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前夕的台灣

2019年12月23日 上午 1:54

本文件在2019年12月工人國際委員會(CWI)中港台支部第四次大會上一致通過

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下的台灣資產階級

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下,台灣站在各列強之間的「新冷戰」下的前線。這代表著自本世紀開始以來兩岸關係相對穩定的時期的結束,並進入一個更為動盪的新時期,當中台灣及其人民、經濟和政治都會被兩大帝國主義所脅持。

台灣在多方面都會受到這場衝突影響,當然有經濟方面的,但更多的是作為中美帝國主義各自的戰略下的地緣政治棋子。美國決然地轉向使用圍堵政策阻撓中國的崛起。中國統治階級需要控制台灣,不僅因為控制台灣是中國「大國崛起」的重要象徵,而且希望根本性改變在南海和西太平洋對美國的軍事力量平衡。在中國的「後院」裡,美國軍力仍比中國強大,但兩國差距正在縮小。

上述的地緣政治現實為台灣政局的所有進程蒙上一層陰霾。如果中美衝突加劇,突發軍事緊急狀況、「事件」甚至「代理人戰爭」在這地區都有可能在下一時期發生。這些進程會為這地區所有人造成巨大的危險,而且可以波及台灣政局,令不同的政黨和資產階級的各派別在這場衝突中站在不同位置。台灣沒有任何一派的資本家可以有獨立的立場,而會爭相成為這個或那個列強的附庸。只有建基於強大組織和獨立政治立場的工人階級才能為在惡夢中的民眾提供出路。

高度仰賴中美的台灣經濟已經受到極大影響。使高度仰賴出口的台灣資本主義從「台灣接單、中國生產、外銷美國」的模式局部地轉變為台資各自為中美兩強提供獨立生產鏈。這一進程走得有多遠取決於中美衝突以至世界經濟逆全球化的過程走得有多遠。

政治上、台灣資產階級難以再維持過往「雙邊平衡」的立場,雙邊平衡乃是中美衝突正式爆發前台資之於中美間的主要立場,這建基於過去美國對中的合作政策。台資依照其經濟利益將被撕裂為親美、親中、力保平衡三種立場。這代表著統治階級之間的對立和分裂會加劇,將成為台灣資產階級內的政治角力主旋律之一。

蔡英文當選的話,兩岸的軍事威脅將會升溫。對習近平來說,這會是過去一連串經濟和政治挫敗之中的又一次,使他更有壓力作出「強硬」的回應。中共必然加強「反台獨」的宣傳,試圖阻隔兩岸工人階級的團結鬥爭。而等待著未來台灣的,是更頻繁的軍備競賽與威脅,蔡英文政府大力推動國防產業自主化是其一明證。現實上,這不代表民進黨採取「獨立的」立場,而是走向美國圍堵中國的戰略。美中台三邊局勢表現更緊張。

面對中共對台之政治與軍事威脅,在欠缺工人階級國際團結的情況下,催化了台灣國內支持軍事化與台灣國族主義之情緒,亦增長了對美帝之幻想。資產階級台灣民族主義者往往在這一議題中表現得最為反動,可能使反中共運動走向右翼,例如支持和美日的軍事合作和國族主義。如果國族主義情緒進一步升溫,可能會為國際社會主義者造成巨大的壓力。馬克思主義者提出促進中台兩國人民共同反對中美軍事威脅與兩岸軍事化的任務,並攜手走向團結打倒中共獨裁與資本主義制度的未來。

