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台灣:疫情加劇醫療暴力!支持工會組織抗爭!

    陳延年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在雙和醫院,發生新冠肺炎病人砍傷護理師事件,第一時間雙和醫院對外聲稱只是被「劃傷」,企圖淡化這起暴力事件,實際上受傷的三名護理師中,一名韌帶與神經被砍斷、一名氣胸、一名腹部遭砍傷——這樣的工殤將造成日後工作的困難,也將花費非常長久的時間才能康復。然而在疫情下,病人對護理師的暴力攻擊,並非單一個案,亞東醫院、台大醫院、北市聯醫皆發生確診病人對護理師的暴力攻擊事件。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反對醫療暴力,醫療暴力的發生有其根源——台灣醫療暴力從2016年133件上升到2019年322件,然而這些都只是表面上的數字。

    從二月到五月,護理師離職人數高達795人,儘管蔡政府「下令」補足醫療人力,但防疫護理師是需要接受一定時間訓練才能自主工作成為可用人力,並不是一朝「下令」就能像魔術般補足人力,這是需要真正超前部屬訓練防疫護理師才能有效準備,但疫情揭穿了蔡英文政府的唯一部署就是維護財團的利益。

    新北市防疫護理師的公告薪資是一天7500元,護理師報到後卻被告知是病房一天5000元、社區篩檢一天2500薪資,政府一方面呼籲「國家需要你」,但又在防疫薪資上欺騙護理師。面對疫情的高風險、穿著悶熱的「兔寶寶裝」、醫療暴力的危險下掀起的離職潮,又有多少人願意投入防疫工作呢?

    防疫護理師僅僅接受了一個禮拜的訓練就被推上防疫戰場,部分一般病房的護理師甚至還未受到防疫訓練就成為了專責病房的護理師!加上病人承受新冠肺炎的症狀、在封閉的病房中獨自面對未知的恐懼、無助,才造就病人暴力攻擊現象特別突出。

    在這次的疫情中,根據一位基層護理師的描述:「主管在一天內要求護理師回覆是否留下來照顧新冠肺炎的病人,主管負責開張專責病房,卻把它交給留下來的護理師自己想辦法,然後丟一些別的單位的資料,要護理師們憑空想像照做,把一般病房改造成專責病房。」

    每當醫療暴力發生,衛福部與院方都說「積極給予關懷及心理治療」,然而卻缺乏實質作為。基進黨作為民進黨政府的打手,要大家看陳時中為醫護人員哽咽的影片並為此舉辦徵文比賽,但跟著蔡政府感謝醫療人員的「無私奉獻」,並不會讓護理產業工人有任何實質幫助或欣慰。

    在三十年前,台灣醫療尚未完全大規模私營化、市場化,醫療暴力並非廣泛的社會問題。但當醫院開始利用更少的護理人力,一人當三個人用,並為了賺取更多利潤把原本分門別類的專科病房改造成大雜燴的混科病房,這讓護理師需要去學習龐大、不同科別照顧技術與知識,加上護理師常跨科別病房支援、畸形班表導致作息不穩等狀況,在疲倦過度的狀態下又無法有足夠的精力去落實全面照顧病人,才造成近年來醫病暴力增多的現象。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支持各護理工會反對醫療暴力,同時我們明白到這是撙節政策和市場化造成的悲劇,罪魁禍手在於政府和資本家。但病人沒有得到充足而公平的資源分配時,製造了醫病之間的緊張關係。制度不改變的話,悲劇只會繼續發生。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經驗告訴我們,醫療部門的工人階級能爭取社會廣泛的同情與支持,抗爭的角色將逐漸擴大。尤其在很多去工業化的國家中,醫院已經成為了有最大規模團結力量的工作場所之一。由香港、緬甸、法國、愛爾蘭以至南非等,多國的醫護人員在疫症期間都發動罷工,對台灣醫護來說是很好的示範。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支持醫護人員組織工會,團結鬥爭,要求全面補足有防疫訓練的護理人力,在不扣減薪水的前題下實施八小時工作制。醫護人員應大幅增加防疫津貼,由向財團增加的富人稅來埋單,並在工會的監督下發放給前線醫護,避免津貼被資方拿走或拖延發放。醫院要確保充足的防疫裝備和隔離房。護理產業工人鬥爭須要求將所有私營醫院、藥劑企業以至全部大企業公有化,交由工人民主營運,並要求大幅增加公共醫療資源。護理工人是鬥爭的前線,要團結全國其他產業工人共同抗爭,才能擊倒真正的病毒——資本主義制度。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