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清零政策的偏执重创中国经济

    李甬 中国劳工论坛

    自年初起新冠病毒Omicron病毒株开始在中国广泛传播,由于病毒的高传染性加上中国民众接种的国产疫苗保护力欠佳,导致疫情比以往更难以控制。习近平近乎偏执地坚持继续执行强硬的清零政策,这种刻舟求剑的愚行不仅无助于应对当下的疫情,更在上海造成了骇人的人道灾难。在经济层面上,这一波Omicron病毒株所引发的疫情袭击了沿海经济重镇,除了上海还包括深圳、广州。令这些重点经济纷纷陷入了全面或部分封闭状态。据日本野村银行估计,整个中国现时有4亿人处于不同程度的封控管理状态之下,他们在过去每年平均贡献了大约7.2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

    增长目标

    中国政府为2022年制定了5.5%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目标,而根据中国官方的数字,本年一月至三月第一季度的增长为4.8%,当然这数字本身也不太可信。一般而言,由于年度的建设和投资项目刚刚启动,第一季度的数字通常会稍低。然而,由于上海作为经济中心的封城状态是由三月底才开始,对经济的影响将在第二季度才开始反映。

    所以中共的严厉封城政策会对一个城市经济造成多大影响?这数字可以参考同样进入封城状态的吉林省。吉林比上海约早半个月开始实施封城,对经济的影响部分地呈现在第一季度的GDP增长之上,吉林第一季度的GDP数字出现了惊人-7.9%的负增长!虽然东北三省的经济早已陷入半死不活的状态,但对比起黑龙江5.4%与辽宁2.7%的增长,吉林的经济衰退可谓坠崖式下跌。

    因此,可以预计,上海第二季度的经济数字将会出现严重萎缩,可能将出现零增长甚至负增长,而作为经济中心的上海,它的负面效应将辐射全国,长江三角州地区工业重镇首当其冲陷入了瘫痪状态。因此,在理应带动全国全年经济增长的第二季度中,中国的数字很大机会急剧下降,而全年的经济增长也非常不可能达成5.5%的目标。这对于一直走低的经济增长走势而言是一个噩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四月中亦将中国本年度的经济增长预测从4.8%下调至4.4%,但也警告可能会进一步下调。因此总理李克强在四月中就表示要意识到每一波疫情的爆发都将带来愈来愈高的经济代价,要求地方政府平衡疫情防控与经济刺激措施。但具体要如何“平衡”?中共当中似乎也没有人能说清楚。

    而当世界各地的其他地方基本已采取与病毒共存,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仍坚持清零政策,大规模的停工极大地影响了生产与供应链的运作,令外国资本深感忧虑。尤其是这与乌克兰战争带来的巨大经济动荡相吻合。因此,即使脱钩进程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开始,但习近平的清零政策正在使其加速,而外国公司也将加快将生产转移出中国。中国美国商会(AmCham China)调查显示, 58%受访在华美资企业下调本年营的收预期,52%的企业表示在华投资计划被推迟或已计划减少投资。商会更称假如中国继续清零政策,将会有更多的跨国企业考虑转移到其他国家。

    资金外流

    加上中国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问题上的态度令外国投资者更加关注地缘政治风险,西方集团至少在短期内更具凝聚力,中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经济和外交压力,包括未来遭遇今天俄罗斯式制裁的威胁,以及经济脱钩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加强。另一个额外的风险是中国和美国之间日益扩大的利率差距,美联储提高了美国的利率,并将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推高。外资加快了撤出中国。根据人民银行最新公布的数字显示,4月份外币存款录得了负增长,减少488亿美元。这种资金外流的部分原因是美国利率上升,但也反映了对经济衰退威胁的普遍悲观情绪和中国企业违约潮。

    外国资金的抽离直接导致了股票市场应声下跌,四月份至今,中国股市就累计下跌了近5%。而中大型股票指数自今年以来下跌下20%,令中国股票市场成为了仅次俄罗斯的全球表现最差股市。

