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More

    以色列/巴勒斯坦:停止战争——没有反抗占领、贫穷与资本的斗争,就不会有和平

    军警和极右翼的挑衅令危险局势升级,酿成严重伤亡。必须停止战争。唯有通过反对占领、消灭贫穷、终结资本统治的斗争,和平才能实现。

    ISA采访社会主义斗争(ISA以色列/巴勒斯坦)的Yasha Marmer

    停止战争

    没有反抗占领、贫穷与资本统治的斗争,就不可能有和平

    巴勒斯坦青年在被以色列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发起抗议,反对以色列的殖民区和行动限制,数周来却遭到军察和极右的镇压暴力。民众抗议对内塔尼亚胡政府、拜登的外交政策以及打算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政权构成了重大挑战。当以色列工党和“左翼”的梅雷兹党(Meretz)正试着拉拢极右翼的贝内特(Naftali Bennet)、让他出任新联合政府的总理时,当前局势也让以色列政治体制受到压力。在事变的压力下,阿拉伯政党联合名单(拉阿姆)已被迫退出谈判。同等重要的是,由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所属政党法塔赫(Fatah)的部分派系担心在选举中失利,今年的巴勒斯坦选举已被推迟。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与社会主义斗争的Yasha Marmer(下简称YM)探讨当前局势,以及革命社会主义者应如何介入其中。

    ISA:你会怎样描述当前局势?

    YM:这是一场战争。加沙的遇难人数正在攀升。现在已经有48人遇难,其中包括14名儿童。数以百计的人受伤。加沙的目击者称,以色列战机袭击了住宅大楼,据报导,一座塔楼在大火中倒塌。随着以色列军队继续发动袭击,哈马斯(Hamas)昨天向以色列南部发射数百枚火箭还击,炸死了两名以色列妇女。这意味着我们现正进入更长期的军事升级。以色列军队宣布进一步动员多5000名预备役人员,现阶段主要是负责各种支援任务而非直接的陆上入侵。这非常令人忧心。

    这次冲突缘于以色列殖民者试图对在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地区定居的巴勒斯坦人进行迫迁;对此,这些巴勒斯坦人奋力反抗。但随后以色列军队试图阻止巴勒斯坦人在斋月期间集会,而引发冲突升级。反对镇压的青年群众运动开始的抗争行动,具有许多进步特征。

    以色列统治阶级担心,在严重的执政危机、新冠危机(尽管以色列声称疫苗接种率很高,但接种计划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巴勒斯坦群众)、那些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中东国家(在国内出现反弹情绪时)对局势严重关切的情况下,现在的抗议行动有可能演变成一场全民起义。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年底与以国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摩洛哥和苏丹政府迄今仍保持沉默。星期五,约旦安曼举行了一次声援巴勒斯坦示威者的大规模游行示威。

    哈马斯开始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后,情况发生了质的变化。内塔尼亚胡政府和军方负责人利用这些火箭袭击,决定对加沙发动军事攻击并试图重夺主导权。

    ISA:局势是如何升级至如此田地的?

    今个月是穆斯林斋戒月。警察显然不希望年轻人聚集在东耶路撒冷旧城区的大马士革门外,这里是每晚穆斯林破斋庆祝晚会的惯常场所。年轻人发起示威游行抗议警察,甚至与警察发生冲突,直到聚集禁令被废除。这是一场胜利、与2017年发生的抗议有一些相似之处。但这还不足以使局势降温。

    后来,警察在斋月祈祷之后闯入耶路撒冷阿克萨(Al Aqsa)清真寺,向数百名巴勒斯坦人发射了闪光弹和橡胶子弹。以色列警方甚至向清真寺的诊所投掷了闪光弹。警方试图阻止数千名的穆斯林抵达耶路撒冷旧城参加“尊贵之夜”夜间祈祷活动。“尊贵之夜”是斋戒月临近尾声的一晚,每年约有20万信奉礼拜者拜访耶路撒冷旧城的这座清真寺。

