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瑞典與芬蘭:反對加入北約!

    這是一次為了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利益發動的政策政變 

    Per Olsson 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

    (本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5月19日)

    瑞典政府以一種不民主的類政變方式,以及在虛偽的「震撼主義」的助力下,促使該國加入北約這個以美帝國主義為首的軍事聯盟。本週末,瑞典執政黨社會民主黨的領導層正式支持瑞典加入北約。

    瑞典社民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黨於2022年5月15日召開了全國委員會會議,會議決定我黨將致力推動讓瑞典申請加入北約」。第二天,瑞典政府決定了申請加入北約。

    瑞典社民黨及其政府的這一決定得到所有右翼黨派的一致支持,當中包括種族主義的瑞典民主黨、資本家和軍方,他們已經長期主張瑞典加入北約。

    社會民主黨的爪牙也凌駕了本黨內部薄弱的抵抗。也許,這次「北約政變」比起任何事件更能揭示出社會民主黨已經徹頭徹尾淪為一個資產階級政黨。為了掩飾早已做好的決定,黨內舉行了所謂的「安全政策對話」,但這所謂的對話簡直是對民主的嘲弄。在會議上,只有黨領導被允許發言。

    一名對決定不滿的成員在參加了僅僅三場會議的其中一場後批評道:「今晚社會民主黨關於北約的所謂『對話』非常清楚地表明,黨內領導早已決定好了這事情。」

    而當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在週日舉行會議上,會上只有一項決議案——同意加入北約。

    那些想反對加入北約的人絕不能氣餒。現在需要迅速行動,通過抗議、行動和反駁論點來反對統治精英的「政變」和軍國主義的興起,同時也意識到這將是一場長期的鬥爭,我們的立場必須是:既反對北約,又反對普京!我們反對任何一個帝國主義強權和資本主義政府,並要求為立即進行裁軍、禁止核武器,並建立底層受壓迫的工人階級聯合鬥爭,而不是尋求與不同大國及其精英集團結盟。

    我們迫切需要一個強大的社會主義左翼反對派,反抗北約的鬥爭可以播下工人運動社會主義重生的種子——建立出一個新的工人政黨和民主戰鬥性的工會。

    捍衛和平的鬥爭——反對戰爭和軍事主義——貫穿著整個工人運動史。 《堅固的貧民窟——反軍國主義手冊》的作者寫道:「與軍國主義作鬥爭,或者說,闡明這場鬥爭的原則基礎:軍國主義與資本主義發展的經濟聯繫、及其與資產階級統治的政治聯繫,是社會主義者的主要任務」。這本小冊子1913年由當時的社會主義左翼骨幹——社會民主青年同盟出版。社會主義左翼一再主張,如果軍國主義的根源——資本主義和階級社會沒有被社會主義社會取代,那我們就永遠不能消滅軍國主義。

    今年3月,首相安德松(Magdalena Andersson)當時還表示,瑞典加入北約將進一步破壞歐洲的穩定,其他部長們也認為沒有申請加入的理由。但沒過多久,社會民主黨領導層和政府就投靠了他們的「主子」,即執政的瑞典億萬富翁階層和其他資產階級當權派,企圖以烏克蘭戰爭為藉口放棄舊所謂的中立「不結盟」政策——雖然瑞典從未真正不結盟,但此政策長期以來得到絕大多數民眾支持,並被視為維持和平的手段的政策。 (瑞典自1814年以來就沒有正式意義上活躍地參與過任何戰爭)

    很快,瑞典的統治階級和所有主要政黨都清楚地表明,他們希望芬蘭這個毗鄰俄羅斯、並由社會民主黨領導的執政聯盟統治的國家,在某種程度上成為加入北約的敲門磚,芬蘭政府應該在瑞典、芬蘭兩國中率先宣佈有意加入北約。

    正如《瑞典每日快報》4 月 11 日報道:「瑞典財政部長丹貝格(Mikael Damberg)和包括瓦倫堡(Jacob Wallenberg)在內的一些瑞典商界領袖,於上週在赫爾辛基與芬蘭總統和芬蘭企業一道,出席了關於北約的高級別領導會晤。瑞典政府沒有發佈任何有關會議的信息,向瑞典政府傳達的信息很明確:瑞典應該支持芬蘭,如果我們不加入北約,吸引外國投資的能力可能會受到負面影響。」

    公眾情緒的急劇轉變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芬蘭民眾對加入北約的支持度飆至歷史新高。戰爭直接帶來的影響是,大多數芬蘭人開始支持加入北約。戰爭開始一週後,一項民意調查顯示,首次有大多數(53%,幾乎是一個月前的兩倍)的芬蘭人贊成加入北約,經過三週的戰爭,對加入北約的支持率增加到62%,而16%反對。在瑞典,情緒也發生了變化,但速度要慢得多。經歷了兩個月的戰爭之後,在 4 月下旬,民意調查顯示多數人支持瑞典成為北約成員國,但如果芬蘭要加入北約,則有64% 的受訪瑞典人表示他們贊成加入。

