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中共對輿論的操縱

2020年3月12日 下午 10:50

官媒發表具有批判或認錯意味的文章仍只是為習政權減壓,民眾哪怕質疑中共專制都仍然不被容許

馬加烈 中國勞工論壇

2020年開年以來,中國群眾就持續飽受新冠肺炎疫情之苦。不僅出行受限,日常生活所需物資在多個省市也陷入短缺,群眾不滿因此與日俱增。在疫情最初的關鍵週,中共試圖對此隱瞞,為此處罰眼科醫生李文亮等疫情吹哨人,給他們扣上「造謠者」的帽子。而隨著疫情擴大到掩蓋不住,為了平息民怨、轉移群眾視線,除了撤換幾名地方官員外,中共政權也試圖在社交媒體將輿論導向對自身有利的方向。

中共國信辦頒布「網路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在三月生效,封鎖大量公眾號,企圖鎮壓網路的言論「革命」。強大的網警系統也無法審查所有訊息。《東營網》「網警郭琪琪:睡4小時,刷微信20小時」的報導不但沒有收到宣傳效用,反而引起網路一片反感的聲音。抗疫至今已有17名警員死亡,其中包括時任泰安市公安局的網警李弦。據媒體報道,李弦倒在辦公桌旁,雙手仍在鍵盤上,而電腦屏幕上顯示着未完成的最後一份工作日誌。

1月22日,《環球時報》發表社論,批評武漢政府反應遲鈍,提及一些地方政府優先考量「避免形成社會恐慌」,因而防疫措施不充分。疫情發酵到武漢封城後,最高人民法院在官方微博發表文章稱,聽信李文亮等人發布的「謠言」對防控可能是好事。李文亮去世後,官媒也紛紛表示哀悼、致以敬意並訴求全面調查事件。防疫中的簡單粗暴做法導致多起衝突後,多家官媒轉載公安部消息,發表社論反對地方防疫人員的暴力行為。

亦有報導或社論呼籲拒吃野味、譴責囤積口罩、責成地方官員不得瞞報疫情,但這些文章無一例外將問題推給地方政府或個體民眾,而從不質疑中央政府。即使在中共不得不作出微小讓步的情況下,於新浪微博的「我要言論自由」標籤與效法香港反威權運動的「五大訴求」仍舊被刪。

官媒發表具有批判或認錯意味的文章仍只是為習政權減壓,民眾哪怕質疑中共專制都仍然不被容許。

2月7日至16日,公民記者陳秋實與方斌因披露武漢疫情而分別被「強制醫學隔離」與「被消失」,法學家許章潤批評習政權而被軟禁,社會活動人士許志永和李翹楚亦因發表直指中共專制的言論被捕。結合自己的宣傳機器以及對異議的打壓,我們可以說中共再度向世人展現了「胡蘿蔔加大棒」的手法,重演了2008年四川地震和毒奶粉事件後發生的情況。在這兩個事件中,中共懲處數名下級官員,並囚禁試圖揭露真相的異議者。

傳遞「正能量」同樣不可少。2月初習近平發表「加強輿論引導工作」講話後,正面報導逐漸佔多數。火神山醫院興建後,《新華網》聲稱其詮釋了「中國速度」。1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下達文件,要求各地充分利用微博、微信、抖音等新媒體平台,加大「激發社會正能量」的宣傳工作。自此,歌頌中央政府、強化愛國主義的宣傳源源不斷。

習政權為了保證經濟成長而欺騙群眾,爭取各地儘快復工,也可能說明中共高層內部鬥爭因疫情變得更為劇烈。

有關新冠病毒的各種陰謀論與假新聞一個接一個冒起。中共政權一直利用社交媒體帶風向,聲稱病毒源於野生動物、人類感染新冠病毒始於有人食用野生動物,但是病毒從武漢P4病毒研究所流出的說法一直在網路流傳,並且無法確定真實性。《南華早報》報導,中國科學院一個研究小組根據來自12個國家樣本研究了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數據,指出該病毒並非起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而是「從其他地方傳入」。新冠病毒為人工合成等傳聞也在中文社群造成一定影響。陰謀論與假新聞幾乎無助於群眾了解真相、抗擊疫情反而使政權更有理由升級媒體報導與網路言論管制,但它們存在也反映出資訊不透明中國政府極度不信任。

如果沒有群眾自下而上壓力中共控制媒體報導真相、發布批判文章會比現在很有限數量還要少得多。社會主義者認為唯有工人群眾親自終結中共獨裁統治,並將大眾媒體收歸公有、透過民主機制管理,媒體才能真正幫助公眾發聲、了解真相,社會輿論也不再輕易被操縱這一訴求需要連結到終結億萬富翁和資本家經濟統治,因為他們利潤追逐與人民需求嚴重相抵觸——中國政府如此,疫情不善、掩蓋並低估疫情威脅全球各地「民主」資本主義政府亦如是。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