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5日
More

    波兰:百万计战争难民逃离乌克兰,我们要的是行动而非慈善

    正是由于波兰普通老百姓对于难民的广泛声援,才能至今避免在波兰出现人道主义悲剧。

    Paul Smith 社会主义替代(ISA波兰)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短短两周内,超过200万乌克兰人为摆脱战争恐怖成为难民。在撰写本文时(2022年3月15日),逾140万人抵达波兰,20万人抵达匈牙利,15万人抵达斯洛伐克,10万人抵达俄罗斯,8.5万人抵达罗马尼亚,8.2万人抵达摩尔多瓦。由于乌克兰禁止18至60岁的男性公民离境,几乎所有难民都是妇女和儿童。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估计,未来几周难民人数或将超过400万。

    面对这波难民潮,波兰与欧盟其他国家向乌克兰难民开放了边境,并简化了入境要求。虽然我们欢迎这一举措,但是鉴于这些政府在2015年难民危机和去年底波兰-白罗斯边境危机期间的政策与行动,我们必须点出行为当中的虚伪和种族主义。

    2015年,匈牙利政府关闭了与塞尔维亚的边界,建造了一道栅栏将难民拒之门外。波兰当局也拒绝分摊欧盟要求的中东与非洲难民配额。然而,这些配额本身就是种族主义的。事实上,欧盟甚至金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以遏止难民流入欧洲。波兰现时的执政党法律与正义党(PiS)当时也没有表现出对难民(其中很多是波兰参与的入侵行动的受害者)的声援,而是在波兰民众当中煽动对于穆斯林的仇恨以及排外心理。

    2021年秋,随着来自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非洲的千计难民试着越过边界,另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出现在白罗斯和波兰的边境。波兰拒绝他们入境,并在欧盟鼓动下实施非法的驱赶政策,让这些难民在无人区的森林里死于酷寒或饥饿。

    针对亚非学生的种族主义

    乌克兰有很多来自非洲和亚洲的留学生。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乌克兰较高的大学教学水平和拿学位的低廉成本吸引很多学生到该国留学。但自从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军事侵略以来,非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种在逃难时遇到麻烦。首先,他们据报被禁止搭乘前往边境的公共汽车,因为乌克兰人获得优先搭乘权。波兰边境的种族归类政策也使非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种难以进入波兰或其他国家。他们已被乌克兰边防警卫队从边境队列中单列出来,在乌克兰人通过边境时只能等待,并且在波兰也经历了更冗长的入境程序。

    乌克兰人被视为逃离战争的难民,而非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种则被各国政府视作不受欢迎的经济移民。乌克人自动获得在欧盟生活和工作长达3年的权利,无需申请庇护。他们还将有权获得社会福利和医疗保障。然而,逃离乌克兰战争的非乌克兰人却没有这些权利,并且必须申请庇护。一些政治人物甚至公然表示,乌克兰难民与过去试图入境欧盟的难民不同,因为这些是“我们的”难民——换句话说,因为他们是白人,他们是基督徒。

    对于难民的群众声援

    战争带来的恐怖,以及数百万乌克兰人的苦难震惊了整个欧洲。欧洲各国以收集钱、食物、衣服和其他基本生活必需品来回应。特别是波兰,当局无法组织应对如此短的时间内进入该国的大量难民。波兰政府反应缓慢、无能且充斥官僚作风。对于掌权者而言,比起提供真正关怀,不如在媒体上制造噱头并操纵舆论。有报导称,全国各地的官方接待点越来越混乱。例如,在华沙的Torwar溜冰场,地方政府设立了一个官方难民接待中心。体育馆内设置了500多张野营床,但随后志愿者们只能独自应对这种情况。他们控诉道,当局没有提供食品或必要的卫生用品。相反,志愿者们不得不乞求餐馆提供食物,并且不得不自己掏钱购买胰岛素等基本药物。

    正是由于波兰普通老百姓对于难民的广泛声援,才能至今避免在波兰出现人道主义悲剧。波兰民众在边境提供交通工具,有时甚至开车越过乌克兰边境到利沃夫(Lviv)或更深入的地区去迎接难民,并将他们带到波兰。他们不仅提供食物、衣服和其他必需品,而且许多人还为他们提供居所。这些程序不需经过政府,因为许多非政府组织(NGO)和社交媒体群组已经建立了援助网络,为难民提供法律和实用建议、收集物品、提供住所或交通工具,并将想要帮助的人与有需要的人联系起来。

