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7日
More

    波蘭:百萬計戰爭難民逃離烏克蘭,我們要的是行動而非慈善

    正是由於波蘭普通老百姓對於難民的廣泛聲援,才能至今避免在波蘭出現人道主義悲劇。

    Paul Smith 社會主義替代(ISA波蘭)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短短兩週內,超過200萬烏克蘭人為擺脫戰爭恐怖成為難民。在撰寫本文時(2022年3月15日),逾140萬人抵達波蘭,20萬人抵達匈牙利,15萬人抵達斯洛伐克,10萬人抵達俄羅斯,8.5萬人抵達羅馬尼亞,8.2萬人抵達摩爾多瓦。由於烏克蘭禁止18至60歲的男性公民離境,幾乎所有難民都是婦女和兒童。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估計,未來幾週難民人數或將超過400萬。

    面對這波難民潮,波蘭與歐盟其他國家向烏克蘭難民開放了邊境,並簡化了入境要求。雖然我們歡迎這一舉措,但是鑑於這些政府在2015年難民危機和去年底波蘭-白羅斯邊境危機期間的政策與行動,我們必須點出行為當中的虛偽和種族主義。

    2015年,匈牙利政府關閉了與塞爾維亞的邊界,建造了一道柵欄將難民拒之門外。波蘭當局也拒絕分攤歐盟要求的中東與非洲難民配額。然而,這些配額本身就是種族主義的。事實上,歐盟甚至金援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以遏止難民流入歐洲。波蘭現時的執政黨法律與正義黨(PiS)當時也沒有表現出對難民(其中很多是波蘭參與的入侵行動的受害者)的聲援,而是在波蘭民眾當中煽動對於穆斯林的仇恨以及排外心理。

    2021年秋,隨著來自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和非洲的千計難民試著越過邊界,另一場人道主義危機出現在白羅斯和波蘭的邊境。波蘭拒絕他們入境,並在歐盟鼓動下實施非法的驅趕政策,讓這些難民在無人區的森林裡死於酷寒或飢餓。

    針對亞非學生的種族主義

    烏克蘭有很多來自非洲和亞洲的留學生。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烏克蘭較高的大學教學水平和拿學位的低廉成本吸引很多學生到該國留學。但自從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軍事侵略以來,非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種在逃難時遇到麻煩。首先,他們據報被禁止搭乘前往邊境的公共汽車,因為烏克蘭人獲得優先搭乘權。波蘭邊境的種族歸類政策也使非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種難以進入波蘭或其他國家。他們已被烏克蘭邊防警衛隊從邊境隊列中單列出來,在烏克蘭人通過邊境時只能等待,並且在波蘭也經歷了更冗長的入境程序。

    烏克蘭人被視為逃離戰爭的難民,而非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種則被各國政府視作不受歡迎的經濟移民。烏克人自動獲得在歐盟生活和工作長達3年的權利,無需申請庇護。他們還將有權獲得社會福利和醫療保障。然而,逃離烏克蘭戰爭的非烏克蘭人卻沒有這些權利,並且必須申請庇護。一些政治人物甚至公然表示,烏克蘭難民與過去試圖入境歐盟的難民不同,因為這些是「我們的」難民——換句話說,因為他們是白人,他們是基督徒。

    對於難民的群眾聲援

    戰爭帶來的恐怖,以及數百萬烏克蘭人的苦難震驚了整個歐洲。歐洲各國以收集錢、食物、衣服和其他基本生活必需品來回應。特別是波蘭,當局無法組織應對如此短的時間內進入該國的大量難民。波蘭政府反應緩慢、無能且充斥官僚作風。對於掌權者而言,比起提供真正關懷,不如在媒體上製造噱頭並操縱輿論。有報導稱,全國各地的官方接待點越來越混亂。例如,在華沙的Torwar溜冰場,地方政府設立了一個官方難民接待中心。體育館內設置了500多張野營床,但隨後志願者們只能獨自應對這種情況。他們控訴道,當局沒有提供食品或必要的衛生用品。相反,志願者們不得不乞求餐館提供食物,並且不得不自己掏錢購買胰島素等基本藥物。

    正是由於波蘭普通老百姓對於難民的廣泛聲援,才能至今避免在波蘭出現人道主義悲劇。波蘭民眾在邊境提供交通工具,有時甚至開車越過烏克蘭邊境到利維夫(Lviv)或更深入的地區去迎接難民,並將他們帶到波蘭。他們不僅提供食物、衣服和其他必需品,而且許多人還為他們提供居所。這些程序不需經過政府,因為許多非政府組織(NGO)和社交媒體群組已經建立了援助網絡,為難民提供法律和實用建議、收集物品、提供住所或交通工具,並將想要幫助的人與有需要的人聯繫起來。

