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1日
More

    德國:柏林示威——為建立左翼反戰運動而奮鬥

    225日,在柏林,有多達3萬人響應左翼黨(Die Linke)成員、知名但也評價兩極的瓦根克內希特(Sahra Wagenknecht),以及「第二波」資產階級女權主義者史瓦澤(Alice Schwarzer)的抗議呼籲。此前幾天,主流媒體和政黨對這次集會大肆報道,聲稱這是一個右翼分子和左翼分子的「交叉陣線」。

    社會主義替代(ISA德國)於柏林報導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2月27日)

    抗議人士以「和平宣言」為名發起運動,他們被直接或間接地指責為普京做事。左翼應該拒絕這種說法,但同時要領導反對右翼的鬥爭,並推動更加清晰的反戰運動政治。

    即使右翼分子動員起來參加集會,並試圖為自己的目的擾亂集會,但廣大參與者都是擔心戰爭升級、並認為德國運送武器是錯誤的「正常」人。但是,即使法西斯分子不能在示威中大顯身手,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德國選擇黨(AfD)的右翼民粹主義者、法西斯分子和個別公職人員出現在集會上仍然是一個問題。然而,還必須強調的是,右翼加入這次抗議的企圖,顯然遭到了反對。從舞台上和示威隊伍,人們都明確表示不歡迎納粹分子。來自極右翼雜誌《嚴謹媒體(Compact)》的埃爾薩瑟(Jürgen Elsässer)試圖帶著一隊法西斯分子和一個橫幅亮相。左翼黨成員用「納粹滾蛋」的大聲呼喊和標語(標語上寫著:「AfD與Co之間不可能和平共存)來反對,並最終成功地迫使埃爾薩瑟離開。

    瓦根克內希特的責任

    示威的發起人有必要對他們不清晰的溝通負責。瓦根克內希特和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社民黨和左翼黨的民粹派前成員)提出了矛盾的說法,有時說他們不希望看到新納粹分子到場,然後又說「全心全意支持和平」的人應該來。應該事先與右翼之間劃清界線。應該宣佈,所有被發現的法西斯分子都會被趕出集會。這將會對法西斯分子產生更大的威懾。

    最重要的是,應該動員左翼,而左翼最終沒有參與進去,因為他們擔心最後會陷入混亂的局面,被混入右翼之中。許多左翼人士沒有去,從而也沒有把更多的左翼思想帶入運動,這當然是一個錯誤,瓦根克內希特和拉方丹應該對這種情況負責。他們使資產階級媒體很容易詆毀整個運動——即詆毀起身反對北約參與戰爭、武器運送和升級的危險的行動。

    左翼黨的領導層在這一挑戰面前失敗了。它實際上採取了反對參加集會的立場,並讓自己的成員不要去。在這樣做的時候,黨的領導層屈服於老牌政黨的壓力,而這些老牌政黨把任何反對北約武器運送的抗議都打成右翼和沒有合法性的。這削弱了左翼黨在示威中的地位。

    來自柏林不同地區(米特[Mitte]、新克爾恩[Neukölln]、特雷普托-克珀尼克[Treptow-Köpenick]等)的左翼黨同志展示了如何以不同方式行事,他們在抗議前製作了自己的海報和標語,上面寫著反對AfD和其他右翼分子的口號。

    下一步怎麼辦?

    無論如何,這次示威——以及在其他城市採取的比預期更大規模的行動——表明對烏克蘭戰爭進一步升級的擔憂和對武器運送的批判與日俱增。這次示威——儘管有種種問題——有助於將公共辯論推向不同的方向,反對席捲幾乎所有媒體的軍國主義巨大浪潮。

    但也很關鍵的是,瓦根克內希特的計劃在政治上是模糊的。此外,在集會結束後不久,媒體一開始還令人驚訝地客觀報導集會,但隨後媒體 對於批評政府的人士展開新一波抹黑。左翼黨看上去癱瘓了。它的一些黨員,出於充分的理由,尖銳地批評了瓦根克內希特,他們已經在黨內糾紛中糾纏不清,以至於無法為一個新興的反戰運動而奮鬥。在建立一個統一戰線時,你將與瓦根克內希特發生政治上的衝突,但你必須首先街頭上領導這場鬥爭。

    我們已經有潛力,去建立一個更大運動來反對俄羅斯發動的戰爭,並同時也反對北約軍國主義。人們可以、而且必須對於如何建立這樣一個運動並獲得權力和權威進行爭論。瓦根克內希特和史瓦澤的「和平宣言」在政治上是不清晰的,他們故意排除了左翼的觀點,以便為資產階級力量所接受,甚至不批評聯邦國防軍(德國軍隊)的重新武裝,以便將支持德國帝國主義採取更「獨立」立場的人士納入其中。把這種政治作法稱為「交叉陣線」項目是誇大的,但這個概念還是錯誤的,它阻礙了運動鞏固自己的能力。

    反對戰爭,也反對戰爭的起因

    反戰運動必須把令戰爭爆發的條件以及因戰爭而加劇的各種情況端上台面審視,也就是說,運動必須自我定於反對民族主義、社會支出削減、工資盜竊和通貨膨脹。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同等程度受到戰爭及其後果的影響。死在戰壕里的不是有錢有勢的人,而基本上永遠都是普通工人。同樣地,遭受戰爭帶來的後果(如通貨膨脹,以及以犧牲社會福利或氣候保護為代價的重新武裝)衝擊的也主要是普通工人。

    反戰運動需要一個國際主義的階級觀點。它必須指出,這個運動的盟友是俄羅斯、烏克蘭、中國、美國等國的工人,他們必須站出來反對交戰的統治者。僅僅呼籲統治者和睦相處並最終進行談判是不夠的,因為只有當交戰國的國內政治壓力大到無法繼續戰爭時,才會進行談判。工人通過他們在生產過程中的地位,有能力停止戰爭物資生產和物流。一個國際主義的立場將是反對所有的武器運送——不僅是北約向烏克蘭運送武器,還包括,例如,從伊朗向俄羅斯運送無人機。這種國際主義的階級觀點不僅會在政治上強化運動,也會自動排除德國選擇黨和其他右翼分子,因為我們與他們沒有真正的和平共處可言。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