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4日
More

    馬克思主義者對毛左的立場

    左仁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資本主義的階級矛盾大大激化,對左翼思想的興趣正在加強,尤其是毛左思想,從中可到左翼青年正在尋求新的出路。他們對資本剝削的反對、對基層勞動者鬥爭的支持,與今天徹頭徹尾為資本主義國家政權的中共截然相反,因此理應受歡迎的。但從馬克思年代開始的整個社會主義運動歷史可見,單靠同情工人鬥爭和反資本主義並不足為打倒資本主義所需要的綱領和組織方法提供清晰的答案。在中國極端獨裁和國家監控的條件下,加上中共已轉化為資本主義的主要工具,建立工運的挑戰更為艱巨。

    很多毛左青年並沒有堅固的毛澤東主義意識形態,他們沒有老毛派那般的民族主義以及親獨裁,不少甚至對於八九運動和香港2019年運動抱有同情。部分主要視毛澤東為草根反抗和階級鬥爭的徽號,也有部分更像視毛澤東徽號為在抗議中保護自己免受國家鎮壓的「免死金牌」。

    其中,2018年佳士鬥爭已經是毛左發展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毛左青年第一次公開行動起來對抗資本家剝削與獨裁打壓。佳士運動雖然反映著毛左的部分政治弱點,但作為歷史上一個重要的鬥爭轉折點,是應該支持的。圍繞在佳士運動的數千數萬青年將帶領政治意識尚未覺醒、但受壓迫感越來越強的青年走向階級反抗。

    佳士鬥爭

    在這場運動受到殘酷鎮壓而失敗後,大部分改良主義的左翼組織指佳士運動由於過份冒險行動,換來的只是對勞工組織和左翼學生會的鎮壓,使積累多年的左翼運動成果被打散。而《社會主義者》雜誌卻相反積極支持這場鬥爭,並強調這次只是一個預演,隨著階級矛盾激化將使更廣泛的青年向左轉。佳士是一個轉折點,見證著舊有的非政治性和鬆散網絡的組織方法在習近平全面獨裁下難以應對複雜政局以及高壓局勢,因此更突顯出真正馬克思主義革命黨組織的必要。鬥爭的發展不會眷戀舊有的組織模式。其後,在2020年疫情爆發後網絡就出現了一波青年表達階級憤怒的浪潮,從不滿996和內卷、到反感官方對五四運動的歪曲、「割韭菜」、「人礦」,而越來越多社會主義青年試圖組織起來。

    在政治特徵上,新一代毛左較老毛左激進化,他們越來越多人明白到中共是不能改良而回到非資本主義的毛時期。老毛左仍然幻想中共還有所謂代表工人的左派,而只是被走資派奪取了權力,因而寄望可以通過中國憲法、循序漸進地改革體制。這批老毛派經歷了鄧小平時期的資本主義復辟,卻不明白資本主義反革命的根源,因而陷入了政治混亂。要知道漸進地改革資本主義為工人階級統治這事情在歷史上從未實現過,質疑這一事實等同與馬克思主義決裂。

    馬克思主義者明白歷史進程的推動力是來自階級力量,而不是一個領袖取代另一個領袖。在毛政權下,沒有工人民主監督,真正的計劃經濟是不能生存下去的,令國有計劃經濟的巨大潛能被窒礙了。官僚獨裁政權陷入危機,為中國扭曲的計劃經濟復辟為資本主義鋪下道路。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精英壯大起來,他們視回到資本主義為維護自身權力和特權的唯一道路。

    這一弱點使他們在實際行動時很容易墮入改良主義的陷阱。當工人為改良而發起鬥爭時,例如討薪、反對裁員、要求減低工時等,馬克思主義者固然應該支持他們吋進的鬥爭,同時不必局限於當下的改良訴求。我們的任務應該是提高群眾的意識,進一步將工人連結至廣泛的社會鬥爭(例如指出勞動條件變差與政府政策有關)、要求基本民主權利(例如反對警察暴力和要求言論自由)、需要什麼樣的組織(例如獨立民主的工會以至工人政黨),從而進一步提出為什麼需要推翻資本主義體制和建立社會主義。