民族壓迫就如階級壓迫一樣,在資本主義下是必然存在的。馬克思主義解釋只有建基於國際社會主義綱領的工人階級才能解決台灣的民族問題。在今天的世界裡我們看到很多例子,從加泰隆尼亞到蘇格蘭,資產階級民族主義政黨並沒有能力發起真正鬥爭,即使連他們自己有局限的民族主義綱領也實現不到。這些資產階級政客不同程度地與外國帝國主義連結,或者對其有幻想。只有如馬克思所言的「沒有祖國」的工人階級,才能為民族和民主權利的鬥爭提供領導,而民族和民主權利的鬥爭是反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鬥爭的一部分。我們主張社會主義台灣獨立,作為我們地區反資本主義鬥爭的一部分。這問題不能單單在台灣邊境內解決,也不能在深陷危機的資本主義的框架中解決。只要中美帝國主義主導亞洲,走向台灣獨立的任何一步都會被阻撓。推翻資本主義後,各國的工人民主政府可以團結地連繫一起,在我們地區實現自願性合作,所有民族都會得到自決權(包括獨立的權利)。

馬克思主義者必須理解,反對中共獨裁與兩岸統一的群眾情緒目前主要是建基於保衛既有之民主權利乃至自主權,不願重返黨國獨裁,而當中大部分人都視台灣獨立為出路;而種族主義和沙文主義並非佔群眾意識的主導地位。但是、在未來若沒有一個強大的左翼工人政黨以介入其中,提出團結兩岸工人階級及社會主義台灣獨立的綱領,它將可能繼續為民進黨與其側翼、台獨自由派、又或是台獨極右派所利用,並成為美帝戰略中的馬前卒。承上述,甚至在中共對台打壓加劇之時,變相使台獨右派將反中共獨裁的情緒催化為沙文主義、種族主義。

經濟上,資產階級變得較為傾向民族主義的經濟方針,希望刺激本國投資和消費。民進黨政府也藉勢推動民族主義的經濟政策,形成鮮明趨勢的台資返台潮,為保持其利潤與市場競爭力,將進一步對環境、租稅、勞權、土地與金融管制展開攻擊和掠奪。

中國資本主義崛起的過程中,台資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如今中國對美出口前二十大企業,十五家有台資背景。據歷年平均、台資對外出口額40%與對外投資額60%皆於中國市場。中美衝突使台灣外貿走向「中消美漲」的趨勢,對中投資也衰退56.9%(今年前三季對比去年同期);新增的赴中國投資金額佔整體對外投資比重,由2010年83.8%下降至今年僅為34.1%。長期而言,這可以削弱中共對總體台灣資產階級之經濟影響力。雖然美帝享有在全球生產鏈中的霸主地位與多數台資之依附(技術、資本、市場),中美資本主義曠日持久的鬥爭是難以預料結果的。這場鬥爭會有不同時期的起伏,暫時達成協議和再爆發衝突,令雙方經濟都會被削弱,對全球經濟造成負面影響。

隨中國資本主義的崛起,台資中已形成高度依附於中共獨裁的台資集團,建基於中國市場與勢力擴張所帶來的經濟利益,他們形成台灣國內的「中共代理人」。以此我們將能看到在未來,隨中美衝突而進一步分裂,並趨向親美、親中、或留守夾縫之三極化的台灣資產階級及其政黨。

在上述趨勢下,明年大選是中美衝突的戰場之一。在「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論的威脅下,在香港民主抗爭的影響下,抵抗中共獨裁與國民黨親中勢力復辟、保衛既有之民主權利成為了一股強勁的群眾意識,民進黨與美帝收割此情緒在該戰場中取得壓到性優勢。尤其在短期內,缺乏強大的左翼替代方案的局面下,「反獨裁、保民主」的希望便被錯誤地投射在民進黨和美帝身上。

民進黨的連任,將使中共權威大受打擊,並加劇中共黨內對台政策手段的分歧。另一方面,受制於中國台商的壓力與依附於美國對中戰略,民進黨的連任並不會帶來更鮮明與進步的「台獨政策」,就連過往主張台獨的資產階級民主訴求(獨立建國又或更名制憲)也早就不是民進黨的施政藍圖。

