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6日
More

    袁隆平逝世:中共造神的真相

    溫小雅 中國勞工論壇

    5月22日,中國工程院院士、農學家袁隆平在湖南長沙逝世。隨後,中國官方對於袁隆平進行鋪天蓋地的宣傳。新華社發表題為《建議為袁隆平院士逝世降半旗志哀》的評論,稱袁隆平作出了「世界性的貢獻」,習近平則號召中共黨員和中國科技工作者「向袁隆平同志學習」——官方罕見稱不是中共黨員的人士為「同志」,顯見中國想利用袁隆平給自己臉上貼金。同時,為了避免袁隆平具有爭議的一面和批評中共政策的歷史被大肆宣傳,當局也鉗制言論自由、打壓民間的不同聲音。

    雜交水稻之父

    袁隆平是中國研究與發展雜交水稻的開創者,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成功利用水稻雜種優勢的科學家,因為解決糧食問題的突出貢獻被譽為「雜交水稻之父」。水稻是世界上一半人口的主要糧食,所以袁隆平的研究與理論可謂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在小麥育種上取得的突破性進展,帶來了一場使糧食產量大幅增長、結束了世界大部分地區飢荒的綠色革命。但是改良雜交水稻這樣的重大科學成果,絕非僅靠袁隆平一個人的「天才智慧」就能實現,而是同時依靠一個分工協調的科研團隊、後勤保障、前人的經驗和充足的財政支持。古往今來的一切顯赫功績和成就,其本質都是廣大群眾集體智慧和勞動的偉大結晶。

    這次中共在「造神式」緬懷中以「誹謗攻擊污蔑國家英雄人物」為理由加強言論監管,各大網絡平台也配合當局進行有關審查。新浪微博對發佈此類信息的64個賬號做出永久關閉處罰。在兩天內,至少七名網民因發表所謂「侮辱性言論」(實際都只是質疑官方論述而已)被刑拘。中共一邊瘋狂神化袁隆平,一邊又不准國民「唱反調」,不惜大加懲罰,這是為了什麼呢?袁隆平生前對於毛時期的中共的許多政策有過批判,而這些批判的內容至今都還能在一些中國媒體網站上搜到。在2009年接受《廣州日報》的一次專訪時,袁隆平表示:「三年困難時期(大飢荒),餓死了幾千萬人啊。大躍進把樹都砍了去煉鋼鐵,把生態破壞了,1959年大乾旱,一年基本上沒有收成,餓死了四五千萬人啊。我看到路上有5個餓殍。」 在文革期間,袁隆平也因為批評當時毛澤東提出的農業「八字憲法」而被批鬥,所幸因為其從事的科學研究而免於更嚴重的迫害。

    然而,新華網英文版近日一則報導,卻說袁隆平是因在1949年中共建政前看見餓殍,才投身雜交研究水稻研究,與新華網中文版在2007年的說法(在大躍進期間於湖南看到餓殍)自相矛盾。顯然,中共不惜篡改歷史,是害怕放任網民討論袁隆平的一生,會讓討論超出自己可控範圍,從而讓自己反而因為高調紀念袁隆平而遇上更多麻煩。

    今年,中共建黨100週年之際,中共推出了新版黨史,淡化了對於文革的批判, 甚至在部分地區放任舉行文革活動。在文革期間,袁隆平因只想搞農業科學一度而遭受批鬥,被列為「牛鬼蛇神」的候選人。就像中共一邊要利用「文革復興」來造勢,一邊高唱由文革被迫害至死的田漢填詞的《義勇軍進行曲》,實在自打嘴角、虛偽至極。

    現在,習近平面對著中共國內經濟的下行、社會矛盾的激化、黨內派系鬥爭的加劇,為了打響終身統治的算盤、迎接自己的「新時代」,除了破壞了鄧小平時代的「集體領導」制度,他還要進一步破壞鄧小平的權威、將自己拔高到與毛澤東同一水平線上。而中國當今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已經與毛澤東時代的計劃經濟完全不同,習近平也沒有毛澤東那樣的堅實群眾支持基礎,因此認定習近平能夠重返毛澤東路線、搞「二次文革」, 是過於膚淺的認識。他最多只是借助毛的措辭和宣傳伎倆來維護權威而已。

    宣傳工具

    中共當局高調宣稱中國已經全面脫貧,而雜交水稻技術對於解決貧困問題也起著重大的作用,因此可以說中共對於袁隆平的大規模紀念,也是將袁隆平用作宣傳中國不只讓國內脫貧、也大力協助亞非國家解決貧困問題的工具,強化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宣傳。然而,以袁隆平的地位,一生沒有加入中共這一事實,以及其批判官方政策的歷史,不是永遠能夠回避下去的,廣大群眾在紀念袁隆平的貢獻之時,也會逐漸發覺到中共高調宣傳背後的真實目的。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