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3日
More

    斯里兰卡:反革命袭击引发激烈反应,总理辞职

    在过去的72小时里,斯里兰卡发生了疯狂的事件。这一场堪称是革命危机的发展,很可能也是其他国家类似动荡的预兆。

    Serge Jordan(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在科伦坡报道

    (本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5月11日)

    在过去的72小时里,斯里兰卡的事件以疯狂的速度发展。事态已经发展为革命危机,并是很可能也其他国家类似动荡的预兆。
    周一8日上午,数百名政府雇佣的亲拉贾帕克萨的暴徒和流氓们手持木棍和铁棒,暴力袭击了首都科伦坡的两个反政府抗议营地。他们在时任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位于缅栀屋的官邸与他举行会议后进发,并袭击了在那些官邸前已经抗议数周的民众,摧毁了他们的营地,然后进入位于总统府加勒菲斯绿地对面、距离海岸一公里外的抗议村“GotaGoGama”(GGG)占领区。

    这个营地建于一个月前,现在已成为反抗政权威权的象征,也是支持群众运动的所有人的日常聚集点。亲政府暴徒对在场的抗议者发动极端暴力,焚烧帐篷和横幅,并将许多人血腥殴打。现场有大批警察,大多隔岸观火。一名泰米尔女性目击者谈到这起事件时,指“警方什么行动都不想采取”,并补充说,她因为自己的种族背景而成为明确的攻击目标,并忍受着沙文主义的侮辱。袭击发生时在场的抗议者表示:“我们损失了很多个人财物,因为他们烧毁了我们的帐篷、衣服、毯子,以及所有东西。”抗议者中数十人受重伤,随后有消息称一名青年永久瘫痪。

    拉贾帕克萨政权认为这一举措可以打击群众运动的核心,恐吓和平抗议者,并将他们吓跑——来为更广泛的反攻铺好道路,以打破群众的反抗。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极严重的误判。袭击发生后,数千名年轻人在该地区支持他们的路人、司机和工人以及闻讯而来的人的帮助下,开始将政府资助的流氓赶到街上并教训他们。一些人被脱下衣服,扔进附近的贝拉湖或垃圾箱;许多用来运送暴徒到科伦坡的巴士被纵火,或被推入湖里,或两者兼而有之。贝拉湖现在呈现出一幅离奇画面,数十辆被烧毁的巴士半浸在水中。

    部分工人阶级立即发起上街罢工,抗议反革命暴行,其中包括科伦坡总医院的医疗人员,以及赫尔夫茨多普(Hulftsdorp)法院大楼外的律师。邮差们也决定发起全岛罢工来回应。

    周一下午,政府宣布了宵禁,企图将民众赶出街道。自此,政府在首都和斯里兰卡其他地区都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部署。为了对抗宵禁,反政府抗议者开始重新投入加勒菲斯绿地的运动。到下午4点,抗议村从废墟中重生,帐篷得以重建,来自城市不同角落的更多人加入运动、保卫营地来表达他们的团结,其中包括天主教修女们,她们彻夜守候以保护该地区。

    马欣达的计划完全适得其反,他在随后的几个小时内正式下台。科伦坡郊区燃放了鞭炮,当地居民正在烹饪Kiribash(牛奶饭,斯里兰卡的传统菜肴)来庆祝这一消息。

    继查马尔·拉贾帕克萨、纳马尔·拉贾帕克萨和巴兹尔·拉贾帕克萨之后(他们在4月中旬均从内阁职位上撤职),马欣达是拉贾帕克萨家族中最新一位倒台的成员。他在内战期间主导了对数万名泰米尔平民的屠杀,因此被泰米尔社区憎恶。然而,他辞职之后,民众要求他弟弟、同样可恶的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下台的呼声,在全国范围内急速飞增。到目前为止,政权在妥协和暴力镇压之间的左摇右摆并没有阻止斯里兰卡工人、年轻人和穷人发起的革命斗争。

    受到总理辞职的鼓舞和对该政权恶毒攻击的憎恨,科伦坡各地和许多斯里兰卡其他地方的民众都举行了抗议。群众烧毁了拉贾帕克萨家族、执政党斯里兰卡人民党高层和国会议员的别墅、大宅和其他房产。据报道,50多所政界人士的房子在一夜之间被烧毁,周二还有更多遭到袭击并起火。

    周二下午,当我驱车进入科伦坡时,其中一栋大宅别墅起火,数百人在外面抗议,正面用红色字母标记着 “戈塔巴雅滚回家”(Gota Go Home)。在斯里兰卡最南端的坦加勒,愤怒的抗议者推倒了拉贾帕克萨兄弟之父D.A.拉贾帕克萨的雕像。至于马欣达,在他的住所被数百名抗议者围住后,他只得从该住所撤离,并乘坐军用直升机飞往泰米尔人聚居的东北部。随后,传出马欣达在亭可马里海军基地避难,触发民众在基地前抗议。该海军基地在内战期间被拉贾帕克萨政权用作泰米尔人的集中营。

