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主义替代和DSA不同于何处?

2020年4月19日 下午 11:24

正是围绕着马克思主义和革命社会主义的基本思想,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的政治凝聚力,加上民主集中制框架内进行讨论、辩论和行动的能力,使社会主义替代如此有效,尽管目前我们规模相对较小

Elan Axelbank,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支部)

许多刚接触社会主义运动的人可能会问: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支部)和“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SA)不同于何处?大家会一起合作吗?为什么加入一个而不是另一个?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总是被问到这些问题,我们希望在这里提供一些答案。

在美国,成为社会主义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令人激动。一次又一次的民意调查显示,更多的年轻人支持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随着工人运动中战斗精神的重新出现,罢工正在增加。三年以来,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直是美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他现在是美国总统的头号竞争者,认为“亿万富翁不应该存在”。

尽管遭到亚马逊和亿万富翁阶级的反对,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公开的马克思主义者莎玛·萨旺特(Kshama Sawant)还是开始了她作为西雅图市议员的第三个任期。DSA有5万多名成员,其中亚历山德拉·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是国会议员。社会主义替代和DSA是国内最著名的两个社会主义组织。

社会主义替代和DSA有什么共同之处?

社会主义替代和DSA都将资本主义视为社会问题的根源。在这一体制下经济掌握在私人手里,以利润而不是人的需求为基础。我们相信,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我们也不相信自上而下的,专制的斯大林主义政权曾经是,或者现在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这两个组织都支持桑德斯,并积极为他争取胜利。我们都把选举看作是一个重要的工具,如果巧妙地加以利用,就可以赢得工人阶级的胜利并建立社会主义运动。这两个组织都希望看到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和年轻人在美国和世界各地为他们的利益积极地斗争,我们认为社会主义的思想和战略对这些斗争的成功至关重要。社会主义替代和DSA在全国范围内共同开展了社区运动、劳工运动、政治教育,还是最近的社会主义选举运动在内的许多活动。

社会主义替代主张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思想和策略?

社会主义替代主张建立一个工人政府,让500强企业(包括金融、能源、交通、物流、科技和制造业)为公共所有,并按照工人阶级的民主计划运作。生产和分配将基于人类和环境的需要,而不是利润来进行。

我们并不认为资本主义可以简单地被上层的政客用立法赶走,因为亿万富翁阶级会进行激烈的抵抗。除了选举和抗议,为了获得对经济的真正民主控制,我们需要在工作场所、学校和城市的协调一致的大规模罢工、直接行动和工人阶级的自我组织──所有这些都汇聚在一起,形成一场大规模的革命运动。工人阶级是社会中唯一有能力进行这种变革,以取代资本主义,开始向全球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的力量。

基于理性的发展经济(包括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和消除利润导向,社会主义将逐步去除强制性国家和边界的需要。它将共同努力铲除所有压迫的,不论是基于种族、民族、性别还是性取向的残余。在消除全球范围内的稀缺性和匮乏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最终走向消灭阶级分化。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因为所有这些和其他形式的压迫都深深地嵌入了资本主义的结构之中,并被资本主义的精英所延续,他们毫不犹豫地使用“分而治之”的策略去巩固制度。

在为根本的制度变革而战的同时,我们也为每一项大大小小的改革而战,以改善当今劳动者和年轻人的生活和境遇。我们努力弥合改革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之间的鸿沟以结束资本主义。每一次斗争的胜利都增强了劳动者为更多而战的信心,而为更深远的变革而战有助于暴露改革本身、即在资本主义框架内可以实现的目标的局限性。

为了在各方面争取我们的利益,我们认为工人阶级需要自己的群众性的、完全独立于大企业的任何影响的政党。这样的政党应该有党内民主和问责制(这是民主党所没有的),而且除了竞选之外,还应该在工作场所和社区组织斗争。社会主义替代想要加入和建设一个这样的党,并主张采取社会主义的纲领,这是达到一个完全符合劳动人民利益的社会的唯一途径。

我们认为,在桑德斯的竞选活动中,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的轮廓已经存在。甚至连毫无歉意的亲资本主义报纸《金融时报》也同意这一点!如果桑德斯、奥卡西奥-科特兹(AOC)、DSA和更多的左倾工会联合起来,成立一个新的工人党,它将立即扩大到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人。社会主义替代不同意桑德斯试图改革民主党的战略,但尽管存在分歧,我们仍然支持他,我们将为他的竞选活动和争取提名全力以赴。当社会主义替代参选时,比如萨旺特在西雅图参选,我们是作为独立的社会主义者参选,确支持建立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的立场。

由于资本主义是一个全球性的,相互联系的体系,我们认为除非社会主义具有国际性,否则就无法生存。一个被资本主义之海包围的“一国社会主义”孤岛是不可持续的。社会主义运动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和国际上进行协调,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替代在政治上与一个最近重新命名的世界性组织“国际社会主义替代”以及世界各地30多个国家的革命社会主义政党团结一致。

DSA主张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思想和策略?DSA作为一个“大帐篷”式的,或者说集众多流派于一身的组织如何影响这一点?