    幾週之內,芬蘭各政派都站出來支持加入北約。政府中的左翼聯盟傳統上反對芬蘭加入任何軍事聯盟,他們假裝仍然反對,但該黨的領導層已然是支持加入北約。左翼聯盟在 2019 年加入政府時表示,如果提交加入北約的申請,他們將離開,但在今年5 月初,他們最終決定不會離開政府,而當國會表決加入北約的申請時,該黨的大部分議員還是投了贊成票。

    政府、右翼反對派和資本家充分利用這種暫時的情緒轉變,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宣傳,聲稱繼烏克蘭之後,芬蘭和瑞典可能是下一個被俄羅斯攻打的目標。與此同時,西方帝國主義的領導人承諾,申請(加入北約)將有「快速通道」。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的原因主要是政治原因,但當然也有軍事方面的原因。俄羅斯目前與北約成員國共享 1,215 公里的陸地邊界。一旦芬蘭加入,這將增加到 2,600 公里。

    但正如國際政治顧問公司「環球拉斯穆森(Rasmussen Global)」的北約專家兼政策主管內德爾庫 (Harry Nedelcu) 對《德國之聲》所說:「這些國家加入北約的第一個信息是政治性的,並且是針對俄羅斯的。其次,對於北約來說,這一切都是為了芬蘭和瑞典能夠提供的真正軍事能力。雖然冷戰後歐洲其他國家都在逐漸減少他們的軍事能力,但芬蘭和瑞典一直在建設他們的軍事能力,這可以為聯盟帶來不少好處」。

    瑞典和芬蘭已經是北約的主要夥伴。但成員資格不僅僅標誌著最高度的密切合作,它也是完成資產階級外交和國安政策系統性轉變的質變。瑞典和芬蘭正在加入一個從一開始就依賴於美帝國主義戰略核武器的軍事聯盟。根據北約的說法,美國統治階級也應該對核武器擁有「絕對控制權」。這標誌著一個歷史性的改變。

    所有聲稱加入北約是「避免衝突」(正如瑞典外交部長林德[Ann Linde]所說)並且可以與裁軍和反對核武器相結合的說法都是錯誤的。恰恰相反;瑞典和芬蘭政府為加入北約做準備,與北約各國政府達成共識,拒絕批准已獲得60個國家政府批准的《聯合國禁止核武器條約》。該條約並沒有阻止軍備競賽和核武器,但瑞典社會民主黨政府拒絕簽署的原因是為了取悅北約和美帝國主義。早在 2017 年就有報道稱,當時的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警告瑞典,如果該國簽署聯合國禁止核武器條約,該國將面臨與美國軍事合作減少、在遭遇攻打之時更難獲得美方援助的風險。

    軍費開支激增

    瑞典首相安德松聲稱:「瑞典仍然是支持全球範圍裁軍的有力聲音。」

    但裁軍是社會民主黨人已經很久不再支持的立場了。

    反而他們與右翼同一陣線,為重整軍備大聲疾呼,全力支持並參與北約的戰爭行動。

    自21世紀初以來,瑞典的武器出口增長了超過五倍。最大的買家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該國是沙地阿拉伯領導的也門戰爭聯盟中的其中之一。

    在這場由美帝國主義支持的沙地阿拉伯領導的戰爭中,使用了瑞典製造的武器,這是一個有據可查的事實。

    政府對加入北約的態度越是積極,軍事上的開支就越多。

    政府的震撼主義行動之一,便是在3月決定,在包括左翼黨在內的所有議會政黨的支持下,把軍費開支增加到GDP的2%,這是北約的最低要求。

    但即使在這之前,政府已經開始了近代以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擴張。在2014-2025年期間,國防開支總共增加了85%。

    正如《每日新聞報》(Dagens Nyheter)在3月10日寫道:「在今天的聲明之前,國會就決定國防開支將逐步增加,到2025年。在該計劃中,國防開支將從2021年的710億瑞典克朗增長到2025年的940億瑞典克朗。那時的支出份額將相當於GDP的1.5%。將支出提高到GDP的2%,意味著2028年的國防預算將達到1270億瑞典克朗,而計劃的該年國防預算是903億瑞典克朗。」

    這種大規模再軍事化將意味著社會福利遭到再度削減、又多了個拖延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的藉口,以及針對普通民眾的稅負再增。

    此外,更多的年輕人將被迫服兵役,加入北約的軍事安排和戰爭行動。

    「今天的戰爭軍備可以確保明天的和平」這句謊言,無論重複多少次都不會成真。

    全球的軍事擴張正在使世界變得更加危險,並增加戰爭的風險。

    在烏克蘭戰爭之前,俄羅斯和北約國家都在進行再軍事化擴張,在烏克蘭戰爭發生之後,東歐和波羅的海地區變得比以往更加軍事化。

    歐洲正處於1945年以來最不安全的時期。

    加入北約意味著瑞典將為北約在東歐和波羅的海地區進行更多的軍事擴張,這將導致緊張局勢升溫和戰爭風險增加,但也正如瑞典《每日新聞報》5月14日寫道,一旦加入北約,瑞典軍隊預計將立即在戰爭準備中發揮作用。

