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2022年法国大选:马克龙胜选,但群众对他毫无热忱

    需以战斗左翼的替代方案对抗种族主义极右翼

    Stéphane Delcros与Nicolas Croes  ISA比利时

    (本文是ISA比利时支部报道的删减版。英文版全文刊登于国际社会主义道路网站)

    法国总统选举的第二轮于4月24日进行,最终结果现任总统马克龙得票率58.5%、极右翼领袖勒庞得票率41.5%。但马克龙从群众获得的热忱十分有限。本次第二轮选举的未参与投票率是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的第二高:28%。并且这还没包括4.6%的空白票和1.6%的废票。接近三分二的法国人没有投给马克龙,而那些投给马克龙的人中,其中有42%的人说投给马克龙只是为了阻止勒庞当选。这样一来,马克龙真正的“支持者”仅是全法人口的15.9%。

    马克龙在2017年当选总统后,便持续对于劳工权益法案展开攻势。在他2022年的竞选政纲中,马克龙宣称他想要“继续2017年启动的劳工法现代化”。他在竞选期间也毫不掩饰他要将退休年龄延迟到65岁的计划。

    在选举的两轮期间,我们在法国媒体“Mediapart”上可以读到了一名垃圾清理工N’Diaye的讲述。他是23岁的黑人穆斯林,说他无法想象必须一直工作到65岁。每月挣1600欧元的他害怕物价上涨甚于勒庞的种族主义。并且,他认为勒庞会做更多事情来解决生活成本的危机。

    这个讲述总结了甚多事情:对马克龙的威权及反社会政策的强烈反对,以及极右翼的国民联盟(勒庞所属政党)的威胁,他们成功利用群众的焦虑,假装自己会保障群众生活水平。这是一个虚假的“社会”纲领。这么一来,竞选活动中公开的种族主义和仇恨的戏份就留给了另一位极右翼参选者——泽穆尔(Éric Zemmour),以及来自于传统右翼“共和党”的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必须搞清楚,马克龙没有办法抵抗极右,反而保障了极右的加强。

    梅朗雄:议会选举前围绕他的纲领组织动员


    在4月10日的总统大选第一轮中,“人民联盟”与“不屈法国”的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的得票率远超预期。梅朗雄拿下了那些对加入政府、推动右翼纲领的左翼幻想破灭的人的选票。梅朗雄也吸引了原本不打算参与投票的部分人的选票,尤其吸引到年轻人和大城市周边贫困社区的居民。

    梅朗雄在第一轮拿下了22%的选票,与勒庞的差距相当小。然而法国共产党、新反资本主义党、工人斗争等左翼政党却更愿意去自己推出候选人来刷存在感,而不是团结支持梅朗雄的竞选,他们对于最终勒庞和马克龙进入第二轮选举负有重大责任(在法国总统选举制度之下,当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获得多数票时,将在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间进行决选)。

    “不屈法国”想要联合左翼势力去赢下6月12日的议会选举。这会迫使马克龙要面对一个左翼多数的国会。“人民联盟”想要去将政治组织、左翼名人、工会、各种协会、文化组织…..以一套“不可谈判”的纲领组织起来。

    这些“不可谈判”的纲领内容包括:退休年龄维持60岁,废除对于劳动法和失业保障法的改恶,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月净额1400欧元,每月1063欧元青年津贴,冻结基本生活基本物资的价格,生态计划,发动全民公投废除“帝王总统制”并建立第六共和,扩展公共服务事业,终结私有化和经济自由化,投资10亿欧元用于打击针对妇女的暴力,重新引入富人税和取消单一税率来实现公平税收,废除反分裂主义、全球安全和健康通行证的法律,不遵守与上述诉求不符的欧盟法规。

    不屈法国的确提出一些重要的诉求,包括进取的社会项目,和低碳、去核能的生态计划。但这仍然只是改良主义的纲领,没有任何关于国有化经济关键部门、把它们置于民主控制下的诉求。而关于第六共和国的主张,反映了在资本主义制度的狭窄空间内寻求社会替代方案的幻想。

    在资本主义多重危机相互交织恶化的时代,工人运动必须动员社会的所有力量去面对这些挑战。应该将这一点公开阐述,这样就可以在议会选举中,还有特别在工作场所、学校、大学、社区中开始建设我们所需的力量。街头运动才是取得决战胜利的地方,而议会平台及声音则可爲此提供辅助力量。

    不屈法国的竞选活动,以选举梅朗雄为总理来实现一个左翼占多数的国会,用来牵制马克龙。这个运动的好处是为下一步的运动提供了展望。这还聚焦于政府能实施的清晰纲领政策,而不是仅仅把自己限制于“反对派政治”。

    但如果没有通过组织群众运动达到真正利于工人阶级的社会力量平衡,这一目标就不可能达到。

    法国资本主义体系下的不民主总统制凌驾于议会之上,左翼控制的议会更会面对这个问题。

    而建立斗争的应该方法是:通过街头运动,在工作场所和社区中反对马克龙的政策——正是马克龙的政策通过助长不平等和生活不稳定,助长了极右翼势力。马克龙执政期间也粗暴打压抗议运动,以及非洲人、穆斯林、移民群体、“海外属地”的人民和青年;他的政策也加剧了气候危机。

    凭借在左翼中独大的地位,不屈法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那些出于机会主义觊觎梅朗雄影响的人,比如前社会党总统候选人罗亚尔(Ségolène Royal) ,会对左翼带来巨大的威胁。

    对抗这些机会主义者的最佳方式,就是不屈法国要更多参与到工人们和受压迫者的斗争,包括反种族主义思想和极右翼威胁的重要斗争,并且强化其基层组织的民主。这可以奠下基础,为工人和受压迫者打造一个真正的政治工具,也就是一个基础广泛并基于民主参与的斗争性政党。这样,工人和受压迫者就可以确定其行动方向,实现整个工人阶级的客观需求:建立一个完全不一样的 社会、一个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