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3日
More

    香港:无止境的镇压

    香港继续陷入政治及经济动荡,这是过去几个月以来的主要发展。

    社会主义行动 报道

    (原文出版于2022年1月初)

    媒体遭遇镇压

    去年12月,警方搜查了《立场新闻》的办公室,这是香港仅余的自由派反政府新闻社,并以”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罪名拘捕了6名现任及前任高层。同日,《立场新闻》宣布停止运作,并移除其网站上的所有文章及线上内容。

    这是自2021年6月取缔《香港苹果日报》以来,最新一波对于新闻自由的打压。另一网媒《众新闻》亦在1月4日决定关闭。香港已经完全处于北京的直接统治。中共及其反革命不会容忍香港出现任何有意义的反对派。一切民主权利,从集会自由到言论自由,都遭受攻击。

    假选举

    12月19日,香港举行了自《国安法》通过以来的首次立法会选举。过去的选举上尚且还有一些自由选举的元素(一半的议席为直选产生),但这次完全是一场闹剧。只有22%的议席是由直选产生,其余的都是由中共和资本家们钦点出来。而且,当局不允许任何有意义的反对派参选,所有的反对派政党的领导层要么被取消资格,要么正在坐牢。

    因此,毫不意外这次选举投票率创下了历史新低,只有30.2%,可以对比一下2016年的选举投票率——58.3%。这还要考虑到,政府高调表示,任何公开呼吁“杯葛选举”的人士将会面对最高3年的徒刑这一清况。然而,这次选举的超低投票率表现出的是,民众积极而有意识地反对假选举。这次选举结果完全不是政权的胜利,但这个结果也不会决定性地改变香港的反革命发展方向。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寸步不让,否则会在新冷战和政权面对的诸多危机中显出弱势。

    移民潮

    自2020年6月《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的人口净流失已经超过10万人。根据政府的官方数据,去年香港人口出现了1.2%的负增长,这是1961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甚至比1990年代主权移交前夕的移民潮更严重。这一方面也是受到英国、加拿大、澳洲等西方国家的移民政策松绑所影响。不过,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并不是为了香港的“民主”或“人权”,而是为了推动自身的冷战方针,也是为了试图吸引香港更富有的阶层。

    大部分离开的人是来自中产或专业人士背景,当中头三大行业为:金融业、资讯科技和教育。根据已解散的教协在2021年5月的调查,40%的教师由于“政治压力”增加希望离职。这样规模的人才流失对香港的未来会带来重大的社会经济影响,特别是公共服务会收到影响。去年,公立医院流失了4.9%的医生和6.7%的护士。

    “洪门宴”派对门事件

    紧随着中国的“动态清零”政策,香港有着全世界最严厉的封城防疫政策之一。在1月发现一宗本地源头不明感染个案后,政府再一次地关闭了酒吧和戏院,并禁止晚市堂食。整栋住宅大楼被围封,居民数日不得出家门,甚至有食物不足或市民被禁止向家人送药物的情况。另外,政府已经实行了连续两年的至少4人聚集限令,实际上就是禁止抗议集会。

    不过,这些禁令无碍香港富豪精英们的享乐。1月,爆出超过200人参与的港区人大洪为民生日派对,当中的参加者包括政府高官和新任立法会议员。事件在其中一名参加者确诊后才得以曝光,而政府才迫不得已将这一众“爱国人士”送到隔离设施。显然,对于普罗大众和富豪精英们是有着两套截然不同的规则。

    经济危机

    政治打压及疫情无疑大大影响了香港的经济。2020年的经济萎缩了6.1%,而纵使2021年的经济预测会反弹6.4%,但经济却远远未完全恢复。事实上,在疫情爆发之前,香港的经济已经出现放缓,2019年的GDP更是下跌了1.7%。虽然香港是全世界最富有的经济体之一,但仍然有1/5的人生活在贫穷之中。失业率暂时还是比较低(部分源于移民潮),但人才流失的浪潮对于香港有着长远影响。而当香港越来越依赖的中国经济陷入更严重的危机,香港的未来只会日益动荡和前景黯淡。某程度上说,中共的反革命摧毁了香港。反革命是无可避免的现实,同时我们认知到习近平政权正面对空前的危机,专制政权处在病急乱投医的阶段,世界资本主义游戏走到了危机连环爆发的阶段。中国内地的群众情绪正暗流汹涌,当其爆发之时,我们就会知道2019年香港的运动不过是一场预演。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