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2022年法國大選:馬克龍勝選,但群眾對他毫無熱忱

    需以戰鬥左翼的替代方案對抗種族主義極右翼

    Stéphane Delcros與Nicolas Croes  ISA比利時

    (本文是ISA比利時支部報道的刪減版。英文版全文刊登於國際社會主義道路網站)

    法國總統選舉的第二輪於4月24日進行,最終結果現任總統馬克龍得票率58.5%、極右翼領袖勒龐得票率41.5%。但馬克龍從群眾獲得的熱忱十分有限。本次第二輪選舉的未參與投票率是第五共和國歷史上的第二高:28%。並且這還沒包括4.6%的空白票和1.6%的廢票。接近三分二的法國人沒有投給馬克龍,而那些投給馬克龍的人中,其中有42%的人說投給馬克龍只是為了阻止勒龐當選。這樣一來,馬克龍真正的「支持者」僅是全法人口的15.9%。

    馬克龍在2017年當選總統後,便持續對於勞工權益法案展開攻勢。在他2022年的競選政綱中,馬克龍宣稱他想要「繼續2017年啓動的勞工法現代化」。他在競選期間也毫不掩飾他要將退休年齡延遲到65歲的計劃。

    在選舉的兩輪期間,我們在法國媒體「Mediapart」上可以讀到了一名垃圾清理工 N’Diaye的講述。他是23歲的 黑人穆斯林 ,說他無法想象必須一直工作到65歲。每月掙1600歐元的他害怕物價上漲甚於勒龐的種族主義。並且,他認為勒龐會做更多事情來解決生活成本的危機。

    這個講述總結了甚多事情:對馬克龍的威權及反社會政策的強烈反對,以及極右翼的國民聯盟(勒龐所屬政黨)的威脅,他們成功利用群眾的焦慮,假裝自己會保障群眾生活水平。這是一個虛假的「社會」綱領。這麼一來,競選活動中公開的種族主義和仇恨的戲份就留給了另一位極右翼參選者——澤穆爾(Éric Zemmour),以及來自於傳統右翼「共和黨」的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必須搞清楚,馬克龍沒有辦法抵抗極右,反而保障了極右的加強。

    梅朗雄:議會選舉前圍繞他的綱領組織動員

    在4月10日的總統大選第一輪中,「人民聯盟」與「不屈法國」的候選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的得票率遠超預期。梅朗雄拿下了那些對加入政府、推動右翼綱領的左翼幻想破滅的人的選票。梅朗雄也吸引了原本不打算參與投票的部分人的選票,尤其吸引到年輕人和大城市周邊貧困社區的居民。

    梅朗雄在第一輪拿下了22%的選票,與勒龐的差距相當小。然而法國共產黨、新反資本主義黨、工人鬥爭等左翼政黨卻 更願意去自己推出候選人來刷存在感,而不是團結支持梅朗雄的競選,他們對於最終勒龐和馬克龍進入第二輪選舉負有重大責任(在法國總統選舉制度之下,當沒有候選人在第一輪獲得多數票時,將在得票最多的兩名候選人間進行決選)。

    「不屈法國」想要聯合左翼勢力去贏下6月12日的議會選舉。這會迫使馬克龍要面對一個左翼多數的國會。「人民聯盟」想要去將政治組織、左翼名人、工會、各種協會、文化組織…..以一套「不可談判」的綱領組織起來。

    這些「不可談判」的綱領內容包括:退休年齡維持60歲,廢除對於勞動法和失業保障法的改惡,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每月淨額1400歐元,每月1063歐元青年津貼,凍結基本生活基本物資的價格,生態計劃,發動全民公投廢除「帝王總統制」並建立第六共和, 擴展公共服務事業, 終結私有化和經濟自由化 ,投資10億歐元用於打擊針對婦女的暴力 ,重新引入富人稅和取消單一稅率來實現公平稅收 ,廢除反分裂主義、全球安全和健康通行證的法律 ,不遵守與上述訴求不符的歐盟法規。

    不屈法國的確提出一些重要的訴求,包括進取的社會項目,和低碳、去核能的生態計劃。但這仍然只是改良主義的綱領,沒有任何關 於國有化經濟關鍵部門、把它們置於民主控制下的訴求。而關於第六共和國的主張,反映了 在資本主義制度的狹窄空間內尋求社會替代方案的幻想。

    在資本主義多重危機相互交織惡化的時代,工人運動必須動員社會的所有力量去面對這些挑戰。應該將這一點公開闡述,這樣就可以在議會選舉中,還有特別在工作場所、學校、大學、社區中開始建設我們所需的力量。街頭運動才是取得決戰勝利的地方,而議會平台及聲音則可爲此提供輔助力量。

    不屈法國的競選活動,以選舉梅朗雄為總理來實現一個左翼佔多數的國會,用來牽制馬克龍。這個運動的好處是為下一步的運動提供了展望。這還聚焦於政府能實施的清晰綱領政策,而不是僅僅把自己限制於「反對派政治」。

    但如果沒有通過組織群眾運動達到真正利於工人階級的社會力量平衡,這一目標就不可能達到。

    法國資本主義體系下的不民主總統制凌駕於議會之上,左翼控制的議會更會面對這個問題。

    而建立鬥爭的應該方法是:通過街頭運動,在工作場所和社區中反對馬克龍的政策——正是馬克龍的政策通過助長不平等和生活不穩定,助長了極右翼勢力。馬克龍執政期間也粗暴打壓抗議運動,以及非洲人、穆斯林、移民群體、「海外屬地」的人民和青年;他的政策也加劇了氣候危機。

    憑借在左翼中獨大的地位,不屈法國面臨著巨大的挑戰。那些出於機會主義覬覦梅朗雄影響的人,比如前社會黨總統候選人羅亞爾(Ségolène Royal) ,會對左翼帶來巨大的威脅。

    對抗這些機會主義者的最佳方式,就是不屈法國要更多參與到工人們和受壓迫者的鬥爭,包括反種族主義思想和極右翼威脅的重要鬥爭,並且強化其基層組織的民主。這可以奠下基礎,為工人和受壓迫者打造一個真正的政治工具,也就是一個基礎廣泛並基於民主參與的鬥爭性政黨。這樣,工人和受壓迫者就可以確定其行動方向,實現整個工人階級的客觀需求:建立一個完全不一樣的 社會、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社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