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0日
More

    戰爭局勢更新:一場改變整個世界的戰爭

    烏克蘭戰爭是世界歷史的分水嶺

    Danny Byrne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俄羅斯帝國主義對烏克蘭展開的血腥戰爭進行了10天,數千人已經喪生。在戰時情況,各家報導和數據不可避免會彼此不同、甚至互相矛盾,在這些當中,路透社3月4日估計死亡人數為1萬人。

    這一數字包括喪生的很多俄軍,因俄軍在烏克蘭全境遇到了強有力的烏克蘭武裝抵抗。甚至俄羅斯當局目前也承認有600多名士兵喪生,其中包括一名將領。

    據聯合國統計,3月5日逃離烏克蘭的難民人數超過120萬,而且該數字還在迅速增長。

    儘管普京否認,但到目前為止,這場戰爭肯定沒有按照普京的計劃進行。俄羅斯壓倒性規模的軍隊,花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才控制烏克蘭的一個主要城市赫爾松(Kherson),而在撰寫本文時,烏克蘭軍隊仍控制著首都基輔。

    作為回應,普京正在升級其暴行。俄軍的猛攻已進入不分青紅皂白的砲擊與圍攻城鎮的階段。有報告稱,有城鎮80%的住宅已被炸毀。

    普京甚至進行核要脅,提高了俄軍的核武警戒級別。雖然這大概「只」是又一次的瘋狂武力恫嚇,但這並沒有使情況變得比較不危險。

    然後,在星期五(3月4日)早上,在俄羅斯砲擊位於札波羅結(Zaporizhzhia)的歐洲最大核電站之後,全球各地的人們都被這樣一個重大事件驚醒了。在核電站被佔領之前,俄軍被動員起來的大批工人和當地居民擋住了好幾天,一度無法進軍。

    全球工人階級和年輕人對於戰爭反應,乃是強烈憤慨、團結以及焦慮,而這些情緒隨著戰爭升級而強化。這些情緒已開始轉化為另一場大規模的國際反戰運動——現階段主要是在歐洲。社會主義者身為要求終結這場戰爭、俄羅斯撤軍運動的一份子,我們指出這個發展正是我們達到基於工人階級國際主義的真正解決方案的希望與途徑。

    除了烏克蘭的可怕的人類苦難之外,這場衝突還使世界進一步陷入帝國主義內部衝突與競爭的漩渦。隨著戰爭激化,帝國主義之間將會更加劍拔弩張,未來會更有風險爆發更廣泛、甚至更具破壞性的武裝衝突。

    2020年代資本主義強迫人類承受的,除了疫情、既存氣候危機和其他多種形式的人類苦難,現在還有戰爭的恐怖。已經明白這一點的人,必須加倍努力,建立一個社會主義替代方案,終結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

    世界歷史的分水嶺

    這場戰爭加速了所有已發生的主要地緣政治與經濟趨勢。隨著俄羅斯經濟越來越隔絕於西方網絡和供應鏈,「脫鉤」已成為更加具體的現實。

    隨著本就不樂觀的經濟增長預測被下調,世界經濟的通脹壓力正在加劇。隨著世界各國央行準備加息,導致油價飆升,這也跟之前一樣預示著經濟衰退即將到來。

    不管戰爭現在如何發展,世界正處於進一步軍事化的歷史性浪潮。作為歐洲最重要的勢力,德國突然改變了其軍事方針,將其國防開支增加了兩倍。「國防」(也就是戰爭)企業的股票市值飆升,因為市場準備好加速軍備競賽,利潤會非常豐厚,而工人階級將為此付出代價。

    戰爭與軍工業也是破壞環境的元兇。歐盟政客試圖減少他們對於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當中部分人更以「環保」為由,但他們的短期方案也不過是增加燃煤、石油和核能。

    這場戰爭也是新冷戰的重要轉折點。當今全球地緣政治的主軸是中美帝國主義為首的衝突。至少是現在,西方帝國主義強化了自身的位置。與普京預期歐盟與美國會出現分裂相反,俄國的入侵讓西方資本主義列強「走在一起」,後者的制裁比起過去有質的增加——當然這對無辜百姓的傷害會遠大於那些寡頭們。戰爭也導致芬蘭、瑞典等國出現重大的民意轉向,有可能導致北約在歐洲進一步擴張。

    而中國帝國主義最初希望藉機來強化俄羅斯在冷戰中的位置,現在也在試圖疏遠普京發動的戰爭,因為他們視之為多餘的不穩定威脅。習近平政權也擔心對於俄羅斯的制裁也會波及自身經濟。

