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0日
More

    中美新冷戰仍將繼續:拜登為所謂的「全球民主攻勢」做準備

    我們必須反對大國民族主義和沙文主義對工人階級的毒害,統治階級用它來分裂工人階級。

    Tom Crean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崛起的中國國家資本主義與衰落的美國資本主義之間的新冷戰已成為了當代世界最關鍵的衝突。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對中國施加了巨額關稅、把華為加入黑名單,並與這個所謂的「共產主義」政權進行了激烈的口水戰。

    拜登上台幾個星期之後,事情就變得很明顯了:拜登政府更是不再期待中國成為全球資本主義秩序中的「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而美國也不會回到「建設性參與」的道路上。

    過去四年中,美國政策的轉變不僅是特朗普的「功勞」;挑戰中國的崛起是美國的統治階級的共識。

    話鋒轉向

    在拜登的領導下,美國的言與行都出現轉向。與特朗普「美國優先」的訴求不同,拜登計劃舉辦主要國家的「民主峰會」——但這實際上就是一次反華峰會。在過去的一年裡,美國控制新冠疫情完全失敗,特朗普試圖發動政變阻撓拜登上台;如此種種棘手的問題對拜登重新確立「美國領導權」的嘗試提出了挑戰。美帝國主義的威信受到嚴重損害。與此同時,在經歷了疫情初期在武漢的大流行之後,中國政府在國內控制住了疫情,並且成為了2020年經濟正增長的唯一主要經濟體。

    拜登在言論上不那麼尖銳,並試圖重新探討美國在此期間所遇到的問題。 2月4日,他在國務院發表講話,他說:「美國人民將走出這一時刻(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的政變失敗),變得更加強壯、更加堅定,並且將有更好的配備來把全世界團結在一起,為捍衛民主而戰鬥——因為我們自身已經為此而戰鬥過了。」

    而對普京,拜登採取了更強硬的態度。他雖然對聖彼得堡、莫斯科等俄羅斯城市上街遊行的群眾表示了假惺惺的同情,但這只不過是在趁機穩固美帝國主義的利益。類似地,美國政府還相當不情願地宣稱自己站在人民一邊,反對緬甸的政變;同時尋機遠離沙特以及沙特在也門的戰爭。

    「民主」背後是什麼

    拜登能通過這種手段在新冷戰中重獲主動權嗎?我們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在打壓工會、鎮壓香港的任何民主權利以及將數十萬人送進新疆的教育中心時,中國「共產主義」反動獨裁政權的反工人階級性質體現得淋漓盡致。美國媒體不失機會揭露中共政權的殘酷行徑。但是,社會主義者需要揭露美帝國主義「民主」背後的陰暗面。

    美帝國主義所致力的民主只是富人的民主。只要能維持美國的資本主義統治、維護美國在全球範圍內的經濟和戰略利益,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支持獨裁和屠殺,借高壓來扼殺革命。在1965年的印度尼西亞是這樣,在1976年的泰國和1980年的韓國也是這樣。當美帝國主義認為必要時,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在國內打壓工人權利和民主權利。

    新任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說,特朗普政府理應挺身而出;他還說,他同意蓬佩奧的說法,中共在新疆的政策就是對維吾爾族人民是「種族滅絕」——但這也正是帝國主義列強一直以來為戰爭和政權更迭所準備的藉口。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支持維吾爾人和其他被壓迫者為反對國家鎮壓和強迫勞動而進行的鬥爭;相比之下,美國並不關心他們的困境,只是把他們當成自己的棋子。在2015年,親美國政府的智囊團自由之家將49個國家確定為獨裁國家,但美國向其中36個(佔73%)提供了軍事支持。

    新冷戰將如何繼續

    與此同時,習近平採取了激進的姿態來試探拜登——中國空軍最近在台灣海域的一次軍事演習中模擬了對美國海軍西奧多·羅斯福號航母的攻擊。

    雖然不排除中美兩國在未來「休戰」的可能性,但我們更傾向於認為這場新冷戰可能持續數十年而不是數年。兩國龐大的核武庫使中美對全面戰爭有所忌憚,但在某些情況下,冷戰的升溫也可能帶來熱戰。

    在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推動下,中美兩國內部的危機仍將繼續。美國統治階級試圖在全球範圍內重新確立自己的地位,並嘗試與崛起的中國分庭抗禮,儘管這一嘗試可能有所成效,但無疑也是有局限性的。

    雖然美國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和軍事力量,但自1970年代以來,美國就已經在走下坡路了。美國無法再像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那樣,趁其他資本主義強國還在廢墟中掙扎取得世界的領導地位,也無法像30年前阻止日本崛起的方式打敗中國。中國是美國更大的挑戰。

    儘管新冷戰終究會有一方「獲勝」,但雙方都將在博弈中付出巨大的代價。新冷戰持續的時間越長,它削弱中國與美國的可能性就越大。這將加劇兩國的資本主義危機,並同時增強革命和反革命的實力。

    至關重要的是,要在中港台與美國的工人階級之間建立國際主義的統一。我們必須反對大國民族主義和沙文主義對工人階級的毒害,統治階級用它來分裂工人階級。同樣,我們也需要反對自由貿易和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這些政策以不同的方式傷害和分裂勞動者。

    特朗普指責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以此來轉移人們對他處理疫情不力的指責;而這直接導致亞裔美國人在去年春季遭受種族主義攻擊浪潮。與此同時,習近平也繼續發表民族主義的言論,使中國的普通百姓將注意力從巨大的不平等和日益殘酷的獨裁統治上轉移開來。

    我們主張全世界的工人應該團結起來反對各個帝國主義強權;在美國,我們首先要反對的是拜登政府「捍衛民主」的謊言,他們用這些謊言被用來重申企業精英的利益。為了打敗中美資產階級,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國際運動,為全球範圍內民主的社會主義制度而戰——這是徹底消除新冷戰這種衝突的唯一途徑。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