台灣資本主義經濟與即將來臨的衰退

全球經濟前景越來越暗淡,據IMF指出有近90%的國家都陷入「同步的放緩」。新一輪的全球衰退何時來臨雖然尚未清楚,但很可能不會重覆2007-09年那次70年來最嚴重的衰退。各國中央銀行及政府通過刺激政策和大規模放寬信貸以舒緩危機的能力比10年前相當的減弱,而債台高築的中國很不可能會再成為全球資本主義的「救星」。帝國主義之間的緊張局勢、像世界貿易組織那樣的全球資本主義機構之陷入癱瘓,以及全球走向民族主義經濟政策的趨勢,令資本家更難在新一輪的全球危機中合作得出解決方案。這使一場比2007-09年更嚴重、更長期的經濟衰退變得有可能。對高度依賴全球市場的台灣來說,下一次衰退會帶來前所未有的壓力,階級鬥爭將會大大加劇。

台灣雖被聯合國報告指為中美貿易戰中最大贏家,但事實並非如此。籠罩在台資眼前的是對前景的擔憂,工業總會在2019年白皮書中指出:「隨著美中貿易衝突升高,臺灣出口貿易導向的經濟,將因美中互相報復而遭受池魚之殃。」這並不誇大。

財政部報告指出,台灣整體出口呈現衰退。雖今年前九月對美出口對比同期上升17.7%,對中下滑7.1%。但總體而言,自去年9月至今年9月,出口平均年衰退1.675%。中美衝突很可能加劇,這樣的話影響將更為劇烈。出口物價指數創十年來最大跌幅。其中,中美衝突導致全球市場需求下降是一大主因,一方面中國市場需求下降,二方面台資出口必須面對中資競爭——例如鋼鐵業。

在此背景下,民進黨政府宣揚台商回流投資已達6270億元(截至11月8號的152家)以上,並有望在今年坐7望8的「經濟政績」之際,另一面的景象是無薪假人數大幅攀升。在這場帝國主義衝突中,工人階級定是最先受害的,令階級鬥爭造成深遠的影響。

2018年全台上市櫃企業,全年淨利2.19兆元(年減1.3%),至當年度第四季獲利已嚴重受挫年減36.3%,季減38.3%。至2019上半年,也年減21.31%。反映了中美貿易戰對台資獲利的衝擊。這個獲利的衰退,也將在未來表現為各項親財團法令的出台。上市櫃企業如此,中小企業自是難以倖免。受僱於中小企業的工人(佔全台受雇者八成)必將深受其害。

因此,即便雖可能有上兆資金返台投資進行實業生產,但其特質多為資本密集之高階部門、能提供之崗位有限,據政府樂觀估計——1兆投資能造10萬就業機會。但世界市場上可圖利的實業生產已經萎縮,大量過剩資金更願意流向房地產和金融投機方面,以套利和製造經濟泡沫。長期的生活成本上漲(尤其是房價)令基層民眾可支配所得萎縮,遑論大幅提升消費能力以刺激內需。台資返台潮並不會使台灣重返所謂的經濟榮景神話,尤其在世界經濟衰退、台灣出口衰退的背景下,反而可能加劇國內資本集中與壟斷,並在中美衝突中壓垮無數中小企業。

根據中研院與政大統計調查指出:「台灣全國財富有高達24%掌握在15萬人(財產登記之1%人)手中。64%則掌握在約150萬人(同上資料之10%人)手裡(平均持有4180萬)。」據瑞銀集團統計,台灣富豪海外資產高達5千億美元,僅次於中美兩國1.4兆美元與7千億美元。如古諺云:「不患寡、患不均。」這個貧富不均的事實與發展將成為使社會兩極化與對抗的深厚土壤。

