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3日
More

    拜登的產業政策能重建美國經濟嗎?

    Tony Wilsdon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4年4月19日)

    去年,「拜登經濟學」(Bidenomics)一詞進入了政治討論的視野。它最初是一個貶義詞,現在卻被拜登政府奉為爭取連任的法寶。

    然而,拜登經濟政策的支持率卻創下了歷史新低。與拜登當選時相比,現在的勞動人民感覺生活更糟。拜登政府放棄了其在選舉中作出的承諾,即永久擴充因新冠而制定的社會政策;這個政府未能將美國聯邦醫療保險的資格年齡降低到60歲;未能取消學生債務,也未能為醫療保健提供公共選項。然後,它採用了老舊的資本主義政策,提高利率,不惜引發經濟衰退以降低通貨膨脹。與此同時,包括住房在內的基本商品價格飛漲,嚴重打擊了勞動人民的腰包。

    在許多方面,這些政策與前幾屆政府的政策(將華爾街和資本主義的利益置於勞動人民之上)毫無區別。這些政策反映美國政府維護大企業利益的一貫職能,而非服務勞動人民和窮人利益。

    但今天的形勢與15年前的一個主要區別,是帝國主義之間的衝突不斷加劇。拜登的政策重點是要強化美國的資本主義,與崛起的中國相競爭。這包括將特朗普領導下開始的關稅戰升級為更廣泛的經濟戰。

    拜登的產業政策

    拜登政府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其採取的國家產業政策。他希望利用國家政策,鼓勵重新調整關鍵技術領域的經濟。這打破了數十年來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即讓國際市場決定投資領域。這正是「拜登經濟學」最獨特之特徵。

    然而,拜登政府對美國境內特定項目的資助本質上是一種保護主義。這已經導致其他國家紛紛效仿,以保護「自己的」產業。隨著時間的推移,保護主義會破壞全球經濟,助長危機的深化,就像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期那樣。

    拜登執政期間通過了三項重要法案:2021年的《基礎設施投資和就業法》;2022年的《晶片與科學法》和《降低通脹法》。預計在未來幾年,這些法案將總共帶來2兆美元的投資。

    《晶片與科學法》的重點是改善技術、醫藥、生物技術和所有研發機構的研發工作。投資通過全國各地的聯邦機構發放。總額達520億美元,回歸了戰後美國政府在關鍵科學領域進行投資的方式。

    《基礎設施投資和就業法》將在五年內新增5500億美元的投資,聚焦於更新電網和發展農村地區的寬帶。同樣,這些都是非常傳統的法案,兩個法案都是兩黨共同提出的,可以與20世紀50年代國家公路系統的聯邦支出和20世紀60年代的太空競賽相提並論。

    《降低通脹法》僅以民主黨的投票支持獲得通過。它將提供4000億美元,用於一系列公共貸款、贈款和稅收減免,以建立完善的可再生能源系統,同時刺激製造業增長。其目的是引導私人投資流向對社會和環境有益的項目。由於兩黨都受到化石燃料行業的資助,因此在兩黨的反對下,法案縮減了原計劃的規模。

    然而,民主黨在任何時候都拒絕提出向大公司徵稅來資助大規模綠色新政的提案,而這些主張在桑德斯競選總統期間獲得了大量支持。

    所有這些支出法案都將投資決策權交給了巨型公司的董事會,而這些公司的唯一興趣就是利潤最大化。這些公司對滿足地球或地球上大部分人的需求毫無興趣。他們唯一的興趣就是利潤最大化。這是徹底失敗的秘訣。

    這些計劃的撥款總額為2兆美元,預計將直接創造130萬個工作崗位。儘管數額巨大,但與生活水平下降和迫在眉睫的環境災難等弊病的規模相比,就顯得杯水車薪了。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僅在2022年,全球化石燃料公司就將獲得7兆美元的補貼,其中部分補貼是為了應付烏克蘭戰爭。這表明現行制度完全失靈,完全無法認真應對氣候變化。

