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斯里蘭卡:反革命襲擊引發激烈反應,總理辭職

    在過去的72小時里,斯里蘭卡發生了瘋狂的事件。這一場堪稱是革命危機的發展,很可能也是其他國家類似動蕩的預兆。

    Serge Jordan(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在科倫坡報道

    (本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5月11日)

    在過去的72小時里,斯里蘭卡的事件以瘋狂的速度發展。事態已經發展為革命危機,並是很可能也其他國家類似動蕩的預兆。
週一8日上午,數百名政府雇傭的親拉賈帕沙的暴徒和流氓們手持木棍和鐵棒,暴力襲擊了首都科倫坡的兩個反政府抗議營地。他們在時任總理馬顯達·拉賈帕沙(Mahinda Rajapaksa)位於雞蛋花屋的官邸與他舉行會議後進發,並襲擊了在那些官邸前已經抗議數周的民眾,摧毀了他們的營地,然後進入位於總統府加勒菲斯綠地對面、距離海岸一公裡外的抗議村「GotaGoGama」(GGG)佔領區。

    這個營地建於一個月前,現在已成為反抗政權威權的象徵,也是支持群眾運動的所有人的日常聚集點。親政府暴徒對在場的抗議者發動極端暴力,焚燒帳篷和橫幅,並將許多人血腥毆打。現場有大批警察,大多隔岸觀火。一名泰米爾女性目擊者談到這起事件時,指「警方什麼行動都不想採取」,並補充說,她因為自己的種族背景而成為明確的攻擊目標,並忍受著沙文主義的侮辱。襲擊發生時在場的抗議者表示:「我們損失了很多個人財物,因為他們燒毀了我們的帳篷、衣服、毯子,以及所有東西。」抗議者中數十人受重傷,隨後有消息稱一名青年永久癱瘓。

    拉賈帕沙政權認為這一舉措可以打擊群眾運動的核心,恐嚇和平抗議者,並將他們嚇跑——來為更廣泛的反攻鋪好道路,以打破群眾的反抗。但事實證明,這是一個極嚴重的誤判。襲擊發生後,數千名年輕人在該地區支持他們的路人、司機和工人以及聞訊而來的人的幫助下,開始將政府資助的流氓趕到街上並教訓他們。一些人被脫下衣服,扔進附近的貝拉湖或垃圾箱;許多用來運送暴徒到科倫坡的巴士被縱火,或被推入湖里,或兩者兼而有之。貝拉湖現在呈現出一幅離奇畫面,數十輛被燒毀的巴士半浸在水中。

    部分工人階級立即發起上街罷工,抗議反革命暴行,其中包括科倫坡總醫院的醫療人員,以及赫爾夫茨多普(Hulftsdorp)法院大樓外的律師。郵差們也決定發起全島罷工來回應。

    週一下午,政府宣佈了宵禁,企圖將民眾趕出街道。自此,政府在首都和斯里蘭卡其他地區都進行了大規模的軍事部署。為了對抗宵禁,反政府抗議者開始重新投入加勒菲斯綠地的運動。到下午4點,抗議村從廢墟中重生,帳篷得以重建,來自城市不同角落的更多人加入運動、保衛營地來表達他們的團結,其中包括天主教修女們,她們徹夜守候以保護該地區。

    馬顯達的計劃完全適得其反,他在隨後的幾個小時內正式下台。科倫坡郊區燃放了鞭炮,當地居民正在烹飪Kiribash(牛奶飯,斯里蘭卡的傳統菜餚)來慶祝這一消息。

    繼查馬爾·拉賈帕沙、納馬爾·拉賈帕沙和巴茲爾·拉賈帕沙之後(他們在4月中旬均從內閣職位上撤職),馬顯達是拉賈帕沙家族中最新一位倒台的成員。他在內戰期間主導了對數萬名泰米爾平民的屠殺,因此被泰米爾社區憎惡。然而,他辭職之後,民眾要求他弟弟、同樣可惡的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沙下台的呼聲,在全國範圍內急速飛增。到目前為止,政權在妥協和暴力鎮壓之間的左搖右擺並沒有阻止斯里蘭卡工人、年輕人和窮人發起的革命鬥爭。