要加入DSA,你必须在网上填写表格并交纳会费。你不需要具体的政治观点或时间承诺。这是因为DSA是一个“大帐篷”式的,或者说集众多流派于一身的组织,也就是说,在DSA内部,其成员对大多数问题都有不同的看法。

对于一些DSA成员而言,社会主义意味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北欧那种受到高度管制的资本主义模式,公司和富人缴纳高额税款以资助社会服务和计划。也有一些DSA成员普遍同意社会主义替代如上所述的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理解。在这个组织里,有一些人认为我们可以缓慢地从资本主义改革到社会主义,甚至积极反对革命的方法,这指出了决裂的必要性。

还有一些人,像社会主义替代一样,认为终结资本主义将面临统治阶级的大规模抵抗,而社会主义多数派将不得不准备捍卫工人政府所取得的成果。DSA内部的其他人认为,社会主义可以通过构建与资本主义国家不同的、并行的社会服务结构来实现,这种结构通常被称为“双重权力”或“互助”,以慢慢地将其扩展到取代资本主义的地步。

有DSA成员认为民主党可以改革成为一个真正进步的“人民政党”,认为DSA应该起到作为民主党的左翼的作用。还有一些人,像社会主义替代一样,认为需要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一些DSA成员完全反对将选举作为建立社会主义运动的工具。
虽然许多DSA成员认为自己是国际主义者,但DSA并不是国际社会主义组织或社会主义政党网络的一部分。

社会主义替代并不是一个“大帐篷”式的组织,而是个民主集中制政党。这意味着什么?什么是民主集中制?

我们认为,民主集中制是最适合于组织工人阶级以实现社会根本变革的组织形式。简而言之,民主集中制意味着在本组织内部有充分的民主辩论和讨论自由,以确定我们的方法和优先事项,但也意味着一旦作出优先事项和决定,就要在行动中团结一致。通过同意遵循大多数成员决定的道路,社会主义替代能够“超越我们的力量”,或者产生比我们的数字可能显示的更大的影响。在我们组织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在我们选出的全国领导机构中,在我们的每周的支部或分会上,将对整个组织内的主要政策决策进行充分讨论,并始终受到复查和分析。

没有充分的讨论和辩论的自由,就不可能对形势作出正确的分析,这包括推动社会主义运动的战略和纲领。集体讨论所有成员的经验至关重要,特别是考虑到一个人,或一群人,不管他们多么有经验,都不会永远正确。要有民主选举的,对选举他们的人负责的,包括能够被罢免的领导机构,这对一个革命党来说也是重要的民主机制。

一个革命党还必须避免陷入长期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陷阱。为了能介入并影响社会事件,并发展社会主义运动,革命党员必须在作出决定以后很快地根据情况团结一致地行动。如果所有的成员都参与决策,或者每一个决策都受到没完没了的质疑,那么什么事也做不成,所以需要一定程度的集中性来补充民主。特别是在一场特殊的斗争或竞选活动中,我们的地方和国家领导机构有权迅速作出决定,确保采取主动和对事件作出反应。这些决定将在事后由成员进行复查。例如,在社会主义替代成功组织竞选活动的能力中,民主集中制的集中制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让萨旺特当选,并两次在西雅图连任,利用她的席位赢为劳动人民和开展社会主义运动取得了无数的胜利。这一点在去年11月我们的连任竞选中,与亚马逊老板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全部压力和西雅图的政治建构的一较高下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在一个特定的时刻,民主和集中的平衡是灵活的,这取决于形势的需要。

在民主集中制的框架下,社会主义替代的候选人和民选官员对社会主义替代的政治、纲领和结构负责,只拿其选区内工人的平均工资。DSA中不存在这些问责机制。虽然候选人有接受DSA正式背书的程序,但DSA的任何成员都可以公开地在他们选择的任何政治倾向或纲领中作为DSA成员参加竞选。

正如AOC自己所说的,所有试图代表劳动人民的民选官员都将面临来自资产阶级的巨大压力。因此,左翼民选官员对工人运动民主地负责势在必行。这是我们主张成立一个新的代表工人利益的广泛政党的原因之一,DSA可以帮助推动这一进程。要顶住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压力,就必须有强大的监督力量──不管那个社会主义者个人多么地有原则。

民主集中制不应与自上而下的斯大林主义和其他一些社会主义组织的“官僚集中制”相混淆,这些组织很少进行真正的辩论,异见被压制,领导机构停滞不前。事实上,友好而严肃的辩论是一个健康的革命政党的主要特征。

最近,社会主义替代和我们的世界性组织“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进行了重大的辩论。虽然这些辩论在政治内容上各不相同,但它们都涉及到我们领导层的一部分,国家上乃至国际上,他们认为自己实际上“免于”民主检查和问责。从这些辩论中,我们脱颖而出,能力比以前更强了,并且有了新的领导层,这证明了民主集中制的有效性。

DSA的成员和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不同于何处?

