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中国:“奥密克戎”重挫清零政策 疫情历来最坏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的防疫大门最终在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株侵袭下被攻破,吉林、深圳、上海相继失守并进入封城状态。这次奥密克戎的疫情爆发是自新冠疫情在2年前爆发以来,中国面临最严重的一次危机。本轮疫情单在上海累计感染者人数超过7万例,规模就超越了湖北省由2020年至今的感染人数。截至4月4日,中国约有十多个省市因上海疫情外溢出现确诊病例,其中苏州更发现Omicron全新变异株。

    习近平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治权威要坚持清零。上海起初实施分区封城,但实际上浦东和浦南等区域未能完全解封时,浦西已经开始封城。因此,根本是全市封城。二千名解放军进驻上海,一个小区门口派驻一个持枪特警,大约38000名医务人员被派往上海协助防疫,比2020年武汉的防疫规模更大。

    残暴的封城政策已经激起民愤。网传影片指有上海居民阻止武警进入屋苑,也有居民因为买不到平价蔬菜而示威。在深圳封城三月底期间,愤怒的民众大声呐喊,“人家饿死了”、“我们要吃饭”,“都快饿死了”,并砸毁了官方的防疫卡点。

    过往中国的防疫手段应对奥密克戎病毒株已力不从心。中国政府强迫民众不断地进行全民核酸检测,以目前检测点数目来计算,同时给上海2800万居民做核酸检测,等同每个小时每个检测点须完成252人的采样,根本无法应付。此外,政府不断兴建临时性的方舱医院,这又导致医疗人手严重不足,以致于有上海护士公开质问政府新闻发言人时指出,一家方舱医院实际上就只有一个医生两个护士值班。医护人员身心俱疲,他们往往要连续上班36-48小时。上海周浦医院的护士不满院方贪功冒进,不考虑实际情况企图将医院改为集中收治确诊者,因而发动罢工抗争。

    像深圳一样在封城同时仍能勉强维持民生物资配给供应是需要极高的成本,这相当于全市甚至全省突然进入了战时状态。而对于财政本就入不敷出的省市而言,这同时就完全是一场财政灾难与生活灾难,吉林就是一个这样的反面例子。吉林在3月12日开始全省封锁,一直到3月24日确诊病例都在上升。当地民众称事实上地方动员能力和财力早已无已为继,社区亦已无力监督民众进行核酸检测了,检测服务时间也渐渐缩短,不少人已经干脆不再去检测,这进一步加强了病毒的隐性传播。

    更致命的是,由于奥密克戎的隐蔽传播特性,使得爆发疫情的地方不能像以往那样通过一次封城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疫情。以深圳为例,年初1月8号爆发第一波疫情,到二月中再度爆发至今,中间只有数天时间真正实现“清零”,而由于病毒的高传染力使防疫措施只要稍有放松,确诊病例就立即反弹回升。因此,很多公共卫生专家估家,假如一味强硬地执行封城清零,意味着各省市在未来一年可能每隔两三个星期就要进行一次封城,这在现实上根本无法执行。

    “共存”从开始时被视为“西方抗疫失败”的例子,到如今被越来越多人提起,但习近平必然会压下这股声音。“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在三月底提出在上海“无疏漏筛查的同时能够最小化影响生活”,并指上海启动抗原检测,并非为了实现清零。在上海疫情灾难后,一度传出张文宏被免职。

    为了在新冷战下打疫苗战,加上维护国内的民族主义权威, 中共一直拒绝批准使用外国疫苗,而国产疫苗无力对付奥密克戎。和香港一样,中国老年人疫苗接种率尤其低。英国《金融时报》根据中国官方疫苗接种数据推估,全中国1.3亿60岁以上人口没有完全接种疫苗。伦敦医学分析公司Airfinity表示,根据目前的疫苗接种水平和品质,如果政府放弃清零政策,这波奥密克戎疫情或使中国大陆逾100万人死亡。在现在制度和局势的种种限制下,无论坚持还是放弃清零都会是大灾难!

    公共卫生危机外还有经济危机。深圳与上海两座经济重镇城市同时爆发,对中国经济将造成严重损害。房地产崩溃仍未看到尽头。财新网报导称,按建筑面积计算,3月中国17个重点城市的房屋销售量下降了49.1%,比2月23.4%的跌幅要再大。15年来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一大引擎的房地产市场已经见顶、进入长期低迷。政府推出各种宽松政策、放弃习近平计划的房地产税,也未扭转这一趋势。失业率正在上升,小企业在中国占最多就业职位,但其倒闭数再创新高。同时,乌克兰战争加剧了中国经济在国际上面临的压力,加速脱钩的担忧加剧。

    所有资本主义政府的抗疫政策都是大失败。西方国家的抗疫措施造成了高死亡率;而在中国,大规模封城来“清零”的做法恐将无法持续下去。但习近平不能抹杀自己两年来的抗疫功绩,否则会大大打击他的威信,并在二十年连任前会助长反习派系对他的挑战。因此,他必须将清零坚持到底。

    在官僚威权体制和逐利制度下,防疫体系已经瘫痪,抗疫不可能成功、也不可能人道。成功的防疫需要自下而上的民主方式,要有基层工人与居民的民主委员会、及独立工会管控职场与学校,并通过群众性民主行动来组织疫情防控,让卫生工作者结合这种更广泛的基层和自下而上的方式民主控制及管理医院。需要将整个经济和医药部门公有化,并实现民主控制,我们才能制定合理和可持续的防疫政策。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