    全民就业和住房权

    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国家逼迫难民依靠私人援助,而超级富豪却变得更加富有。当国家这样做的时候,它也要为日益增长的种族主义情绪负责,并将利用难民作为其削减政策的掩饰。难民不能永远寄希望于人民的团结和同情。相反,政府方面必须有一个组织良好的应对措施——这是波兰迄今为止所缺乏的。体育馆和体育场里的野营床只是临时的解决办法——难民需要体面的住房、儿童看护服务和上学读书的位置,以及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机会和同工同酬、参与工会的权利。钱并不缺——我们看到政府毫不费力地找到钱来补贴教会,增加国防开支,或者给拥有豪宅的人减税,作为波兰政改税收等“改革”的一部分。

    然而,乌克兰的战争预计将引发能源和食品价格的进一步上涨,通货膨胀率将高达两位数,同时加剧全球供应链的中断。例如,大众汽车公司已经宣布,由于缺乏来自乌克兰的零部件,暂时关闭波兰的两家汽车工厂。其他汽车制造商也在做类似的决定。欧洲和全球经济面临的不是新冠大流行之后的复甦,而是一个滞胀期。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政府宣布他们将把国防开支增加一倍,这将意味着减少福利和增加税收。

    到目前为止,波兰政府计划将难民解决方案“私有化”。它将向为乌克兰人提供住宿的波兰人每人每月支付240欧元,这些业主没有义务将这笔钱交给难民。这将使难民面临受到虐待的危险,特别是在无法监督住宿标准的情况下。对于无良的房东来说,这可能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赚钱计划。此外,目前还不清楚这笔钱是否会提供给那些已经无私地开放了自己家园的人(或难民),而没有通过繁杂的官僚申请程序等待地方当局为他们分配难民。

    与整个欧盟一样,波兰政府也打算让乌克兰人进入其劳动力市场,但当中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劳动力短缺,它希望引入大量的乌克兰廉价劳工来迫使波兰工人下降工资。当经济危机开始时,波兰政府和欧洲其他政府一样,会毫不犹豫地分化工人阶级,并把危机归咎于难民。

    但这场危机是一个病态制度的产物——这个制度正在摧毁我们的星球,导致全球变暖,并为帝国主义对抗和战争负责。我们需要摆脱这种体制,用一种以劳动人民的合作和团结为基础的体制取代它,在这种体制下,经济组织不是为了利润和贪婪,而是为了满足社会需求。过去几周向难民提供的主动行动和无私声援表明,在有组织的工人阶级的基础上建立这样一个社会是可能的。

    我们主张,让世界上所有的寡头,超级富豪和大公司为危机和收容难民的费用买单。让我们公开公司的帐户,接受工会和工人的监督。让我们看看是谁从这场帝国主义战争中获利,让他们这些人付出代价!

    我们要求:

    反对欧盟的种族主义难民政策!

    为所有难民开放安全合法的路线,不论肤色和国籍。这还必须包括试图从白罗斯进入波兰和欧盟的难民。

    为所有逃离乌克兰的人提供难民身份,不论其国籍或种族。

    不希望参与战斗的人也应该有留在欧盟的权利——允许18到60岁的男性进入欧盟,包括来自乌克兰、俄罗斯和白罗斯军队的“逃兵”。

    我们要求人人享有体面的住房、医疗服务和工作权利!

    征用因投机而空置的房屋和建筑物,以便让所有需要它们的人——包括难民和波兰人——都能使用。

    所有儿童,包括难民儿童,都能免费进入当地的幼儿园和学校。

    为生活在波兰的每个人提供一定水平的儿童和社会福利,使其达到体面的生活水平。

    最低工资和劳动法也必须适用于所有乌克兰难民和其他在波兰的外国工人。为了所有工人的工会权利!

    减少工作时间,以分担所有人的现有工作,而不是减少工资。

    公开所有大公司的帐目——让工人们看看哪些公司在从战争中获利!

    我们要求超级富豪和大公司应该为这场危机买单。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