    受到總理辭職的鼓舞和對該政權惡毒攻擊的憎恨,科倫坡各地和許多斯里蘭卡其他地方的民眾都舉行了抗議。群眾燒毀了拉賈帕沙家族、執政黨斯里蘭卡人民黨高層和國會議員的別墅、大宅和其他房產。據報道,50多所政界人士的房子在一夜之間被燒毀,週二還有更多遭到襲擊並起火。

    週二下午,當我驅車進入科倫坡時,其中一棟大宅別墅起火,數百人在外面抗議,正面用紅色字母標記著 「戈塔巴雅滾回家」(Gota Go Home)。在斯里蘭卡最南端的坦加勒,憤怒的抗議者推倒了拉賈帕沙兄弟之父D.A.拉賈帕沙的雕像。至於馬顯達,在他的住所被數百名抗議者圍住後,他只得從該住所撤離,並乘坐軍用直升機飛往泰米爾人聚居的東北部。隨後,傳出馬顯達在亭可馬裡海軍基地避難,觸發民眾在基地前抗議。該海軍基地在內戰期間被拉賈帕沙政權用作泰米爾人的集中營。

    在最近的衝突中,至少有八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大多數國際媒體用慣常伎倆,將科倫坡街頭的親政府和反政府抗議者之間的衝突描述為「暴動」和「暴力行為」,西方政府和大使館敦促「克制」。但是,誰發起暴力,是誰野蠻地襲擊那些完全和平、手無寸鐵的抗議者(其中包括有嬰幼兒的家庭),這些問題的答案應是不言自明。

    接著發生的事可以說是「反革命之鞭」引發革命爆發的典範。數百萬斯里蘭卡人面臨著嚴重的經濟問題,包括燃料、天然氣和藥品的大規模短缺、長期停電以及食品和其他必需品價格飆升,在這種情況下,這場襲擊引發了下層民眾對那些生活奢侈的人的憤怒反應,也就不足為奇。

    同樣令人驚訝的是,年輕人的暴力行為並非不分青紅皂白。根據我們能夠看到的,沒有一個巴士站、小商店或普通人的財產在事件中受損。憤怒是針對壓迫和腐敗政權的象徵和財富,以及為他們施行暴力的打手。

    鬥爭仍在繼續

    從週二黎明開始,隨著政權的親信和效忠者試圖逃離該國的謠言傳播開來——包括前總理的次子和幕僚長在前一天逃往澳洲——數千名革命抗議者開始聚集在通往班達拉奈克國際機場的道路上。他們大多是年輕人,其中有很多女性,許多人戴著頭盔,手持棍棒自衛。他們在主幹道上組織檢查站,在街道上巡邏,搜查每輛汽車,以確保讓這個國家屈服於自己的腐敗陰謀集團對其罪行負責。其中一些駐紮在那裡的士兵與抗議者交談,他們正在平靜地注視著這一切的發生。5月11日,就在這篇文章寫作時,機場周圍的地區似乎仍在人民巡邏隊的控制之下。

    然而,與此同時,政府還對任何破壞公共財產、造成生命傷害或違反宵禁的人發佈了「就地槍決」命令。此前,通過上周宣佈的緊急狀態,國家軍隊已經獲得了任意逮捕和拘留的權力。自週一以來,數以萬計的全副武裝的軍隊集結在科倫坡,各地都建立了軍營,營造出一個被軍事圍困的城市的氛圍——類似於泰米爾人在該國北部和東部仍然每天都會經歷的情況。今天,科倫坡中部的街道基本上空無一人,商店、餐館和辦公室閉門,這是延長宵禁和許多公共和私人工會正在進行的罷工行動的結果。