    在东耶路撒冷,数以百计的人在过去几天几夜里受伤;示威游行和进一步的冲突不只爆发在耶路撒冷,也爆发于各个据点以及被占领的拉姆安拉(Ramallah)都有。以色列境内也有示威活动,主要由拥有以色列国籍的巴勒斯坦人参与。示威规模在白天不断扩大,这是一个好的发展,以色列政府明显对此感到害怕。同时,有警车和宗教建筑遭到袭击,其中一些袭击目标与极右翼殖民者有关。尽管这不是针对以色列人的无差别民族主义暴力,但这种情况可能会在几天之内更变。

    另一方面,一些拥有以色列国籍的巴勒斯坦学生也在酝酿罢课。这也是现况的一个新特征。

    重要的一点是,要了解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在斋戒月期间,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和西岸地区的巴勒斯坦人,与拥有以色列国籍的巴人一道,在祷告期间于各清真寺发起集会抗议。

    这是在特朗普已经下台的背景下发生的。在拜登看来,内塔尼亚胡的所有挑衅作法显然不会得到支持。此外,选举后的内塔尼亚胡政府是其执政十多年来最脆弱的时期。而选举推迟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也被削弱。巴勒斯坦当局声称以色列政府不允许在东耶路撒冷投票、所以延后选举是必要的,令人们对巴勒斯坦政府非常愤怒——这一发展非常重要。部分巴勒斯坦青年回应道,当局没有像加泰罗尼亚那样组织任何选举、公投、街头抵抗那样的行动。他们指出,当局可以在学校、在耶路撒冷、在宗教建筑中放置投票箱、力图保卫投票权利。但巴勒斯坦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此类行动。

    年轻人当中明显存在着愤怒情绪,但他们也在强化自己的力量,并将巴勒斯坦当局视为占领的另一种管制措施。耶路撒冷较少存在这一情绪,因为巴勒斯坦政府无法对其进行管治,但在西岸(特别是被以色列军队包围的城镇)的这些城镇内,镇压巴勒斯坦人反抗的正是巴勒斯坦警察。但是选举的延后使巴勒斯坦政府的权威大为受损。这也是一个与其他过程同时进行的重大发展。

    ISA:目前抗争者的意识是怎样的?

    YM:运动取得首个胜利,是当局在两周前取消了对青年在大马士革门聚集的限制。抵抗运动随后蔓延至谢赫贾拉社区,成为了新的抵抗据点。那里的以色列殖民者在以色列当局有组织的支持下,想方设法将巴勒斯坦家庭赶出家园。斗争已经在那里进行了很多年。尽管直到最近示威规模都很小,每场示威活动只有20到50人,其中一半是前来声援的左翼犹太社运分子。但现在,在过去一周左右,东耶路撒冷的激进青年以及其他地区的青年人参与到示威活动,令情况完全改变。

    我已经花了很多工夫来描述这个正在发展的运动。显然,在过去的48小时里,我们面临着军事冲突的升级。哈马斯的介入亦刺激了以色列的反应,并为以色列加强军事行动提供了借口。但是巴勒斯坦人民不会在短期内结束示威活动。

    “社会主义斗争”要求:

    • 停止战争!结束对加沙的导弹轰炸和军事攻击。结束围封加沙!停止警察和军队对抗议的镇压。停止滥捕。动员群众示威反对军事攻击和占领。
    • 声援谢赫贾拉居民反对以色列殖民者和右翼政权野蛮侵占当地巴勒斯坦人家园的斗争!当局正试图将处于以色列资本主义统治的占领之下的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驱逐。
    • 以色列军方停止攻入阿克萨清真寺——终止民族主义挑衅,以及一切会挑起宗教战争的宗教打压。将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兴建房屋除罪化,停止强拆他们的房子,终结占领和殖民式定居。
    • 没有反抗占领、贫穷、不平等、腐败的统治精英,并争取人所共享的医疗保健、体面生活和福利的斗争,就不会有和平。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和以色列人民的抗议行动,反对针对平民的袭击。
    • 只有和平与平等才能保障所有人的安全——终结对200万加沙居民的所有攻击和连坐处罚。声援在以色列境内遭无差别火箭攻击的犹太与阿拉伯两个民族的社区居民。
    • 终结占领,停止否定巴勒斯坦人的民族自决权,和否认遭遇民族压迫的事实。支持建立一个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的社会主义巴勒斯坦,并在以色列以及整个地区实现社会主义变革。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