自民進黨政府全面執政以來,以國家資本主義刺激股市和企業利潤並嘗試拉抬內需與推動產業升級,輔以新自由主義來吸引國內外投資並降低各項經營成本。

隨著資本主義危機加深,台灣資產階級需要加強剝削和壓榨以維持利潤。但是,民進黨若順利連任,在剛上任時將可能延遲推行直接的反工人政策,以免刺激群眾反抗並從中維繫民意支持。同時,政府轉向以「振興經濟」作為包裝,讓工人以為自己不受影響地推動間接損及工人利益的親財團政策來維持企業利潤,如推行《工輔法》、《海外資金匯回專法》,以及擱置《礦業法》。民進黨政府並保持定期釋出小修小補的些微改良,來維持民望與執政權威。

這是全球資產階級的新趨勢——經歷近十年的緊縮政策後,勞動群眾因生活負擔加重及工資下滑而令消費水平降低,經濟增長進一步停滯不前,陷入惡性循環。越來越多國家走向採取較多的國家資本主義及民族主義經濟政策,企圖刺激增長。但這些刺激方案雖然會包括一些公共服務和社會基礎建設,但難以逆轉上述的趨勢,反而因為信貸流向投機性領域,只會製造更多經濟泡沫和資源浪費,只是把經濟衰退延後及滾大。

以近期為例,備受關注之外送平台工人權益、罷工預告期、消防員生命權保障,民進黨政府皆在進步民意的關注與壓力下,做出讓步。但較為不受公眾關注之礦業法、工輔法,便有意護航財團利益。

中美衝突惡化世界經濟前景的背景下,台灣資產階級將對於各種改良政策呼聲更加難以容忍。三年多來各項親財團政策,即使面對工人階級的反抗,資本家和政府都展示強硬作風,沒有作出顯著的讓步。總體而言,資產階級政府越來越難以擺平各派統治階級的利益。民進黨政府無論執行什麼政策,不僅會引起工人階級的反彈,也將會更難滿足各對立派系資本家的要求。

勞保年金2026年破產一事已成為台灣階級對抗的潛藏未爆彈,將可能在未來引爆更大的社會衝突——不論是改惡、改良、或者坐等問題爆發。這也將成為2020年後之執政黨難以迴避的燙手山芋,迴避不碰、坐等破產也將使未來的勞工反抗更為劇烈。

藍綠白三黨與第三勢力

在藍綠兩營盤據政壇的十九年間,藍綠兩營總體而言分別扮演了資本建制中開明與保守派的角色。由於兩黨都不是代表工人階級的利益,以及群眾對藍綠的失望和厭惡情緒升溫,擴大了政治真空。在此形勢下,台灣民眾黨以親資民粹主義的形式登台,並拉攏藍綠的二三流政客拼合而成。客觀上一方面反映了資產階級需要一個新面孔來保持對政治權力的控制,而資產階級不同派別企圖在危機中擴大自己的利益,反映統治階級的權鬥加劇。可以預期,未來政局的三極化從此成形,但政治版圖不會像兩黨制在過去多年來的明確分野,而會陷入多變和動盪的時期,黨派將出現更多不斷的分裂、新整合和新組織。

「第三勢力」,指涉著2014年後陸續冒起的泛綠小黨,其共同特徵乃是選票至上、投機、並隨群眾輿情,而擺盪立場。雖然政局出現巨大真空,但這些小資產階級黨派並不能提供真正的替代方案,因而大多只能程度不一的依附於民進黨,而難以有效整合來填補這一真空。例如,民進黨將在立委選戰和下屆任期中進一步收編社運和第三勢力,以鞏固其「開明派」形象,而多數第三勢力政黨(例如社民黨和綠黨)和親綠營的社運組織都大力吹捧蔡英文。從這點就讓我們預示到,第三勢力未來將會經歷更大的檢視與震盪。

時代力量企圖以推動帶有溫和改良主義色彩的進步政策和親社運形象,來收編各種不滿藍綠白的進步群體。為了鞏固自己山頭而清洗了黨內親民進黨勢力的時代力量,正以獨立於民進黨之外的自由派政黨之姿來試圖接收其所流失的支持。不能排除,在未來的群眾反抗中,時代力量將為選舉利益而民粹主義式的採用更多左傾立場。但由於其欠缺扎實且活躍的群眾基礎,又抱持一個親資本主義綱領,因此它目前仍難以成為帶領群眾鬥爭的力量。