    國家產業政策 

    轉向國家產業政策是從近幾十年來新自由主義政策的一種轉變。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未能為工人提供體面的生活標準、支持體面的社會計劃,帶來了這樣的結果。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核心,是通過在海外尋找低工資勞動力、總體上消除資本流動的一切障礙來提高企業利潤。新自由主義意味著對工人權利和生活水平的大規模攻擊,這在世界各地激起了群眾反抗。這一點,再加上中美之間日益加劇的衝突,促使美國統治階級走上了一條包括這一產業政策在內的新道路。

    拜登政府正試圖在新冷戰中打造以「戰略部門」為復興重點的美國國家產業。拜登政府將決策權交給大企業,依靠企業首席執行官(CEO)和資本主義市場來實現目標。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投資者和企業CEO只對利潤最大化感興趣。這意味著將產品投放市場並找到買家。如果找不到買家,企業就會停工、破產。

    資本主義的崩壞

    資本主義飽受反復的驚人危機的困擾。這些危機的根源在於資本主義固有的資本過度積累傾向,這種傾向不可避免地導致危機,包括金融泡沫破裂和市場無法消化的商品過剩。

    目前有數個國家,如歐洲國家和印度,都在嘗試追上拜登在晶片技術所投放的資金。換句話說,世界各地都在加緊實施經濟刺激計劃,以增加晶片的生產。這是資本主義缺乏計劃協調的一方面。

    但是,2023年全球晶片供應已經過剩。歐洲政策分析中心高級研究員Christopher Cytera指出,補貼計劃可能「最終被用於大白象晶片製造設施,造成全球晶片供應過剩」。這將導致市場動蕩和破產。

    即將到來的經濟衰退將進一步加劇這種情況。由於企業CEO和銀行只有在看到未來生產有市場時才會進行投資,結果是許多投資計劃可能會被擱置。資金將重新流入金融市場,包括貨幣市場投機。由於貨幣本身無法創造新的財富,這就導致了投機泡沫的產生,然後泡沫破滅,經濟衰退反復出現。

    資本主義問題的核心是,利潤是源自對工人勞動的剝削(當然,企業也剝削環境,資本家將環境視為免費商品)。老闆付給工人的工資低於他們勞動所創造的財富。這意味著整個經濟中工人的購買力低於所生產的產品。由於「工人」也是「消費者」,而消費佔美國和其他國家市場的 70%以上,其後果是相當大的。

    雖然老闆們可以通過提供信貸和貸款來維持經濟的暫時發展,但這只是暫時的。生產的商品數量與工人購買商品的能力之間的差距,必然會導致大量資本的產生,而這些資本無法在擴大生產中獲利,其結果就是金融泡沫,例如2008年的次貸住房危機和 2023 年的加密貨幣崩盤。

    拜登試圖刺激新技術領域的支出,但這將遭遇資本主義固有的所有這些障礙。再多的激勵措施也無法說服大公司在沒有買家的地方生產商品。當然,這並不能阻止企業接受所提供的資金,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

    經濟衰退即將到來

    經濟衰退是資本主義糾正自身固有的、反復出現的生產過剩危機的方式。在其瘋狂的運作方式中,生產過剩會導致危機——這是因為缺乏整體的國內或國際生產計劃。每個資本家或國家都爭著讓自己的產品佔領市場,而不考慮其行為在全球範圍帶來的後果。

    在經濟衰退時,泡沫破滅、工廠倒閉、工人下崗,直到全球市場趨於穩定,恢復供需平衡。資本主義是一連串的繁榮和蕭條,工人階級付出的代價是裁員和工資下降的壓力。其後果是工人的生活水平下降,工作條件惡化。由於預算赤字導致社會項目削減,緊急應對氣候變化的必要性被拋在一邊。一直以來,大企業都會要求其收買的政客為企業提供救助,而不是關心環境或受苦受難的工人。

