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3日
More

    中國流行病感染再次達到高峰

    一次又一次的災難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井口衣 中國勞工論壇

    入冬以後,中國迎來了一波呼吸系統流行病的大爆發,而這次主要的患者是兒童,以致各大型醫院兒科人滿為患。這場景令人不禁回想起新冠疫情的慘況。

    這波流行病爆發首先開始自較早入冬的北方,並隨著氣溫的下降逐步向南擴散。在北京,患者往往要輪候五到七小時才能見到醫生,而在北方的其他城市,醫療資源更為緊張,有母親表示自己女兒高燒40度已經整整兩天,而排在自己前面的仍有300多人。部分地區學校已出現班級停課現象,有家長表示班裡頭染病的學生已過半。

    醫院超載

    北京兒童醫院門診部主任向中共官媒央廣網坦承,目前醫院內科每日平均接診7000病人,已遠遠超出醫院的承載能力。醫院的醫生指,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間,每天平均的候診號碼也就排到800左右,而現在每天都高達1000-1200甚至更多。但世衛在11月22日援引中國當局的報告中,中國方面卻仍堅稱「呼吸系統疾病的增加並未導致患者數量超出醫院的承受能力」。

    據香港《東方日報》的報導,有女童病情加重後,父母四處打聽到底哪家醫院還有床位,但大多早已爆滿,他們一度打算安排女兒入住私立醫院,但費用卻是公立醫院的十倍,他們根本無法負擔,但即使他們最終在一家公立醫院找到了床位,費用也不便宜,普通肺灌洗和住院費用也達數千元人民幣。對於中國絕大多數工人階級家庭而言,這筆數字已相當於他們整個月的收入。這突顯了在資本主義中國下,不管男女老幼,他們的身體健康早已成為一件市場上的交易商品,以及中國的公共醫療資源私有化之下,多少工人階級家庭只能一次又一次眼睜睜的看著親人受病痛折磨,而救治他們的藥品卻只有一牆之隔。

    據官方消息指,這一波的流行病爆發是由流感、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和支原體等多種疊加的病原體共同引發,官方報告稱「未檢測到任何異常或新型病原體,或異常臨床現象。」

    事實上,在其他國家為防範新冠肺炎政策鬆綁後,多多少少也出現了呼吸道流行病個案爆發的現象。也就是所謂的「免疫債」理論,雖然目前為止這一理論的可靠性仍有待檢驗,但顯然,中共似乎根本沒有參考過國外的相關案例和經驗,對這波本應早作警惕的流行病爆發毫無準備,與在放棄清零政策時國內各處藥品告罄、醫院爆滿的情況如出一轍。國家衛健委至今也沒有任何國家層面的公共衛生協調方案,中共官方的態度似乎是坐等冬天過去讓感染病例自行回落,這也再次證明了中共對民眾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敷衍失責、視為草芥的態度。

    狼真的沒有來嗎?

    同時,由於中共過去瞞報流行病數據劣跡斑斑,相當一部份群眾表示不信任中共公佈的任何消息。有民眾指他們子女學校的衛生負責人早前因上報發燒學生數字太多而被警告,以致於後來染病學生的請假理由一律不能寫發燒。這也說明了不管是經過2003年SARS疫情,還是更為慘痛的新冠疫情,只有民主控制與終結獨裁統治,才能避免官僚掩蓋實情造成人命損失。

    此外,這次流行病爆發也帶出了兩個令人關注的現象。一個是中國病原體表現出很高的抗藥性。據報導指,在歐美,對大環內酯類藥物有抗藥性的肺炎支原體發生率約為10-30%,但在亞洲這一比例卻高達80-90%。其中一個原因是由於在中國醫療資源私有化的情況下,醫院為了「以藥養醫」大量為病人處方靜脈注射(「打點滴」)抗生素。而病人及家屬由於沒有可靠的渠道監督院方及維護自己權利,也形成了一種觀念認為「醫生不給打點滴就是在偷工減料」,這不僅加重了病人的身體負擔,承受不必要的副作用,也令中國的病原體抗藥性遠超其他地區。

    另一個現象就是兒童們在染病後,集體在一個房間內「打點滴」同時埋頭做作業。這令人心酸的場面充份說明了中國學生承受著多大的學業壓力,也曝露了中共早前所謂的「教育減負」完全是一句空話。

    爭取高質量的醫療保健和避免新公共衛生災難的鬥爭就。是一場社會主義鬥爭。通過建立全面優質免費公共醫療系統,保障社會上每一個人的健康和生命得到最大的保障和照料,而非淪為商品;建立自下而上民主產生的醫護工會和病人委員會,確保療程公開透明安全有效,且所有病例都不會有所隱瞞。而要實現這些只能通過挑戰中共專制才能達到。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