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3日
More

    經濟:美國矽谷銀行倒閉引爆金融危機

    美國銀行業危機蔓延到歐洲

    Tom Crean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3月16日)

    美國矽谷銀行在上週倒閉,這打開了美國資本主義重大金融危機的序幕,而這個趨勢似乎也開始蔓延到歐洲。對於是否為全面性危機的開端,從而導致另一波的大衰退還言之尚早,但這至少戳破了經濟「基礎很好」的謊言。

    科技銀行

    為了了解事情的始末,以及對於後續更廣泛經濟的影響,我們首先得看矽谷銀行的本質,以及這幾天事件的發展。親商媒體的最初報導,強調矽谷銀行並不是間「主要」銀行,但這一描述可謂是誤導性。矽谷銀行在美國排名第十六大,是自2007-9年金融海嘯以後,規模最大的破產銀行。雖然相對之下不及美國的「四大銀行集團」——大通銀行(JP Morgan Chase)、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花旗集團(Citygroup)、富國銀行(Wells Fargo),但仍是規模非常巨大的,財產帳目總值超出2000億美金。

    更重要的是,用《華盛頓郵報》的話講,矽谷銀行是「科技企業家和創投家喜愛的銀行。」它僅有17個分行辦公室,全部都位於加州和麻省,這不同於「普通」在地、區域、甚至是全國性的商業銀行,矽谷銀行並沒有小存戶和大客戶混合的客群,它絕大多數存戶是超級富豪。

    近期公眾媒體都在聚焦討論,25萬美金的聯邦銀行存管保險公司上限額度。聯邦銀行存管保險公司成立於1933年,當時正值經濟大恐慌的最高潮,成立目的是為了在1929年和1931年的金融倒閉潮之後,重拾公眾對美國銀行系統的信心,主要是藉由保障每個存戶的存款至一定額度,而聯邦銀行存款保險公司的存在,讓存戶更不易對經濟情勢感到恐慌,然後紛紛到銀行去同時提款(俗稱「擠提」)。

    但我們看看矽谷銀行,令人很震驚的是,約90%的財產或1750億美金的資產(至2022年十二月的統計)是不受存款保險保障的,表示大多數的存款帳戶是遠遠超過25萬美金的保障額。這情況告訴我們矽谷銀行體系的運作本質。

    是怎樣發生倒閉的?

    矽谷銀行的倒閉是怎麼發生的?直接因素是,矽谷銀行管理層需要集資25億美金來負擔日常營業成本的結果。銀行的營收因長期債券價值下跌出現短缺,而債券就是矽谷銀行的重點持有資產。

    美國債券是被認定為極度安全的資產,但是矽谷銀行幾年前收購的長期債券,卻因為近期急速升息,而出現實際價值下跌。有廣泛被引用的估計稱,去年底,美國銀行在證券方面有高達6200億美金的「未實現損失」,這代表今天矽谷銀行發生的情況,也有可能在其他銀行間發生。

    當矽谷銀行無法募集25億美金時,該公司的股價開始猛跌,投資者們也紛紛到矽谷銀行擠提,矽谷銀行很快就倒下了,因為和其他銀行一樣,它手上只握有存款總額中一小部分的現金(其餘的資本則是在「工作中」,以銀行來講,就是當作貸款和科技投資金借貸出去了)。

    矽谷銀行並不是唯一一家,於上週瀕臨破產的銀行,其他如銀門銀行(Silvergate)也是總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緊密牽涉在虛擬貨幣行業,如今也正面臨破產。在本週末,另一家位於紐約的簽名銀行(Signature)被聯邦政府接管進行破產管理。

    美聯儲介入

    上週的矽谷銀行破產事件,讓聯邦存款保險公司和美國財政部進入全面危機狀態模式。他們原本的目標只是為矽谷銀行找到新買家,但毫不意外的以失敗收場。隨即他們採取非同尋常的步驟,保障所有矽谷銀行的存戶「完整」。這代表聯邦存款保險公司保障所有存戶皆可以提領全部存款。同樣,聯邦存款保險公司不只是保障每戶最高25萬美金限額,更涵蓋原本90%不受保障的存款(金額高達美金1500億元!)。