    在最近的冲突中,至少有八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大多数国际媒体用惯常伎俩,将科伦坡街头的亲政府和反政府抗议者之间的冲突描述为“暴动”和“暴力行为”,西方政府和大使馆敦促“克制”。但是,谁发起暴力,是谁野蛮地袭击那些完全和平、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其中包括有婴幼儿的家庭),这些问题的答案应是不言自明。

    接着发生的事可以说是“反革命之鞭”引发革命爆发的典范。数百万斯里兰卡人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问题,包括燃料、天然气和药品的大规模短缺、长期停电以及食品和其他必需品价格飙升,在这种情况下,这场袭击引发了下层民众对那些生活奢侈的人的愤怒反应,也就不足为奇。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年轻人的暴力行为并非不分青红皂白。根据我们能够看到的,没有一个公交车站、小商店或普通人的财产在事件中受损。愤怒是针对压迫和腐败政权的象征和财富,以及为他们施行暴力的打手。

    斗争仍在继续

    从周二黎明开始,随着政权的亲信和效忠者试图逃离该国的谣言传播开来——包括前总理的次子和幕僚长在前一天逃往澳大利亚——数千名革命抗议者开始聚集在通往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的道路上。他们大多是年轻人,其中有很多女性,许多人戴着头盔,手持棍棒自卫。他们在主干道上组织检查站,在街道上巡逻,搜查每辆汽车,以确保让这个国家屈服于自己的腐败阴谋集团对其罪行负责。其中一些驻扎在那里的士兵与抗议者交谈,他们正在平静地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5月11日,就在这篇文章写作时,机场周围的地区似乎仍在人民巡逻队的控制之下。

    然而,与此同时,政府还对任何破坏公共财产、造成生命伤害或违反宵禁的人发布了“就地枪决”命令。此前,通过上周宣布的紧急状态,国家军队已经获得了任意逮捕和拘留的权力。自周一以来,数以万计的全副武装的军队集结在科伦坡,各地都建立了军营,营造出一个被军事围困的城市的氛围——类似于泰米尔人在该国北部和东部仍然每天都会经历的情况。今天,科伦坡中部的街道基本上空无一人,商店、餐馆和办公室闭门,这是延长宵禁和许多公共和私人工会正在进行的罢工行动的结果。

    一场动荡而不稳定的僵持局面仍然存在。群众在反抗中取得了重要胜利,在每个人的脑海中都深深扎根着一种沉痛的决心,要继续斗争,直到戈塔巴雅下台。然而,来自更多反革命暴力或更广泛的国家镇压的威胁远未消失。

    在撰写本文时,军队已警告抗议村占领者,要求他们撤离。国家随时可能对营地发动袭击。群众运动需要为政权的新一波打击报复企图做好充分准备。抗议者在科伦坡的一些地区,特别是在机场周围的巡逻,是朝着这个方向迈出的非常令人鼓舞的一步。他们需要更有组织、更广泛地保护所有抗议活动、工作场所和社区免受亲政权暴徒和军警的进一步袭击,并确保街道的控制权不会继续存在在国家机器的手中——尽管一些军人似乎对运动表示同情,但军队仍然由那些曾对泰米尔人进行种族灭绝的残暴屠夫控制。罢工的工人和工会应该全力支持抗议村的保护,紧急派遣代表到那里去帮助组织防御。

    群众也应积极抵制社区暴力的危险。最近几天,已经有亲政权分子在煽动分裂;特别是在西部城市内贡博,僧伽罗佛教沙文主义者试图散布仇恨言论,以激起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敌对情绪。

    群众起义为社会不同部分带来了团结,这在直到最近之前都还很难想象。这场斗争催生了暖心的场面,例如上周在学生主导的科伦坡议会路封锁期间,僧伽罗抗议者邀请一名贾夫纳大学的学生运动分子,向僧伽罗人为主的听众发表泰米尔语讲话。在抗议村,一位曾是5月9日袭击受害者的僧伽罗活跃分子谦卑地向我解释说:“现在我们已经见识到这个政权会对我们做什么了,我们也更好地理解了我们的泰米尔兄弟姐妹过去经历过什么。”

    话虽如此,过去的伤疤显然还没有完全愈合,事实上,运动目前在南部的僧伽罗人占多数的地区更为活跃。许多泰米尔人在支持该运动的同时,也有理由担心他们对正义和赔偿的要求、对造成战争期间大规模失踪、杀戮和强奸的罪犯的合理审判,以及泰米尔人决定未来的基本权利,可能会在后拉贾帕克萨的政治格局中被边缘化。因此,通过积极呼吁所有少数民族享有平等权利,并争取泰米尔人无条件的民族自决权——包括分离和独立建国的权利,运动将拥有更大力量。

    发动全面总罢工推翻政权!