    毛左的弱點

    列寧說過,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行動。非政治化的自由派NGO往往只能在起初提供一些實務援助,但同時有意識地限制鬥爭、使鬥爭去政治化。真正的無產階級運動需要討論綱領,才能在鬥爭發展下時解釋工人面對的政治問題時,保持團結以免陷入混亂以至內部危機。例如在去年十二月反清零、反威權鬥爭時,相當一部分的毛左內部就因為政治分歧而極為散亂和癱瘓,部分毛左認為這場是自由派的運動、與工人階級無關而杯葛,部分卻零散地作為個人溶解在運動之中沒有提出任何左翼政治主張。

    與這種改良主義連繫起來的,是新一代毛左對行動主義的錯誤理解。社會主義者當然積極行動支持工人當下的鬥爭,並在工人群體當中建立我們的基礎,但需要通過真正的鬥爭和政治教育才能做到。因此,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在世界各地支部都在竭力介入工人鬥爭,例如最近在美國亞馬遜和星巴克工人的組織、以至歐洲各國的醫護人員、鐵路人員等鬥爭,即使在台灣我們組織規模尚小,最近都在參與醫護人員和消防員的鬥爭。我們瞭解工人實際生活狀況,與他們討論對抗資本家的致勝策略等等。

    可惜,十分普遍的是,毛左的「行動」不但沒有提出清晰的綱領,而只是通過慈善和娛樂休閒活動「拉攏」工人,在非政治化的基礎上進行連結。例如,今年曾經在網上興起一時的左翼網紅「未明子」就是一例。他認為現時工人鬥爭並不可行,因此只能向工人作派飯等「工益活動」,其立場吊詭地與自由派NGO一模一樣。這種活動並不是和工人共同向資本家爭取待遇上的改良,甚至連改良主義也談不上,而只是擺姿態向工人表示友好。在中國極端鎮壓和使人混亂的環境下,部分左翼誤信這是可行和激進道路。當未明子的部分支持者開始協助工人討薪等「過激」行動時,就超越了他的界線而與他們割席。

    另一個體現對「行動主義」的誤解,是不少毛左青年進行融工,走進血汗工廠期望可以革命化工人甚至發起鬥爭。我們社會主義者固然要走進職場,但ISA介入工運都是以組織集體的方式進行,並且對職場組織提供策略、組織方案以至政治立場,而融工往往只是青年個人走進工廠,往往只是一種精英對窮人生活的體驗遊戲,在獨裁條件下更難以發起任何政治教育工人的工作,更遑論發起工人鬥爭。

    獨立工會

    最重要的因素是工人階級基本組織的存在。在大部分其他國家存在一定程度的工會,而在中國工會卻缺席。但很多毛左卻不清晰明白這點,他們甚至有相當部分是反對獨立工會的。佳士鬥爭之所以重要,正因為它聚焦在組織獨立工會權利的問題。但很多今天融工的毛左卻看不見獨立工會的重要性,實在是本末倒置。正如列寧說,沒有清晰目標的行定注定失敗。

    融工者更多的是被血汗工廠虛耗精力和被孤立,很可能變得意志消沈,沒有爭取到什麼改良成果。實際上融工策略背後帶著精英主義的成分,認為工人階級不會自己發起鬥爭,幻想可以由知識青年來代替。革命者只能在工人起來鬥爭時協助甚至領導,提高工人階級的意識,但不會代替工人發起一場鬥爭。

    因此應該用更靈活的方法介入鬥爭和建立工人基礎。工人鬥爭去哪裡,我們才去哪裡,而不是固守在一家工廠。例如,佳士鬥爭並不是由青年通過融工建立起來的,而是當工人起來鬥爭時青年去介入其中。很多日常支持融工的毛派到了這場鬥爭來到時卻不支持,指它太冒進,就揭露了他們的本末倒置。