    不相信北約!社會主義者反對西方軍事干預

    西方帝國主義正以「震撼主義」的方式,利用這次重大歷史事件來贏得政策上的重大「勝利」,當中包括前面所提及的內容,從而讓北約擴大、成為美帝國主義更強大的後盾。

    除了政策上的勝利外,這場戰爭也讓西方帝國主義可以一定程度地在西方國家的群眾中贏得在冷戰中的支持。

    他們試圖隱藏其對於利潤、力量和威望等利益的赤裸裸的追逐,以及作為一群強盜競相分贓的本質,並扮演成散播民主與人道主義、反抗「敵對」獨裁專制的正義之師。過去幾十年,特別是在對伊拉克和阿富汗等的「反恐戰爭」失敗後,世界百萬計的工人階級廣泛地不信任西方帝國主義。

    現在全世界的目光合理地聚焦在普京的侵略罪行,然而工人階級也親眼看到西方帝國主義也是會為了自己的野心而同樣血腥、殘忍、無所不用其極。

    在這個背景下,社會主義者必須要考慮到西方會進一步軍事援助烏克蘭之可能。在資產階級媒體帶風向的情況下,世界上許多人,不單是當地區內,也會感到戰爭的可怕,並可理解地迫切尋求一個「現實」的方案,因而支持這些西方援助。

    當中討論的方案,包括烏克蘭快速加入北約、增加輸送武器、設立「禁飛區」等可能性。近日,澤連斯基的烏克蘭政府大力施壓,要求設立禁飛區。3月5日星期六,在回應北約拒絕其建議時,他表示:「今後所有死去的人都是因為你們(北約),因為你們的軟弱,因為你們不團結。」

    雖然美帝國主義現刻似乎沒有打算以這種方式來直接介入,暫時滿足於向俄羅斯發動經濟戰,但現在開始冒出一群西方政治及軍事建制人物在敲鑼打鼓。英國國會「國防專責委員會」主席,保守黨國會議員埃伍德(Tobias Ellwood)是其中一個支持禁飛區的建制政客,並表示不認同這會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失敗主義」擔憂。他主張「更有自信地調控這些高風險冷戰局勢」。

    北約的前歐洲盟軍總指揮官,美國退役將領布里德洛夫(Philip Breedlove)也支持這種介入,甚至公開承認這會構成對俄羅斯的「戰爭行為」。

    社會主義者反對一切形式的西方軍事干預,這不是我們不認為要為抵抗普京的入侵而奮戰,而是因為我們深知:北約及美國帝國主義並不是烏克蘭人民的盟友。

    北約並非「防衛聯盟」,而是由美帝國主義在1949年成立的戰爭聯盟,其目標是要「確保美國留在(歐洲)裡面,將俄羅斯拒之門外,將德國壓制在下面」——這是北約第一人秘書長,英國將領黑斯廷斯(Lord Lionel Hastings)的解釋。

    西方介入並不會有任何民主或人道目的。而且,我們指出近期敘利亞內庫爾德人的經驗,他們的「領導人」歡迎美國投放炸彈來對抗伊斯蘭國,但當埃爾多安的土耳其軍隊入侵的時候,因為幫助他們不符合美帝國主義的短期目標,他們就被無情地拋棄了。

    社會主義者必須要提醒工人階級要認清大局,並學習其歷史。相信「本國」的統治菁英,或者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任何一派,從來都不對工人階級或被壓迫的人們有利。

    建立獨立的工人階級自衛抵抗入侵

    在烏克蘭,堅決抵抗俄方入侵的強大群眾力量明顯已經形成,這已經令普京的入侵計劃變得複雜、困難得多。社會主義者支持群眾性抵抗佔領,以及群眾武裝自衛的權利。

    然而,為了充分發揮國內工人階級抵抗的全部潛力,應在真正的群眾性、民主基礎上組織自衛,並獨立於基輔政府的政治控制和中央指揮。自衛委員會應與工人階級組織聯結起來——也就是如才在幾個月前遭到澤連斯基政府打壓的工會這樣的架構。

    人民自衛和抵抗也應該跨民族地組織起來,以反映烏克蘭人口的民族與文化多樣性,並在爭取所有民族(包括烏克蘭境內的少數民族)的自決權的旗幟下將全體人民團結起來。

    工人階級和人民自衛委員會也應與國際上工人階級和平的反戰抵抗行動聯繫起來,特別在俄羅斯和白羅斯的反戰抗議,因為他們有著很重要的戰略任務——能夠建立盡快結束戰爭的群眾運動。

