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RCEP!立即啟戰!

2020年12月23日 上午 8:23

為什麼我們要反對這個反工人的貿易協議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11月15日,15個亞太國家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目的明顯是為了創立一個典型的新自由主義貿易協議。此協議一旦全面落實,將會降低成員國(東盟10國和5個非東盟經濟體)之間的關稅和其他非關稅貿易壁壘。東盟10國包括有汶萊、柬埔寨、老撾、馬來西亞、緬甸、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與越南。而5個「外來」成員國則是澳洲、日本、南韓、紐西蘭以及區域超級大國中國。

RCEP成員國(圖源:維基百科)

RCEP被稱之為世界上最大的貿易集團,涵蓋22億(中國人口佔其中63%),GDP佔全球的三成(當中中國佔超過一半)。此協議很可能遇到整個地區的工人組織和社會運動的反抗,而各簽署國之間的尖銳矛盾也使不確實是否可行。

中國勞工論壇就RCEP提出以下四個觀點。

RCEP是對於工人、農民和自然環境的一大打擊

RCEP是資產階級政客和商界巨頭在小圈子秘密協商下,對亞太地區廣大人民犯下的嚴重罪行。「這會進一步破壞農民、漁民、原住民和農村婦女的生計,並且威脅到工人的工作。」菲律賓公平貿易組織(Trade Justice Pilipinas)警告:「RCEP只會加劇本已存在、並在疫情下惡化社會不平等。」

7個來自區內不同國家的工會也表示RCEP選在這時推動非常「惡劣」,在百年來最嚴重的疫症下,醫療系統不堪負荷,失業率急速攀升。聯合國預計全球將出現50年以來最嚴重的糧食危機,而工會警告RCEP將會使情況惡化。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的調查,今年亞洲整體的經濟將會衰退2.2%,這是自1960年代以來首次出現萎縮。就算是嚴重的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亞洲經濟增長率仍有1.3%。RCEP反映了這15國政府的迫切憂慮,他們需要一些利好消息來安撫商界,並且恢復外國投資。

RCEP會加大對工人的剝削和對環境的破壞。RCEP所推動供應鏈重組和區域化,將會導致大量裁員、企業倒閉、削減工資,原本已經保障不足的工作將會變得更加不穩定。國際勞工組織(ILO)的報告指出,亞太地區68%的勞動力都在非正式部門,欠缺退休保障或工會權利。在老撾和柬埔寨,非正式部門佔這兩個成員國勞動力的93%,不過就算是富裕的日本這比例也有20%。

土地掠奪、迫遷、貧困小農戶將會增加。RCEP要求成員國加入《布達佩斯條約》,該條約鞏固了諸如孟山都(Monsanto)和中資的先正達(Syngenta)等大型農企對於種子與微生物的壟斷控制,進一步惡化小農戶的處境。醫護人員警告RCEP有關非專利藥品的規例一旦落實,將會導致東盟國家的醫藥費大幅飆升。

本來脆弱的生態系統將會受到更大壓力。在印尼,每年遭受大企業開發農地、砍伐、採礦而損失的林地面積與整個汶萊相當。近年來,環保份子與原住民 (從西巴布亞到內蒙古)都發起了群眾抗爭,來阻止採礦或其他破壞環境的企業項目。例如在印尼、泰國、緬甸和其他RCEP國家,都爆發了反對中國企業和中資基建項目(例如一帶一路)的抗議。

RCEP並不包括任何環保條款。要拆除生態與氣候問題的計時炸彈,並改善亞洲貧苦大眾的處境,不能依靠遊說當局「改善」RCEP,而是應該要求廢除整個協議。強大的工人組織,並且連結及帶領農民大眾,是唯一能夠擊敗資本家這一進攻。工人的國際主義與共同鬥爭,終結資本主義的利潤制度,將所有經濟資源置於大多數人的民主控制下才是唯一的出路,而非對於「國族」資本主義和保護主義的幻想。

RCEP將會對民主權利帶來新的打擊

菲律賓左翼國會議員艾拉戈(Sarah Elago) 指RCEP是「對民主的侵犯」。她說:「政府給予大型商業說客團體特權,犧牲了基本民主原則。」RCEP的談判完全在秘密下進行,排除了民選議會的監督(假若有的話),更莫說工會、青年組織和環保團體了。長達510頁的最終協議文件,加上數千頁附加文件,只是在協議簽署後才公開的。但強大的資產階級聯合體,如東亞商務理事會、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澳洲礦物理事會等,都正式參與在RCEP的進程之中。

財團對於土地與天然資源掠奪的加速,將會導致軍事化,而在農村及少數民族地區的國家恐怖也會加劇。去年,印尼、泰國和香港青年與工人的群眾抗爭,都遭受了當局的嚴厲鎮壓。區內各國的軍事開支不斷上升,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2008-2018年十年間的軍費就增加了52%。

RCEP的進程顯示,當討論到增加大財團利潤的時候,獨裁政權如中國、汶萊和老撾,與「民主」政府如澳洲、日本和紐西蘭,他們之間是沒有根本性分別的。

RCEP: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RCEP跟其他自由貿易協議都是現代帝國主義的化身,讓資產階級能夠更有效地剝削本國及外國的勞動力。根據經濟學者普盧默(Michael Plummer),中日韓三國將獲得RCEP當中90%的收入增長,以及88%的貿易增長。剩下的12個成員國就只能互相爭奪剩餘的殘渣。

所有資本主義協議都嘗試以「雙贏局面」的糖衣來矇騙群眾。但對於東盟大多數的「發展中」經濟體來說,RCEP將進一步導致它們對中國等資本主義大經濟體的依賴(作為其市場、廉價勞動力及天然資源的來源)。