    各种各样的工人和工会运动在保证斗争保持其群众性、有序性和团结性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工人阶级所有阶层所表现出的团结和力量,是这场斗争的一个显著特征:从建筑工人用挖掘机将亲政府的公共汽车推下街道,到机场移民官员携手承诺不让任何议员或部长通过;从众多律师为争取释放被警方逮捕的年轻抗议者而动员起来,到医务人员在抗议村占领袭击后为伤者提供帮助。

    上周五,5月6日,工会联盟呼吁进行全面罢工,斯里兰卡整个工人阶级都坚决拥护这一历史性的武力展示,彻底瘫痪了该岛的经济,动摇了该国的整个体制和资产阶级。出口加工区的工人罢工一天就给大型工业制造商造成了2200万美元的损失!在那次成功之后,工会呼吁从周三(5月11日)开始,进行为期一周的抗议和一个新的、全面的总罢工,要求总统下台。从工会领导人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威胁,而不是他们致力于完全实现的计划。但周一亲政府暴徒的袭击和马欣达的辞职,都加速并扰乱了他们的计划;全国罢工行动于周二在多个部门有效开始,例如行政服务的雇员、铁路工人、大学教师、卫生专业人员;但一些工会领导人也因为最近发生的事件而取消了罢工呼吁。

    周三,港口和电力等行业工人也加入了进来。但罢工应该扩大到所有工作场所,工会应该组织纠察队,明确呼吁举行大规模的街头集会,公开反对宵禁。目前的情况需要一个有效的全面罢工,直到戈塔巴雅、他的小圈子和政府被推翻为止——这是工人和与腐朽政权作斗争的各阶层人民应该设定的目标,无论工会领导如何三心二意。

    然而,为了实现真正的改变,群众必须深化、扩大诉求,超越推翻现任总统的“戈塔巴雅滚回家”流行口号——他只是整个经济剥削制度、帝国主义的勒索和民族压迫的傀儡。群众必须拒绝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任何谈判,以免这些国际金融机构诱使斯里兰卡落入恶性债务陷阱,将宝贵的资源从民众口中夺走,并以此敲诈勒索广大人民,强加新的紧缩措施,恶化大多数人的生活条件、使斯里兰卡进一步屈从于国际债权人。

    他们必须确保不仅将拉贾帕克萨家族掠夺的巨额财富归还给人民,而且在工人阶级的民主控制下,由公众控制国家的主要资源和生产和分配手段,根据所有斯里兰卡人的需要来重组和规划经济。

    群众必须抵制任何不民主的过渡,无论是由军方高层还是更有可能的、由上层任命的一组新的非民选政客所进行;这些人将维护现有体制,阻止群众抗争。事实上,在这篇文章即将完成之际,戈塔巴雅总统刚刚向全国发表公开演讲,表示将在本周任命新内阁,并动议一项宪法修正案以制定宪法第19条修正案的内容,赋予议会更多权力,并为“国家稳定”后废除行政总统制让路。毫无疑问,这是他无数次尝试保持对权力的控制中的其中一次罢了,这是拉贾帕克萨王朝为免于政治崩溃,而采取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保险机制。

    面对这些无休止的动作,工人、青年、贫农和革命群众需要通过自身的独立政治组织,有机地形成一个真正的替代方案——而不是依靠那些御用反对派,因为他们提出的经济议程还是会导致数百万斯里兰卡人陷入地狱般处境。

    与我交谈过的许多抗议者即使还没有完全蔑视这些御用反对派,也表示了怀疑。来自右翼和亲商业的“团结人民力量”(Samagi Jana Balawegaya)的反对党领袖萨吉特·普雷马达萨(Sajith Premadasa)正在争取成为下一任总理的人选,甚至在加勒菲斯绿地遭到在那里的抗议者的袭击后,不得不由他的保安人员护送离开抗议现场。“人民解放阵线”(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把自己局限于对政府辞职的政治要求,但在压垮斯里兰卡人民的经济问题上基本上保持沉默。

    为了实现彻底的系统变革,解决斯里兰卡数百万人所经历的严峻局势,ISA主张:

    • 全力以赴进行总罢工,打倒戈塔巴雅和整个拉贾帕克萨的统治家族!立即禁止所有政权亲信出国——归还被盗资产并没收他们的所有财产和财富;
    • 结束紧急状态,停止军事化,要求军队撤离街头;
    • 废除行政总统和现行宪法,在全岛所有地区实行完全自由选举产生革命制宪会议;
    • 在所有工作场所、抗议地点、社区和村庄建立行动和自卫委员会;
    • 不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拒绝采取更多紧缩措施,无条件取消国家债务;
    • 实施价格管制,大幅提高所有经济部门的工资;
    • 公共垄断所有对外贸易,国有化主要工业、土地和银行,并置于工人的民主控制下。实行由劳动人民和农民民主计划的社会主义经济和由他们选出的代表组成的政府;
    • 反对族群分化,支持所有工人、穷人和受压迫阶层的联合运动;
    • 捍卫泰米尔人的自决权,包括独立建国的权利。为战争的受害者提供充分的正义和赔偿,并归还所有被占领的土地。以人民法庭审判战犯——揭露杀戮和强迫失踪的全部真相;
    • 国际声援斯里兰卡的群众起义。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