在歷經五年的蛻變與競合中,社民黨近乎日落西山,綠黨從社運NGO選舉機器蛻變為職業政客集團。基進黨則搖擺於自由主義和台獨極右民粹主義來獲取綠營選民支持,其影響力在眾「第三勢力」中已僅次於時代力量。隨著台灣民族主義升溫,不排除更鮮明主張種族主義和排外主義的極右翼勢力將崛起抬頭。未來政局將更為碎片化、零散化。各黨間的既定立場和競合關係將更為複雜與多變。以上態勢將成為台灣政局的新常態。

我們必須立場清晰的反對中共獨裁和國民黨、民眾黨,同時揭露民進黨親資保守的本質。從中聯繫至建立工人群眾政黨、走向社會主義工人民主的革命願景,從中建立一個有著靈活策略的堅實革命骨幹。這是最好的方法來對抗民進黨與第三勢力對先進工人與青年所帶來的幻想及其後的幻滅,並從中鞏固、擴大我黨之影響力。

先進青年與工人階級之意識與群眾反抗

2018年大選結果,在缺乏左翼替代方案的背景下,不僅懲罰了民進黨也使先進青年與工人再次擔憂國民黨的強勢復辟與中共滲透。《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出檯與香港的反威權運動的情緒感染,大大刺激起了保衛民主權利與台灣自主權的政治意識。不能排除,未來將可能再次上演猶如「2004年兩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的反中共、反軍事威脅的民主運動。

若民進黨順利連任,也將因選舉完結而削弱群眾之危機感與支持熱情。面對台灣資產階級未來的政策攻勢,民進黨著實無抵制之能,只有奉行之責 當然,這並不代表民進黨會毫不顧慮執政名望而不會作出些微改良。這也將重新刺激先進青年與工 人,尋求新政治方案。但若韓國瑜意外當選,將使局面更為複雜,極右派可能得到更多發展空間。由於免於負上執政時打壓工人階級的責任,相比起作為執政黨,民進黨被群眾揭露的過程將會較緩慢。藉此,淪為親資反對派的民進黨,仍有可能把持或間接影響反對中共獨裁與國民黨運動的領頭人,而這將使反國民黨和中共獨裁的鬥爭綱領受到相當大的局限與削弱。但蔡英文連任仍有可能使局面複雜,因此民進黨也會有統治危機。

在2016華航空服罷工勝利的鼓舞下,自此勞權意識有其明顯增長、尤其在青年一代之中,並推動了許多新工會的誕生。在工會運動中,交通運輸業的工會正扮演著相當程度的幫浦與鼓舞作用——華航與長榮空服罷工、台鐵產工抗爭、華航機師罷工等。台灣資產階級大力推動勞基法修惡與反工會法令,正是工運增長的顯著反面證明。

自台商大舉西進造成產業空洞化與新自由主義政策廣泛施行至今,薪資長期成長停滯、甚至工資之購買力大幅倒退,血汗過勞與生活負擔沈重等問題在藍綠兩黨執政下未能有根本性解決(台資返台潮也不會反轉此現實)——與此同時,貧富差距持續擴大、財團惡行屢見不鮮。

今天的平均每月薪資不及16年前的40890元,僅有40773元。同時20年來,青年受雇者薪資平均僅成長了15%。全國房價所得比卻增長到了178%。而所得最低的5%家戶對比最富有的5%家戶,其貧富差從55倍增長至113倍。實然,真實情況必更為嚴重。