    内企危机

    当然,这些负面因素并非只针对于外国资本,国内企业同样面临停业停产、工人被裁、消费疲弱、以及债务违约等危机。由于疫情主要爆发在主要工业区,被封控区内的工厂生产线的停工停产影响了下游供应环节,令其他没受疫情影响的地区也面临原料或零件不足而无法生产的困境。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更表示,5月份之后, 所有涉及上海供应链的科技和工业产业都将全面停产。而对于停工的制造业企业而言,停产直接造成产品无法如期交付,因而可以预期将会出现大量的违约诉讼,尤其是对外资企业的违约问题,令国内的资本最为头疼。

    有趣的是,网上有消息指有央企因封控政策无法生产,造成海外合约订单无法如期履行合约交货。外资方面却坚持央企要为违约作出赔偿,理由是因为中国对外的主要官方媒体《中国日报》(China Daily)报导称当地没有受疫情影响,工厂已经全面复工。情急之下,央企的领导称中国的官方媒体不可信不应作准,真实情况要看BBC或者CNN的报导。

    这反映了不管是实际的封控政策乃至宣传造假都对企业造成了相当的影响和困难,即便是国企都在面临危机,那么对抗风险能力更低的私营中小企而言,情况更是令他们感到绝望。对很多于处封控地区(尤其是上海)的中小企业而言,长达超过一个月的停工停业令他们的收入直接“清零”。4月30日香港《经济日报》报导,4成受访中小企业的经营者表示他们的现金流已不足以再支撑1个月。这意味着到了六月,这些中小企很可能都将要面临倒闭。而中小企业支撑了中国62%的GDP,当中九成的中小企属于制造业。假如中小企业大批倒闭,将不仅仅是会在数字上重创中国资本主义的成绩单,更会连带波及上下游供应链企业,引发经济危机的涟漪效应。四月份中国制造业与服务业的PMI指数数字在G20各国中双双垫底,情况甚至比深陷战争泥潭同时遭到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全力制裁的俄罗斯还差。PMI是一个显示市场状况和公司预期增长或收缩的指数。

    “史上最难就业季”

    今年第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亏损率高达22%,部分城市如深圳更高达40%,这些地区的制造企业可谓已经处于整体崩溃的边缘。而这些企业所面对的困难已经触发了就业危机,而中国政府的清零防疫政策打击了城镇的服务业,偏偏服务业正正是中国城镇最大的就业源,国家统计局的报告称2022年第一季度的城镇失业率已达到5.8%,打破了“十四五规划”中所提出的5.5%上限,也创下了2020年6月以来的新高。当中最触目惊心的是青年群体的情况,16-24岁组别的失业率高达18%。5月初,全国大学生毕业就业率只有约20%,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且这个所谓的“城镇失业率”的统计设计本身就有很大的水份──农民工没有城市户籍,失业后没有任何城市户籍居民所享有的保障,无法长期留在城镇中待业只能回到农村生活,这样的农民工自然就不会被统计入内。而作为中国劳动人口中的绝对主力,农民工失业的情况比城镇居民严重得多。

    同时,在几年前还相当繁荣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也纷纷传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多家互联网大厂的裁员幅度更有高达两成。大批被裁陷入困境的失业员工被迫转业为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等零散工种以维持生计。现时,全国8.8亿劳动人口中有2亿人口属于这种所谓的“灵活就业人员”。因此在5月7日,李克强在会议上就罕有地直截了当称目前全国就业形势“严峻”,并同时提出通过“促进平台经济(互联网行业)的健康发展”,以及鼓励创业创新以带动就业,这一立场似乎于习近平早前对互联网行业严厉整顿的方向大相径庭,突显了两人在经济政策乃至防疫方向取态上的分歧。这是中共正在越演越烈的权斗之一部分。

    过去作为决定性经济增长动力的房地产市场亦随着债务问题引爆了金融泡沫后深陷困境。根据 China Real Estate Information 的数据,3月份百强地产公司的房屋销售,比上年下降 53%。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增速也从去年同期的25.6%,到今年1-3月下降到只有0.7%。按此趋势中国的地产开发投资即将录得负增长而陷入萎缩状态。事实上,全国房屋销售面积及销售额已经双双严重负增长,分别下跌了13.8%销售面积和22.7%销售额。这些出自中国官方国家统计局的数字,都明白无误的表明了房地产市场已正处于一场毁灭性的危机当中。