    拜登經濟學將會失敗

    拜登經濟學在本質上,就是試圖為美國資本主義的深層結構性危機貼上新一張創可貼。它試圖在與對手的競爭中推動美國企業的發展。它會使部分投資轉向美國公司,但無法解決更廣泛的危機。它幾乎無助於提高投資目標行業工人的生活水平。它放棄了真正嘗試扭轉工人生活水平下降的總體趨勢,以及重新調整經濟、解決全球變暖問題。

    拜登政府的這筆開支無疑將推動美國轉向生產電動汽車。然而,由於缺乏全國性的電池充電基礎設施,以及針對中國產電池和其他技術的保護主義限制,這一進程會遭到嚴重削弱。政府在公共交通方面的支出不足,也阻礙了數百萬工人擺脫以汽車為基礎的交通方式。這些失誤將延誤淘汰化石燃料的經濟轉型。

    事實上,國際間向電動汽車的轉變將加劇保護主義壓力。比亞迪等中國公司目前正在大量生產高質量的電動汽車,其成本大大低於西方的競爭對手。這直接威脅到美國和歐洲國內的電動汽車生產。其結果將是徵收巨額關稅。這種保護主義政策加劇了世界經濟的放緩,使其更容易陷入危機。

    實現向可再生能源過渡所需的政策是眾所周知的。這需要對綠色技術進行大規模投資,使工業擺脫化石燃料,提供能維持生計的工作和工會權利。這是桑德斯受歡迎的總統競選活動的基石。但是,要做到這一點,就意味著要停止對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大規模補貼,將決策權從企業董事會中剝離,並實施一項國家能源計劃,由公有銀行來確保富裕的私人業主們不能吸取利潤。這就需要將大型能源公司收歸公有,因為企業CEO們會拒絕執行這樣的計劃。

    由於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是由這些公司資助的,因此他們會促進這些公司的利益,拜登政府的計劃中缺乏這些政策的原因也就一目瞭然了。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社會主義替代呼籲在政治上與共和黨、民主黨這兩大親資政黨劃清界限,成立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這樣一個政黨將為社會主義政策而奮鬥,如每小時至少25美元的生活工資;綠色新政;全國免費醫療保健系統;以及建設可負擔且高質量的住房的大規模計劃。

    為了籌集資金,我們主張對超級富豪和華爾街徵稅,要求將污染工業、以及從我們的勞動中獲利的最富有的公司和銀行公有化,並置於民主控制之下。實施這些政策將意味著與資本主義和大企業相對立,並圍繞以工人階級(而非大企業)為先的民主計劃或生產,建立一個新的社會主義社會。

    建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

    從很早開始,兩黨都在散播兩害取其輕的論調。雖然特朗普2.0無疑對工人和被壓迫者的利益構成了嚴重威脅,但正是民主黨完全不從勞動人民的利益出發才造成了這種危險。民主黨未能從勞動人民的利益出發是其固有的基因。他們總是背叛對工人階級的承諾。他們將自己的失敗歸咎於曼欽(Joe Manchin)等個別民主黨人,這並非偶然。(參議院兩黨政客中,曼欽收受了最多的化石燃料行業資助)

    民主黨領導人的政策是有意吸收保守派候選人,以便更好地吸引對共和黨失望的選民。他們有意忽視50%的公眾,主要是工人階級選民,這些人對金權政治失望透頂,甚至不願意投票。民主黨更害怕惹惱企業資助者,而不是改善勞動人民的生活條件。

    總的結果是,兩黨都在推行損害工人階級利益的政策,同時讓巨富的腰包越來越鼓。是時候打破投票給民主黨或共和黨的循環,建立一個致力於社會主義政策的新政黨了。在民主黨初選中,「不表態」的大量選票表達了對變革的渴望。11月,我們鼓勵勞動人民支持獨立左翼候選人韋斯特(Cornel West)和斯泰因(Jill Stein),為建立新的政黨而奮鬥。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