    一場動蕩而不穩定的僵持局面仍然存在。群眾在反抗中取得了重要勝利,在每個人的腦海中都深深扎根著一種沈痛的決心,要繼續鬥爭,直到戈塔巴雅下台。然而,來自更多反革命暴力或更廣泛的國家鎮壓的威脅遠未消失。

    在撰寫本文時,軍隊已警告抗議村佔領者,要求他們撤離。國家隨時可能對營地發動襲擊。群眾運動需要為政權的新一波打擊報復企圖做好充分準備。抗議者在科倫坡的一些地區,特別是在機場周圍的巡邏,是朝著這個方向邁出的非常令人鼓舞的一步。他們需要更有組織、更廣泛地保護所有抗議活動、工作場所和社區免受親政權暴徒和軍警的進一步襲擊,並確保街道的控制權不會繼續存在在國家機器的手中——儘管一些軍人似乎對運動表示同情,但軍隊仍然由那些曾對泰米爾人進行種族滅絕的殘暴屠夫控制。罷工的工人和工會應該全力支持抗議村的保護,緊急派遣代表到那裡去幫助組織防禦。

    群眾也應積極抵制社區暴力的危險。最近幾天,已經有親政權分子在煽動分裂;特別是在西部城市內貢博,僧伽羅佛教沙文主義者試圖散布仇恨言論,以激起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敵對情緒。

    群眾起義為社會不同部分帶來了團結,這在直到最近之前都還很難想象。這場鬥爭催生了暖心的場面,例如上周在學生主導的科倫坡議會路封鎖期間,僧伽羅抗議者邀請一名賈夫納大學的學生運動分子,向僧伽羅人為主的聽眾發表泰米爾語講話。在抗議村,一位曾是5月9日襲擊受害者的僧伽羅活躍分子謙卑地向我解釋說:「現在我們已經見識到這個政權會對我們做什麼了,我們也更好地理解了我們的泰米爾兄弟姐妹過去經歷過什麼。」

    話雖如此,過去的傷疤顯然還沒有完全愈合,事實上,運動目前在南部的僧伽羅人佔多數的地區更為活躍。許多泰米爾人在支持該運動的同時,也有理由擔心他們對正義和賠償的要求、對造成戰爭期間大規模失蹤、殺戮和強姦的罪犯的合理審判,以及泰米爾人決定未來的基本權利,可能會在後拉賈帕沙的政治格局中被邊緣化。因此,通過積極呼籲所有少數民族享有平等權利,並爭取泰米爾人無條件的民族自決權——包括分離和獨立建國的權利,運動將擁有更大力量。

    發動全面總罷工推翻政權!

    各種各樣的工人和工會運動在保證鬥爭保持其群眾性、有序性和團結性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工人階級所有階層所表現出的團結和力量,是這場鬥爭的一個顯著特徵:從建築工人用挖掘機將親政府的公共汽車推下街道,到機場移民官員攜手承諾不讓任何議員或部長通過;從眾多律師為爭取釋放被警方逮捕的年輕抗議者而動員起來,到醫務人員在抗議村佔領襲擊後為傷者提供幫助。

    上週五,5月6日,工會聯盟呼籲進行全面罷工,斯里蘭卡整個工人階級都堅決擁護這一歷史性的武力展示,徹底癱瘓了該島的經濟,動搖了該國的整個體制和資產階級。出口加工區的工人罷工一天就給大型工業製造商造成了2200萬美元的損失!在那次成功之後,工會呼籲從週三(5月11日)開始,進行為期一周的抗議和一個新的、全面的總罷工,要求總統下台。從工會領導人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威脅,而不是他們致力於完全實現的計劃。但週一親政府暴徒的襲擊和馬顯達的辭職,都加速並擾亂了他們的計劃;全國罷工行動於週二在多個部門有效開始,例如行政服務的僱員、鐵路工人、大學教師、衛生專業人員;但一些工會領導人也因為最近發生的事件而取消了罷工呼籲。