基層青年對「階級晉身」的幻想較之中老年基層更為薄弱。在2017年反勞基法修惡抗爭的大遊行中又或是近年來兩場大規模罷工(長榮&華航空服),其抗爭參與及聲援者絕大多數皆為基層青年便可見一斑。上述之客觀事實,是催生勞權意識增長與反資仇富情緒的堅實土壤。這趨勢將在未來的社會危機中給予左翼與工運重要的發展契機。

但由於缺乏群眾性的左翼工人政黨與工人階級欠缺組織,當前台灣工運仍尚屬力量薄弱。除少數個別例子外,主要的工會領導都脫離群眾鬥爭並且官僚化與極為保守,未能吸引大量新投入鬥爭的年輕工人加入。不同工會尚未能互相協調和團結,因此、我們迫切需要提出戰鬥性的全國總工會。馬克思主義者必須介入工運鬥爭並要推動工運激進化。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全力介入在長榮空服員罷工之中,一方面給予罷工工人支持,並獨立地提出致勝的策略和方案。在罷工期間,我們向工會提出擴大宣傳以爭取廣泛群眾支持的建議,並作出具體行動,並且推動長榮罷工連結不同的工會組織舉辦聲援罷工的集會。

台灣社會運動仍陷於缺乏組織與清晰綱領的NGO小圈子領導模式,並非以有組織且具有戰鬥性的群眾鬥爭為主要路線,也沒有有意識的提高群眾運動之政治覺悟,從而成為運動的官僚障礙。中共打壓、資本剝削、反同威脅、黨國遺毒、環境破壞等因素,都將在未來刺激起社會上的先進群體採取行動對抗。但勢必將使既有之NGO化的社運模式與相應組織備受挑戰與考驗,例如2017反勞基法修惡的挫敗與2018平權公投的敗選。未來,民眾會吸取教訓並且會更多地挑戰這種「NGO領導模式」。因此,馬克思主義者提出與推動受民主監督且具有戰鬥性的左翼工人政黨。

在告別了「經濟繁榮-黑手變頭家」的時代十多年過後,台灣工人階級的社會流動性已經大大降低,階級意識正在增長。而小資產階級的生活水平也正在趨近無產階級,因而也引起躁動,使政局變化與動盪。社會運動將會愈來愈多,也會大量中產階級和青年的參與,例如環境議題、性別議題的運動等。

我們組織在這兩年介入同志運動就是一個好例子。我們以反資本主義綱領和階級鬥爭的路線介入同志平權運動,吸引了新一批來自工人階級或中產家庭背景的青年加人我們。今年興起的全球氣候運動在歐洲多個國家、美國和澳洲也吸引了數百萬名群眾參與,其中以青年為最多數。馬克思主義者必須從中爭取最進步與激進的份子,並為運動提供一個工人階級的鬥爭方案。

民主鬥爭與社會主義

保衛與深化民主權利的鬥爭,將在未來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在群眾抵抗中共威脅與恐懼國民黨復辟的局面下,加上香港自六月以來爆發的歷史性反威權運動,民進黨在台灣欠缺左翼替代方案的情況下,被視為「抗中保台」的力量而重臨民望高峰。很大機會蔡英文將高票連任。隨著中美衝突的升溫而令民進黨更依賴美帝國主義,不排除蔡英文未來會因為有美國支持,更有信心採取更多以「民主」為名的反中措辭以收割支持,但其目的是為了在中美衝突中提高台灣資本主義的地緣政治及經濟利益與民進黨的政治聲望。然而,我們知道作為台灣資產階級的政治代表,民進黨在對抗中共獨裁政權的立場上實際會表現軟弱,扮演群眾鬥爭煞車軸的角色。若果隨著台灣親民主群眾進一步的激進化,民進黨的角色將會被揭露。例如在「轉型正義」的議題上,反對黨國殘餘的情緒將可能更為廣泛甚至化為實際行動與訴求,甚至大舉脫離民進黨之妥協和解立場的侷限。