    全民就業和住房權

    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國家逼迫難民依靠私人援助,而超級富豪卻變得更加富有。當國家這樣做的時候,它也要為日益增長的種族主義情緒負責,並將利用難民作為其削減政策的掩飾。難民不能永遠寄希望於人民的團結和同情。相反,政府方面必須有一個組織良好的應對措施——這是波蘭迄今為止所缺乏的。體育館和體育場里的野營床只是臨時的解決辦法——難民需要體面的住房、兒童看護服務和上學讀書的位置,以及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機會和同工同酬、參與工會的權利。錢並不缺——我們看到政府毫不費力地找到錢來補貼教會,增加國防開支,或者給擁有豪宅的人減稅,作為波蘭政改稅收等「改革」的一部分。

    然而,烏克蘭的戰爭預計將引發能源和食品價格的進一步上漲,通貨膨脹率將高達兩位數,同時加劇全球供應鏈的中斷。例如,大眾汽車公司已經宣佈,由於缺乏來自烏克蘭的零部件,暫時關閉波蘭的兩家汽車工廠。其他汽車製造商也在做類似的決定。歐洲和全球經濟面臨的不是新冠大流行之後的復甦,而是一個滯脹期。除此之外,越來越多的政府宣佈他們將把國防開支增加一倍,這將意味著減少福利和增加稅收。

    到目前為止,波蘭政府計劃將難民解決方案「私有化」。它將向為烏克蘭人提供住宿的波蘭人每人每月支付240歐元,這些業主沒有義務將這筆錢交給難民。這將使難民面臨受到虐待的危險,特別是在無法監督住宿標準的情況下。對於無良的房東來說,這可能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賺錢計劃。此外,目前還不清楚這筆錢是否會提供給那些已經無私地開放了自己家園的人(或難民),而沒有通過繁雜的官僚申請程序等待地方當局為他們分配難民。

    與整個歐盟一樣,波蘭政府也打算讓烏克蘭人進入其勞動力市場,但當中原因只不過是因為勞動力短缺,它希望引入大量的烏克蘭廉價勞工來迫使波蘭工人下降工資。當經濟危機開始時,波蘭政府和歐洲其他政府一樣,會毫不猶豫地分化工人階級,並把危機歸咎於難民。

    但這場危機是一個病態制度的產物——這個制度正在摧毀我們的星球,導致全球變暖,並為帝國主義對抗和戰爭負責。我們需要擺脫這種體制,用一種以勞動人民的合作和團結為基礎的體制取代它,在這種體制下,經濟組織不是為了利潤和貪婪,而是為了滿足社會需求。過去幾週向難民提供的主動行動和無私聲援表明,在有組織的工人階級的基礎上建立這樣一個社會是可能的。

    我們主張,讓世界上所有的寡頭,超級富豪和大公司為危機和收容難民的費用買單。讓我們公開公司的帳戶,接受工會和工人的監督。讓我們看看是誰從這場帝國主義戰爭中獲利,讓他們這些人付出代價!

    我們要求:

    反對歐盟的種族主義難民政策!

    為所有難民開放安全合法的路線,不論膚色和國籍。這還必須包括試圖從白羅斯進入波蘭和歐盟的難民。

    為所有逃離烏克蘭的人提供難民身份,不論其國籍或種族。

    不希望參與戰鬥的人也應該有留在歐盟的權利——允許18到60歲的男性進入歐盟,包括來自烏克蘭、俄羅斯和白羅斯軍隊的「逃兵」。

    我們要求人人享有體面的住房、醫療服務和工作權利!

    徵用因投機而空置的房屋和建築物,以便讓所有需要它們的人——包括難民和波蘭人——都能使用。

    所有兒童,包括難民兒童,都能免費進入當地的幼兒園和學校。

    為生活在波蘭的每個人提供一定水平的兒童和社會福利,使其達到體面的生活水平。

    最低工資和勞動法也必須適用於所有烏克蘭難民和其他在波蘭的外國工人。為了所有工人的工會權利!

    減少工作時間,以分擔所有人的現有工作,而不是減少工資。

    公開所有大公司的帳目——讓工人們看看哪些公司在從戰爭中獲利!

    我們要求超級富豪和大公司應該為這場危機買單。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