    週三,港口和電力等行業工人也加入了進來。但罷工應該擴大到所有工作場所,工會應該組織糾察隊,明確呼籲舉行大規模的街頭集會,公開反對宵禁。目前的情況需要一個有效的全面罷工,直到戈塔巴雅、他的小圈子和政府被推翻為止——這是工人和與腐朽政權作鬥爭的各階層人民應該設定的目標,無論工會領導如何三心二意。

    然而,為了實現真正的改變,群眾必須深化、擴大訴求,超越推翻現任總統的「戈塔巴雅滾回家」流行口號——他只是整個經濟剝削制度、帝國主義的勒索和民族壓迫的傀儡。群眾必須拒絕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任何談判,以免這些國際金融機構誘使斯里蘭卡落入惡性債務陷阱,將寶貴的資源從民眾口中奪走,並以此敲詐勒索廣大人民,強加新的緊縮措施,惡化大多數人的生活條件、使斯里蘭卡進一步屈從於國際債權人。

    他們必須確保不僅將拉賈帕沙家族掠奪的巨額財富歸還給人民,而且在工人階級的民主控制下,由公眾控制國家的主要資源和生產和分配手段,根據所有斯里蘭卡人的需要來重組和規劃經濟。

    群眾必須抵制任何不民主的過渡,無論是由軍方高層還是更有可能的、由上層任命的一組新的非民選政客所進行;這些人將維護現有體制,阻止群眾抗爭。事實上,在這篇文章即將完成之際,戈塔巴雅總統剛剛向全國發表公開演講,表示將在本週任命新內閣,並動議一項憲法修正案以制定憲法第19條修正案的內容,賦予議會更多權力,並為「國家穩定」後廢除行政總統制讓路。毫無疑問,這是他無數次嘗試保持對權力的控制中的其中一次罷了,這是拉賈帕沙王朝為免於政治崩潰,而採取的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保險機制。

    面對這些無休止的動作,工人、青年、貧農和革命群眾需要通過自身的獨立政治組織,有機地形成一個真正的替代方案——而不是依靠那些御用反對派,因為他們提出的經濟議程還是會導致數百萬斯里蘭卡人陷入地獄般處境。

    與我交談過的許多抗議者即使還沒有完全蔑視這些御用反對派,也表示了懷疑。來自右翼和親商業的「團結人民力量」(Samagi Jana Balawegaya)的反對黨領袖薩吉特·普雷馬達薩(Sajith Premadasa)正在爭取成為下一任總理的人選,甚至在加勒菲斯綠地遭到在那裡的抗議者的襲擊後,不得不由他的保安人員護送離開抗議現場。「人民解放陣線」(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把自己局限於對政府辭職的政治要求,但在壓垮斯里蘭卡人民的經濟問題上基本上保持沈默。

    為了實現徹底的系統變革,解決斯里蘭卡數百萬人所經歷的嚴峻局勢,ISA主張:

    • 全力以赴進行總罷工,打倒戈塔巴雅和整個拉賈帕沙的統治家族!立即禁止所有政權親信出國——歸還被盜資產並沒收他們的所有財產和財富;
    • 結束緊急狀態,停止軍事化,要求軍隊撤離街頭;
    • 廢除行政總統和現行憲法,在全島所有地區實行完全自由選舉產生革命制憲會議;
    • 在所有工作場所、抗議地點、社區和村莊建立行動和自衛委員會;
    • 不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談判,拒絕採取更多緊縮措施,無條件取消國家債務;
    • 實施價格管制,大幅提高所有經濟部門的工資;
    • 公共壟斷所有對外貿易,國有化主要工業、土地和銀行,並置於工人的民主控制下。實行由勞動人民和農民民主計劃的社會主義經濟和由他們選出的代表組成的政府;
    • 反對族群分化,支持所有工人、窮人和受壓迫階層的聯合運動;
    • 捍衛泰米爾人的自決權,包括獨立建國的權利。為戰爭的受害者提供充分的正義和賠償,並歸還所有被佔領的土地。以人民法庭審判戰犯——揭露殺戮和強迫失蹤的全部真相;
    • 國際聲援斯里蘭卡的群眾起義。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