馬克思主義者必須在這局面中,做獨立於藍綠白三派和中美帝國之外的「工人民主先鋒」,我們不僅需要捍衛既有的民主權利,更要指出兩岸工人階級團結是唯一能真正對抗中共獨裁政權的力量。更需要向前爭取工人民主權與社會主義台灣獨立,對抗資本家專政。才能將黨扎根於革命青年與工人。

覬覦與依附中國市場利益的台商,便是首屈一指的中共代理人。因此對抗中共代理人的鬥爭,必須是一場以工人階級領導的反資鬥爭,將民主訴求——包括民族獨立的訴求——與社會主義革命的綱領結合起來,才能取勝。中共擴張對台經濟影響力的政策目前受到民進黨政府抗拒,在中美衝突升溫的背景下未來一段時間也可能會加劇。對台的控制減弱的話將會損害習近平的統治權威,並且加劇中共的黨內權鬥,在一定條件下可加強中國群眾參與鬥爭的信心。但這發展進程同時是複雜的。綠營狹隘的資產階級民族主義立場,並且與美帝的反中戰略互相合作,並不會吸引到中國大陸群眾,反而會排斥他們。中共當然會利用這點來大造輿論宣傳,引導國內民意支持,並在此情況下藉機利用更強硬的政治與軍事恫嚇來展示實力。

唯有依靠群眾鬥爭來捍衛並擴大民主,終結財團專政,才能使台灣人民有效抵抗中共利誘與威嚇政策。只有將銀行和大企業國有化並收歸民主監督和管理,才能打破外資的操控(而這是中共的主要戰略)。否則,中共代理人在中共利誘政策的背書下,未來將可以成功對台灣政局帶來更深刻與扎根的影響力。

右翼反同勢力的大舉擴張建基於其緊密集中的教會組織系統與堅實信仰和龐大的財政實力,在2018年公投大勝後,信心倍增。如今進攻國會,取得席次機率雖小,但意在打造反同宗教的政黨化之組織基礎。反同勢力的政治擴張,反映了保守右翼宗教勢力正在填補藍綠兩黨留下來的政治真空,對藍綠兩黨的絕望其中一部分,正轉化為保守右翼教派的政治力量基礎。

極右派推《反墮胎公投》和各種反動議題,是站在反同公投勝利,平權公投失敗,運動官僚沒有正確教訓下,因有可能取勝而再一次重挫民主平等權利。在當前的世界局勢中,在欠缺群眾的左翼社會主義替代方案下,我們也能看到各種分化工人階級與受壓迫者的右翼勢力在對女性、 LGBT、移民的攻擊中正在取得增長,例如在歐洲的極右政黨以及美國的川普,為資本主義危機找到代罪羔羊;但正如我們國際所展示的例子一樣,唯有戰鬥性的工人群眾運動才能做出有效地抵抗和進攻。以此,在愛爾蘭——我們贏得墮胎權、在美國——我們力抗川普的性別歧視政策、在南非——我們活躍的與排外主義做對抗。

台灣社運組織欠缺對抗反同勢力的綱領和壯大抗爭的工人階級群眾組織及堅定的鬥爭方法,給予了反同勢力機會擴張。正如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所警告,右翼反同勢力也會發展為性別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政治力量,從而分化工人階級的團結。

在世界和台灣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正步入前所未有的危機和動盪時期。這代表群眾情緒將可能會更為激進化,群眾鬥爭的規模很可能會有所擴大。這將對馬克思主義組織提出艱巨的要求,以建立我們的力量,並爭取群眾支持社會主義的理念和方法。同時,由於社會和政治危機加深,而群眾意識卻落後於形勢,群眾運動將會變得更為複雜。

我們組織規模尚小,而左翼在運動中尚是少數的聲音,因此將要花費更多力氣才能突出自己的聲音,爭取最優秀的工人和青年加入我們。我們必須更緊密留意政局的變化,隨著局勢的變化快速介入鬥爭,以訓練更強大的馬克思主義幹部。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