    对于这一系列的危机,中国政府将可能采取什么样的对应方法?首先综合来看,在过去,拉动经济的三个火车头──消费、出口、投资,现在都纷纷都出现了问题,消费品零售总额三月同比下跌3.5%,四月的汽车销量腰斩。外贸订单无法履约,进出口中断,三月的外贸订单下跌了一半。中国海关总署公布,3月进口总值按年跌0.1%,是自2020年9月以来首次下跌,而外界原预计应当是上升8%。上海海关从业者粗略估计,自处于封控状态以来,每日的帐面损失达100亿元人民币。

    四月份灾难性的金融数据

    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四月份的金融数据,这份数据即便在中国政府极力修饰下依然显得非常惨淡,某些数字甚至比2020年2月首轮疫情爆发的情况下更为恶劣。报告显示,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910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跌51%。人民币贷款增量6454亿元,同比下跌56%。而住房贷款的总量更是萎缩了605亿。

    有人认为,人民银行一反常态地没有像往常一样于每月12日公布金融数据,而是选择了在13日星期五晚上才公布,正是由于人民银行深知数据反映情况非常恶劣,一经公报很可能触发投资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的恐慌与暴跌。

    因此可以看出,房贷总量的收缩代表中国民众的购房意欲亦已“清零”,即使中国政府希望放宽贷款,人民银行亦决定于4月25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25%,民众亦不愿意再加杠杆举债消费。中国政府亦尝试重新加热房地产市场,针对个人层面,全国各地已有上百个城市开始陆续为房屋限购政策松绑;而对于房企层面,中央所谓的三道红线政策自2021年底亦已名存实亡。但从人民银行的数字上来看,这些间接的刺激政策都没有收到效果。

    “润学”

    因此,外界普遍预计中国在2022年会再度以增加基建投资,通过这种国家资本主义的政策拉动经济增长并解决需求与就业问题。然而经过了多年的超大规模基建投资,中国不少地方的基建早已陷于饱和状态,再次以投资基建拉动经济效果已变得非常低下,且会进一步恶化本来就已经严重的地方债务问题。

    这样暗淡的经济环境,加上当下普遍民众已被疫情防控以及经济危机折腾得近乎山穷水尽,对未来前境失去信心已经成为了普遍的共识并形成了社会气氛。近日一段在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正正道出了这种心态,视频显示了身穿白色防护衣的警察上门要将户主拉往强制隔离,并威胁户主称如不就范就会面临处罚并会祸延三代,户主则斩钉截铁地回应“我们是最后一代!”因此,近日中文互联网上讨论最热烈的话题就是“润学”,所谓“润”就是音译自英文“Run”,指的就是讨论如何逃离中国。这是继“内卷”及“躺平”思潮后更为激烈和直接的热门话题。

    部分人现时将希望寄托于这一波疫情受控或平息后, 经济重回正轨。然而,Omicron病毒株的特性令它几乎不可能被根除,就如流感一样只会一波又一波的反覆出现传播。假如每一次传播就导致一座中国的城市封控一个月,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中国全年都没有一天是处于“正常”状态,经济活动将永远不可能“重回正轨”。因此,为了在保存颜面的情况下挽救经济,政府可能假装清零,民众假装相信,但事实上与病毒共存。然而毫无疑问,出于确保习近平终身执政的目的,一切的重大政策改变都必须留待下半年中共二十大举行之后。但实际的情况是:有多少企业和多少基层劳动者能挨到下半年──那怕即使在下半年也不见得能迎来改变?

    危机重重

    因此,可以看出,中国的经济情况是自“改开”资本主义复辟以来最接近悬崖边缘的时间(假如不是已经在往下坠的话)。我们在1月份《中国经济骨牌已开始倒下》的文章中就已经指出,社会上已开始出现信心危机,而仅仅三个月的发展就印证了我们的预测,而上海乃至长三角的封城直接加快了这一个进程,击破了民众对未来的最后一丝冀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中国随时都有机会出现爆炸性的经济危机消息。同时,这次危机亦直接显示了习近平为了维护个人的专制以及所谓的面子,令中国社会与基层劳动者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全球范围内的资本主义都因危机陷于瘫痪,而中国的极权统治现正加剧自己的资本主义危机。要摆脱这一困局,只能通过挑战专制,只有推翻资本主义并建立真正民主的社会主义制度,工人阶级民主管理经济,科学而民主地制定合适的公共卫生政策。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