    作出這項決定是出於「系統性風險」,即如果其他銀行不果斷行動,就會有倒閉的風險。CNN報道,美聯儲表示他們將提供銀行「長達一年的貸款,用以交換價值下跌的美國國債,以及房屋抵押貸款債券。」

    拜登政府將極力強調這些款項並不用作拯救(bailout)。這個詞語讓人聯想起2008-9年的套路,當時政府砸下數萬億美金拯救金融系統,卻任由數百萬民眾失去工作和住家。

    某方面來說,政府的貸款的確不是15年前的那種拯救。矽谷銀行的股東,並不會就股價崩跌而獲得賠償,而且現階段來看,金額並不會由納稅人買單。聯邦存款保險公司,是使用來自評估銀行的存款保險基金。但是在承諾負擔、補償矽谷銀行全部存款後,聯邦存款保險公司現在已經實質上為所有美國銀行存款作出全額保障的承諾,即使保障接下來三間瀕臨破產銀行,也將用盡聯邦存款保險公司絕大部的資金。儘管聯邦存款保險公司表示,將會重新評估各家銀行狀況,但可想而知,假如各銀行的危機「散播」出去,金融資本一定會向其尋求全面性紓困,與此同時,他們也會用盡方法,轉嫁成本至工人階級客戶,提升銀行各類手續費用。

    另外還有數家美國銀行搖搖欲墜,它們的股價也在週一面臨崩盤。儘管股價下跌並不一定會面臨擠提和破產,但是目前的大環境影響下,狀況是令人擔憂的。舉例來說,聯邦存款保險公司和大通集團(JP Morgan Chase),也直接介入局面,支撐第一信託銀行(First Republic)。

    此外在週三,危機也蔓延到歐洲,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備受破產威脅,而這家歐洲大銀行已經面臨一連串的醜問和利潤下降的問題。目前瑞士國家銀行已經介入拯救瑞士信貸,但這並不會結束這場危機。

    寬鬆貨幣政策的結束  

    利率上升造成的銀行資產負債表上的「未實現損失」這一具體問題,與一系列更廣泛的問題有關。

    美國和其他資產階級政府在2008-2009年金融危機時提出的解決方案是向金融部門注入大量資金,通過「量化寬鬆」(QE),並結合超低、甚至是負利率。這被稱為「寬鬆貨幣時代」,也就是讓銀行和金融機構非常容易獲得資金。

    通常情況下,印刷一大堆錢應該導致更廣泛的經濟出現通貨膨脹,但這並沒有發生,因為資本家沒有廣泛地將錢投資於擴大生產。相反,他們把錢直接放回了金融賭場,從而讓金融泡沫「重新膨脹」,正如我們現在在加密貨幣、科技行業和住房問題上看到的那樣。

    當經濟在2020年因新冠肺炎影響而崩潰時,美聯儲恢復了激進的量化寬鬆政策。然而,與2008-2009年不同的是,2020年也有大規模的刺激計劃,主要是救助大企業,但也派了不少錢給普通人。刺激措施拉高了需求,並與供應鏈問題相結合,引發了通貨膨脹。

    為了應對40年來的最嚴重的通貨膨脹,美聯儲此後一百八十度改變,轉向緊縮貨幣政策,逐步結束量化寬鬆並提高利率,使企業的借貸成本提高。其目的很明顯:讓公司開始裁員,從而削減總需求,從而降低價格。這是粗暴和殘酷的措施,但這就是資本主義的運作方式。

    在過去的一年裡,美聯儲將利率從接近零提高到4.5%,增長達10倍,是自20世紀80年代初以來最快、最大幅度的增長。這無疑是「寬鬆貨幣」時代的終結,銀行業危機就是其中的一個結果。

    為解決這場危機而採取的措施不可避免地會產生新的問題,就像用於處理2007-2009年經濟危機和2020年經濟危機的措施一樣。但這是資本主義無序的新時代所固有的,在這個時代,資本主義在危機中搖擺不定。

    其他原因

    倒閉的銀行也與其他目前正在破滅的金融泡沫直接相關,這並非巧合。這三家銀行,尤其是銀門銀行,都與已經崩潰了好幾個月的加密貨幣有關。 矽谷銀行與科技界密切相關,那的大公司已經開始大規模裁員,而風險資本對人工智能初創企業的「融資狂潮」,這無疑是泡沫即將破滅的標誌。矽谷銀行的倒閉將直接促進科技泡沫的破滅。

