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6日
More

    帝國主義侵略:烏克蘭戰爭

    「反對烏克蘭戰爭!立即撤走軍隊。建立職場和大學的反戰運動」這是俄羅斯社會主義替代發出的號召。

    社會主義替代(ISA俄羅斯)於2022年2月27日報導

    「反對烏克蘭戰爭!立即撤走軍隊。建立職場和大學的反戰運動」這是俄羅斯社會主義替代(Socialisticheskaya Alternativa)發出的號召。在俄羅斯宣布進攻烏克蘭的翌日週四,俄羅斯58個城市爆發自發抗議,參與者主要為年輕人。當天就有近2000人被警方逮捕。昨天,警察進行全面鎮壓行動,阻止了更多抗議的爆發。

    2月25日聖彼得堡的反戰抗議

    對於這場戰爭爆發,社會上大部分人都感到震驚、難以置信。這些情緒不但在烏克蘭,而且在俄羅斯都很普遍。

    隨著烏克蘭戰爭開打,烏克蘭普通民眾只得盡他們所能應對局勢。大多數人都在度過不眠之夜,許多人躲在避難所、地下停車場,或者躲在地鐵站內。其他人則在搜集武器,並以一切可能的方式抵抗俄軍的佔領。許多人,尤其是那些有年輕家庭的人,正嘗試離開這個國家。羅馬尼亞和波蘭預計會有大量難民湧入。

    逃往波蘭的難民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宣布他與他家人將留在首都基輔。他表示自己是俄方的第一目標,他家人則是第二目標。他下令徵召所有18至60歲的男性公民入伍,並禁止他們離開國家。

    俄羅斯軍方週四聲稱他們已經達成了當天的戰鬥目標。他們說,他們摧毀了烏克蘭各地的一些關鍵軍事目標、機場和指揮點,包括遠至西部的伊萬諾-弗蘭科夫斯克(Ivano-Frankovsk)。他們重新控制了一條為克里米亞供水的運河,並接管了東南部的幾個小鎮。昨天的官方聲明則暗示沒有取得太大進展。來自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這兩個有爭議的共和國的部隊推進了他們的前線,並聲稱已經佔領了總人口約1.5萬的5個城鎮。最值得一提的是,俄軍接管了基輔和切爾諾貝爾核電廠遺址附近的一個空軍基地——儘管切爾諾貝爾核事故已經發生了幾十年,但這個空軍基地仍然是一個在使用中的核廢料儲存場。

    烏克蘭軍方報告說,包括卡爾可夫(Kharkiv)、馬里烏波爾(Mariupol​​​​​​​)、蘇梅(Sumy​​​​​​​),當然還有基輔在內的許多城市都受到攻擊,包括遭到巡航導彈砲擊。有很多照片顯示居民住宅和醫院嚴重受損。烏俄爭奪基輔控制權的殘酷戰鬥仍在繼續。俄羅斯坦克部隊正嘗試進入基輔,但烏克蘭部隊已經炸毀了關鍵橋樑,而且俄軍似乎也遇到相當強烈的抵抗。比如,一名烏克蘭青年明知後果,也為了摧毀一座橋樑而犧牲自己的性命。烏克蘭方面正在派發自動武器,而烏克蘭電視台甚至在播放指導民眾如何製作燃燒瓶的視像。

    烏克蘭的傷亡人數正在增加——根據官方統計,週四有100多人喪生。到今天,這一數字恐已急劇增加。俄羅斯的統計數據更難獲得——烏克蘭軍方聲稱俄方有一千多士兵喪生。最重要的是,儘管俄羅斯軍方聲稱他們只是針對軍事目標,但仍造成許多平民傷亡。有調查顯示,雙方飛機、坦克和其他設備的損失是基本一樣多的。然而今天,俄羅斯衛生部向該國所有醫院發信,指示他們擬定一份醫療隊名單,將他們緊急派出救治傷員。由於俄官方想要每家醫院都派幾個人出來,這意味著俄軍有著、或者預計有相當多的傷員。

    在盧甘斯克附近被擊毀的俄軍坦克

    我們很難準確預測,這種恐怖狀況將如何繼續發展。克里姆林宮顯然希望強行推翻基輔政府。昨天,普京呼籲烏克蘭軍隊發動政變反對政府:「奪回權力!我們看起來與你們(烏克蘭軍方)更容易達成協議,而不是與那幫癮君子和新納粹分子——他們佔領了基輔,並劫持了全部烏克蘭人民作為人質​​​​​​​」。

