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0日
More

    重慶藥廠工人抗議顯示鬥爭情緒並未平息

    中國勞工論壇 報道

    一月七日,重慶一藥廠中元匯吉裁員導致萬人上街抗議。該家藥廠主要生產新冠病毒檢測包以及相關配套儀器。由於抗原試紙的利潤逐漸降低且訂單減少,於是取消生產線,並裁員兩萬名工人中近一萬人。

    而此前由勞務中介承諾的工資,補貼,補償並未到位,於是工人們被逼無奈,開始進行集合遊行抗議。工人與防暴警察爆發衝突,一度使警察防線後退,勞動中介的老闆與藥廠的部門領導被打傷至送院。目前當地防暴警察已到場進行鎮壓,而廠內生產機器和產品被砸。

    在1月8日,工人與市政府談判後接受了條件。一名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的工人李華(化名)表示:「工人們對這個方案並不滿意,雖然這個方案所提供的工資比他們按勞務合同的工資要高,因為勞務合同提供的實際工資是20元/小時,但其中提供的穩崗補貼低於他們此前預期的3000元,也低於工人們和勞務公司自行談判獲承諾的6000元補貼。

    這類大公司都使用勞務中介聘用工人。由於政府勞動部門的無能,求職的工人們只能從數量龐大的勞務中介中獲得勞務信息與資源,當中存在數不勝數的對工人的騙局,同時與企業合作拒絕向工人提供簽署勞動合同。

    一位抗爭工人接受《紅色中國網》訪問說:「(工資)17-22一小時居多。一天10小時。早上8點30-11點30休息一個小時一直做到7點半,我是第一次在廠區上班,真不是人乾的活,班組長每天拿個喇叭在旁邊喊你做快點 。」

    勞務中介

    大公司利用中介分開聘用工人,使他們同工不同酬並且製造分化。然而工人在抗爭中團結起來克服這一障礙。正如受訪工人表示:「現在我們的訴求是同工同酬,要遣散費和合同違約金,報銷回家的路費。」

    「我們穿的無塵服都是集體的,每次穿的都不一樣,半個月洗一次,員工通道天天漏水,消防設施都不過關,重慶之前不是建了很多方艙嗎?這裡面的臨時工大部分都是住在那個方艙的,有些人打的都是地鋪。餐食的話開始是不提供的,後面是免費提供的,就是兩菜一湯。」

    中國勞工通訊研究員艾丹·周(Aiden Chau)向傳媒表示:「2020-2022年連拿三年的五一勞動獎,而工會在此次事件中,沒有組織基層工會,也未代表工人與企業談判。」

    同時,杭州市千島湖伊斯特塑料製品公司因拖欠工資以及大規模裁員引起工人們的激奮,東莞市某制衣廠工人因為被拖欠工資而進行集體維權。這揭示了中共面臨的危機只是開始,即使去年全國抗議隨著停止清零而結束,但經濟危機將驅使工人階級繼續鬥爭。有工人在抗議期間在網上快手直播,很快被網路封鎖,然後又再不斷啓動新的直播。雖然工人鬥爭並沒有像全國抗議那樣明確提出言論自由的訴求,但在行動中卻與這一訴求呼應。國際社會主義道路支持這場鬥爭,組建獨立工會權利及言論自由,為工人準備更大規模的鬥爭來迎接未來危機中的打壓。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