    「除了地緣戰略形勢外,瑞典也有其他因素讓其他北約成員國感興趣。特別是瑞典空軍被強調作為北歐的重要加盟。瑞典國防軍擁有90多架JAS 39『鷹獅』戰鬥機,使其成為北歐地區最大的一支空軍。」

    「波羅的海國家原則上沒有自己的空軍,也因此寄望著瑞典空軍能如何加強該地區的空中力量。同理,他們也很關注海軍和海軍特種部隊的作用。瑞典的潛艇部隊被視為是世界上最精銳的之一,可以加強波羅的海地區相對薄弱的地方。」

    瑞典國防軍還指出:「以波羅的海的哥特蘭島為基地,瑞典軍隊可以支配波羅的海並控制海上和空中的交通。」但在未來加入北約的情況下,瑞典部隊也可以在北歐發揮重要作用。

    作為支持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的交換條件,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ğan)希望得到武器、金錢和甚至更多的支持用於打壓庫爾德人和反對派的戰爭中,而瑞典政府的說法顯現其準備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他的要求。

    或者正如知名的庫爾德活動家庫爾多·巴克西(Kurdo Baksi)與5月16日在瑞典快報(Expressen)上明確警告:「庫爾德人有可能因為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而付出慘痛的血腥代價。」

    埃爾多安和野心勃勃的土耳其政權支持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的條件還包括:例如,引渡庫爾德人和其他反對派人士,關閉庫爾德人的場所等。

    這再次粉碎了北約是民主衛士的神話。

    虛假的保證

    支持加入北約的一個常見論點是:「如果加入北約,一旦俄羅斯人入侵,我們就不會孤軍奮戰。」

    也正是這個所謂的論點,滲透到了政府和右翼反對派委託進行的「安全分析」中,以便對加入北約大開綠燈。

    但是,外國勢力攻擊一個不結盟的瑞典,是幾乎無法想象的事情。

    另一方面,加入北約意味著,有義務為任何其它北約國家會被捲入的戰爭,提供訓練、裝備並參與。

    瑞典越接近北約,瑞典參與的軍事行動就越多,比如北約在阿富汗持續20年的戰爭和對利比亞的轟炸戰爭。

    如果瑞典也在北約的核保護傘下,和平將如何得以促進?

    正如前瑞典駐美國大使、聯合國伊拉克武器檢查計劃負責人埃克烏斯(Rolf Ekéus)所總結的那樣:「對瑞典安全的唯一真正威脅是在歐洲和我們週邊地區的大國衝突。加入北約意味著我們將成為衝突的直接一方。」

    社會民主黨支持加入北約時辯稱,他們將致力推動「單方面反對在瑞典領土上部署核武器和永久軍事基地度」——這裡指的是,丹麥和挪威據稱都得到了不在其領土上部署核武器的保證,以及不必設置外國駐軍基地。

    瑞典媒體Dagens Arena在5月11日稱:「但這些保證已經不頂用了。兩年前,挪威政府同意,挪威北部等地可以作為基地,當地將適用美國的規則。丹麥政府已經決定允許在博恩霍爾姆島建立外國基地。」

    甚至北約的支持者也認為,即使瑞典在和平時期得到了不安置核武器的保證,這也不適用與危機和戰爭情況。而且,作為北約成員,正如瑞典加入北約的一個盟友所說的一樣:「我們必須預期,比如,裝備有核武器的美國船隻可以停靠在瑞典港口」。

    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利益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5月10日報道稱,美帝國主義尤其歡迎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因為除其他原因外,「這也將擴大北約在北歐到北極的影響力,這個地區由於其自然資源、戰略位置和諸多領土爭端而在地緣政治上變得越來越重要。」

    瑞典資本主義,特別是該國的戰爭工業,期望通過瑞典加入北約後所開闢的市場中賺取更多利潤。

    烏克蘭戰爭和政府同意加入北約的態度,使武器製造商紳寶(Saab)的股票市值上升了80%。

    瑞典企業聯合會和芬蘭企業聯合會發表的一份聯合聲明總結道,北約對商業有利。

    北約是一個帝國主義軍事聯盟,它的成立主要是為了服務於美國資本主義的利益,將西方國家聯合起來,在世界舞台上對抗對手,由於美帝國主義的主要對手是中國,北約也在準備將其軍事行動轉向印太地區和中國。

    這意味著,在瑞典政府的積極參與下,帝國主義權利鬥爭和軍力擴張會的升級——而軍力擴張在現在就已經導致烏克蘭爆發戰爭,並有可能在未來使世界陷入戰火紛飛之中。

    我們主張:

    • 反對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
    • 既反對普京,也反對北約—— 反對一切帝國主義勢力。
    • 我們需要的是社會福利,而不是更多的軍火開支。
    • 停止武器出口。將軍工業國有化,並由工人民主控制與管理。將賺取戰爭財的產業轉為民用生產。
    • 全球鬥爭,反對帝國主義掠奪和軍國主義。立即進行裁軍,禁止核武器。建立群眾運動,反對戰爭、恐怖和暴力——為社會主義世界奮鬥。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