    正如參議員禾倫(Elizabeth Warren)所指出的那樣,這場危機一部分也是撤消2008-2009年危機後對銀行實施的(有限)監管、特別是2010年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的結果。禾倫在《紐約時報》的專欄文章中指出:

    「華爾街的首席執行官們,以及他們的律師和遊說者大軍痛恨這項法律。他們花了數百萬美元試圖打敗它,當他們失敗時,又花了數百萬試圖削弱它。」

    「矽谷銀行(SVB)的首席執行官格雷格·貝克爾是眾多遊說國會削弱這項法律的高層管理人員之一。2018年,大銀行贏了。在兩黨支持下,特朗普總統簽署了一項法律,撤銷多德-弗蘭克法案的關鍵部分。」

    具體而言,市值低於2500億美元的銀行不再需要進行「壓力測試」和其他以確保銀行能夠在危機中生存的措施。因此,矽谷銀行現在受到的監管要少得多,可以從事風險更高的活動。矽谷銀行的利潤率曾高達40%。在崩盤的前幾天,矽谷銀行的高管們正在賣他們的股票,在被關閉前幾個小時,他們給自己發了獎金。他們無疑知道末日即將來臨;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將發現和瞭解更多關於他們的詭計和腐敗。

    但這件事並不是純粹關於「不良銀行」或者是「目光短淺」。金融資本不斷推動減少監管。這是因為對銀行家來說,即使增加了經濟的風險,也能獲得高額利潤。

    除了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大蕭條期間通過的另一項措施是《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該法案將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分開。這傾向於減少投機活動,並一直持續到1999年,當時克林頓在大銀行的敦促下簽署了一個兩黨都很支持的法案來推翻它。這助長了21世紀初投機和獲利的狂歡,直接導致了2007-2009年的崩潰。

    現在怎麼樣?

    現在說目前的危機會有多深還為時過早。聯邦存款保險公司和美聯儲是否能夠防止銀行破產進一步蔓延?他們不斷地說,現在不是2007-2009年,銀行基本上處於更好的狀態。大體上說,他們的風險比當時要小,當時主要銀行持有大量基於「次級」抵押貸款的衍生品,這種類型的資產被證明是毫無價值的垃圾。

    儘管如此,今天的世界經濟正處於非常脆弱的狀態。除其他問題外,還有一個大規模的債務危機,包括主權(國家)和公司債務。全球債務總額佔GDP比例現在達到了令人吃驚的350%。

    現在面臨著銀行系統的危機,美聯儲可能會暫停其加息計畫。但據報,美聯儲關注的「核心」通貨膨脹指標正在繼續攀升。

    大體上,儘管美國的就業持續增長,但美國和世界經濟都處於另一次重大衰退的邊緣。目前的銀行金融危機,即使在短期內得到控制,也往往會使美國的衰退更加接近。

    但是,與2007-2009年奧巴馬能夠組織包括中國在內的主要資本主義經濟體協調應對的情況相比,如今資本主義可能會因一系列原因而爆發一場重大的全球金融危機,而這對於資本主義的衝擊比之前大太多。現在隨著去全球化和新冷戰,國家之間的協調即使並非毫不可能,也變得更加困難。我們在疫情期間清楚地看到了這一點,當時各國拒絕協調疫苗的大規模分配。許多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行為根本是徹頭徹尾的疫苗囤積。

    而最終,資本家和他們兩黨的政治僕人要讓工人階級為他們的制度危機買單。他們在救助富有的科技行業資本家方面的行動如此迅速,卻對俄亥俄州的東巴勒斯坦(East Palestine)人民的犯罪般的忽視(今年2月3日,東巴勒斯坦有火車脫軌並起火,導致有毒化學品洩漏 )。他們壓倒一切的首要任務是維持利潤。我們需要一個以勞動人民的需求為基礎的制度。這場危機表明,為什麼我們需要將銀行以及其他關鍵部門,如能源、交通和醫療保健納入公有、由工人階級民主控制。只有通過在美國和世界範圍內創建一個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我們才能防止這種毫無意義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並開始解決大規模的社會不平等、滿足對體面的教育和醫療保健的迫切需求,以及應對即將到來的氣候災難。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