    這確實展現了克里姆林宮的虛偽,他們聲稱想把烏克蘭「非軍事化」與「去納粹化」,但他們正在慫恿軍方發動軍事政變。在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期間建立的新納粹政黨「右區」,已經加入在烏克蘭軍隊,成為惡名昭彰的「亞速營」。

    不同於2014年俄羅斯接管克里米亞時,政府和地方當局組織群眾活動以示支持的情況,現在沒有這種表示支持入侵烏克蘭的群眾活動。最近才有報導指出,當局開始計劃組織發起支持軍方/政府的示威,而這無疑會得到批准。該計劃打算動員2.5萬人參與這個示威,並由「沙皇之聲」廣播和法西斯主義的「黑色百人團」組織。弔詭地,這些法西斯份子沒有談及「去納粹化」!

    如果克里姆林宮不能觸發軍事政變,那麼佔領基輔(如果能成功)將令烏克蘭國會的解散、澤連斯基被解職(這已經是委婉的說法了)。一個新的傀儡政府只有在強大的鎮壓機器的支持下才能維持統治。這將促成拿起武器反對俄羅斯佔領軍的反對派大量增加。目前社會上強烈感覺,佔領將會是長期而血腥的,而這將助長克里姆林宮表面上反對的極右民族主義與軍國主義情緒。佔領也將強化其他烏克蘭人支持烏克蘭最終加入歐盟和北約。克里姆林宮因為害怕丟面子,騎虎難下,因此必須投入越來越多的財政和鎮壓資源來維持控制。

    有可能的是,在佔領基輔作為示範後,俄軍可以撤到大頓巴斯地區,沿著烏克蘭東南部保留一條走廊,以讓俄軍可以從俄羅斯本土進入克里米亞。或者,如今天有討論所提出的,普京或許會得寸進尺,進一步擴張其勢力範圍到東歐其他地方;當然,如果他佔領了整個烏克蘭,至少摩爾多瓦會受到威脅。

    對於西方機構沒有採取有效措施阻止克里姆林宮的侵略,許多烏克蘭人感到憤慨,這完全可以理解。澤連斯基辦公室聲明稱,美國曾向澤連斯基提供了逃離烏克蘭的航班。西方再次展示了它的冷酷無情——基輔其他居民將被迫面對俄羅斯的進攻。澤連斯基回應說不需要將他送走,但而是要把武器送進來。

    烏克蘭志願軍

    現在,西方國家領導人排山倒海地要對俄羅斯實施制裁。沒有哪個制裁方案會真正有損俄羅斯國家領導人的利益,而且還會傷及俄羅斯和西方的普羅大眾。部分國家已經對俄羅斯的國有銀行實施制裁,但俄羅斯私人銀行將介入接管銀行業務。由於俄羅斯股市暴跌40%,俄羅斯的寡頭們損失了320億美元,對此,各媒體在事件發生第一天便大張旗鼓進行報導。與這些疫情期間財富增長45%的寡頭坐擁的6400億美元相比,320億美元的損失並不大,而且隨著股市反彈,損失已經有所減低。隨著石油和天然氣價格飛漲,他們將進帳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迄今為止,各國一直不願採取真正的制裁措施,例如切斷來自俄羅斯的能源輸入,或將俄羅斯逐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銀行信息系統,因為這些措施將損害西方企業利益。歐洲一些國家領導人擔心,如果俄羅斯不能再使用SWIFT,他們轉向中國、使用中國的系統。取消在莫斯科的一級方程式賽事​​​​​​​,或者拒絕讓俄羅斯加入歐洲電視網,都不太可能迫使普京重新考慮行動。制裁從未阻止過獨裁者的行動,它們只是製造了一種「民主」國家政府有在做事的假象,而統治精英則想方設法繞過制裁,讓普通民眾為此買單。

    無論接下來幾天發生什麼,烏克蘭人民的生活都將是一場噩夢。成千上萬的人已經逃出該國,如果情況惡化,逃難者可能會上升到數百萬。隨著切爾諾貝爾隔離區的局勢受到威脅,也產生了生態問題。由於烏克蘭政府不允許18至60歲的男性公民出國,逃難的婦女將只能獨自照顧孩子。已經很明顯的是,在已持續8年的軍事衝突期間,居住在爭議共和國前線附近的兒童非常容易出現心理健康問題。

