海事和運輸工人全國聯盟(RMT)和通訊工人聯盟(CWU)之間的一些協調行動。到了2023年初,有一系列的協調示威活動,從而將罷工行動集中起來。基層工會會員對積極團結的壓力最終迫使工會高層開始組織起相關行動。

    然而在最近的幾個月,許多工人明顯感覺得到,工會領導人不過是「口頭激進」,實際卻不甚願意認真地進行協調和升級行動。大多數鐵路工人並不認為孤軍作戰的罷工日能帶來真正的勝利。工人們的感覺是對的,而這也使鬥爭陷入了僵局。在大型工會如Unite、Unison以及CWU中(譯按:Unite和Unison是英國的兩個大型工會組織。Unite是英國最大的工會之一,代表著各行業的工人和僱員,包括製造業、建築業、運輸業等。Unison是英國最大的公共服務工會,代表著醫療保健、教育、社會工作、市政和其他公共服務部門的工人和僱員),他們的官僚機構和領導層甚至無力協調工會內部的爭議。甚至有報導指,在某些情況下他們是刻意放任內部爭議,以免予人一種他們正在挑戰政府權威的印象!

    在RMT,則有一個認真的行動升級策略,通過工會的基層成員進行民主討論後決定罷工日期,罷工將威脅全面關閉鐵路網絡,假如僱主拒絕退讓,工人們就停工。

    如果將鐵路工人罷工與郵政工人罷工協調起來,工人們將會使資本家陷入首尾不能相顧的困境。然而,RMT工會領導層採取的所謂「長期糾紛策略」(strategy of the long dispute),實際上是一種向僱主施壓而非迫使僱主屈服的策略。皇家郵政的老闆們早就有利用臨時替工和工賊來應對罷工的經驗。但似乎CWU的工會領導層對此毫無應對準備,這使得郵政罷工行動的效果被削弱。

    在醫療部門,英國皇家護理學院(RCN)採取了「單獨行動」的策略,工會領導人有意避開其他工會的聯合罷工日,自己另選日期進行罷工。這種策略對工會成員沒有帶來任何好處。相反,它對政府暗送秋波,讓政府視RCN為一個可以被孤立和施壓的組織。如果醫護人員、護士和住院醫師能夠採取一種認真協調的方法,逐步升級行動,並在3月至4月期間給予致命一擊,喪魂落魄的保守黨將在5月的選舉中慘敗。

    Unison的右翼在其總書記周圍與衛生服務界執委會上,也明顯扮演著腐敗的角色。多年來,他們有意迴避鬥爭,並竭力阻止該行業發展富有戰鬥性的職場活動者。從罷工鬥爭開始之初,他們就試圖進行反動員和干擾,並一有機會就叫停鬥爭。這與Unison左翼領導的全國執委會形成了鮮明對比,後者增加了罷工津貼並提高了職場活動者在工會中的參與度。

    領導與官僚

    其他大多數鬥爭中都出現了類似的情況。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工會領導的立場並不僅僅受到求勝心切的工會會員所推動,同時也受到媒體和僱主的巨大壓力。工會領導與工人凝聚力最強的工作場所之間,住住有著一道甚至多道圍牆所阻隔。因此,他們更容易屈服和退縮。

    但同時,工會也不是去年才橫空出世的。兩個世紀以來,英國的工會傳統為工人帶來了種種好處,但同時也為那些在工會中佔據高薪全職職位的人帶去了種種好處。

    大量供普通會員競選擔任的職位可能會吸引階級鬥士,但也會吸引那些希望在工會辦公室過舒適生活並享受差旅費用報銷的人。全職和業餘的白領職位追求者都渴望過上舒適的生活,他們與僱主進行談判,為工人爭取些微權益,並在通常情況下避免過大衝突。這就是馬克思主義者所稱的「工會官僚」。

    官僚通過他們在工會辦公室和機構中的職位來主導各項事務,而不是通過工人所在的工作場所。他們是一個自相矛盾的階層,其利益在某種程度上與資本家相符,又在某種程度上與工人相符。他們的立場是老闆「必須談判」,而工會會員要「適可而止」。RCN就是一個典型,他們的領導層既譴責保守黨沒有進行認真的談判,但同時又攻擊其工會成員所組織的行動,該行動的目標是建議拒絕低薪協議。

    保守黨政府有一個明確的戰略,即與工會領導人中那些他們認為可以合作的人進行「靜默」(即秘密)談削。這在過去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但對許多參加過過去12個月罷工行動的工人而言卻是新鮮事。當然,每場鬥爭都以某種形式的談判結束。但秘密談判非但沒有強化罷工運動,反而是把主動權交到了政府和僱主手上。這會令參與鬥爭的工會成員感到無所適從,也使他們變得更容易被媒體上所散播的消息所左右。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由選舉產生而且負責任的談判者去進行公開談判,而不是秘密會談。

    我們現在的處境如何?

    在工會的大會季度內將會看到一些主要辯論。工會會員和活躍分子,包括眾多新的工會代表,正重新發挖過去幾十年來埋藏在勞工運動中的教訓。罷工行動必可旗開得勝,而最有效的方法是聯合罷工行動,其策略的原則是行動升級速度要比僱主更快,以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要應對僱主分而治之的企圖,方法就是跨工會的團結,包括聯合和聲援示威。工作場所的團結則是對僱主和官僚分而治之的回應。我們要的是在工作場所為工人所需而聯合組織,共同鬥爭,而不是工會之間同室操戈。把無組織的工人組織起來,這本是一項受整個工會基層工人歡迎的任務。但如果把這任務留給官僚,它就可能會演變不同工會之間為爭奪會員而展開競爭,從而對已加入工會的工人造成破壞性影響。而這任務如果由基層所控制,這將為大舉擴大工人運動的規模和力量開辟重大機遇。

    每一次罷工和糾紛在某程度上都是政治性的。這不僅體現於工人運動受到反工會法律的限制,而且大多數糾紛都會提出更廣泛的政治問題。在全國性的糾紛當中,全都提出了有關基礎設施和服務的公共所有權,以及由誰來決定如何營運這些設施和服務的議題。這些議題在醫療糾紛中被正確地指出,說明這些糾紛不僅僅關乎於工人薪酬,還關乎醫療服務的現狀與未來。

    整個罷工浪潮反對的是資本家通過削減工資,以及通過提高利率以製造失業,藉此「管控」他們的通脹危機的如意算盤。說到底,這不過又是要工人為危機買單。

    社會主義替代一直活躍參與在第一輪罷工中,在糾察線和工會內部提出了關於工人如何能獲勝的想法,並在可能的情況下領導鬥爭。我們採取了一些行動以將罷工運動集結起來,比如組建當地的「我們受夠了」(Enough is Enough)小組或組織聯合示威行動。我們認為,運動的一些關鍵教訓是:

    • 罷工策略的目標是勝利,而不是妥協
    • 每個糾紛都是政治性的。我們必須利用這一點來動員更廣泛的支持
    • 我們需要基層員工控制罷工策略和談判
    • 工會必須利用戰鬥策略和團結來組織未被組織起來的人
    • 在每個同時並存多個工會的工作場所或僱主中,我們需要成立聯合工作組或工會代表委員會
    • 所有高級全職工會幹事和談判代表必須由選舉產生
    • 社會主義替代主張建立一個跨工會和工作場所的戰鬥性領導層,以及一個基於公有制、工人控制和所有人體面生活收入的社會主義方案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