    俄羅斯當局正被公審——支持抗議、為新的俄國革命而戰

    普京政權在這場危機中的作為並非基於自身的強大,而是虛弱。自資本主義復辟以來,俄羅斯帝國主義加速衰落30年,他的所作所為就是為了盡力試圖打破這個局面,同時也是出於害怕自己政權被推翻。近年來,該地區爆發挑戰獨裁政權的起義,俄羅斯國內也出現一波又一波的危機、爆發反政府抗議行動。

    從入侵烏克蘭伊始,俄羅斯境內就爆發了強大的群眾反對,成千上萬的英勇工人與青年準備冒著被立即逮捕的風險,自發上街抗議。隨著戰爭的持續,喪生的俄軍屍袋堆積如山,俄羅斯經濟因制裁而陷入危機,俄羅斯工人被迫承擔更多痛苦,這些都只是為普京犯罪的「特別行動」;這些情況只會讓爆發反普京的廣大民眾起義的時機更快成熟,而普京和他的親信也深明這一點。

    因此,我們見到普京政權實施了更嚴厲的國內審查和鎮壓。當局匆匆通過新的立法,對那些反戰或「犯下」說出真相的「罪行」的人處以嚴厲的徒刑。甚至有傳言說普京政權正計劃實施戒嚴——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對自己的人民宣戰。俄羅斯境內已經封鎖了很多網站,包括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

    如此鎮壓是否能夠遏制在俄羅斯社會積壓的巨大矛盾,以及能持續多長時間,還有待觀察。

    對於全球所有社會主義者和反戰人士而言,至關重要的一項任務是,為俄羅斯工人與青年的鬥爭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進行團結聲援。發起新的俄國革命推翻普京政權,不是以親北約的傀儡政權取而代之,而是一個實行社會主義政策的工人政府——這樣的局勢發展將改變世界局勢,迅速結束戰爭,並在東西方開啟新的全球革命運動浪潮,反對好戰的政府與統治階級。

    我們仍然有希望——建立反戰、反帝的國際工人階級運動

    全球反戰的工人與青年最重要的任務,是在自己所在的國家建立群眾性反戰運動。在這個過程中,工人階級組織與社會運動必須有意識地抵抗兩股壓力——與西方政府採取「民族團結」立場,或是接受他們空洞虛偽的反戰措辭。

    我們的運動必須建基於國際勞動人民的組織和群眾動員。群眾性街頭抗議是至關重要的第一步,而這已經開始發展,最近幾天在德國有數十萬人走上各城市街頭,更廣泛的歐洲則更有成千上萬的人站出來抗唷。然而,唯有提出工人階級綱領、展現我們身為工人擁有的力量,我們才能最有效地施加真正壓力,來遏止戰爭與軍國主義。

    我們已經見到工人反戰的一些行動,這些行動可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得以強化。3月3日,英國根德的碼頭工人拒絕俄羅斯寡頭的油輪停靠,讓該油輪被迫改道,而該油輪原本因為英國制裁實施存在漏洞而決定停靠在根德碼頭。隨後在蘇格蘭奧克尼群島,參與工會的碼頭工人承諾對計劃於下週停靠在那裡的俄羅斯油輪採取同樣的行動。

    這種有針對性的、獨立於政府及其帝國主義算計的工人階級反戰行動,應該在國際範圍內輸出——從莫斯科到墨西哥——成為普遍的行動,從而建立協調的工人行動,與世界各地的街頭抗議一樣去將行動升級。

    在過去幾年全球發生許多波工人階級與人民起義的背景下,日益強大的反戰運動可以在廣大群眾當中激起的絕望和焦慮中,為這場帝國主義殺戮提供必要的解藥。隨著腐朽的資本主義制度顯露出其將人類捲入更多血腥戰爭,以及無數其他類型的苦難,在未來時期,國際工人階級可以成為一股強大的社會力量。

    工人階級對民族、種族分化毫無興趣,而是把人類和地球放在首位,因此工人階級可以領導終結戰爭與帝國主義的鬥爭,開啟工人團結和社會主義的新時代。作為工人階級和社會運動的一份子,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在全球各地為這樣的鬥爭爭取支持。加入我們!

    我們主張:

    • 反對烏克蘭戰爭!捍衛烏克蘭人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包括少數民族的自決權​​​​​​​!
    • 立即撤走俄羅斯軍隊!
    • 向美國/北約帝國主義與軍國主義說不!
    • 反對歐盟的種族主義難民政策!為所有難民提供安全而合法的逃難路徑。要求為所有人提供體面的住房、醫療服務和工作或社會福利!
    • 對於戰爭販子的外交手段不抱有任何幻想。建立大規模的反戰、反帝國主義運動,將各國工人和青年聯繫起來​​​​​​​。
    • 以國際主義工人階級社會主義的替代方案,取代導向戰爭與破壞的資本主義衝突。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