    建立強大的國際反戰運動,包括在俄羅斯國內建立反戰運動,將會更有效地阻止對烏克蘭的侵略。很明顯,即使不是大多數,也有很大一部分俄羅斯人反對戰爭。許多年輕人自發抗議。許多電視和藝術界人士公開反對戰爭。有人為此遭受打壓,自己的節目被封殺。有傳言稱,在軍方官員、甚至格魯烏(GRU,俄羅斯聯邦軍隊總參謀部總局)當中,對於入侵烏克蘭都有感到擔憂的情緒——格魯烏正是在英國對俄羅斯前間諜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在俄羅斯對反對派人士拿華利(Alexei Navalny​​​​​​​)下毒殺害未遂的特務機構。

    儘管有報導稱,哈薩克政府迄今一直拒絕出兵協助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但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還是緊急為俄羅斯出手援助。儘管白羅斯在之前幾年群眾起義後,對社會進行了殘酷的鎮壓,但盧卡申科的決定並沒有得到全面支持。至少有一所大學的學生提到說,他們正被強行徵召入伍。

    白羅斯鉀肥廠(BelarusKaliya)的一個自發組成的「罷工委員會」發表聲明抱怨工人的不作為,而這間礦業集團正是工人罷工反對選舉舞弊的抗議中心。他們表示:「如果你不傾聽我們的呼籲,如果你不考慮我們所講的話,那麼戰爭就會來到你家。」 他們則繼續呼籲罷工,最後以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的口號「榮耀歸於烏克蘭!榮耀歸於烏克蘭的英雄們!」作結。

    在明斯克,警方突襲了「金屬工人自由工會」的辦公室,逮捕了兩名領導人並沒收了設備。有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成員積極參與在這個工會中。該工會發出抗議:「我們呼籲全體國際工會組織給予我們一切可能的協助,並向當局盡可能施加最大的壓力,要他們遵從社會與道德規範。我們反對各資本主義政府間的這種衝突,因為這種衝突只會令普通工人飽受苦難」。

    在俄羅斯,也是在ISA成員的領導下,記者和媒體工作者獨立聯盟積極參與抗議,明確表示反戰。「對戰爭說不!我們,俄羅斯記者和媒體工作者,對我國政府對烏克蘭發動這場戰爭深表震驚與不安。這一令人難以置信的行動只會造成我國許多民眾的喪生和大規模的破壞。對於大部分人而言,戰爭將帶來物價上漲、經濟崩潰,以及在國際上遭遇孤立的情況下,更多人陷入貧困」。該工會發出的一封信已經收到一百多個聯署簽名。

    記者工會網站上「戰爭——違背這個世界」的聲明標題

    這些明確的反對戰爭的呼籲,與「俄羅斯勞工聯合會」的呼籲形成鮮明對比——這個工會與國際工會聯合會有聯繫,並只是呼籲「儘快結束軍事行動,並恢復對話」。對於國際機構、政府或帝國主義勢力,工人與青年現在應當完全不信任他們會有擺脫這場危機的方法。

    當人們憤怒時,俄羅斯當局正處心積慮禁止相關討論。10家媒體被警告在報導烏克蘭時不得再使用「戰爭」和「干預/介入」等詞,否則這些媒體將被取締。在俄羅斯訪問面書(Facebook)、Instagram 和推特(Twitter)受到限制。已經將近3000人因為參與反戰抗議而被捕。但反對俄羅斯開戰的聲音還是越來越大。由醫務工作者、教師、學生、IT工作者、藝術工作者等多個團體所寫的信,正搜集到數千個聯署簽名,而反戰的總請願書已經有100萬人聯署。

    即使戰爭現在以某種方式終止——無論是俄羅斯全面接管烏克蘭,還是烏克蘭人民擊敗俄軍,世界(更遑論東歐)將不會再和從前一樣。唯有在烏克蘭、俄羅斯和西方國家建立起將各國工人與青年聯繫起來的獨立工人鬥爭,才能制止這場戰爭。但我們還需要做更多——如果我們希望不再有戰爭、經濟危機和氣候變遷,我們需要擺脫令它們滋長的制度。我們需要反對資本主義的鬥爭,建立一個所有國家和人民都有自決權的世界,一個真正民主和自願的社會主義聯邦。

    我們主張:

    • 對烏克蘭戰爭說不!要求所有俄軍立即撤回到俄羅斯的軍營;
    • 捍衛烏克蘭人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包括少數民族的自決權;
    • 歐盟國家應採取緊急措施,為難民潮提供資源、住房與經濟支持;
    • 對一切「維和」帝國主義勢力不抱有任何信任,對於戰爭販子的外交手段不抱有任何幻想;
    • 建立大規模的反戰、反帝國主義運動,將各國工人和青年聯繫起來;
    • 以國際主義工人階級社會主義的替代方案,取代導向戰爭與破壞的資本主義衝突。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