DSA大约有55000名成员,而社会主义替代只有不到1000名成员。这种规模上的差异部分是由于DSA是由许多持有不同政治观点的人组成的“大帐篷”,而且两个组织成员的构成也存在着显著差异。

DSA作为一个组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把许多来自不同政治背景的人聚集在一起。DSA成员是指向DSA捐款的,也称为缴纳会费的人。然而,与社会主义替代不同的是,除了捐款之外,没有积极参与的要求,所以DSA的成员中只有一小部分是积极分子,定期参加DSA的会议、活动和决策。这不是社会主义替代的情况,我们一半以上的成员定期保持活跃。

DSA对社会主义没有统一的定义,对如何实现社会主义没有一个共同的战略,这可能是优势,也可能是劣势。一方面,它提供了一个空间,人们可以聚集在一起讨论和辩论许多不同的想法。另一方面,很难像在社会主义替代那样,将整个组织团结在共同的目标和优先事项之后。大多数DSA的分会由许多不同的基于各种问题的“工作组”组成,这些工作组独立地完成基于单个问题的工作。

而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普遍赞同我们的纲领,包括我们对社会主义的定义以及实现这一目标的战略,并同意积极参加包括支部会议在内的组织的工作,严肃对待他们作为社会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的思想政治教育。由于我们完全独立于企业或政府的资助,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还按月缴纳财政捐款或党费,这没有统一的费率,而是以“按各自能力”为基础的。

我们有一个新成员阅读包,人们可以阅读并与当前的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讨论,看看该组织是否适合他们。成员之间没有共同对基本目标、策略和参与程度的理解的话,民主集中制就无法发挥作用。社会主义替代重视那些有战斗精神、有学习动力、有团队精神的人。在有兴趣加入之前,不完全需要对马克思主义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在我们看来,正是围绕着马克思主义和革命社会主义的基本思想,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的政治凝聚力,加上民主集中制框架内进行讨论、辩论和行动的能力,使社会主义替代如此有效,尽管目前我们规模相对较小。

作为组织的社会主义替代和DSA并不互相竞争。我们认为这两个组织扮演着不同的角色,都非常重要。例如,正是西弗吉尼亚州的DSA成员帮助发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教师罢工。DSA的“民主社会主义者支持伯尼”倡议对桑德斯在许多领域的竞选活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竞选公职的DSA成员是近期普及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催化剂。我们希望继续深化与DSA的工作关系。在斗争过程中,劳动人民和社会主义者必须争取最大程度的团结,这意味着合作,而不是竞争。

也就是说,随着社会主义运动的不断发展,在社会主义运动和阶级斗争中,也存在着相互矛盾的思想和理论。虽然这两个组织没有竞争,但在如何最有效地开展社会主义运动上,否认DSA内部的许多思想与社会主义替代的思想存在竞争是不诚实的。互相尊重而真诚的辩论,以及在阶级斗争中对各种思想和方法的实时检验,将是决定正确思想和获胜战略的关键。

DSA和社会主义替代在互相竞争吗?我应该加入哪一个?

我们认为DSA可以帮助成千上万的人在实践中检验不同的想法,完善自己的信念。如果DSA,作为一个“大帐篷”式的,或多元化的组织,允许社会主义替代加入其中,我们会兴奋地讨论这种可能性,但就目前而言,DSA作为一个全国性组织不允许这样做。在一些地区,DSA的地区支部已经邀请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加入,我们热情地这样做了,在这些地区已经能够发展更密切的关系。

社会主义替代与在这个问题上和我们达成共识的所有人一起工作,无论是争取更高的工资和条件更好的工作场所,伯尼‧桑德斯赢得总统选举,抗议美帝国主义和战争,反对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其他形式的压迫,走上罢工的警戒线或任何其他的工人阶级斗争。一直以来,我们还指出发展社会主义运动以终结资本主义的必要,这一制度永远依靠剥削和压迫而得以延续和发展。

我们认为将革命社会主义者组织成一个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十分重要。我们想让尽可能多的人相信我们的社会主义理想和如何实现它,以及为什么如果你同意,就应该加入社会主义替代。目前在美国乃至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面临着重大的机遇。我们鼓励所有的劳动者和年轻人加入我们的行列。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