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0日
More

    台灣二二八集會:反威權運動不靠藍綠白 需要新出路

    在本文刊登之後,火花(IMT台灣)否認其成員蕭祐批評ISA在二二八的行動。但這樣並不能掩蓋他們靠攏台灣右翼民族主義和親美帝國主義的綠營之事實。

    下文指出二二八早上遊行中,台派主辦方打壓ISA的宣傳活動,因為我們除了批評中共外也批評台灣政府,並指出綠營將228扭曲為民進黨的造勢活動。可惜的是,火花雖然在文字上同樣批評綠營,但其成員蕭祐竟然荒謬地附和台派主辦方,合理化官僚打壓ISA的惡行。其後,極右民族主義團體基進黨的執委成員劉品佑在臉書上抹黑ISA為中共同路人時,蕭祐更在帖文上按讚支持,為極右團體的造謠背書。

    要知道,基進黨支持民進黨政府的軍事化政策,包括政府最近企圖推動的《全民防衛動員法》中戰時接管媒體的政策。他們曾否定美國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種族平權運動,抹黑那是「中國為了降低國內的壓力,希望透過這起事件來增加美國社會內部的矛盾性」。

    火花卻稱「個人行為不代表組織立場」,這是資產階級政客推卸政治責任的典型伎倆。IMT在台灣只有寥寥幾人,而蕭祐為IMT的核心成員。從他的立場已可見,火花越來越靠攏右翼台灣民族主義團體。

    這不是偶然的出錯,而反映IMT背後的政治軟弱和混亂。反映它在中美新冷戰以至兩岸衝突上採取越來越機會主義的立場。

    早在去年,火花簽署一個NGO就烏克蘭戰爭發起的連署,其內容只批評普京入侵但對美帝國主義和北約的角色隻字不提。諷刺的是,火花所屬的國際團體IMT之國際領導人Alan Woods的立場卻是變相支持俄羅斯帝國主義。真正的國際主義團體在新冷戰中應該堅守獨立的工人階級立場,而不應墮入中美陣營一方。

    因為在台灣有來自綠營社運巨大的壓力,迫使馬克思主義者偏向親美立場。而在西方IMT則受到來自另一端的壓力,因為很多左翼錯誤地認為「反美都是好東西」而靠攏俄羅斯。當迎合各國的民族主義壓力時,它們就會被扯開,陷入政治混亂。如果在帝國主義衝突中不夠堅定地抵抗本國的民族主義,就會陷入IMT這樣自相矛盾的立場。

    新冷戰正在升溫,民族主義分化將形成一股巨大壓力分化工人階級。一個真正的國際社會主義力量要從它的錯誤中汲取教訓。

    (以下為2022年3月10日上載之原文)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報導

    今年二二八的集會,包括早上兩百多人的「拆除威權起造新國家」遊行,以及下午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辦的共生音樂節,有近千人參與。

    今年共生音樂節以「填補歷史認知空白」為題,呼籲官員加速審議被政府以「國安」為由拒絕公開的歷史檔案。ISA悼念二二八的死難者,支持徹查真相並向還死難者家屬公正。但真正要避免威權專制和白色恐怖重臨,就要抵抗打壓民主權利的藍綠白政客,也要挑戰藍綠白代表的資本主義體制,因為這些財團已繼承了國民黨獨裁時期的利益。

    隨著新冷戰和兩岸衝突升溫,中共對台的軍事威脅成為更迫切的議題,ISA當天提出「抵抗中共軍事威脅/不靠藍綠白軍事化政策/要靠團結中國群眾鬥爭」。我們指出,抵抗中共的盟友並非藍綠白或支持無數獨裁政權的美國政府,而是與我們同樣面對民生危機、並對抗中共獨裁資本主義的中國群眾。反觀民進黨政府在加強軍事化同時,也正在收緊民主權利,走向威權化。從先前《數位中介法》到近期《全動法》,都見到民進黨政府不斷假借「國安」攻擊民主權利。

    二二八不是台派造勢活動 反對官僚打壓異己

    綠營去年九合一選舉受挫,至今民意仍被國民黨超前,陷入蔡英文執政以來最嚴峻的危機。綠營依附財團而無能對經濟民生提出任何解決方案,因此更需要動用二二八議題來助長他們的聲勢,試圖挽救他們的支持度。228主辦方遊行聲明裡,居然稱讚政府「打拼做民生經濟政策…維持咱台灣社會穩定…成績誠無簡單」,卻無視現在通膨、薪資倒退、房價高的災難是政府有份造成的。

    為了幫民進黨造勢,他們不能容忍活動中任何批評政府的團體。也因為如此,我們今年一如以往申請共生音樂節攤位,但卻被主辦方拒絕。更甚者,遊行主辦方更指控ISA「妨礙遊行」,企圖施壓要求我們離場。稱僅僅幾名社會主義者會妨礙兩百多人的遊行完全是荒謬的藉口。在悼念二二八的旗幟下,所有反對國民黨獨裁政權屠殺的團體都應該有權在遊行表達自己的立場,這是運動內部民主的基本原則。不同團體可以在行動上一致,但就意見分歧進行辯論。他們沒有政治論據反對我們的立場,只能採取官僚手段排除異己。

    我們對主辦方的打壓作出嚴正抗議,並在壓力下完成遊行,繼續捍衛運動內的民主。我們並得到相當數量群眾的支持,尤其當中尋求新鬥爭道路的群眾。同時,現場也有一名沙文主義分子向我們咆哮「不講『台語』(指閩南語)就滾開」,卻沒有受到主辦方制止。可見台派本質上並不反對極端排外的立場。極端的沙文主義勢力的本質往往是威權專制的,並且仇視左翼分子和工人運動,將對民主權利帶來威脅,還會分化和削弱群眾鬥爭。我們要捍衛真正的民主權利,必須建設一場獨立於台派以外、支持工人跨族群團結、反對沙文主義的民主鬥爭。

    不要空談 建立在地的社會主義力量

    隨著帝國主義衝突升溫的白熱化,群眾更受到威權化、軍事化和民族主義分化的威脅。現時建設國際社會主義的力量是更為迫切。可惜的是,ISA是唯一一個真正介入二二八活動的左翼團體。

    儘管火花(IMT台灣)也在網絡控訴二二八淪為民進黨的工具,可惜他們並沒有把文宣的立場帶到實際鬥爭中,只有幾個成員在二二八活動當天低調隱身於右翼台派之中。

    奇怪的是,他們的骨幹成員之一蕭祐反而在臉書上批評ISA在二二八對群眾「指指點點」。意思是,如果群眾誤信了台派的沙文主義和親美軍事化立場,我們就要像他們那樣低調一點,不應該太突出自己的鮮明立場。

    ISA認為,一個馬克思主義組織不應滿足於網上宣傳,而應有信心通過在實際行動(例如抗議、罷工等)中提出鮮明的社會主義立場,來爭取工人階級和青年的支持。我們有信心工人階級會隨著危機揭露藍綠白以至中美帝國主義的本質,並採取國際的階級團結起來向他們鬥爭。ISA正在全球建設國際主義的社會主義出路,歡迎與我們並肩鬥爭!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