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4日
More

    美國:西雅圖租金管制鬥爭的教訓

    Varun Belur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8月30日)

    如同大部分美國城市,西雅圖的工人階級也面對空前的負擔居住成本的危機。這座城市的租金從2010到2020之間幾乎上漲了一倍,而且這個狀況隨著新冠疫情和經濟衰退更為惡化。大型租屋公司、大型物業管理公司、貪婪的華爾街公司(如貝萊德[BlackRock]和先鋒領航集團[Vanguard])已從西雅圖等各城市的工人階級交的租金中,為富豪們賺取數以億計美元的利潤。

    週二(8月1日),超過150位工會成員、租客、勞動者們聚集在西雅圖市政府前,要求民主黨對如飛沖天的租金採取對策,並且要求支持社會主義市議員薩旺特(Kshama Sawant)的租金管制法案。在這次開議中所發生的事情,提醒我們工人階級和青年必須與民主黨劃清界線,並同時借鏡歷史經驗建立反擊力量。

    進步派工會如UAW(United Automoblie Workers,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4121、WFSE(Washington Federation of State Employees, 華盛頓州公務員聯合會)1495、PROTEC(Professional & Technical Employees Local 17,專業技術人員工會)17、AFGE(The America Federation of Government Employees,美國公務員聯合會)3197,代表數千名工人階級租客,動員成員並參與了這次集會,甚至有更多來自不同產業的工會參加。數百名的工人階級租客、青年、工會成員齊聚發聲,要求限制租金漲幅不超過通貨膨脹率,大家為了支持薩旺特的法案奮鬥了數個月之久,法案連署也從2019年以來突破了13000人。根據2020年的華盛頓州民意調查,有高達71%的華盛頓州民支持這項法案。

    儘管如此,除了一位以外,全部民主黨市議員都投票反對租金管制法案,這些市議員內不乏有自稱「進步主義」和「民主黨勞工派」的議員。西雅圖最主要的民主黨進步派市議員莫斯克達(Teresa Mosqueda)甚至缺席投票,儘管這個表決只需在Zoom進行幾分鐘的線上操作!西雅圖市議會是由八位民主黨市議員,和一位獨立社會主義市議員組成的。

    我們把鬥爭帶到體制外

    如果任由民主黨的話,薩旺特的租金管制法案甚至無法進入表決程序,對民主黨來說,在閉門會議中扼殺進步法案是非常容易的,這也解釋為什麼在缺乏工人階級反擊、如薩旺特這樣的民選代表的情況下,這個模式在民主黨控制的全國上下各層級的政府機關當中十分普遍。在華盛頓州,儘管民主黨有絕對多數的市議員,並入主州長官邸長達數十年之久,仍持續禁止租金管制長達42年。那全民醫保法案呢?它甚至沒有進入表決,被遺棄在議會的幕後之中,這是如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等國會議員組成的進步派「小隊(Squad)」成員們的羞恥背叛。同樣的加州醫保法案——讓加州率先實施全民醫療的法案,也在進入表決之前不了了之,民主黨佔八成的市議會拒絕將其排入表決議程。諸如此類的事情也發生在民主黨控制的國會內,儘管有眾多進步法案如將羅訴韋德案(立法保障婦女墮胎權)編成成文法、每小時15美元聯邦最低工資、綠色新政、家庭有償育嬰假等等,卻都躺在國會內。

    社會主義替代和我黨市議員薩旺特、「工人反擊」(Workers Strike Back)、進步工會成員、社區組織者們偕同起來抗爭,才讓租金管制法案進入表決。我們知道只要站出來抗爭,就有機會贏,就算我們這次沒有成功贏得租金管制,我們也想揭露所謂的民主黨進步派議會作爲華爾街魁儡的真面目。

    拜登的「租客權利法案」與我們的方案

    今年初,拜登總統發表了他的《租客權利法案》藍圖,並且在七月時表時他的政府正「採取行動保護租客」,然而拜登所謂的「行動」僅是對租房公司採取無關痛癢的建議,並且小幅修正了公宅規則,這些措施實際上並未對工人階級租客帶來多大幫助。

    讓我們將民主黨最強的政客們所提出的租客權利法案,和社會主義者在西雅圖市議會上團結鬥爭作對比看看。

    在將近十年的市議會任職期間,薩旺特和社會主義替代,已經透過工人階級歷史經驗展現出如何建立一個強而有力的基層工人行動,並成功迫使民主黨讓步。我們贏得了空前的租客權利,包括反貧民窟房東的法律——禁止低品質租房上漲租金,並且也禁止驅逐就學/職期間的學生、教師、其家庭成員們,還有租金上漲須提前六個月公告,另外爭取到充分預算補助遭驅逐的租客,此外還有近期的,租金滯納每個月上限不可超過10美元的規定,我們才是為了租客權利跨前歷史一步的人。

    康乃爾·韋斯特2024以及獨立工人階級政治的力量

    這絕對不是巧合——這些工人階級的勝利是全國唯一的獨立民選馬克思主義者所帶領的。民主黨被權貴所把控制,加上「進步」民主黨員玩弄著兩面手法,混淆工人群眾,他們雖偶爾會口頭上支持進步思想,但主要還是服膺於統治階級,並嘗試將草根運動收編至資本主義秩序之下。如同薩旺特所說,民主黨是社會運動的墳墓,全國所有政治人物中只有韋斯特(Cornel West)支持薩旺特的租金管制法案,而他也正以獨立左翼參選人的身份投入2024總統選舉。

    在他為薩旺特法案的背書聲明裡面,韋斯特寫道:「如果西雅圖市議會——民主黨掌控九席議員中八席,讓這個法案付諸東流,民主黨自己就很清楚地闡明,他就是站在權貴和企業這邊,絲毫沒有為工人群眾著想。」

    缺少了自己的政黨,工人階級將持續受到民主共和兩黨背後的統治階級所背叛。社會主義替代和薩旺特的勝利展現了,工人可以藉由組織團結,不依靠民主黨獨立鬥爭。社會主義替代和工人的反擊已經表示,我們急需一個新的工人政黨。韋斯特的選舉將會是個好機會,去建立一個全國性大規模的反擊勢力,尤其是在這個時期,工人們正處於生活成本上漲的危機之中,而不論是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對此束手無策。

    我們可以在貪腐的資本主義政治中,建立一個新替代政治——但只有當我們起來鬥爭才會成功!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