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6日
More

    “润学”兴起反映中共民族主义维稳愈发无力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已经陷入2020年以来最严重一波新冠疫情,在恶劣的封控实施当下,“润学”在中国网络上兴起——“润”字谐音英语“run”(跑),“润学”就是呼吁大家尽量“逃离”中国。

    3月最后一周(上海封城第一周),百度移民主题的“移居加拿大条件”搜索量暴涨28倍多,位居中国搜索引擎排行榜榜首,对于澳大利亚、美国等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的检索也非常多;中共官方4月3日于宣布坚持“清零”政策后,对于移民政策讲解的视频搜索量激增逾14倍。移民机构收到的业务量骤增,咨询者大多为中产阶级,也有不少专业人士。中共警觉事态严重,因此中国各大网络平台很快便不再提供移民相关的搜索量相关信息。

    严格限制“非必要出境”

    由于感到民族主义宣传愈发无力,以及害怕外汇储备不足、专业人才外流等因素,中共官方用各种办法收紧中国人出国出境的空间。5月初,移民管理局颁布新规,称严格限制、“劝阻”中国公民“非必要出境”(包括旅游和探亲)。即使出国留学、就业等在名义上还是必要事务,边检人员仍然会对出国人员百般刁难,很多人最终仍然被阻拦;很多网民也爆料说,自己不能以留学为名义办理护照,甚至自己的护照被剪角作废,而官方“辟谣”并不可能打消社会大众疑虑。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共政权一直自诩自己严格封控的措施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比起西方有着“制度优越性”,试图在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下巩固自身统治;大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对于疫情的灾难性应对不当(5月17日,美国官方通报死于新冠人数破100万大关),也很大程度帮到这一宣传,但今年奥密克戎变种病毒攻破中国防疫大门,广大工人阶级甚至很多中产阶级都面临收入更加不稳定、生活水平恶化、“内卷”进一步加剧的现状。这些无疑都挑战着中共官方民族主义胜利叙事。可以说,很多人“润”的念头,并非始于防疫乱象,但疫情封控加剧了这一念头。

    当前“润学”兴起的一个重要特征,便是很多中产阶级人群对社会的愤怒,当中部分会走向激进化。所谓“中产阶级”,其实主要是相当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和收入较高的白领工人;总的来说,因其所处地位,在社会未处于深重危机之时,这一人群总体上政治冷感、“岁静”或保守,是中共独裁的重要社会基础。但现如今,中国经济已经进一步下行,社会矛盾不断加剧,“内卷”太严重、生活压力太大,政治环境更加高压,很多人便觉得中国并没有比世界其他国家优越,因而动了移民念头——这其中便包括很多中产人士。

    但是,即使是“中产阶级”,大部分其实也不具备“润”的硬性条件,大多数人想“润”也只是在封城下的本能反应,而不是有实际计划,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是会留在中国。那么广大基层工人怎么办呢?特别是,中国只有约5%的最富裕人口月收入超过5000元,而这样的收入距离移民也差很远。在当前全球经济危机、民族主义思潮普遍升温的情况下,不但西方“民主”国家不可能为了展现自身“民主”“自由”而真的敞开移民大门,而且中国移民也不可避免会成为他们移民所在地种族主义攻击、歧视和归罪对象。这正反映资本主义的本质:需要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分化来维持统治阶级经济和政治权力。同时,很多民众也会觉得“润”是一种消极的逃避行为,因而不甘心放弃自己在国内的一切就移民出去,仍然坚守在中国。

    “润学”兴起的背后

    最终真的“润”出去的人有多少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润学”兴起显示,民间对于倒车的社会现状失望和不满的情绪正急剧升温。特别是过去几个月,以防疫为名的粗暴的社会控制持续升级,令中国广泛人口集体震惊,并且惊醒起来。仍然留在中国国内的普罗大众,如果不默默接受现状,或者是“躺平”消极抵抗,就只能起身更激烈反抗。现在中国一切从上到下的社会问题,根源都是在于中共独裁统治,以及其捍卫的威权资本主义制度。群众的社会反抗若要触及根本,必须联系到推翻现行威权资本主义体制,而这需要工人阶级迈出第一步,发展自己的战斗性独立组织、独立工会和真正的社会主义政党。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