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9日
More

    統治階級的虛偽:英國安德魯王子與統治階級的墮落文化

    安德魯王子這個被寵壞的、會大喊大叫抱怨自己的泰迪熊收藏被僕人打亂的前英國王室成員,如今正在美國面臨民事訴訟。他的朋友、社會名流麥克斯韋爾(Ghislaine Maxwell)則被指控誘拐未成年少女的罪名。

    Aislinn O’Keeffe 社會主義黨(ISA愛爾蘭)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2年1月18日)

    英國童謠《約克大公爵》以這句歌詞起始:「哦,約克大公,他有一萬人……」正好反映出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有許多支持者,他們包括英國王室成員、主流媒體、富商、公關團隊、至少一位被定罪的性拐賣者和一位性侵兒童的罪犯,以及一個耗資數百萬英鎊的法律團隊。

    從2001年起,安德魯王子不斷地逃避性侵遭拐賣的青少年的指控和責任,然而在本週,縱使是安德魯王子強勢的、有特權的朋友們,也無法再從席捲整個英國和世界的公憤浪潮中拯救他了。因此對於伊利沙伯女王和王室成員來說,繼續包庇女王最親愛的小兒子變得越來越站不住腳。

    王室的袒護

    一段時間以來,社會一直有人要求撤銷安德魯王子的八個軍銜,本週四由150多名退伍陸軍和海軍軍人署名的聯名信更是將這一訴求推向了高潮。隨後,王室宣佈,在雙方協議下,安德魯王子將其所有軍銜交還給女王。此外,儘管王子將保留「殿下」的稱謂,他不能在官方和公共場合使用此頭銜,這意味著他未來將會以平民身份面臨法庭審判。

    這一事件的轉變很大程度上被認為是一種勝利,至少是為被拐賣性侵的受害者尤弗里(Virginia Giuffre)帶來了一些公道。

    然而,儘管這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一小步,安德魯王子在被指控的性侵事件發生後的20年,和在被曝光的6年多的時間里,不斷回避對其行為的責任。事實上,他一直受到英國王室的袒護。

    特別是王子的母親,伊利沙伯女王(今年是女王在位七十週年紀念日),在她奢華的住宅中給王子提供了安全住所,同時向媒體和狗仔隊發出法律警告,警告他們不要在關鍵時刻侵犯王子的隱私。根據報導,女王甚至為王子的法律團隊提供每小時約為2000英鎊的資金支持,據說總計已經高達數百萬英鎊。

    廢除英國君主制

    英國媒體有許多報告稱,整個事件使英國王室感到十分困窘,然而王室成員對指控中的受害者沒有表示過一絲一毫的關心。相反,交還頭銜——一個試圖盡力減低王室已經破敗不堪的聲望的決定,是極虛偽的。

    王室成員的行為暴露了他們對普通英國民眾和性侵受害者的蔑視。他們更關心王室後代的膚色,而不是王室成員自己涉嫌性侵的問題。正如本文引用的童謠所提到毫無意義的軍事行動,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的醜聞再次說明,21世紀的英國君主制是完全無用的封建殘餘。

    統治階級的文化

    然而在富有的統治階級中,安德魯王子並不是唯一一個與涉嫌性拐賣的麥克斯韋爾和涉嫌性侵兒童的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密切聯繫的人。在最近麥克斯韋爾被定罪後,大家很可能會提問究竟麥克斯韋爾和愛潑斯坦將受害者販賣給誰呢?

    愛潑斯坦的私人日誌中,可以找到證據證明許多人的罪行,性侵行為和其他不當行為。這些人包括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克林頓以及演員史柏西(Kevin Spacey)。愛潑斯坦的聯繫人「黑名單」中,許多是赫赫有名的富豪精英,包括政客、國家元首、影視名人、媒體大亨、軍火商以及當中一些人的妻子、女兒和女性親屬。他們包括電影製片人亞倫(Woody Allen),電視節目主持人羅斯(Charlie Rose)和喜劇演員哥士比(Bill Cosby),他們都曾被指控涉嫌性騷擾和性侵。

    愛潑斯坦的長期密友當中,其中一人便是美國最大的連鎖女性內衣零售店「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的所有者、億萬富翁維克斯納(Leslie Wexner)。他的公司透過性化和物化女性中賺取暴利。近年來,該公司的一些模特公開談論過她們在該公司經歷的厭女症和騷擾文化。

    所有這些都描繪了緊密結合的統治階級,他們的商業和休閒活動都建立在剝削和壓迫的基礎上。這些上層人士在個人生活中輕易剝削他人一點也不令人驚訝,因為同時他們正無情地剝削他們的僱員並且推行他們的政治政策,在他們的職涯生活中固化這種剝削。

    停止剝削與虐待

    資本主義的社會中,財富只能通過剝削、壓低工資和工作條件來積累,並以性別歧視、種族主義、反LGBTQI的政策或思想來合理化低廉工資。對這些勢力龐大的資本家們,人力僅僅是資源,是用來榨取利潤的手段。最後,工人階級和被壓迫者只是這場資本遊戲中的棋子,統治階級自身將始終保持著階級團結,直到被人數遠遠多於他們的人民群眾迫使他們讓步。

    迄今為止,只有愛潑斯坦和麥克斯韋爾因其行為面對不同的後果。這是因為有大約100名受害者勇敢地站出來,並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公眾的支持,他們不再容忍這些虐待行為。那些從這個販運鏈中獲利的人必須被要求承擔相應的責任。社會中積累的憤怒和挫折感現在必須用來要求問責和正義,建設一個反抗所有形式壓迫和剝削的運動。

    這與結束反社會的資產階級的統治、及他們捍衛的制度密不可分,安德魯王子、愛潑斯坦、麥克斯韋爾和他們的其他同伙是或曾是這些統治階級的親密一員。需要建立一個由工人階級和被壓迫者組成的多性別、多種族的社會主義女權運動,從而真正讓這種壓迫性的制度走入歷史。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