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3日
More

    台湾:民进党威权化 台湾不是“民主堡垒” 需要群众斗争!

    左仁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民进党政府最近连串加强国家机器打压,企图打压言论及网路自由。两年来疫情爆发以及中美冲突大大升温,社会陷入更大危机,因此统治阶级更不能忍受群众享有“过多”的民主权利,害怕他们有空间组织起来反抗。现在只有群众斗争才可以捍卫民主权利。

    近年政府加强使用《社会秩序维护法》,尤其针对“散播疫情假讯息”的罪行进行检控。此举无疑是利用疫症来打压言论自由。最近,艺人郭彦均在脸书发文与医护人员对话中谈到“看到这么多孩子,就这样走了。”行政院长苏贞昌曾表示要究责、查办,而刑事局一度威胁要介入调查。虽然郭彦均最后没有被起诉,但政府已达到其想要的政治目的——企图以打压公众人物来制造恐惧气氛,使普通民众也会噤声。

    这并非单一事件。《社维法》中的“散布谣言罪”俗称被警察“查水表”。2020年“查水表”暴增至 320 件,数量是前年两倍之多,更是2018年的15倍之多。而在20年到22年的疫情期间,因疫情成案的散播谣言总共高达490件!

    民众发文或转贴抨击蔡政府施政、质疑选举作票、讽刺政治人物等各式论述都可以被检控。2019年底,台大政治系教授苏宏达因先前批评故宫政策而被起诉,即使最后没有成案,但已对言论自由造成打击。

    《数通法》限缩言论自由

    此外,民进党准备推动《数通法》通过。法例下只要被认定“违反国家安全、资讯通讯安全”,则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就有权力介入管制网络平台。NCC名义上是所谓中立机关,但还是行政院下的一个单位,因此数通法根本就是扩大国家机器的权力。

    《数通法》管制的范围广大,许多网络平台都将被政府管制,脸书、YouTube、Instagram等社群网站都包含在内。民众平台发文,业者在知悉行为或资讯违法后,要立即移除。近年社群网站越来越多限制发表政治言论的权利,《数通法》无疑会恶化这一情况。一旦网络管制的大门打开,权力必然会不断扩张。去年国防部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发表文章,认定为PTT“反政府单位”,甚至可能是“中共同路人”,可以看到统治阶级未来真正打压的目标。

    民进党首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打假新闻,而要加强控制媒体,确保在中美冲突升温下亲美帝国主义路线得到巩固。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固然反对中天等散播谣言的媒体,但民进党加强管制新闻自由,最后受害的是广大群众的民主权利。社会主义者除了反对资本主义政府的专制统治,捍卫现有的一切民主权利,更主张需要将新闻企业和网络企业全面公有化,交由工人阶级民主监督,才能确保媒体为公众利益服务。

    全球威权化 群众团结斗争

    民进党挟着香港2019年反威权运动的声势,在抵抗中共的情绪下赢得选举。但上任以来,蔡政府越来越大力打压民主权利,更完全没有落实庇护权。在所谓“抗中保台”的旗号下,凡是不支持当权者的人都被打成“中共同路人”,这将包括坚定反对蔡政府社会政策的团体以至独立的工人运动。捍卫民主权利的人士不应信任任何加强资本主义国家机关的政策,包括国安法例(例如反渗透法和保防法等),日后都会被利用来镇压群众运动和民主权利。

    在疫情下,蔡政府仿效世界各国的资本主义政府,通过呼吁“国民团结”来煽动民族主义,意味着底层劳动者为了和压迫他们的统治者“团结”而不能发声和反抗。民族主义和专制统治是紧密相连的,不仅是中国,各国政府都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下加强镇压,包括警察暴力、限制言论自由、打压抗议的权利等。因此,全球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权利都在倒退,国际民主及选举协助研究所(IDEA)去年发表报告指,全球民主状况正在倒退,有更多国家走向专制,五年间民主国家数量从 104 个减少到 98 个。

    民主权利是历史上群众斗争赢回来的。但只要资本统治阶级仍然存在,民主权利就会有随时被夺回的危险。尤其在资本主义危机和帝国主义冲突下的今天,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民主堡垒”。群众需要团结抵抗资本主义的威权化,而最重要的力量是工人阶级的组织和斗争。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