    民主集中制

    另一點毛左的政治混亂,是帶有抗拒政黨、抗拒領導的無政府主義情緒。雖然毛澤東領導的中共是極其官僚集中的,但吊詭的是青年毛左也存在一股反對民主集中制的情緒。我們真正馬克思主義者解釋道,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才是真正容許不同意見自由辯論、同時追求行動統一的民主集中制政黨,與毛澤東中共的官僚集中制是完全不同的。

    這種抗拒領導的情緒,使毛左之間有一股壓力——在運動中政治團體不可以對工人「指指點點」,而只能尾隨工人所認同的鬥爭方向和策略。由於世界各地的舊工人政黨和工會領導的背叛,使青年對任何政黨和領導都抱有懷疑情緒。這股無政府主義的情緒也感染了很多「毛左」,使他們變成工聯主義者。例如今年年初,毛左介入重慶中元匯吉藥廠工人的鬥爭期間,就因為政治綱領和願景的匱乏而陷入了分歧。一些毛左認為只需要實務上支援工人而不應提出任何工運策略和政治觀點,因為這樣是對工人「指手畫腳」,與另一些則較為正確地認為工運需要提出政治訴求,因而與前者對立起來。革命黨作為工人鬥爭的記憶體是為了汲取鬥爭的教訓,介入鬥爭並引導工人走向致勝的方法,而不應只停留在支援實務工作。

    總的來說,新一代毛左克服了部分老毛派的弱點,但他們沒有進一步得出必要的結論。他們很多的政治弱點和誤解都與西方近十多年來的新左翼相似。例如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SA)、西班牙的「我們可以」(Podemos)和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等。這些新左翼受到很多反資本主義的左翼青年支持,是經濟危機下青年激進化的重要表現,但他們欠缺工人的群眾基礎,也未有建立由下而上的民主的黨架構。他們因為沒有反對資本主義的清晰綱領,因此墮入改良主義的陷阱,在危機嚴峻時向資本主義建制妥協,例如Syriza執政後在歐盟和IMF的脅迫下實行了殘酷的緊縮方案。當美國國會內的民主黨左翼(the Squad)在烏克蘭戰爭中採取親帝國主義的立場,並屈服於拜登對2022年鐵路罷工不民主的禁令時,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SA)卻拒絕作出任何批評。

    毛左潮流的興起是一個充滿矛盾的現象,當中無數青年帶著進步的元素,越來越渴求左翼甚至革命思想。由於毛澤東在歷史上的影響力,很多對革命充滿熱情的青年首先被毛澤東的招牌所吸引。他們是十分流動的,政治傾向會隨著鬥爭不斷變化。但同時,毛主義過去的錯誤立場使今天毛左的政治混亂也在滋生,例如由上而下官僚地對待工人、民族主義(他們雖然很多反對中共的愛國宣傳,但卻在台灣和新疆等民族問題上站在了中共一方,並在中美新冷戰上沒有正確地反對所有帝國主義,而是傾向支持中帝國主義、反對美帝國主義),並用激進措辭去掩蓋機會主義的政策。

    毛澤東主義

    在俄國革命後,蘇維埃政權曾經是歷史上第一個工人階級民主政權,但由於在落後的俄國無法一國實現社會主義,而因為西歐革命陸續失敗而受到孤立,使史太林主義官僚篡奪了政權。

    毛澤東就是中國特色史太林主義的化身。中共雖然在奪權後推翻了資本主義的經濟體系,但卻沒有建立工人階級的民主,因為它作為一個以農民為基礎的政黨通過軍事手段奪權。蘇聯的官僚尚且要耗費十多年清洗革命政權的工人階級民主,但從一開始,中共政權就是一個官僚的計劃經濟體。

    至於中共如何從創黨時的工人政黨墮落為農民政黨,則因為在1925-27年在史太林主義的第三國際之錯誤指導下,因為支持國民黨領導革命而遭受到失敗。在1927年革命被鎮壓後,中共在城市的工人基礎受到毀滅,而機會主義地走向農村以農民為基礎建立勢力,脫離了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而毛澤東主義正是這個錯誤的化身。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