過去十年間,半數東盟國家都陷入貿易逆差(柬埔寨、印尼、老撾、緬甸,更甚者為菲律賓)。菲律賓公平貿易組織(Trade Justice Pilipinas)警告加入RCEP會導致該國的進口額增加9.08億美元,但相應的出口額只會增加440萬美元。

中國在此進程中發揮的關鍵角色,使得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帝國主義本質,在這個打擊區內人民的新自由主義計劃中完全曝露出來。中共對於經濟及地沿政治方面的野心,在習近平時代表現為更加使用脅迫手段,而這點與舊帝國主義列強(如美國)沒有根本性不同。

中國需要強化其在東亞地區的霸主地位,用來作為與美國冷戰下經濟及外交「脫鉤」的反制,這是推動RCEP背後很關鍵的因素。這代表了冷戰的進一步重大升級,而非緩和。習近平政權知道就算拜登上任後,華盛頓的反中政策將會繼續,只是如《半島新聞》評論那樣:「減少了特朗普的特色」。

RCEP的確是中國相對於美國的重大外交勝利,但是在經濟方面的成就卻十分有限。花旗銀行研究所的分析員指出:「RCEP所發出的外交訊息可能跟其經濟同樣重要──這是中國發動的政變。」

實際上,縱使RCEP受到熱捧,但根據香港《南華早報》的評論,這只會對中國的經濟帶來「小額的增長」。雖然RCEP應該能夠為中國的GDP帶來一定的增加,但「這不足以抵銷與美國貿易戰所帶來的損失」。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在2020年6月預期RCEP完全落實後,到2030年只會為中國GDP帶來0.4%的增長,但中美貿易戰繼續下去的話(我們相信這是最大可能),會對中國GDP造成1.1%的損失。弔詭地,移除貿易壁壘可能會導致日韓與東盟之間的貿易增加,而非與中國得貿易增加,這是由於日韓與東盟這些經濟體之間的共通點。

要有效地反抗RCEP,工人運動需要清醒地分析這個協議所代表的是什麼,而非全盤接受RCEP各國政府和商界自吹自擂的宣傳。

《經濟學人》雜誌形容11月簽署的RCEP內容為「毫無野心」,這也是很多資產階級評論員的觀點。為了儘快簽署協議,各國政府被迫要降低自己的野心,並採取了比其他資本主義自貿協議更加軟弱的方案。RCEP在服務貿易方面非常含糊,並包含很少關於農業的條款。

從工人階級的立場來說,協議的漏洞和缺陷是好消息。而我們也不應低估RCEP所帶來的真實經濟威脅,而其不穩定的性質加上成員國之間的許多紛爭,會使群眾鬥爭廢除RCEP成為可能。

RCEP會成功嗎?

在現階段,RCEP的象徵意義多於實際。協議當中的關稅寬減目標,要至少10年甚至20 年才能完全實現。而其他部分也可能會陷入了無盡的談判。印度最初也參與了31輪RCEP談判當中的28輪,卻在2019年退出,其退出的主要原因是來自中國的經濟挑戰。

不少評論員提到「東盟方式」,也就是緩慢、循序漸進,幾乎是龜速的進展。這是東盟半世紀以來的運作方式,原因是其10個成員國之間的巨大差異和分歧。而RCEP只會是更加的相異與分裂。

冷戰也會內外地影響到RCEP,美帝國主義將決心阻撓中國獲得任何優勢。區內統治階級之中的親美和親中派別兩極化將會加劇。日、韓兩國也是美國盟國,不過他們之間也有嚴重分歧。這些和其他地方的衝突,也可能影響到未來RCEP的談判。澳洲作為美國的堅定盟國,中、澳之間的激烈衝突也顯示了未來的路途。

現在的中澳衝突──中國已經限制了澳洲的煤礦、牛肉、大麥、葡萄酒和其他商品的進口──僅僅在RCEP簽署幾天後再次升級。兩國的經濟紛爭某程度上被政治與外交風波所蓋過,中國提出了14項「澳洲令中國不滿原因」,包括負面的媒體報導等。而澳洲政府則要求中國外交部道歉,因為其官員發表了一則澳軍在阿富汗的戰爭罪行的挑釁性推特帖文。

RCEP很可能不會在2022年1月前生效,因為這需要經過至少9個國家的國會「通過」(其中有些不是民選的)。雖然不大可能被否決,但審批過程就可能會遇到民眾的激烈反抗。未來20年,RCEP要全面落實的話,還有一段很長的路──崎嶇的泥路而不是高速公路。

我們也在見證著中共黨國30年以來最重大的權鬥,以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總理李克強為代表人物。李克強是負責RCEP的官員,因此這也必然成為權鬥的一部分。習近平總體上主張依賴國家資本主義、更具有民族主義色彩的經濟政策,而李克強則代表更倚重對外經濟聯繫的中國資本家。當然習近平也不會在原則上反對RCEP,但他更著重於「雙循環」經濟戰略中推動中國本地經濟,因此RCEP有可能會被架空,成為空殼協議。

社會主義者、工人運動、氣候運動、學生和農民運動分子的任務是要建立起群眾反抗。資本主義無法「團結」亞太地區,因為這個制度建基於民族國家,特別在這個時代的嚴重危機下,各個統治集團都為自保而陷入根本性的衝突。

社會主義者主張以跨國界的工人階級共同利益下,達至真正的國際合作與經濟融合。這只有在推翻資本主義(無論是「民族主義」還是「全球化」的資本主義),並建立由工人階級與被壓迫群眾所民主控制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的計劃經濟的情況下才能實現。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